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百二十章 錯位

作者:穆飛花  |  更新時間:昨日08:24更新  |  字數:3258字

就是這若有似無的氣息如一隻柔弱無骨的纖纖細手,輕輕的撩動蒼無念心底里那根最敏感也最無法自持的弦,一瞬間那種失而復得又得而復失的感覺讓他整個人如同在烈火與冰窟之中來回穿梭不得停歇,竟是讓他一時間不知該做何反應的僵在了當場。

待到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女子已經走到了橋的中央。

他猛的扭頭看去,只見風湮依舊邁著她那堅定穩健的步伐朝前走著,從她筆直的脊樑和清冷的背影之中,蒼無念感受到了她的決絕之心,也感受到一股被拒於千里之外的疏離。

他微微眯了眯眼,周身紫光一閃便來到了女子的身前,擋住了她的去路。

女子輕輕的抬起頭,古井無波的雙眼就這麼淡淡的凝視著他,就好像在看一個陌生人那般淡漠。

兩人就這麼僵持了一會兒,誰也沒有先開口說話,於是風湮又緩緩的收斂了目光,腳步輕移,準備繞過蒼無念這個無端殺出來的攔路虎。

「站住!」第二次擦肩而過的時候,蒼無念終於冷冷的開口低喝了一聲。

女子的腳步微微一頓,倒是真的如他所願的停在了距離他身後一步的位置上,不過她卻沒有回頭。

既然都已經開了口,蒼無念倒也不介意在這時候轉身,再靠近她一步。他再一次繞到她的身前,深邃的紫眸毫無顧忌的打量著她,就像是要剝開她冰冷的偽裝,好好的看一看偽裝後面都是些什麼。

許是被他這奇怪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了,風湮終於淡淡的開了口:「修羅王這是何意?」

「何意?本王倒是想問問你究竟是何意!」蒼無念冷著一張臉,語氣之中飽含的是他自己都未曾意料到的譏諷與憤怒。

「該說的我都已經說過了,你我緣分已盡,修羅王又何必如此執著?」與蒼無念的激動相比較而言,風湮的語氣是令人心寒的雲淡風輕。

「緣分已盡?那本王倒是想勞煩你受累告指點一下,你的天命之人究竟是誰?」蒼無念眯起的深紫色眸子里已經閃爍著極度危險的光芒。這樣的神情任誰看見了都不會懷疑,只要風湮敢說出誰的名字來,他就一定會把那人給弄死。

風湮聞言倒是不懼,只是微微揚起唇角淡淡一笑,「從今往後我只是一個凡人,生死輪迴循環往複,我的每一世定然都會有一個屬於我的真命天子,修羅王可是覺得有什麼不妥嗎?」

蒼無念是徹底被她的態度給激怒了,只是憤怒到了頂點他忽然就平靜了下來。他與她之間的問題又不是呈口舌之快就能解決的,又何必在這裡浪費時間呢?

這麼一想,一個詭異的笑容便出現在蒼無念那張俊美無雙的臉上,他猛的伸手扣住了風湮的手腕,一用力將女子拉向了自己懷裡,低下頭幾乎鼻尖碰鼻尖的對著她冷冷說道:「本王自然是覺得大為不妥,所以你休想讓本王給你離開的機會!」

風湮也沒有躲避這突如其來的曖昧,只是毫不示弱的抬眼與他對視,「不知修羅王意欲何為?」

蒼無念再一次微微眯起雙眼,他猛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如今的自己是被十二時鏡帶回了過去,現在他身處在一千年之前。

歷史是不可改變的,這一點他心中自然是清楚得很,但是這千年的折磨他也已經切身的體會過,痛苦如跗骨之蛆,是永遠不可能磨滅的。

於是一個十分大膽而瘋狂的想法在心中滋生——反正過去的苦難都已經經歷過了,此時他索性放縱一回,做一些千年前的他顧忌自己的身份尊嚴以及對這個女子深入骨髓的愛意而從未做過的事。

想到這裡,蒼無念忽然就笑出了聲,只是他幽深的眼眸之中卻沒有絲毫的笑意。

風湮微微蹙眉,正想開口問他笑什麼的時候,忽覺一直有力的大手狠狠的攬住了她的腰肢,下一刻,男子溫熱的唇瓣便兇狠的印在了她的唇上。

一種熟悉的感覺在心中迅速蔓延,蒼無念在用舌尖狠狠的頂開女子的貝齒、品嘗到她嘴裡的苦澀之後便立刻想起,這就是他曾兩次在與畫傾城意念神交之時瘋狂佔有過的女子。

儘管他也知道那些不過只是神交而並非兩人的肉身發生的實質性的觸碰,但是那種感覺卻是早已在他的靈魂深處烙下了印記,無論如何也洗刷不去--

他的吻是那麼的用力,那麼的具有侵略性,風湮只覺得他好像要掠奪自己呼吸的權利,要把自己生生的憋死才甘心。

感覺到懷中女子的掙扎,蒼無念心中冷笑,抬手便扣住了她的後腦勺,強迫她接受自己的吻,接受自己心中滔天的怒火。

也不知究竟吻了多久,蒼無念依舊沒有鬆開這個女子的意思,而此時的風湮卻漸漸的軟在了他的懷裡,那一雙清冷的眸子里霧氣氤氳。

「風湮,你欠本王的東西,本王如今要連本帶利的討回來。好心勸你一句,不要做無謂的掙扎,否則本王真的不介意毀掉這輪迴道!」這句話蒼無念是通過法力用秘音傳入風湮的耳朵里的,他的嘴忙著懲罰這個倔強又孤傲的女子,根本就沒有說話的時間。

風湮心中沒來由的一緊,想不通這個男子為何會做出她意料之外的事。以她對他的了解,在之前那一番冷言冷語之後,他為了維護自己最後的尊嚴,絕不可能會再沖她邁出一步,更不可能像現在這般迫切又惱怒的輕薄自己。

不過蒼無念根本就沒給她更多思考的時間,摟著她的身體死死的貼著自己,然後周身紫光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