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血丹心 都市言情

漢血丹心 第三百二十六章 英魂去 骨留香

作者:流年書柬

本章內容簡介:地在路邊三叩之後,走到了元召的馬前,把一方用粗布縫製成的墊子雙手捧著奉上。她的一個兒子死在了匈奴人的刀下,對這位替她報了大仇的漢朝將軍無以為報,唯有親手縫製的這個棉墊,可以護在馬鞍上,為恩人生暖。/<...

黑鷹軍在朴家集進行了暫時的休整。在這次與匈奴騎兵的戰鬥中,黑鷹軍共有二百多名戰士死去,他們被埋葬在了曾經被自己鮮血染透的土地上,從此以後英魂長眠。/

青山處處埋忠骨,何必馬革裹屍還!/

元召親手用一把漢刀在豎立起來的那塊巨大石碑上刻下「英烈不朽」四個大字,以烈酒祭奠英靈。所有黑鷹軍將士手托戰盔,垂誌哀。/

這是黑鷹軍踏上真番國土以來,遭受損失最多的一次。但這些將士的死都是值得的,因為這次朴家集戰役,是黑鷹軍騎兵與匈奴精銳騎兵的一次最直接對抗,在這次戰鬥中,黑鷹軍以付出二百多人的代價,把五千身經百戰的匈奴騎兵全部殲滅於此,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

小雪停了下來,雪后的空氣中有些清冷,平添許多肅穆之色。朴家集外,料理完自家親人後事的朴家族人和聞訊趕來的許多附近市鎮的人,都在不遠處靜靜地看著這一幕。/

這支漢人軍隊甲胄上的血跡還沒有來得及擦去,他們的黑色戰袍有了許多破損,刀劍已經歸鞘,戰馬在主人背後偶爾出輕輕的嘶鳴。大戰之後,平添許多鐵血之氣。/

西山腳下,那處萬人坑上面填滿的土還是新鮮的,曾經沾滿他們親人兩手鮮血的那些匈奴騎兵,如今就埋葬在下面。五千匈奴騎兵,無論是死去的還是活著的,就這樣統統的埋在他們親手挖成的坑裡。/

匈奴萬夫長古牙朵,被進行了特殊的優待,他被綁在一根柱子上,眼睜睜的看著他的屬下們在離他腳底不過三丈遠的地方,被漢軍慘無人道的活埋。/

當萬人坑終於被土填滿的時候,那個得到漢朝將軍允許的高麗少年,拖著手中的玄刀,一瘸一拐來到古牙朵面前,一刀就把他的人頭剁了下來。其實在此之前,匈奴萬夫長早就是個心膽皆裂的半死之人了。親自誅殺惡,不過是個告慰親人在天之靈的儀式罷了。/

名叫朴永烈的朴家長孫少爺殺人之後,彷彿就此耗費盡了全身的力氣,把手中刀扔到地上,放聲大哭起來。少年的父母這次也死在了匈奴人的刀下,他終究還只是十六歲的少年,雖然心志堅定,但經歷了師父死去和這次的慘事之後,終於再也忍受不住心底的悲傷。/

一匹戰馬從身邊經過,馬上之人看了眼那把傳承自玄刀神的短刀,神色冷淡,面無表情。/

「一個人最無能的表現,就是哭了。在沒有練好真正的本事,自己有能力保護好親人之前,任何仇恨都沒有用處。」/

馬匹徑直往前走去,並沒有停留。朴永烈抬起頭來,擦去淚水,盯著那個永遠不會忘記的背影,他臉上的表情很複雜。/

元召沒有再理會這個玄刀神金永吉的弟子,這點小事,還不值得他費什麼心思。天氣已經開始變化了,必須要以最快的度攻克王險城,平定真番,盡量避免因為寒冷而使漢軍出現什麼損失。/

匈奴單于羿稚邪出動十萬大軍南下的軍情,他在幾天前就已經得知了。對於匈奴人這個瘋狂的舉動,他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一直以來,匈奴騎兵都是選在秋高馬肥之際侵襲漢境的,這次如此反常,難道有什麼別的玄機不成?/

好在,兩萬黑鷹軍已經在衛青率領下到雁門關去了。這隻曾經被他精心豢養過的雄鷹,終於要開始自己的獵獵征程。元召相信,次拜將出征的衛青,一定會做到比原先歷史上更為精彩的亮相。/

「將軍挽救我族人性命,又替死去者報此大仇,我等皆感激肺腑,即便傾盡所有,也無以報答!唯有這些財物,請將軍收下,用以撫恤犧牲的漢朝勇士吧1/

集鎮街口,有垂垂老者領著朴家族人們攔住元召馬頭,感激涕零。在他們面前,擺著的就是家中全部的值錢之物了。本來這些東西都已經被匈奴人洗劫一空,是這些漢人騎兵殺光了匈奴人,又分還了他們。/

然而出乎他們意料,那領頭的年輕漢人將軍搖了搖頭,拒絕了他們的這番好意。/

「恃強凌弱作惡者,自然應該得到他們應有的下常維護人間正義,本來就是我大漢軍人應該做的事。大漢軍律,軍中不可奪百姓一株一文。因此,好意心領,東西卻是不能收的。」/

聽到這番話后的老者和族人們抬起頭來,露出幾乎不敢相信的神情。他們平日里見慣了的,是為了維護衛王統治而壓榨剝削民眾的真番軍隊,耳中聽聞的,也都是一些為虎作倀掠奪的事。哪裡見到過眼前這樣紀律嚴明,正氣凜然的軍隊。/

「真王者之師也!既然如此,且請為將軍奉上薄酒三杯禦寒。」/

這個倒不好推辭了,元召謝過了那朴老太爺的好意,沒有絲毫猜疑的接過酒來,卻不用酒杯,舉起那一小壇如長鯨吸水,仰起脖子一飲而盡,甚是豪邁。/

漢家旗下,白雪皚皚,黑袍紅纓的將軍在敵國的土地上如此胸襟,見者無不傾倒。/

「……師父的臨終囑託,原來是為了我好啊!這樣的英雄人物,果然是人間少有……1包裹著滿身傷處,跟在眾人之後的朴永烈在心頭默默想著,終於心中做了一個決定。/

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婦人恭敬地在路邊三叩之後,走到了元召的馬前,把一方用粗布縫製成的墊子雙手捧著奉上。她的一個兒子死在了匈奴人的刀下,對這位替她報了大仇的漢朝將軍無以為報,唯有親手縫製的這個棉墊,可以護在馬鞍上,為恩人生暖。/

元召連忙道謝,欠身雙手接過,用手一摸,卻不由得心中一愣,驀然想到某種可能,他驚喜交集,急忙鋪展開來,用刀尖小心地挑開線腳,仔細看時,果然不出他所料,裡面的填塞之物正是一團團白中微微黃的棉絮。/

這一現簡直讓他大喜過望。這些絮狀物雖然與後世的棉花有些不同,應該是還沒有經過改良的最初品種,但已經足夠珍貴了。/

黑鷹軍將士們忽然現自家小侯爺臉上露出那麼驚喜的表情,不由得都感覺很奇怪,對於他們見慣了不管遇到什麼事都面不改色的元召來說,這可是很少見的時候。/

「小侯爺為什麼對一塊這麼普通的墊子這麼感興趣?這……這其中難道還有什麼奧秘不成?」/

已經深知元召為人的韓嫣察覺到了這其中的不同尋常。本著不懂就問的原則,他湊上前來端詳了半天,也沒有看出這塊墊子有什麼好的地方。/

元召的臉上浮現出笑容,先不去管他的好奇,而是跳下馬來,對著那老婦人施了一禮,語氣溫和。/

「老人家,可否告知這當中棉絮的由來?必有重謝1/

見這位威風凜凜的漢朝將軍朝自己施禮,那老婦人嚇得連連擺手後退,示意絕不敢領受,口中卻嗚嗚呀呀的說不出話來。/

「唉!將軍,不用問她了,她本來就是一個可憐的啞人。這東西名叫葭絮,在秋冬之際,這兒漫山遍野都是,家家戶戶採摘一些用來填充布簾坐墊之類,可擋風寒。難道將軍有什麼用處不成?」/

說話的是朴家老太爺,他見多識廣,對這位並不動百姓秋毫的漢朝將軍十分感佩,故而主動上前作答。/

元召壓抑住心頭的激動,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啊!/

這些年來,他在長樂上大力展各種製作業,說動皇帝連接東南越諸島,開通西南夷通道,又策劃打通西域,這些大動作背後,除治的需要之外,其中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互通有無。/

隨著商隊和船隊的交通,已經有很多的珍稀物種流入了漢朝,極大地提高和豐富了中原文明的展。元召曾經列過一個長長的物品名單,讓隸屬於他關係下的那些商賈們都帶在身邊,他們的手下人去到別的邦國和西域以外時,就去積極的尋訪,盡量的帶回來。/

而棉花,就是列在其中的一個很重要的品種。只不過這些年來,所有人費盡心力,也沒有找到過小侯爺指名畫圖索要的這種東西,這讓元召心頭一直有些遺憾。/

卻沒有想到,今天在這兒竟然遇到了,這可真是意外之喜。元召又仔細的詢問一番,這才知道,原來這種東西在此地的狀態是野生,如同灌木雜草沒有什麼區別。當地人多年來也並沒有拿它們當回事兒,只不過有些窮苦人家有時會採擷一些回來,填充在布料當中禦寒而已。而富裕些的人家卻多不用此,主要是嫌一團團的太過於累贅,不如葦絮輕軟好用。/

當聽到元召笑眯眯的轉過身來下令說在此地休整三天時,黑鷹軍將士們都有些摸不清頭腦,連匈奴人都被全部消滅了,正應該乘著這股銳氣直逼王險城才是,不過還有三百里的路程,兩天的時間就到了,三天時間的話,說不定已經攻進王險城內了!何必要在這兒耽擱時間呢?/

面對部下們的疑惑不解,元召並沒有給他們最直接的解釋。反而下了一個奇怪的命令,派飛騎趕快去命令在淥口關的荀羽率領四千步卒趕來。同時給隨大軍行止的聶壹帶信,讓他不管用什麼辦法,籌集大批布帛前來。/

「有了棉絮做棉衣,天再冷點也不怕了。本將軍要給所有的將士都穿上最暖和的棉衣……。」/

本章完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