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客劫 其他類型

艷客劫 第四百零五章:騷包出行

作者:小魚大心

本章內容簡介:得不成樣子。他心中煩悶,一把掃掉棋盤,黑白子落了一地,蹦躂出清脆的聲響。 叮噹從屋門口探出頭,小聲道:「主子……」她見司韶沒有回應,便壯著膽子走進屋裡,蹲在地上撿棋子。 百里非羽換好衣...

胡顏回到房裡,簡單洗漱過後,捲起一塊白布,放進口中咬著,然後取出中空的銀針,開始為自己逼毒。

這個過程,十分痛苦,好似剝皮抽骨。然,胡顏卻必須保持清醒,否則她的血將會被放光。

這個時候,她才會覺得自己可憐。

不是一個人逼毒可憐,而是身邊沒有一個可以全心信賴的人,這種靈魂上的孤獨,才是最可憐的。

儘管十分不想承認,她確實是感情中的可憐蟲。

縱使別人真心以對,誰又敢保證其心不變?

胡顏自嘲地一笑,迅速在自己身上刺下十多個中空的銀針。

她追趕著身體里的劇毒,向銀針涌去。

真是,越心疼血,越得放血。真是心疼什麼,必要舍掉什麼。這日子,太坑奶奶了!

天亮時,胡顏拔掉梢針,簡單收拾了一下滿是血的床單,倒頭便睡。

一清早,百里非羽精神抖擻地便跑到司韶的房間,道:「瞎子,你有沒有新衣服,拿出來給爺看看。」

司韶摸著棋盤,不搭理百里非羽。

百里非羽厚著臉皮來到司韶的面前,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嘟囔道,「你說你,壓根就看不見,還擺動這些黑的白的幹什麼?數數玩啊?」用食指點了司韶的肩膀一下:「喂,你倒是說話啊?到底有沒有新衣服啊?不會那麼窮酸吧?得,你不吭聲,爺可就自己翻嘍。全當你答應,借爺給你開開光。」翻開司韶的衣櫃,找出一件淡紫色的長衫,在自己的身上比量了兩下,「成,就先借這件吧。」探頭看向司韶,「對了,你還有銀子沒?也一併借給爺點兒。爺的銀子都放多寶那兒了,等他回來,雙倍還你。」

司韶落下白子后,拿起了黑子,還是不搭理百里非羽。

百里非羽撲到司韶對面,坐下,用手攪拌著那些棋子嘩啦作響,皺眉道:「喂,你這人,瞎了就算了,還裝聾子,最過分的是,連啞巴也要做一做。你這又聾又啞又瞎的樣子,何時才能討胡顏那惡女的歡心?」

司韶執子的手微僵,落下一子,卻明顯落錯的地方。

百里非羽喊道:「錯了錯了1拿起黑子,放到了更錯的位置上去。

司韶對百里非羽有些好奇,於是問:「你會下棋?」

百里非羽得意道:「那是1

司韶伸手摸了摸棋面,直接黑了臉,拿起黑子,道:「明明不會,瞎搗亂1

百里非羽也不惱,笑嘻嘻地道:「爺這就是在給瞎子搗亂,你說瞎搗亂,也沒毛玻」

司韶不喜歡百里非羽,直接道:「出去。」

百里非羽一拍棋盤,那些黑白棋子便跳了起來。落下時,錯了位置,混成一團。

司韶一把扯過百里非羽的衣領,沉聲警告道:「不要以為我不會揍你1

百里非羽梗著脖子道:「你打啊!打啊!你打壞了爺,爺就賴你家不走了1貓眼滴溜溜一轉,轉了話鋒,「不過,你要是對爺好點兒,爺可以幫你搞定那個惡婆娘。」

司韶一把扔開百里非羽:「出去1

百里非羽冷哼一聲,罵道:「活該你又瞎又聾又啞,沒人要1撿起司韶的新袍子,抱在懷裡,一溜煙跑了。

司韶皺眉,摸索著將棋子歸位,卻因眼睛看不見,將黑白子混得不成樣子。他心中煩悶,一把掃掉棋盤,黑白子落了一地,蹦躂出清脆的聲響。

叮噹從屋門口探出頭,小聲道:「主子……」她見司韶沒有回應,便壯著膽子走進屋裡,蹲在地上撿棋子。

百里非羽換好衣袍后,對著鏡子展開扇子,做出風流倜儻的樣子,然後滿意地點了點頭,搖著扇子向集市走去。

他吃不慣貌耍必須尋個酒樓,享樂一番。沒有銀子?沒有銀子不要緊,他可以讓胡顏那惡婆娘來送錢。他是看出來了,別看胡顏冷口冷麵的,但對他還算不錯,總不至於不管他死活。再者,他可是因為她才中得毒,若不好好兒補補,身子如何能好得了?

百里非羽越想越覺得有道理,走起路來腳步都禁不住輕快了三分。

他溜達在六合縣的集市上,發現很多人看自己的眼光都變得和昨天一樣,帶著莫名的窺探之意。就好像,自己是他們的熟人,卻又不敢肯定一樣。

百里非羽覺得新奇,一雙貓眼左看看右轉轉,還不時沖著某人勾唇一笑,害得人一頭撞在前人的後背上,鬧出了不大不小的矛盾。

百里非羽搖著扇子,自娛自樂地走著,卻看見一隻粉色的手帕飄飄悠悠地落在自己的面前。他抬頭去看,但見紫蘇兒正在二樓處扶欄微笑,一雙媚眼落在百里非羽的身上,彷彿一隻輕柔的小手在撩撥人的胸口。

百里非羽眉眼帶笑,仰頭問:「帕子是姐姐的?」

紫蘇兒柔魅地笑道:「正是蘇兒的。還請公子送還回來。」

百里非羽為難道:「這帕子如此輕,怕是撇不上去呢。」

紫蘇兒打趣道:「那就難為公子想個辦法嘍。」

百里非羽彎腰撿起帕子和一塊石頭,將帕子系在石頭上,一揚手,帕子裹著石頭飛上二樓,正中紫蘇兒腦門,打出砰地一聲。

那裹著石頭的帕子,正好砸在紫蘇兒的腦門上。

紫蘇兒慘叫道:「啊1

百里非羽知道自己闖禍了,一縮脖子,眯著貓眼,溜了。

紫蘇兒那肯放過百里非羽?當即捂著額頭,對守在大門口的兩名龜奴咬牙道:「去!把他給我『請回來1紫蘇兒將請字,咬得極重,隨她辦事的龜奴自然知其意。

兩名龜奴應了聲,便撲向百里非羽,笑容滿面、手段強硬地將人「請」回了「嬌紅倚綠閣」。

紫蘇兒的頭上裹著好幾層白布帶,笑吟吟地望著百里非羽,道:「想請公子喝杯酒水,公子何必拒人於千里之外呢?」

百里非羽甩開駕著自己的兩名龜奴,尖銳道:「你請,爺願意來,是給你臉;你請,爺不來,那是爺有風骨!有你這麼請的嗎?你這叫強!世人有惡漢強行調戲女子,你個妓子卻非要強迫爺,是何道理?!爺擺明了告訴你,爺沒銀子1

白子非羽的一席話,竟說得紫蘇兒啞口無言。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