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愛撩人 其他類型

厚愛撩人 第二百七十一章 意外的一次

作者:蘇斗兒

本章內容簡介:宋立輝已經結婚,與宋立輝舊情復燃有了連如斯之後,才發現他已經結婚了,還有一個剛滿一周歲的兒子。 連傾那時候知道自己是成了小三后,她便是不顧自己是否懷著宋立輝的孩子而逃回了她母親的鄉下,在港海鎮...

坐在車的蘇雪想,自己回到那一個空無一人的家裡,也是一個人,倒不如不回去。

可是,她抬眼看了一下成榮軒的車內時間表,已經是兩點多了。

若是這個時候回去蘇家的話,父親是肯定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情,要不是以為自己跟連如斯吵架了……

呵呵,其實她也想跟連如斯吵架呢,可是根本沒見著他的人,打電話給他,他從來都是問自己,離婚協議書籤了沒,簽了他回來拿,發信息給他,卻是沒有得到過回復。

蘇雪莫名的感覺到累了,卻都是不肯放棄。

要是放棄了,她之後再也沒有機會了,所以她一定不能放棄!

但現下……

她眼神迷離地看著坐在駕駛位置的男人,這個男人,一向都是自己最厭,沒有之一,可真怪,到了這個時候,她居然會覺得他現在陪著自己也還算不錯。

她是真的喝醉了吧。

「我還真沒想過,你弄出了那麼多一件事情,居然還安然無恙。」蘇雪口說的什麼事情,她想他自己應該很清楚。

成榮軒聞言,哼的笑道:「蒲葦現在可是一心要嫁給宋旭堯,怕是告我的話,會弄得滿城風雨,她的名聲怕是得到損傷,遭宋家嫌棄,所以根本是不敢告我。」

「那連如斯呢,他怎麼沒找你?」以連如斯的那個性,知道自己的孩子被成榮軒強行打掉了,肯定會把成榮軒捉起來好好打一頓吧,之前不都是那樣嗎?可是將他的腿給打斷過。

「他現在煩著蒲葦和宋旭堯的事情都已經夠了,哪有時間來找我麻煩?」成榮軒轉動了一方向盤,開往了蘇雪的新家去。

蘇雪見狀,便道:「不要走這條路,我不想回去……」

她不想回去那一個,讓她感到空虛的家裡……

真的一點都不想回去……

成榮軒聞言,冷冷地道:「那你現在想去哪裡,我可沒這麼多的時間陪你耗?」

本來酒駕是不對了,若是碰到查車的,又要耗一段時間,這樣很麻煩。

蘇雪搖了搖頭,神智有些不清醒,只知道現在的她,很累很困……

便是迷糊地靠在椅背睡著了。

成榮軒見狀,皺了一下眉頭,往自己的公寓開去。

……

第二日,蘇雪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是躺在一張看起來有點熟悉又有點陌生的床,便是大驚的跳起來,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發現竟然是成榮軒的公寓……

她的頭疼得不行,昨晚的記憶也如潮水般涌腦海。便是想起了自己昨晚對他說過的話,她說自己不想回去她和連如斯的家,也不可能回蘇家,然後他將自己帶來了他的公寓里?

她檢查了一下自己下的衣服,除了外套被放在一旁的沙發,她身的衣服還是昨晚那一套,身子也沒什麼不妥,那說明,昨晚那變態是沒有對自己做出什麼事情?

這一點讓蘇雪感到意外,不過這裡不能久呆,現在的她,身份也不是成榮軒的老婆!

蘇雪正要離開這裡時,發現成榮軒並沒有在這公寓里,而她拿起自己的外套走出房間時,卻看到客廳的茶几放著一份外賣,看著像是粥。

她擰眉,毫不遲疑的立即離開了這裡。

回到自己與連如斯的家后,她試著打了連如斯的電話,不意外的,他並沒有接電話。

蘇雪的心一點一點的涼了下來,可是還是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洗澡後去買菜然後學做飯。

*************************************************************

而連如斯,認真的看了一遍宋立輝派人送過來的合作合同后,便是給旭陽集團那邊打了過去,當接通宋立輝的內線,聽到他低沉的嗓音時,連如斯握緊了自己的手機,冷聲道:「宋董事長這與人合作的態度實在是太沒有誠意了。隨便派一個人將合同送過來,也不會親自過來一趟談一下合作事情嗎?」

宋立輝聞言,低低的一笑,「這得看你們是否接受我們的合作了,說是沒有誠意,可是在合同的條件,我覺得旭陽集團所開出來的條件,你在這全亞洲找不到第二間。」

這一句倒是句大實話,連如斯沉默了一會兒,才平靜的道:「有興趣在下班的時候談一下嗎?」

「今晚七點維也納酒店三樓西餐廳的307,我訂了桌。」

聽著這話,連如斯覺得這老狐狸似乎有備而來,而他突然接受蒲葦嫁給宋旭堯的目的,也恐怕只是沖著自己的吧。

連如斯握緊了雙拳,應了下來,「好,我一定準時到。」

將電話掛斷,連如斯的眸子沉了下來。

最好不要讓他猜到,宋立輝突然這麼找他合作,是因為他現在的寶貝兒子不能走路了,他覺得無人能接管他的家業,突然想起了他這一個一直被他遺忘在外面的兒子。所以想找他回宋家接管旭陽集團?

可惜,他對他的旭陽集團一點興趣也沒有。

連如斯看了一下時間,還有兩個小時才到七點,他便先處理了一下其他事務,再看到手機還顯示著蘇雪的未接來電。

眉頭一蹙,他可以想象得到,蘇雪打電話給自己,不過是是為了幾件事情。

讓他回去吃飯。

問他回家吃飯不。

還有是讓他回家睡覺。

他說了,他不會再回去,也不想再見到她,除非她答應簽了那份離婚協議書。

……

將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完,連如斯便給連傾打了一個電話,告訴她,今晚不回家吃飯,連傾聽了後有些不開心,「如斯,你繼續這樣下去,你讓我怎麼回去港海鎮?」

連如斯皺眉,「怎麼了?」

他又沒怎樣,為什麼不能回去港海鎮?

「你這樣讓我很擔心,一直忙於工作,而不顧及你自己的身體,這一段時間,你都好像光是胃都疼了三次了吧。如斯,這樣下去,你的身體吃不消的,你讓我怎麼安心的回去港海鎮呢?」連傾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連如斯聞言,深吸一口氣,道:「媽,我沒事,你不用擔心我,你回去之後,我會請一個阿姨做飯,絕對不會餓了我自己的。」

連如斯再三保證,讓她不用擔心,可是連傾依舊還是放心不下來,「我在這裡,煮飯讓你回家吃你都不回來,我別說你請的阿姨煮飯讓你回家,你會願意吃了。」

連傾想,在這個世界能讓他回家吃飯的人,只怕只有蒲葦一人了。

「好了,媽,我是真的有事情,不說了,我約了客戶吃飯。」說罷,連如斯也不顧自己的母親要說什麼,便是結束了通話。

……

七點的時候,他準時到維也納酒店的三樓,到了307的包間時,看到宋立輝在裡頭坐著了。

連如斯見狀,朝他點頭,「宋董事長,不好意思,讓您等了。」

「不會,我也是剛到。」宋立輝見他一來,便是讓人開始菜,「我先點了菜,你要是不喜歡吃,你可以提出來,我讓人換了。」

「不必,我並不挑食。」說罷,連如斯在他對面坐了下來。

氣氛大概是沉靜了幾秒,宋立輝喝了一口茶,便忍不住地開口問他,「你媽她……過得還好嗎?」

聽到這話,連如斯的嘴角隱約抽動了一下,隨即語氣冷了下來,「她過得挺好的。」

「當年……」

知道他欲想提起當年的事情,連如斯便是冷冷地打斷他的話,「宋董事長,不需要跟我提當年,我們沒有任何關係,有的只是接下來是不是能夠成為合作關係。」

宋立輝聞言,知道他這話是不肯原諒自己,便是接著解釋道:「如斯,當年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你當年提出來的要求,我實在是沒辦法做到。」

「所以我沒有你一定要做。我依舊可以姓連,不,我本來是姓連1連如斯俊顏神情堅定,幽黑的眸子沒有任何波瀾。

宋立輝實在是看不出一點破綻,只能嘆了一口氣,「我很抱歉,是我對不起你媽媽,我不知道我當年離開她之後,她既然是懷了你,而且還從來都沒有找過我。還獨自生下你,將你養得這麼好。」

連如斯皺眉,實在不想繼續跟他扯到以前的事情,「宋董事長,我今天過來是跟您談合作的事情。」

當年的事情,他一點都不想再提起,也沒什麼好提的。

連傾是宋立輝是相識在先,倆人都是彼此的初戀。

在倆人因為種種的事情分手后的幾年再遇,連傾不知道宋立輝已經結婚,與宋立輝舊情復燃有了連如斯之後,才發現他已經結婚了,還有一個剛滿一周歲的兒子。

連傾那時候知道自己是成了小三后,她便是不顧自己是否懷著宋立輝的孩子而逃回了她母親的鄉下,在港海鎮。

在港海鎮生下連如斯后,她獨自一人照顧著年老的父母和帶著兒子過生活。父母親離世后,更是與兒子相依為命。

連如斯的外公在B市的麥地有一處老房子,在連如斯考A大的時候,連母便帶著連如斯回到了B市一直生活在麥地。只是在偶然的一次,在麥地遇見了宋立輝。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連如斯是他的兒子,還獨自找了連如斯,提出將他帶回宋家的要求。但被連如斯給拒絕了,要帶他回宋家他的條件只有一個,是給一個名份母親,否則他絕對不可能改姓宋。因為宋立輝原配的娘家勢力強大,要給連名份這事情宋立輝根本辦不到。若是將連如斯帶進宋家,他還是有辦法的,他私下找了連如斯,被他拒絕,也拒讓他當自己的父親。他情願自己的父親在他剛出生的時候死了,也不要自己的父親連給一個名份母親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情都做不到。

所以,連如斯覺得,既然是改變不了的事實,又何必老是提起過去?

真的一點必要都沒有。

宋立輝聞言,愣了一秒,隨即老臉有些掛不住的笑意,「如斯,我今天來,其實是想讓你回宋家……」

「因為您的兒子宋旭堯現在是行動不便,您擔心他之後沒辦法守住您的旭陽集團了,所以想起了我這個一直被拋棄的私生子了,宋董事長決定這事情的時候,宋夫人知道嗎?」連如斯面從容,沒有一絲的動容,語氣里卻是帶著一絲諷刺。

宋立輝輕咳幾聲,「如斯,我並沒有拋棄你,也沒有覺得旭堯是守不住旭陽集團,只不過,我現下老了,我這個歲數已經是踏進土裡大半隻腳了,你是我的兒子,我只想認回你,想補償你從小沒有的父愛,在旭陽集團那方面的話,你要,我也可以給你……」

「謝謝宋董事長的抬愛了,我對你的旭陽集團一點興趣都沒有。至於您說的父愛,我從小到大都以為我的親生父親已經過世,所以沒想要什麼父愛不父愛,而且現在我也已經過了那個需要父愛的年齡,宋董事長現在跑來跟我說這些,實在有些不適合。」本來,因為在單親家庭長大的他,對所有的事物都是較早熟了些。

他知道自己沒父親,知道外面的小孩子為什麼會說自己是野孩子,但他也從來不會跟那些小孩子爭辯什麼,更不會去問自己的母親,他父親是什麼人。

因為若是母親能夠讓自己擁有父親的話,是絕對不會一人帶著自己的。

「如斯……你一定要這樣跟我說話嗎?」宋立輝的語氣有些沮喪,「我從來都沒有要拋棄你,我也知道你很能幹,CT集團在你的管理之下,不出個三五年一定可以超越旭陽集團。可是這人啊,終是需要落葉歸根的,你始終是我的骨肉,我又怎麼會放任你不管呢。當年我做不到你提出來的要求,可是我並沒有放棄過你,我一直都在關注著你的生活。我知道你是怎麼跟姓蒲的那小妮子談戀愛,也知道你們是怎麼分手的,你出國的事情更是我一手安排的,還有你的獎學金,本來一年只有一半的學費,是我讓學校說是直接給你提到全額的。如斯,我說了這麼多年,難道你還不明白我的苦心嗎?」

苦心?

連如斯真當不知道他這是哪來的苦心?

當年他早察覺到自己的獎學金的數額不太對勁,曾經去問過校主任,主任告訴他,這是因為他的成績優異的緣故,所以特例提高了。那時候,他才剛知道了自己是宋立輝的兒子,這頭卻是那麼剛好的,他的獎學金翻了一個倍。他既然有心這麼做,他便是收下那些錢。他知道,算他弄懂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將錢還回去也沒有任何意義,他不會收回,那些錢對他來說,也不過是小意思。

但他不會用到那些錢,所以那些錢,還在他另外開的一張銀行卡里存放著,多出來的錢,他一點都沒碰過。現下,也該時候還給他了。

想著,連如斯便是拿出那一張銀行卡,推到他面前,冷漠地道:「對了,這是你當年多給的獎學金,我分錢都沒碰過,那麼多年來都是存在這張卡里,現在可以還你了。」

宋立輝看著他放在桌推過來的銀行卡,心頭一震,張了張嘴,只發出一個字,便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你……」

「你剛找我,讓我回宋家,之後學校翻了一倍的獎學金,你以為我會一點感覺都沒嗎?」他冷哼,「我說了不會跟你回去,也不會認你做父親,更不會拿你的錢。出國的事情,在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時,學校都已經幫我申請著了。能過的機率是百分之八十,不過我一開始是拒絕了,我不能放下我媽不管。我不是你,為了錢可以放棄自己重要的人。」

當然,那時候也一半的原因是因為他不想與蒲葦分開,更不想蒲葦跟著自己出國,包了他所有的出國費用。這樣,只會更讓他感覺,自己是在吃軟飯。他只想等自己有一定的能力之後才同意出國,只是第一次的機會是自己推的,當第二次的機會,可能不可否認是有宋立輝的幫忙,才讓審批更快地下來。

而且之後調查才知道,他當年會離開自己的母親,完全是因為認識了身為市長千金的嚴惠,所以才與自己的母親分手了,之後在與嚴惠的婚姻生活里,實在是受不了嚴惠霸道專制的性格。想起了自己母親的溫柔與恬靜,便是假裝在街偶遇母親,之後隱瞞著自己已婚的事實和母親舊情復燃。

對於宋立輝這種行為,連如斯可說是非常鄙視。他所創立的旭陽集團能有今天,也是靠了嚴惠的娘家。這是他為什麼不敢答應他的條件,接自己的母親回家。因為他怕嚴惠,怕嚴惠知道後會與他鬧起來,當年的旭陽集團根本沒有勢力與嚴家抗衡。

/html/book/41/41842/l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