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嬌男神求抱抱 散文詩詞

傲嬌男神求抱抱 第二百一十四章 熟人

作者:九十九色鹿

本章內容簡介:眼失落。 夏秋媛看好了一款白金項鏈,並且跟店長要好了折扣,等著要顧墨深付錢的時候,卻發現人不見了。 這一下她尷尬的要命,沖著店員笑了笑,氣呼呼地給顧墨深打電話。 「喂!你跑到哪...

夏安安聽了金剛在電話里的彙報,心情大好,她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四肢,準備與金剛匯合。.org

走到購物中心出口的地方,夏安安瞥見了兩個熟悉的身影。依舊美艷動人的夏秋媛,還有那個如行屍走肉般的顧墨深。

夏安安向上拉了拉衣領,蓋住自己的下巴,然後轉了一個方向,避免跟這兩個人碰面的風險。

雖然現在所有人都以為自己已經死了,而他們也認不出自己,但是夏安安還是不願意哪怕擦肩而過。自己只是一個單細胞的動物,沒有力量遊走在兩個世界,現在只是勉力維持著,盡量躲避著而已。

顧墨深站在夏秋媛身後,看似親密的靠近,但是他的心卻很遠。他們兩個已經訂婚了,再過一個月就會正式結婚。而正式結婚之後,自己的母親會考慮將公司的權利逐步移交給他。

顧墨深本來是極度渴望著能夠掌控自家的公司,能夠挺直腰桿做人,能夠擁有金錢帶來的力量。可是現在,他卻一點興趣都沒有了。

之前之所以委屈求全,是因為他心裡有一個目標,為了靠近那個目標,他可以做出任何的犧牲,包括自己的婚姻。

可是現在,他的目標沒有了。他的目標莫名其妙消失在了海上,變成了一座墳墓。

顧墨深想到這裡,眼眶有些濕潤。

安安啊安安,你終究是沒有等我……

顧墨深看了一眼正在跟化妝品櫃檯小姐說話的夏秋媛,厭棄的移開了眼睛。.org雅文吧而後他在人群中,看見了一個熟悉的側顏。短髮,瘦削,白皙,雖然有諸多的不同,但是卻有著安安的神韻。

顧墨深心中一動,不管不顧地就追了過去。

夏安安心中有事,走的極快。她感覺到身後的動靜,悄悄回頭一看,發現顧墨深追了過來。

夏安安心跳加速起來。這個傢伙,分明就是沖著自己來的。難道他遠遠看一眼就認出自己了?

夏安安腳下的步伐加快,向著人群最密集的內衣秀現場走去,心中的情緒卻越來越複雜。

顧墨深只是遠遠的看了自己一眼,就能夠發現自己身上夏安安的影子,追過來。而陸楚言,即便那日兩人隔得是那麼近,幾乎就要面對面,他卻根本沒有絲毫的反應。

夏安安心裡一陣酸澀。過了許久之後,又為自己竟然會做出這種比較而懊惱。

不管顧墨深這個人如何軟弱,如何不堪一擊,但是他跟自己之間,終究是有過愛情的。兩個人就像是中學生一樣,純純的愛戀著彼此。

而那個陸楚言呢?從頭到尾都是欺騙和利用,自己竟然還指望著他能夠把自己的形象刻入腦海?恐怕他現在跟譚欣銘正快活的很,連那個曾經懷過他孩子的女人姓什麼都忘了吧。

夏安安在人群中躲避著,直到看到顧墨深失望的離開。

她偷偷看著顧墨深那落寞的身影,不由得有些可憐他。現在看來,其實這個顧墨深就像是另外一個自己,有些單純,也有些蠢。

他這種性格衝動軟弱並且沒有多少城府的人,根本不適合在商場打拚,而他卻拼了命要接管家裡的公司。

如果他真的成為了公司接班人,那麼他的一生,應該就全完了。他將會在自己不喜歡且不適合的領域硬著頭皮撐下去,而他喜歡的擅長的事卻一件都做不了。他將會完全出賣了自己。

夏安安多麼希望他能清醒一點,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知道自己能做什麼。但是她除了替顧墨深嘆息之外,什麼都做不了。

顧墨深跟丟了那個酷似夏安安的女孩,滿眼失落。

夏秋媛看好了一款白金項鏈,並且跟店長要好了折扣,等著要顧墨深付錢的時候,卻發現人不見了。

這一下她尷尬的要命,沖著店員笑了笑,氣呼呼地給顧墨深打電話。

「喂!你跑到哪裡去了!有你這樣的嗎?陪我出來逛街,一聲不吭就走?你在哪呢?我還在原地,快點回來找我1夏秋媛不容分說劈頭蓋臉就是一頓。

她在兩個人的關係當中是完全佔據著上風的。雖然從家世上來說,顧墨深還要好的多,但是夏秋媛更強勢,更善於抓住主動權。

本來夏秋媛對待顧墨深的態度是騎驢找馬,心中老是惦記著那位D市的第一男神和金主陸楚言。可是碰了幾次壁之後,聰明的夏秋媛立刻就有了清醒的認識:灰姑娘的夢不要輕易做,童話正是因為不能成真才顯得美好。

尤其當夏安安殞命海上,陸楚言跟京都第一名媛譚欣銘成雙入對的時候,夏秋媛更慶幸自己當初沒有太執著了。

她想:夏安安那個賤人終歸就是個炮灰的賤命埃

反觀顧墨深,他雖然不像陸楚言那樣有商業頭腦能夠叱吒風雲,但是家底厚實在D市也算數得著。更關鍵的是,他事事都順著自己,你說往東,他絕不向西,是個包容性極佳的上品暖男埃比陸楚言那種冰山,好不知道多少倍呢!

越是這樣想著,夏秋媛就越得意,就越恨嫁。她甚至後悔沒有早點結婚,讓夏安安眼睜睜看著自己幸福甜蜜的冒泡。

電話那頭是沉默,夏秋媛不耐煩了:「你啞巴了?怎麼不說話?快點過來1

「我不過去。」

「你說什麼!?」夏秋媛聽到對方的語氣淡的像是一片雲一樣,向來言聽計從的顧墨深竟然開始違背自己的指示了?

「我說我不過去。我不想見你。」

「你說什麼?顧墨深,你什麼意思啊你1夏秋媛氣的臉都紅了。

顧墨深的鼓膜都要被電話里夏秋媛的咆哮給震碎了,他重複道:「我不過去,我不想見你。」雖然沒有像夏秋媛那樣尖叫,但是顧墨深感覺到自己整個人從內到外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我不想見你!我不要你1

「顧墨深!你特么再說一遍!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1

顧墨深現在整個人都神清氣爽,胸中一直壓抑著的濁氣彷彿一下子都散盡了一般。他臉上甚至掛上了舒心的微笑:「夏秋媛,我們分手吧。」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