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血丹心 都市言情

漢血丹心 第三百六十章 遇英雄 當折腰

作者:流年書柬

本章內容簡介:驚,微微愣了愣神兒的功夫,已經聽到身邊大聲喝令放箭的命令,當下沒有人再顧得上驚疑,九臂連環弩一匣九支,在第一輪就全部發射了出去。然後輪流攻擊,冰冷無情的鋒芒如同雨點一般頓時朝山谷中傾射了下去! ...

贊曰:

祝融飛下獵狐嶺,漢家兒郎顯英雄。

奇謀密計尋常事,誅滅匈奴第一功!

雪,自然是不會燃燒的。不過這薄薄的一層清雪,卻難以阻擋大地的燃燒!

獵狐嶺的幾條山谷都是東西走向,從西北方向而來的凜冽朔風在此地形成了天然的風口。山谷中枯草雜木、動物屍體、糞便之類在寒冷的天氣里十分乾燥,本來就十分容易燃燒。只要火勢一起,便極難控制。

而且,元召之所以最先想到用火攻,是因為在黑用有一種十分珍貴的引火之物,猛火油!

猛火油自然是元召為此物起的一個名字,這些東西來自真番國南部,當地人叫它們為黑油。如果要說起平定真番半島后元召得到的最大驚喜和收穫,既不是那三千里地的國土,也不是那些人口和財富,而是得到了幾種珍貴物產和礦藏,其中就包括棉花和猛火油。

當時剛剛在王險城中的一處庫府中發現封存的這些黑油時,漢軍並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也不知道有什麼用處,所以並沒有太在意。只是當後來元召詳細的問起真番軍隊大敗漢軍樓船將軍的始末時,他有些疑惑不解,當時偷襲的真番軍隊是用什麼手段把大同江上那些高大的樓船燒毀的呢?

已經被大漢天子加封為漢城候的崔明貞給出了答案,他把元召領到了庫府中那些封存的黑陶瓷罐子面前,告訴他是因為衛王手中有一種十分容易燃燒的液體,是這兩年剛剛在南部平原地方發現的,上次那些連夜偷襲的敢死之士就是用這些黑油燒毀了樓船。

元召揭開其中的一個陶瓷罐子,聞了聞其中的氣味,他的臉上什麼表情也沒有,只是若無其事的吩咐看管的黑鷹軍把這件庫房單獨隔離出來,不要讓火源靠近,然後就封鎖了消息。

其實,在無人知曉的表面之下,元召震驚的心中卻是十分興奮。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在這個時代,竟然已經有人發現了原油的存在,而且是在遼東半島這片據說是地下資源十分匱乏的地方!難道現在的地形地貌與後來的世界有些不同?他有些疑惑,但更多的卻是極大的喜悅。

現在的人世間,恐怕沒有人會比他更加清楚,這種資源的發現,將會意味著什麼!他決定把這個秘密暫時嚴密的封鎖。這種具有重大軍事和經濟價值的資源,他要好好地利用起來。

元召招來了聶壹和趙遠,把這件事交代給了最心腹的這兩個人去辦。命令他們立即安排大批得力人手,去南部平原接手那處發現黑油的地區,並劃為禁區。以後來赴任的任何漢朝官員,不管是誰,如果沒有大司馬尚書令元召的手令,都無權進入這個地方。

聽到他說的如此鄭重,兩個人知道此事事關重大,不敢怠慢,馬上就安排了最精銳的力量親自帶領著去了。由他們去貫徹自己的意圖,元召很放心。

而在帶領三千騎兵出發之前,元召命令把庫府中的那些現有的猛火油全部帶走了。既然是要去征伐作戰,不一定什麼時候也許會用的到呢。每個黑鷹軍騎士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在馬後革囊中裝上幾罐密封好的這玩意兒,不過既然是小侯爺的軍令,所有人還是照辦了。

而今天,他們終於明白了,這些從罐子中倒出來具有刺鼻氣味的液體,到底有什麼用處了!有了它們,即便是在這冬日的雪中,依然可以燃燒起整條山谷的熊熊烈焰。

黑鷹軍在埋伏好之前,已經遵照元召的將令,把所有帶著的猛火油都卸載了下來,分別全部傾倒在了入谷口、山谷中段和出谷口的灌木草叢中。

由公孫戎奴率領的一千黑鷹騎士穿谷而過,故意留下各種蹤跡以吸引追來匈奴騎兵的注意力,而另外的兩千黑鷹軍就分別埋伏在入谷口和山谷中段位置的兩側高處,伺機而戰。

當從韓嫣手中射出的弓箭,引燃了中間第一處起火點的時候,入口和出口處的張次公和公孫戎奴也分別用火箭射燃了被猛火油浸過的地段。三處地方的火起后,借著風勢和油脂的威力,在瞬間的功夫就濃煙滾滾烈焰飛騰,並迅速的往整片山谷中蔓延開來。

這種火勢之猛烈燃燒之迅速,不僅令山谷中的匈奴騎兵頓感大事不妙,就連開始準備展開攻擊的漢軍都大吃了一驚,微微愣了愣神兒的功夫,已經聽到身邊大聲喝令放箭的命令,當下沒有人再顧得上驚疑,九臂連環弩一匣九支,在第一輪就全部發射了出去。然後輪流攻擊,冰冷無情的鋒芒如同雨點一般頓時朝山谷中傾射了下去!

匈奴人其實並沒有全部進入這條山谷,與屈射王的八千騎兵稍微拉開了一點距離跟在後面的莫哈,在離谷口還有幾百米距離的時候,心中莫名湧起一種警兆。這是一種長期與野獸為伍而形成的對危險的敏銳感覺。

莫哈揮手止住了身後飛火隨從們的前進,他仔細觀察著前方山穀草木間的動靜,驚覺有一種無形的殺氣籠罩在其中,他正要令人飛馬前去提醒屈射王呢,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隨著弓弦響處,一道熊熊燃燒的火牆突然就升騰在了馬前幾百米之外,他們的馬匹一下子就受了驚,紛紛嘶鳴著朝後退去,雖然有些慌亂,但也就此逃脫了性命。

莫哈和他的部從們跑出很遠,才拚命的勒住了驚馬,再次回過頭時,他們驚駭萬分的看到,所有的匈奴騎兵都已經被大火阻隔在了那道山谷中,再也看不到一個人的影子。耳邊聽到的,只有慘烈的馬嘶鳴人慘叫,喊殺聲震動天地!

「大、大統領!這是怎麼回事……我們怎麼辦?要不要衝過去救……?」

莫哈雖然是一個心機深沉喜怒不形於色的人,但在這樣的時刻,聽到部下們驚慌失措的詢問,他的心中也失去了主張。

「先不要輕舉妄動!漢軍在此設下了埋伏,屈射王的八千騎兵都陷在了裡面,我們這幾個人……能濟的什麼事?很明顯,先前發射的信號,根本就不是我們飛火兄弟發出來的,而是漢軍……!真是想不到啊,元召心機如此難測!屈射王危矣1

莫哈臉色發白的喃喃自語了幾句,然後帶頭率領著部下們向遠處一處較高的山嶺間急奔而去,在那裡,也許能夠看到這邊戰場的情況,雖然不能出手相救,但也可以看得清楚。

莫哈猜想的一點兒都沒有錯,屈射王註定今天會死在這兒了,獵狐嶺,就是他和麾下八千騎兵的葬少為他們選了這處墳場,將來族人後代祭奠的時候,這片山谷將會充滿無數哭聲、悔恨和片片紙錢。

而元召的名字,也將會隨著這把火,再加上他先前在燕山寂滅六千匈奴騎兵的那一次,還有將來他火燒匈奴王庭聖地狼居胥山的第三把火,被匈奴人畏稱為「聖火神將」而不敢呼名。赫赫神威與無上仁德一起,成為他在無數匈奴人心中的兩個極端方面。

當然,現在被困在山谷中的屈射王是預料不到將來之事的,他的名字之所以在史書上被記載了下來,不過是為了襯托送他進入烈火地獄之人的偉大功績而已。如果他在黃泉路上能知道這一點,不知道心中會作何感想,是哭是笑?還是悲是喜呢?

屈射王也算的上是個作戰經驗豐富的將軍了,在火起的第一時間察覺到不妙后,他便選擇了最正確的突圍方法,率領著前面的先鋒部隊,以最快的速度向山谷的出口方向奔去,只要出了這道山谷,與堵住谷口的漢軍拚死一戰,也許還有活命的機會。

他的想法是很好的,不過有些可惜,前面堵住谷口的是公孫戎奴和一千黑鷹精騎。在距離百丈之外,一千黑鷹軍分雁翅形排開,手中的九臂連環弩不停地進行著分批攢射,每當有僥倖不死的匈奴騎兵突破谷口的烈焰跑出來的時候,迎接他們的,也還是死亡!

屈射王即便是貴為匈奴王庭四大王之一,在生死關頭來臨的時候,也只是個普通人而已。他也會畏懼死亡而驚慌逃竄的,見根本就沒有出路可逃,他被亂兵夾裹著退回來后,很快就在煙火中失去了蹤影。

不過短短半個時辰的時間,山谷兩頭的出口都已被熊熊的烈焰吞沒,再加上濃煙滾滾,受驚的戰馬亂跑亂竄,匈奴騎兵們都擠成了一團,頭頂的弩箭在不停地往下射擊,死傷者大片大片的墜落在地,隨即被踐踏而死。

火燒、煙嗆、箭射再加上自相踐踏,八千匈奴騎兵的境況十分悲慘,即便是有勇敢者用弓箭仰射還擊,可是根本就無濟於事,換來的只是更快的死亡而已。

在這樣的有利條件下,以三千黑鷹軍殺滅八千匈奴騎兵,其實算不上是什麼太困難的事。困難的,只是如何順利的把對手引到這設好的圈套里來。

所有的黑鷹軍將士都明白這一戰的關鍵所在。而元召,他們的主將,做到了這一點,而且輕描淡寫,遊刃有餘!

煙火之中,每一個在毫不留情殺戮對手的黑鷹將士,抽空用眼角去偷偷瞟向那個身影時,心中只有一種感情在升騰。

為將如此,可稱為神也!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