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愛撩人 其他類型

厚愛撩人 第一百七十章 家人與他

作者:蘇斗兒

本章內容簡介:要了。 管民一想想還是有點鄙視連如斯。 …… 被關在這裡的兩天,蒲葦雖然是對連如斯感到絕望,可是她並沒有放棄想辦法逃出這裡。 她每天吃完午飯,看見張嬸出去買東西后,她便...

當管民一知道許若雲已經這事情告知給蒲葦的母親聽時,他立即去找了連如斯,讓他自己想辦法應對吧。

連如斯聞言,轉動了一下手中的手中,而管民一算是看清楚了,那正是蒲葦的手機。

所以說,他現下真的將蒲葦關了起來。

「如斯,你怎麼跟蒲葦吵架,也不應該將她關起來吧。」他得趁兄弟還沒釀大成禍,便是開口勸一勸。

連如斯橫了他一眼,「這與你無關,你管好你自己的女人就可以,讓她不要再亂說話。」

說罷,他便是跟想到什麼一樣,立即起身拿起外套就要走出辦公室,身後傳來管民一錯愕的聲音。

「如斯,你要去哪裡?」這才剛上任,老是坐不住,為了他那些兒女私情,整日連工作都不要了。

管民一想想還是有點鄙視連如斯。

……

被關在這裡的兩天,蒲葦雖然是對連如斯感到絕望,可是她並沒有放棄想辦法逃出這裡。

她每天吃完午飯,看見張嬸出去買東西后,她便是在屋子裡來回走。

雖然經常來這房子。可是每次來都是匆匆忙忙的來,再匆匆忙忙的走,根本沒仔細去逛過這房子。現下如此一看,發現這房子還真大。房間也不少,但她一直都是跟連如斯住在主室里,壓根就沒想過要去看其他房間。

蒲葦將二樓的房間看了個遍,發現所有的窗戶都是有防盜,而且連陽台也裝了。

她繼續不死心的跑到上樓去。

二樓太低,怕人爬進來偷東西才裝了防盜,那麼三樓比較高,就應該不會裝防盜了吧。

如此一想,蒲葦走到三樓,打開了第一個房間,發現三樓的窗戶還是一樣有防盜。

她咬咬牙,繼續看了另外幾間房間,發現都是有防盜,連陽台也是。

過分!

剩最後在走廊角落的房間,蒲葦抱著一絲希望過去想打開房間門,發現門被鎖得緊緊的。她扭不開,也沒有這房子里的任何一把鑰匙,所以她只能離開三樓。

恰好聽到樓下有開門關門的聲音,她只得回到二樓的室里。

她剛躺上床沒多久,房間門就被打開,蒲葦翻身背對著房門,沒有因為開門聲而轉過頭去。而身後傳來的腳步聲,讓她知道來的人是誰了。

不會兒,她床邊的位置陷了下去,臉蛋也隨之被一隻帶著溫熱的大手給覆上。

蒲葦此時想本能躲開他的手,可卻不想與他有再多交談,便是閉目不再給予理會。

「我知道你沒睡。」他清冷的嗓音在這偌大的房間內緩緩地漾開。

蒲葦盡量讓自己的呼吸均勻,繼續裝睡。

然而下一秒,她眼際的位置也陷了進去,眼前有風掠過,教她的睫羽不受控制的顫動了一下,眼睛意識下微睜開了一條細縫。卻看到了她的手機。

蒲葦立即伸手拿過放在自己眼前的手機,心中訝異著連如斯怎麼會突然把手機還給她?

「給你母親打一個電話。」清冷的嗓音在她身旁響起,蒲葦皺著眉頭往他看去。

只見他俊美的臉龐依舊是一片冷漠,眸底也沒有任何情緒。

「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他真的搞不定她的母親嗎?

「說你已經到泰國旅遊,別說漏什麼。」他帶著命令的口吻讓她極度不悅。

「呵,憑什麼?明明是你軟禁了我,憑什麼我就一定要聽你的話向我媽撒謊?」她冷笑,心中一片冰涼。

「蒲葦,你若是不按照我說的做,那麼你就會失去將你父親救出來的機會。」他俯下身子,毫無感情地伸手扣住她的下巴。

她的[email protected],「你說什麼?」

他鬆手,轉身走到室的沙發坐下,臉色自若的道:「我會進去環亞工作的原因是因為你父親當年的案件與蘇震南有關。」

「那你查到什麼沒?」果真是跟蘇震南有關係!

她當初想著他本來就是對蘇雪沒有任何感情,卻是願意跟蘇雪訂婚,是不是因為她父親的事情與環亞有關係。

可是那時候的她,又覺得不太可能,他在剛回國的時候本來就恨她,怎麼可能會為了她父親的事情而犧牲自己的終身幸福。

可如今他終於在自己面前承認了這事情。

「你還是先想好怎麼跟你母親說吧。」他靜靜地凝視著她的臉蛋,眸底沒有任何波瀾。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還是你想騙我的而已,至少你讓我看一下你查到的證據。」蒲葦說這話時,顯得有些小心翼翼,眸中更是帶些許警惕。

「你可以選擇不信。」說罷,連如斯起身走上前,高大的身軀頃刻壓上前,想奪過她手中的手機。

蒲葦一個翻身,從他身下鑽了出去,「連如斯,你至少讓我看一眼證據,我才能選擇相不相信你說德宏。」

「不相信也罷,反正你從來都不會在乎我的感受。」那麼,他從這一刻開始,也不必在乎她的感受。

連如斯逼上前,一把攫過她的手腕,想去搶她手裡的手機。蒲葦掙扎著,「好,我打……」

聞言,他鬆開她的手,轉而在床邊沿坐下。

蒲葦深吸了一口氣,給母親播了過去。

電話剛一接通,就傳來母親那略帶緊張的低吼聲,「連如斯,你把我女兒關哪裡去了?你跨點把她放了,不然我要報警了1

「媽……」蒲葦喚了一聲,心底莫名地湧起一股酸楚。

電話那頭的蔣樂芳聽到她的聲音,愣了一下,「葦葦,是你嗎?葦葦,你在哪裡?若雲說你被如斯關了起來,他把你怎樣了,把你關在哪裡了?媽現在去救你……」

聽著母親如此擔心緊張的嗓音,蒲葦只覺得鼻頭一酸,意識下看向另外一頭的男人,只見他冷漠的俊顏沒有絲毫的神情,她便是深吸了一口氣,用著自己最平靜的聲音道:「媽,我沒事,若雲在跟你開玩笑呢,如斯怎麼可能會把我關起來,你知道的,他那麼愛我……」

是啊,他曾經那麼的愛我……

「葦葦,你……你是不是被他威脅了,才不敢說真話,那你現在在哪裡,我必須要看到你的人1自從丈夫出事後,她變得極度沒有安全感,必須要見一見蒲葦,確認她真的沒事才行。

蒲葦聞言,發出笑聲,「媽,我都在機場了,準備登機到泰國。媽,相信我,我真的沒事,我只是去散散心,你在家裡好好照顧弟弟,等我回家。」

「葦葦你真的沒事?那若云為什麼要那樣說?」蔣樂芳還是不太相信蒲葦此時的說詞。

「我怎麼知道,估計是看我跟如斯複合了沒告訴她,她不爽報復我,才這麼跟你說的吧,媽,真的,你別擔心,我好得很。你知道的,我在環亞工作那麼多年,一直都沒好好休息過,難得現在如斯說要帶我去泰國旅遊,你不應該替我高興才對嗎?」她的演技很好,對著手機說出來的話,無一不透著開心與幸福。

讓蔣樂芳聽著都難辯真假,可只有看到她此時的神情,才知道她光滑的臉蛋上滑過的淚水。

「葦葦……」

「去了泰國后,我還想去馬來西亞,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想去那邊玩,所以我估計沒這麼快可以回去。媽,我會帶那頭的特產回家的,你別太想我哦,記得好好照顧弟弟。」

「那……你多久回來?」

「至少得半年……」

「葦葦,你是認真的嗎?」半年,並不是半個月,她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

「嗯,剛好如斯從環亞那頭辭職了,所以有時間陪我去旅遊,我想我們倆個人可以單獨相處久一些。」蒲葦覺得,她這樣自欺欺人的話真的編得也是夠了。

「那他那個未婚妻的事情呢,不是說的未婚妻懷孕了。」這事情總是假不了吧。

「他已經處理好了,好了,媽,不說了,我準備要登機了,我會再聯繫你的。」說罷,她便是掛了電話,將手機關機。

聽著她說完電話,連如斯起身將她整個人推倒在床上,大手在她的臉蛋撫過,為她拭去了淚跡,「故事倒是編得不錯,你怎麼不老實告訴她,是因為你懷了我的孩子,而準備去打掉,所以才被我關在這裡的?」

「連如斯,我已經按照你說的話將我媽安撫好了,你不會反口的對嗎?」她一點都不想跟他將話題再糾結在他們之間的事情上。她更在乎的是她父親的事情。

他哼笑,眸里掠過一抹痛意,「在你的心裡,永遠都只有你的家人,你的爸爸媽媽你的弟弟,那我呢?你可有想過我?想過你肚子里的孩子?一邊是你的爸媽,一邊是你的弟弟,可你的肚子里的是你的孩子!也是一樣與你血脈相聯的孩子,你可有想過他?他還那麼小,還不曾出來看看這個世界,就被你殘忍的孽殺在肚子里,蒲葦,你午夜夢回的時候,可夢見過他來找你哭訴了?」

這一段話,幾欲直戳到她心坎上最痛的位置,讓她的情緒再也無法得到控制,淚水也在這一瞬間決堤。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