悠閑修道人生 其他類型

悠閑修道人生 第397章 朝陽群眾

作者:釣魚1哥

本章內容簡介:天旺真的坑蒙拐騙,再採取行動不遲。反正這中醫館跑不掉。所以,老人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老人叫藍中依,是個退休老同志。退休之後,依然喜歡發揮餘熱,經常參加一些群眾自發組織的公益活動,戴個紅袖章...

「這中藥館就是我開的,沒有什麼師父。我是中醫藥大學的學生,這是我的醫師資格證。」若不是看在對方是老人的份上,羅天旺都懶得跟他嗦。

「你一個學生開什麼醫館?這不是草菅人命么?」老人很是氣憤地說道。

「誰說學生就不能夠開醫館了?我既然能夠拿到醫師資格證書,自然說明我有能力給病人診病治玻」羅天旺將自己的醫師資格證書拿了出來。

「誰知道你的醫師資格證是不是花錢買來的?這種事情我見得多了,你大學都沒畢業,怎麼能夠拿醫師資格證?」老人看都沒看,不屑地看了羅天旺一眼,眼神里竟然還帶著一絲厭惡。

「老人家,我不想跟你爭辯,你這病我不會給你治。」羅天旺說道。

「不給我治?你知道我患什麼病么?你會診脈么?嘿嘿,就算你倒給我錢,我也不敢給你練手埃」老人說的話也很氣人。

羅天旺笑道:「不就是有風濕性關節炎么?放心,一下子死不了,就是有些痛而已,就算嚴重了,也最多是癱了。沒多大事。只要你高血壓控制得好,再活個十年八年的,問題應該不大。走吧,走吧,我這裡待會還有病人來呢。」

「嗯?你認識我?」老人有些意外,被羅天旺把他的老毛病一一數了出來,他第一反應是羅天旺調查過他的病情。

「說這個沒意義埃反正你不會在我這裡治病,我也不會給你看玻咱們井水不犯河水,你老人家該幹嘛幹嘛去,別影響我給人看玻」羅天旺對這個倚老賣老的老人好感不多。

老人聽羅天旺一說,本來往外面跨的步子又縮了回來。

「幹什麼?你現在後悔也沒用,我不會給你診病的。」羅天旺帶著一絲嫌棄。

「嘿,我還就不走了。我就是不能讓你在這裡禍害人民群眾。讓你這樣的庸醫把生意做開了,那得害死多少人?」老人直接一屁股坐在大廳里的椅子上。

「你愛咋地咋地。」老人賴著不走,羅天旺也沒辦法。

「我告訴你,這裡是朝陽區,朝陽群眾的力量是全國聞名的。你想在我們朝陽坑蒙拐騙,門都沒有1老大爺充分展示了朝陽大爺的精神鬥志。

羅天旺啞然失笑,這才想起這是什麼地方來了,中醫藥大學這邊不正是朝陽么?這裡的大爺大媽的戰鬥力可是全國出了名的。想明白了之後,羅天旺對大爺反而沒有之前那麼反感了。說起來,人家也是一副熱心腸。羅天旺本身就沒有心虛,也不怕老大爺在這裡跟自己唱反調。

本身這中醫館就是新開的,壓根就不會有多少顧客過來,而且現代人一般也不會跑到中醫館去看玻除非實在沒有辦法,才會過來試一試。所以,一直也沒有什麼人過來。

羅天旺很耐心地坐在椅子上,隨手拿了一本書津津有味地看著。老人家以為羅天旺是裝模作樣,看了羅天旺一眼,就往椅子上一靠,閉目養神。

外面是京都繁華街道,車水馬龍,到處都是人流滾滾,都市喧囂,而這中醫館中,卻非常安靜,安靜得幾乎能夠聽見羅天旺翻書的聲音。

羅天旺一直都在看書,讓老人都有些奇怪,一個年輕人怎麼能夠這麼靜得下心呢?老人起身走到羅天旺面前,看了看羅天旺看的那本書。竟然是一本厚厚的醫書。這事開業的時候,李升毓與葉子元等人送過來的賀禮。雖然不是什麼珍惜善本,卻也是非常重要的中醫典籍。羅天旺畢竟沒有正兒八經地系統學習中醫,在中醫方面還很欠缺,雖然他能夠使用修道者的手段給病人看病治病,但是羅天旺自己卻很清楚,這樣做很不妥當。

老人以為羅天旺是裝樣子,看了看,眉頭皺了又皺,卻也沒有採取什麼行動,畢竟這是在別人的店裡,而且這年輕人雖然說話很難聽,卻並沒有採取什麼過分的行動,至少到目前為止,也沒有證據表明這個年輕人就真的是坑蒙拐騙。所以老人準備等到坐實了羅天旺真的坑蒙拐騙,再採取行動不遲。反正這中醫館跑不掉。所以,老人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老人叫藍中依,是個退休老同志。退休之後,依然喜歡發揮餘熱,經常參加一些群眾自發組織的公益活動,戴個紅袖章,專門攆那些過馬路不走斑馬線的,追那些隨地丟垃圾吐痰的,為首都的衛生文明,做出了非常大貢獻。老一輩的人思想覺悟還是很高的,儘管讓很多年輕人看起來有些難以理解,甚至有時候會發生衝突。

一輛高檔轎車在中醫館外停了下來,游彥宏與女兒游蓉筠從車上下來。保姆很小心地扶著游蓉筠,生怕游蓉筠出現什麼意外。

游蓉筠的情況有了很大的改觀,一次服藥就能夠有如此巨大的改觀,讓游彥宏很是吃驚。游蓉筠的情況已經基本穩定了下來,雖然還沒有恢復太多,但是至少已經止住了繼續惡化。

游蓉筠的精神狀態也好了很多,這一兩天,很難得地跟游彥宏說了不少話,兩父女敞開心扉,說這麼多的話,還從來沒有過。游蓉筠沒生病之前,對游彥宏一直心存怨恨的,游蓉筠埋怨父親沒有能夠照顧好母親,以至於母親早早逝去。而生病之後,游蓉筠病情越來越嚴重,心情也是每況愈下,對游彥宏自然沒有什麼好話。後來,游蓉筠病情越來越嚴重,就算有話想和父親說,也已經無能為力了。但是,這一次的治療,卻讓游蓉筠恢復了一些力氣,這一天多的時間,與父親說了不少話,將這一直以來壓抑在內心的東西全部釋放了出來。

兩父女之間長久的隔閡一下子冰釋瓦解,久久擁抱在一起痛哭不已。

「羅大夫!感謝你啊1游彥宏走進醫館,徑直走到羅天旺面前,直接就跪了下去。

藍中依吃驚的看著這一幕,眼睛睜得大大的,不過他心中想道:「難道是醫托?這也太誇張了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