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修行 玄幻魔法

小修行 278 隊長

作者:田十

本章內容簡介:果我是朝廷,我是那些權臣,也會對你不放心,一個國家想要安穩安定,就一定不能有不安定的事情存在。」 潘五說知道。 索洪說:「還是陪你喝酒吧,朝廷就這個樣子,除非你捨得把戰寵上交給軍部。」...

前些時候,潘五為了方便管理,將他的五字營併入紅旗二軍,誰能想到會給自己帶來麻煩?

現在的第五營歸屬紅旗二軍管理,就是歸於放管理。於放這次過來就一件事,儘快瓦解潘五的所有力量,儘快把紅旗二軍抓在手中。

於放還是很貪心的,或者說換成你來做這個將軍也會這樣。

你是紅旗二軍新任統領,看到紅旗二軍最強大的獸軍,就說你想不想要?於放是人,是個有野心的人,同時還有著強大倚仗,他當然更想要這支獸軍。

最初過來的時候,為求穩妥,他沒有提獸軍的事情。經過這幾天的交接,也是提拔了一批軍官,覺得可以索要獸軍了,於是就來了。

於放帶著一隊人過來,有一多半是他帶來的人,再有少部分是從紅旗二軍中提拔起來的軍官。有意思的是,被提拔起來的這些人幾乎都是出自第四營,提拔起來的這些人也是很早以前被放棄掉的紅旗輔軍的將官們。

潘五倒是無所謂,當他想明白許多事情之後,就沒有傷不傷心一說,每天都在等待朝廷的最新命令。

朝廷一直想要獸軍,可惜從來就不是他們能夠要到的。

這幾天,索洪、石中幾個人,幾乎每天晚上都帶著酒菜來找潘五。酒不多,每人分上一碗就沒了,主要是陪潘五說話。

用索洪的話說:「咱是粗人,咱是武人,玩不得朝堂上那些伎倆,但是我姓索的知道是誰幫了我,別的事情做不了,我來陪你喝酒。」

潘五每次都要說謝謝,都是說不用過來,可他們還是會來。

連續幾次喝酒之後,也是認識了呼天。

呼天總是叫喊著不爽,說酒太少。

今天,於放帶人來了,見面就說出要求:「潘將軍,請將獸軍移交給我吧。」

潘五說:「你是不是病了?那是我的。」

於放搖頭道:「潘將軍,我知道你是功臣,我敬佩你,但是功臣也得講道理,咱大秦國從來就不允許私人蓄養戰寵,即便是皇親國戚,也是要有皇上的允許,才能夠養一兩隻防身,而您,按照冊上登記的,一共是五百五十二頭,名冊上登記的是……你這個還是稍稍有那麼點繁瑣,有的登記在府城武院,還有你入學的第三學院,不過更多的都是登記在軍營里……我看看啊,按照最後登記的記錄看,這些戰寵全部是東山行省駐軍的戰寵,我沒說錯吧?」

潘五看著他不說話。

於放笑了下,亮出一張調令:「潘將軍,我不是搶奪你的東西,而是奉命徵調,這支獸軍原本就是朝廷軍隊,現在暫歸征西軍先鋒營管轄,我可以帶走它們吧?」

潘五笑了下:「你是要瘋。」

於放說:「不瘋,一點都不瘋,於情於理,於公於私,我都是有道理的一方,您說呢潘將軍?」

潘五不想說話了。

就這時候,索洪、石中那些人來了,一見面就勸:「於將軍,這事兒啊,你不應該這麼做。」

於放面色沉下來:「我奉朝廷旨意、奉軍令,來接收紅旗二軍,來接收獸軍,怎麼是不應該呢?」

索洪說:「遠的不說,劍門關這麼多高手、這麼多將官,那麼多有實力的人,為什麼他們不來搶,反是讓你過來?」

於放變了臉色,不過馬上恢復過來:「因為是朝廷派我來。」

索洪搖搖頭:「於將軍,您要是肯聽勸的話,我建議你還是先回去。」

於放面色更不好看了:「索將軍,您這是什麼意思?」

索洪還要再勸,潘五懶洋洋說話:「將軍還是過來喝酒吧,他們願意怎麼折騰,隨便。」

於放聞言,面色一喜,這是放棄了么?趕忙說:「這可是你說的。」不等潘五回話,於放大喊一聲:「來人1

看得出於放早有準備,這次過來不但是帶領許多軍官,還有三百多名專門飼馴戰寵的兵士。他這一聲喊,那些士兵馬上快跑過來。

於放大聲說:「帶走戰寵。」

士兵們有些猶豫,帶走?怎麼帶?

潘五就住在戰寵這裡,在他們說話的時候,潘五身後沒多遠就著許多戰寵。

現在看,一個個都是懶洋洋的,好像很和氣?可每一個都是高高大大,萬一咬我們怎麼辦?

這些兵士一直和戰寵打交道,知道戰寵認主,而且特別難馴。可是上官有命令?

一群兵士互相看看,有隊長去跟於放說話:「將軍,馴養戰寵要慢慢來,千萬急不得。」

「你以為我不知道么?」於放說:「我是讓你帶它們回去,又不是馴養,放心,它們認得咱們的軍服。」

那士兵還是猶豫,想了又想,走上前一步跟潘五說話:「將軍,能不能麻煩您說句話埃」

潘五冷冷看他一眼,再看向於放:「你想要戰寵,有本事就自己過去拿。」

於放被將住,想了又想,吩咐道:「你們快去!這裡是大秦國土地,咱們是大秦國將士,難不成咱們的戰寵會攻擊咱們自己?」跟著大喊:「這是命令1

那隊長回看眼於放,想了又想,嘆口氣朝潘五拜了一下:「將軍,得罪了。」起身大步走過去。

距離二十幾步遠就有一頭熊,懶懶坐在地上低頭看,不知道在看什麼。聽到有人走過來,抬頭用很迷茫的眼神看過來,想了想,又是低下腦袋。

那名隊長放慢腳步,隨著距離越近,他走的越慢越輕。

潘五忽然插話:「千萬別想喂它吃什麼東西,它會攻擊你。」

啊?那隊長的手就放在懷裡,正準備拿出馴獸常用的藥物。聽到潘五這句話,隊長回頭看看,現在的他特別猶豫,手不敢拿出來,腳步不敢往前邁。

於放大喊:「趕緊的1

那隊長猶豫了又猶豫,索洪嘆氣道:「於放,你和朝廷的事情,你們和潘將軍之間的事情,至於為難士兵么?你一句話,士兵就有可能丟掉性命,你真的心安?」

於放面沉似水,現在的局面跟打仗沒有區別,都是要繃住了,都要是一鼓作氣拿下對手,沖前面大喊:「你是要違抗軍令么?」

這句話剛說完,潘五冷笑一聲,也不說話,腳下有個石頭,輕輕踢到於放身前,下一刻,一頭白色巨虎嗷的發出聲虎嘯,嗖地一下撲過來。

老虎很大很高,這還不說,速度還特別快,嗖地一下出現在於放面前,於放下意識往後躲閃。

潘五說:「你不要是馴獸么?我給你個機會,你和它打,你能打敗它,它就是你的。」

於放感覺好像被戲耍了一樣,猶豫猶豫再猶豫:「好1回頭大喊:「取我的刀。」

潘五冷笑一聲:「還取你的刀,趕緊滾吧,別說沒警告你,你敢拿刀,它就能吃了你。」

於放再次僵在當場,到底是大意了!

看看後面蠢蠢欲動的許多戰寵,於放冷哼一聲:「走。」帶人離開。

等他們那些人呼啦啦走遠,索洪嘆氣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潘五說:「不用說。」

索洪說:「我想了好幾天,如果我是朝廷,我是那些權臣,也會對你不放心,一個國家想要安穩安定,就一定不能有不安定的事情存在。」

潘五說知道。

索洪說:「還是陪你喝酒吧,朝廷就這個樣子,除非你捨得把戰寵上交給軍部。」

潘五說不可能。想了想問話:「紅旗二軍怎麼樣了?」

索洪苦笑道:「你問我?」

「不然呢?」潘五說:「問誰都不好。」

索洪說:「前面四個營願意服從朝廷旨意,主要是你的第五營。」

潘五苦笑一下:「有人要離開?」

索洪說:「你跟第五營這些人一起住著,難道不知道?」

潘五說:「你讓我怎麼問他們?」

「倒也是。」索洪說:「朝廷下了狠心,憑兩次大戰的軍功,第五營中身世清白的士兵可以馬上申請退伍,並能夠帶著軍功回去家鄉,由官府負責安排個營生,大多會進衙門做事。」

潘五說想到了。

按照正理,絕對不可能打贏兩仗就讓士兵退伍。說到底還是為了瓦解潘五的力量。

說起來,潘五是真心有點無奈。

前幾天還在琢磨岳遠行那些士兵很有可能跟自己想不到一塊,有很大可能要離開;他要提前想辦法,提前做準備。不想朝廷比他的動作快多了,馬上就來誘惑那些士兵。

索洪接著說:「你不是招攬了一些山賊么?於放帶過來的命令,願意退伍的給合法身份,不願意退伍的帶著軍功繼續當兵,也算是有了合法身份,等以後退伍再一起計算軍功。」

潘五點點頭:「他們應該感謝我埃」

索洪看他一眼:「到現在為止,沒有人跟你說過這些事情?」

潘五輕笑著搖頭。

面上微笑,心裡有些凄苦,我對他們那麼好,遇到現在這樣事情,這麼大的事情,竟然沒有一個人跟自己通氣?

好把,山賊畢竟是山賊,那就是一群沒有良心的人。可是刀疤他們呢?為什麼也不跟自己說?

潘五看向索洪,想聽他繼續說下去。

索洪卻是在安慰他:「應該是一個一個談,應該是還沒談完。」

潘五想了下:「喝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