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式撩妻 其他類型

花式撩妻 第七百零七章:利益權衡

作者:星夢清河

本章內容簡介:。 她怎麼就那麼容易被顧霆鈞給蠱惑了呢? 果然在美色面前,任何意志力都是扯淡! 顧霆鈞鬆開了手,順勢將她轉了方向。楚琋月只覺身子一斜,回過神來時已經躺在顧霆鈞懷裡了。 ...

「你幹嘛?1

楚琋月正移動的身子猛的被扯住了,她低頭往腰間一看,紅霞瞬間盈滿了臉。

她穿的睡衣是分開的,上衣本身就有點短,平時沒什麼,可是她現在貓著腰想從顧霆鈞身上越過去,手腳動作稍微大了點,上衣就往上滑了去,露出一截*來。

而顧霆鈞的手,非常準確的放在了她露出來的皮膚上,掌心的溫度瞬間讓她整個人都燒了起來。

見她愣住了動作,顧霆鈞另一隻手也拂了上來,微微用力將她禁錮在了胸前,這下兩隻手都放在了她的肌膚上。

楚琋月燒紅了耳根,沒辦法只能看著顧霆鈞。她怒目圓睜,惡狠狠的低聲吼道,「顧霆鈞,你放開我1

她表現出強硬的態度,妄圖用表象讓顧霆鈞收回腰間的爪子。

奈何她此時眼波瀲,吹彈可破的臉上映著紅霞,像是剛剛成熟的桃子上最可口的顏色,令人不禁想上去咬一口。

這個想法剛從腦子裡過去,顧霆鈞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點。楚琋月一時不備,胳膊軟了下去,嫣紅的唇瓣朝顧霆鈞微揚的嘴角印了下去。

又來這招!

楚琋月叫苦不迭,卻無法改變現狀。

唇上的觸感微燙柔軟,靠近的一霎那,鼻尖都是男人身上清冽的味道。只是一秒,她便趕快移開來,眼睛都不敢看顧霆鈞那雙眼睛。

「琋月,」腰間的大手往衣服里探了一分,「想我了么?」

楚琋月心裡警鈴大作,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被碰觸的地方。眼下的姿勢曖昧極了,她渾身抖僵硬起來,生怕一動那雙手又會往裡蹭。

遲遲沒有等到回答,顧霆鈞略有不滿。他手上的力道加大了些,將楚琋月盈盈一握的腰身壓向了自己,低沉的嗓音在她耳邊,似是呢喃又似低語,「想我了么?」

微薄的唇瓣就在耳邊,開口之間都能感覺到顧霆鈞呼出來的淡淡的熱氣,像最熱烈的太陽,燃燒了她不堅定的理智。

低沉的詢問彷彿能蠱惑人心,楚琋月的腦子裡瞬間一片空白,只剩下他哪句鍥而不捨的問句。

「想。」

她無意識的字眼從嘴角溢了出來,一出口便驚醒了自己。

顧霆鈞對她的回答很滿意,嘴角的弧度更是大了些,俊朗的臉龐一片晴朗。

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楚琋月想挖坑跳進去的心都有了。

她怎麼就那麼容易被顧霆鈞給蠱惑了呢?

果然在美色面前,任何意志力都是扯淡!

顧霆鈞鬆開了手,順勢將她轉了方向。楚琋月只覺身子一斜,回過神來時已經躺在顧霆鈞懷裡了。

腰間滾燙的手臂還牢牢的控制著她,她也懶得再掙扎,便窩在顧霆鈞懷裡,把頭靠在他的肩旁。嗅著他身上熟悉的清冽,幾天來的惴惴不安都穩了下來。

顧霆鈞去了A市的那一刻,她就開始關注著那邊的動向,發生了什麼事她也是知道的。只是顧霆鈞沒有危險,事情也都算順利解決了,她也就不再多問,只當不知道而已。

而心底卻有個聲音在攪亂著她的定力,這些看似結束了的事情,只是開始而已。

懷中人的情緒忽然變得冰涼,顧霆鈞垂眸看去,入眼便是她如扇一般的睫毛,清清淺淺的從他心尖拂過,「怎麼了?」

頭頂的聲音夾著淡淡的關切,楚琋月抬頭嫣然一笑,「沒什麼,我只是在想,等到過年的時候,薛姐姐再回來,二哥可是多了為競爭對手呢1

知道她沒說實話,顧霆鈞也沒問,只順著說道,「薛氏和楚氏的經營範圍在很大程度上都差不多,或許以後兩家會合併也不一定。」

「那樣的話,那豈不是便宜了二哥1

楚琋月為薛子清打抱不平,「要真合併了,二哥肯定不願意再繼續朝九晚五的坐在辦公室,把什麼事都交給薛姐姐處理。他倒是得了個好幫手,別人可就得受累了1

楚天祺手底下的精英不少,每個人都可以獨當一面,所以他不在公司的時候一點都不擔心會亂,因為那群人可比他親自管理盡心多了。

想起自家二哥,楚琋月都覺得楚氏能紮根到現在,著實可以稱之為奇。

聽到她的吐槽,顧霆鈞笑了笑,放緩了語氣和她閑聊著,「二哥在A市呆了這麼多年,早就坐不住了。聽他公司的人說,和薛小姐和好之後,他幾乎沒有按點出現在公司里,不是遲到就是早退,偶爾還會連人都找不到。好在這些年二哥培養了不少人,他不在的時候才不會亂套。」

愛美人不愛江山,楚天祺可是把這句話體現的淋漓盡致。

楚琋月自小就喜歡和楚天祺玩,對他的脾性一清二楚,「二哥還真的一點都不憐香惜玉1

「二哥或許想,但是也要能派上用常」

想到咖啡館被破壞的景象,顧霆鈞救忍不住扶額嘆息。

在很大程度上,楚天祺是想金屋藏嬌,但是薛子清卻不買賬。寧願自己從最底層做起,也不願意接受楚天祺的幫助。

或許在兩個人的交往山,薛子清更能拎得清一點。她知道楚天祺只是好意,不希望她太過辛苦,可是她卻不能安心的接受他所有的安排,專心當一個家庭主婦。

如果她這一生只能當個家庭主婦的話,她和楚天祺也無法共度一生。

楚琋月乖巧的靠在顧霆鈞身邊,渾身暖洋洋的,「三哥,薛姐姐的傷怎麼樣了?」

「無礙。」

顧霆鈞的聲音弱了下去,只說了兩個字,便不再言語。

耳邊是沉穩流暢的呼吸,只一個平常的動作,便足以令人心安。

窗外的風又一次呼嘯而過,嗚嗚作響吹的窗戶一陣輕晃,片刻之後又恢復了安寧。

身邊人再沒說出一個字來,楚琋月偏頭看去,顧霆鈞不知何時已經睡著了,墨一般的眸子被眼皮蓋住了,也看不見那雙攝人心魄的眼了。

這幾天,他應該很累吧?

楚琋月心疼的望著,輕輕握住了放在身旁的手。像不會分開一樣,牢牢的握住了。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