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聖者 其他類型

求聖者 第三百三十九章 屠神

作者:御賜小扇

本章內容簡介:事,就是有些麻煩。」 如果沒有頭上的黑色大衣帽的話,就會看到他因為覺得意外而挑眉的動作,只不過被遮住了視線,便沒有人察覺,只能聽見那道平靜,彷彿任何時候都沒有變化的聲音。 「什麼事情?...

空闊的房間內只有千尺的聲音在平緩的響起,沒有人回答他,他便一直說著,聲音回蕩,愈發顯得冷清。

「難得回來一次,不嫌我嘮叨的話,那就多說幾句。」

他保持著作揖行禮的姿勢,微微低著頭,他就能從透明到沒有任何一絲雜質的寒冰地面上,看見自己的倒影,甚至連臉上最細微的變化都能看見。

他看著被踩在腳下的老人臉上的皺紋,心想,真的是老了。

如果不是老了,他將有足夠的耐心等著敵人踩進布下的陣中,然後用最精銳的戰士殺死既狡猾又奸詐的他們。哪至於會將自己置身於險地中,走上這麼一條路?

哪怕前進的速度已經足夠慢,可還是有很多事情顧不過來,比如說要做最後一次的事情,見最後一次的人。只有活著才有意義,死後就算追憶者億萬,那也將失去任何的作用。

好在一路沿途的風景還算不錯,有了這一趟出城門的機會,終究是要去的,那老了便老了罷。

「師兄去了,當初就數我和他的關係最好,我自然也要去。道藏那小傢伙比我還要老,或許也剩不了多少時間。不過那又怎麼樣?雖然背負的也多,但天底下有幾個能似我這般瀟洒快活?」

「所以我這輩子是過的值得,師兄還有您陪伴過,自然更加值得。所以都是無憾的,如果醒來了」

千尺頓了頓,思考了一會的時間,說道:「您如果醒來的時候我們都不在了,想必很孤單,但是不要念,不要想,平淡的過日子就行了。這不是我的意思,這是當初師兄說過的,我只是轉達給您。」

雪原上寒冷凜冽的風刮不進來,陽光照射不進來,無論是黑夜還是白天,房間里的場景沒有任何變化。

千尺一直說著,躺在寒床上的那位女子一動不動,安靜的聽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一個時辰,或許一天一夜,或許只夠飲幾杯茶的時間。千尺長揖及地,恭敬的行了一禮,然後緩緩地朝後退去。

「如果還有機會的話,我再來看望。」

說完后千尺微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應該是沒有機會了,千尺與您就此別過。」

一座通體由冰石鑄造,彷彿像一塊巨大的水晶一樣的城市,屹立在大陸的最北方。

城市極美,每一塊磚,每一片瓦,都雕刻的無比的精細,沒有任何的瑕疵,如同一件偉大的藝術品。

雪城的存在,本來就是藝術。

所有的人都知道,當初大法師為何願意將精力花費在這些花俏的表面功夫上。

哪怕雪城與世隔絕,沒有人來欣賞,來讚歎。他的子民們依舊保持著不變的熱情。

為什麼?

因為和長安,和洛水一樣,雪城內也布下了一座陣法。

只不過不是困陣,不是防陣,不是攻陣,具體的用途很少有人知道,但能足夠確定的是,一旦它出現在世人眼中,那必將是最恐怖的存在。

因為為了布下這座陣法,天秦舉全國之力,九十多年的時間全部耗費在這上面,這座陣法依舊還沒有布置完成。

可是已經很快了

滿城的建築都是用冰雕刻成,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每天的太陽無論在哪個角度,都能很輕易的將整座城照的通亮,沒有陰暗,能躲藏的地方。

雪城最中心有一座宮殿,此時有一個人從裡面走了出來。

那人全身籠罩在黑袍中,他看著南邊的方向,總覺得有事情要發生,卻又不明所以。

無論何種實力,都恐懼於未發生的事情,因為未知無法掌控。

要將心裡的不安平息下來,首先要知道發生了什麼。於是他沉默片刻,一言不發,卻接連用了數十種推算的方法。

誰知他算了王河山,千尺,新普通不久的張逸與秦書恆。算了蘇雲蘇哲兩師徒,還有桃山上還在閉關的庵主,唐家父子,那個和他有過合作的神秘人。

甚至是歸降的採藥人和離開大陸的柯白梅。

這種危機感,究竟是出自於誰的身上?

大陸上己方勢力以外所有的強者,他都推算了一遍,結果依舊沒有得出準確的結論。

於是他更加不安起來。

披著掠奪而來的重甲的騎兵在街道上巡邏,看見站在宮殿外的黑袍人後停了下來,行騎士最高的禮儀。

無論是貧困還是富有的子民看見了他,都立即跪拜在冰冷的地面上,不斷的親吻著大地,哪怕唇沾在冰面上撕下一大塊血肉,他們神情依舊誠懇而狂熱。就好像親吻著地面,便是在親吻著那人的鞋尖,有一種榮幸感。

對了,那個人是不穿鞋的,所以說形容輕吻腳尖更加恰當一些。

黑袍面無表情,結束了這次的推算,只是看著南邊的時間越來越久,他能確定危險是從那傳來的。

沒有人看見過他的臉,但都知道他是誰。那是天秦精神和力量代表的權威,無論是一百多年前還是現在,從來都沒有變化過。

大法師只有一位。

他就是大法師。

十一長老從宮殿中走了出來,站在大法師旁邊,安靜地等待著。

雖然大法師的臉被黑色的寬大衣帽籠罩住了,可他依然能看見對方臉上的一些不安。從直覺上知道的,於是十一長老沒有說話,因為他是大法師的心腹。

這個位置很重要,他不需要是最強大的那個,甚至不能強大,但他必須要聰明。

過了一段時間,大法師回過神來,漠然說道:「說吧。」

「那位大人已經將大南的國師抓住了,聽聞國師就是以陽星為命者,現在正在趕回來的路上。」

聽到那人的消息,大法師臉上的冰冷化了幾分,還帶著一絲笑容,開口說道:「他辦事我自然放心。聽說他給自己起了個名字,是叫做王雪峰?」

「是的。」十一長老頓了頓,面容隱露苦澀,說道:「只不過出了些問題,不知該不該說是好事,就是有些麻煩。」

如果沒有頭上的黑色大衣帽的話,就會看到他因為覺得意外而挑眉的動作,只不過被遮住了視線,便沒有人察覺,只能聽見那道平靜,彷彿任何時候都沒有變化的聲音。

「什麼事情?」

十一長老說道:「那位王大人不知為何臨時改變方向,幾日前去了洛水城,結果重傷逃脫,最終融合神晶。」

大法師說道:「應該是成功了?」

十一長老點頭,說道:「是,只不過王侯大人好像不甘心,前去搶奪沒有成功。我最擔心的是接下來的事情,如果王大人醒來的晚,又有敵人追趕了上來該怎麼辦?」

「告訴他安分一點。成功融合神晶是喜事,是大事,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將來如果連那一步也走出去了,道明寺的和尚怎麼可能還攔得住我等?那便是第二個唐中玄。」

王侯便是肖張,被大法師拋棄后一身境界修為消失,直到遇見了那位神秘人,才用修鍊黃泉法恢復了一部分實力。

但事實的真相真是如此?每一位主宰境的強者都是頂尖的戰力,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如何會淪落為棄子?更何況如果到了那一步,怎麼還會留這樣一位可怕的敵人的性命?

大法師不知不覺將雙手負在身後,寬鬆的黑帽下露出比最純凈的處子的肌膚還要白的下顎,他看著迎面照射在宮殿上的太陽,看到了一片光明。

「太重要了誰都不許破壞。」

十一長老彎著身子行禮,等待在一旁。

「請您定奪。」

大法師似乎心面已經有了答案,所以他沒有思考太長的時間。

「我還在養傷,暫時無法親自去。」

「傳令鐵金剛,讓他去南支援。」大法師頓了頓,接著說道:「七長老壽元將近,讓他也去吧,還有點用處。」

十一長老點了點頭,似乎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只是二長老那裡,恐怕不好交代。」

「不用多慮,老二雖然對我有些怨恨,但在這種關係到天秦未來的大事面前,他自然懂得分寸。」大法師說道。

「是。」十一長老應下,沒有離開,猶豫了片刻後接著說道:「王侯大人如果沒有神晶的話,恐怕很難回到當初的實力。」

「我請求那人傳他黃泉法,已經是天大的恩賜,若來日他再入主宰,實力同境無敵,若不能,路也是自己選的,自然怪不得別人。」大長老說道:「不過他也算有功,不管能不能做到,等天秦一統大陸后,我也會儘力的幫助他,你不用操心。」

十一長老將頭壓的更低,卑微的說道:「屬下不敢。」

大法師看著南方,回憶起曾在最隱秘的古籍上看到過的記載,緩緩說道:「要成神,自然要有成神的資格。神晶在上古時期倒也算不得太過罕見,但如今這麼多年過去,都被它們新一代的主人帶離了這片大陸。我清楚你的意思,只是尋到了一顆已經是萬幸,哪裡還能有第二顆?」

大法師說道這的時候嘴角露出一股自嘲,說道:「屠神倒是可行,你去?」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