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襲醫妃 其他類型

逆襲醫妃 第一百九十六章 安排好了

作者:木紫薯

本章內容簡介:這個忙你能幫吧?」聶向瑩起身,轉身離開了這個陰森的園子。 怕是白天都不敢有人到這裡來吧。 「寧貴人的事情你都安排好了?」齊玄煜還以為她真的要在解決這件事以後才會離開,結果她居然現在就要...

「明天嗎?」寧貴人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以為要過陣子才能有機會,聽聶向瑩突然說明天,她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

如果事情不成功怎麼辦?要是她回去了皇上對她卻不如以前了她要怎麼辦?

「我知道你心裡有諸多的疑慮,不過沒有關係。我的辦法只會讓皇上更加喜歡你,對你更加重視,所以你大可不必擔心那麼多。皇上既然是喜歡你的,自然就會對你好。」

寧貴人心裡大概也是知道皇上為什麼會喜歡她的吧。

旁人多少會說些閑話,她會聽到一點都不讓人覺得意外。

「既然太子妃都這麼說了,我自然相信。就是不知道要我怎麼辦?」寧貴人明白,想要回到後宮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當初她差點傷了皇上,怕是回去太后那裡也不會給什麼好臉色。

「我這裡有一粒藥丸,明天中午的時候你就服下,接下去的事情都不需要你管了。」聶向瑩將一粒藥丸放在了桌上的瓷盤裡。

「真的就這麼簡單?」寧貴人看著那粒藥丸,心裡仍舊不太相信。

這件事怎麼會那麼容易就完成了?

「你剛才不是還說了要相信我?」聶向瑩微微一笑,「我幫你,同時也是為了幫我自己,所以我當然就不會犯錯。等你醒來,你就會在嫣月殿了。」

見聶向瑩說得如此自信,寧貴人只好點頭。

「我還有事情需要和雲溪她們說,你就好好休息吧。等明天過去,你就能回到以前的生活了。」聶向瑩說著,起身走向門口。

卻聽到身後的人幽幽說了一句,「如何才能回到從前呢?」

對她來說,這幾個月的時間彷彿就是一場夢。她根本就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昨天還在皇上的懷中,今日就已經到了冷宮,還是人人都怕的瘋子。

他的心裡如何能平衡,如何能放下?

聶向瑩沒有回答,只是開門出去,然後將門重新鎖上了。

她走到了雲溪的房間里,煙兒也在那裡。兩個人不知道在說什麼,臉上還帶著笑容。

「太……盈盈怎麼來了,有什麼事情嗎?」雲溪問道。

她也是擔心附近會有什麼眼線。

「我一路過來都沒有發現有什麼人,所以不用擔心。我是想和你們說,寧貴人那裡我都已經安排好了,接下來就要看你們的表現了。」聶向瑩將她們要做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這……真的能成?」兩個人都覺得聶向瑩這是在賭。

其實聶向瑩原本就是在賭,不過她覺得自己的勝算很大而已。

「能不能成不是你們應該擔心的問題。你們只需要按著我說的去做就是了,要是不能做到,另說。」聶向瑩可不想有另說的時候。

這件事一定要做到。

聶文歌在這後宮多一天,就不知道要多多少的冤魂。

只有將她解決了,讓她徹底消失,才算是圓滿。

「我們對太子妃自然信任。既然太子妃都這麼說了,我們當然會按著太子妃說的去做。只有等寧貴人回到了後宮,我們才能有好日子過不是嗎?」煙兒說道。

聶向瑩點過頭,就起身離開了。能不能成,就要看明天了。

現在……她想去看看小柔。

月色慘淡,地上薄薄的一層影子突然多了一道。

聶向瑩也沒有回頭,只是輕聲說了一句,「走吧。」

「你怎麼就能確定是我,而不是池墨或者是其他人?」齊玄煜還以為自己這麼突然出現會嚇到她,可是她卻一點都不在意,彷彿知道來的就是他一樣。

「知道就是知道。」聶向瑩回答。

齊玄煜來了興趣,他走到聶向瑩身邊,湊到她耳畔問道,「是不是因為我很特別?」

「你一直都很特別。只有你在我眼中是瘟神,還不夠特別嗎?」聶向瑩冷哼一聲。

「特別就好。」齊玄煜勾起了嘴角,其他的他不在意。

這讓聶向瑩回頭看他一眼,恰好看到了他嘴角的笑容。

月色在他的臉上,顯得他的臉色更加蒼白。

聶向瑩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你以後多笑,應該就能活過半年了。」

「是嗎?可那也得你在我身邊才行吧?要是你不在我身邊的話,我可能都……」齊玄煜的話都還沒有說完,就被聶向瑩打斷了——

「帶路吧,時間不早了,我還要回去。」

齊玄煜只能閉嘴,然後到前面去帶路。

一直走到了一個格外幽靜的地方。比冷宮都還要陰森幾分,一盞燈籠都沒有,只借著月光,看到了幾株盛開的彼岸花。

「彼岸花埃」聶向瑩蹲下去,將花捧在手心裡,嘆了口氣。

這裡……果然就是通往地獄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聶向瑩抬眼看到了地上粼粼的光。

應該不是眼花,是磷火吧。

那些被埋在泥土之下的人,證明自己來過這個世界的唯一一種方式。

「你不怕?」齊玄煜看到她就那麼看著那些磷火,一點都沒有要轉身走開的意思。

「為什麼要怕,殺他們的人也不是我。而且不過就是磷火而已。」聶向瑩說著,低頭看了看地面,想看看哪裡有新鮮的被翻動的痕。

在這樣的一個地方想要找到一個空缺埋一個人,已經不太容易了吧。聶向瑩都覺得自己腳下應該就埋著某個人。

「小柔,應該就在這裡吧?」聶向瑩走到了一處,蹲了下去。

齊玄煜沒有說話,因為她的判斷很對,那裡就是小柔被埋葬的位置。

「如果你那天肯聽我的話,就不會是這樣的結果了,但是你們都覺得鳳歡宮是個好地方,但就算是你說我的那樣,你也沒有那麼聰明。」聶向瑩說著,聲音都哽咽了。

如果她那個時候直接將小柔打暈了關在房裡,不讓她出去的話,是不是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她或許會埋怨自己,但是總比丟了命要好吧?

「你是不是在怪你自己那個時候什麼都沒有做?」齊玄煜見她沉默了好久,就知道她的心裡在想什麼了。

「當然不是。我為什麼要怪我自己。我的確想過,要是那個時候我直接打暈了她就好了,可能再也沒有辦法做什麼姐妹,但是至少能保住她的命。但是下一次有機會的時候,她還是會去的,我能攔著她一次,但卻不能一直都攔著她。」

說到底,是她自己去送死的。

可是她心裡仍舊覺得不是滋味。

但是她也沒有起死回生的辦法,要是她早去一點時間,要是她察覺到有不對勁的地方……

還是不要想了。

「帶我回去,這個忙你能幫吧?」聶向瑩起身,轉身離開了這個陰森的園子。

怕是白天都不敢有人到這裡來吧。

「寧貴人的事情你都安排好了?」齊玄煜還以為她真的要在解決這件事以後才會離開,結果她居然現在就要走了。

也不知道她到底要怎麼讓寧貴人回到後宮。他很是好奇。

「當然。一切都在掌握中。」她的臉上難得有出現了笑容。

逝者已矣,她只能往前走。

「那就走吧。」

一路繞過宮中的諸多守衛,到東宮去拿了東西,就往宮外走去。有瘟神的幫助,出宮自然很簡單。

只是這裡距離別院還有一段距離,大半夜的,要是坐馬車肯定會引起不必要的主意,所以她最後決定走回去。

「你真的要走回去?」齊玄煜都被她的決定驚到了,這起碼要一個時辰的時間吧。

「你可以回去了,反正我也不急著回去,走走也沒有什麼。」聶向瑩回答。

齊玄煜沒想到她居然以為自己要回宮裡去,她還真的是將自己當成安寧的人了吧?

「我送你回去好了。」他說著就想要將聶向瑩抱起來,然後用輕功送她回去。

「不用了。你要是想多活幾天,就聽我的話,少動少生氣。」聶向瑩卻沒有要讓幫忙的意思。

他為什麼對自己的身體就沒有一點認知呢?不是也有痛到沒有辦法呼吸的時候?那就是身體給他的警醒,居然都能不放在心上。

「那……」原本想說陪著她走回去,結果她又說了不讓自己動,那還有什麼辦法?讓她一個人就這麼回去。他可是一點都不放心。

「算了,我今天也夠累了。」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一樣,聶向瑩指著不遠處的客棧,「我去那兒休息一晚上好了,明早直接去醫館。你可以放心了吧?」

齊玄煜勉強點了點頭,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客棧門口。

聶向瑩付了錢很是肉痛。不愧是距離皇宮最近的客棧,簡直就是宰人的價格。有那麼一瞬她都想轉身回去了。

可是她覺得自己一出去就會看到瘟神還在遠處。所以就只能是拿著自己的東西上樓去了。

才打開房門,她就看到了一個人影。

「你不用回宮?要是公主發現你不見了怎麼辦?」聶向瑩也不知道自己心裡為什麼會覺得欣喜。不過面上仍舊是不動聲色。

她還是不敢讓自己表露太多。

「公主自有她的心上人。」齊玄煜想是時候將這個事情說清楚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