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純真年代 偵探推理

逆流純真年代 第二百六十八章 沿著海岸狂奔

作者:人間武庫

本章內容簡介:,老彪大概是找錯地兒了,好事啊! 「砰,鏜,啦……」 突然,一陣巨響從樓下大鐵門那邊傳來。 「誰?」 「怎麼回事?」 「下車。」 混混們從各個角度...

「怎麼樣,電話打通了沒有?」

江澈從衛生間里出來,在外面望風的鄭忻峰和陳有豎第一時間圍上來,緊張而期待地看著他,就連曲冬兒都被這氛圍感染,站起身,一雙大眼睛眨也不眨,仰頭看著江澈。

「打通了。」江澈點了點頭說。

「呼……」鄭忻峰長出一口氣,興奮握拳,說:「那就好。」

「一點都不好……我在想,我可能把事情搞砸了。」江澈鬱悶,簡單說明了一下,「反正現在的情況,老彪知道地點,而且很可能已經來了……其他,就沒了。」

「總之一句話,待會兒會是什麼狀況,我現在根本沒辦法估計。」他補充了一句,然後看看鄭書記,說:「老彪啊,你知道的。」

鄭書記木木地點一下頭,「你應該第一句就跟老彪說,老彪,我話沒說完之前,你不許掛電話。」

「嗯,我也是……防不勝防埃」江澈感慨。

短暫的沉默,情況複雜了,一會兒是直接上門火拚,還是架個雲梯上來……又或者也可能老彪找錯地兒了,再或者,現在大軍已經從湖建沿海殺出?他不會放火燒房子然後趁亂救人吧?

完全不曉得埃

為什麼這個老彪明明聽起來是自己人,卻又這麼可怕?見陳有豎茫然,鄭書記把自己知道的和江澈告訴他的,都跟陳有豎轉述了一下。

結果,連冬兒都聽呆了。

陳有豎難得一次表現出緊張,「那現在怎麼辦啊,澈哥?」

江澈想了想,說:「要不,先……收拾東西?」

收拾東西是什麼鬼,說實話,就是他也不知道怎麼辦了,只能等著到時候隨機應變。

確實沒別的事情好做啊,現在這狀態,就跟大轉盤抽獎一樣,已經轉了,撒手了,剩下只能等著看它轉到啥,就是啥。

簡單收拾了一下東西,江澈三人的行李只取了重要部分,歸置在一個行李袋,由鄭書記拿著,曲冬兒也抱著自己的藍色小書包,乖乖靠在床邊。

「冬兒別怕哦。」江澈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腦瓜,柔聲說。

「嗯。」曲冬兒用力地連點幾下頭,「我一點都不怕。」

「乖,一會兒不管誰,背你還是抱你,你記住,一定要把人摟得僅僅的。」江澈將她拉到身邊,讓她靠著自己,然後面向鄭書記和陳有豎,「如果沒有絕對機會,我們不走,相信我,我還有辦法。」

兩人點點頭。

「但如果情況徹底亂了。」江澈正色一下說:「老鄭,你管自己跑。有豎,你帶著冬兒,冬兒必須要沒事,知道了嗎?」

陳有豎鄭重點頭。

鄭忻峰問:「你呢?」

三雙眼睛聚集在江澈臉上。

「我當然也跑啊,不過,我一個人跑……分頭跑,他們肯定追我的,明白吧?」江澈說:「不過,我也是最安全的那一個,懂嗎?所以,不用扭捏爭執,對我有點信心。」

局面突然就變成這樣了,不擔心是不可能的,但是江澈說的話,不管從身份上還是道理上,他們都必須聽。

凌晨,1點半。

薄紗窗帘飄動,空氣變得有點涼,月光很淡,這棟房子偶爾能聽見淺淺的海浪聲,如果能走上陽台,應該能看見海。

兩點了。

「所以,奇洛教授才是壞人,對吧?」哈利波特的故事還在講,這話要是曲冬兒問的,再正常不過,但它是鄭書記問的……

神經病啊,這麼大個人了,偷聽故事還這麼入迷是什麼情況,而且現在是你沉迷魔法故事的時候嗎?都什麼情況了,就不能緊張點嗎?

江澈轉頭,發現冬兒也正看著他,等待答案,只好道:「對,但也不對,他被伏地魔附身了嘛,只好言聽計從。」

「那附身是什麼?」冬兒問。

「就是鬼上身嘛。」鄭書記說。

「……」

三點了。

江澈想著,老彪大概是找錯地兒了,好事啊!

「砰,鏜,啦……」

突然,一陣巨響從樓下大鐵門那邊傳來。

「誰?」

「怎麼回事?」

「下車。」

混混們從各個角度衝過來,圍了上去。

江澈幾個,也連忙跑到窗口去看。

「咯吱,咯吱……,噹啷啷。」

費了好大的勁,壞掉的車門才被踹開。

從車上下來五個人……

江澈記得剛剛電話里老彪數過一遍:1234,加我5個。竟然真的就五個人就來了,開車直接撞進來。

不是告訴你了,這邊有二十多人嗎?而且我這邊還有小孩啊!

江澈鬱悶一下,再看一眼……

其實胡彪碇還是做了點準備的,至少,進來的五個人臉上現在都蒙著古代夜行俠樣式的一塊黑布……

可是,為什麼黑布中間要剪個洞,還要叼著煙進場啊?竟然還穿風衣,你是港片粉吧,小馬哥嗎?

江澈心裡的吐槽還沒完,五個人突然分幾個方向衝到了人堆里。

風衣甩掉……

身上,一排一排的雷管。

這陣仗,全都傻了。

煙從嘴裡摘了下來,吹了吹煙頭,火光在夜色中閃動,煙頭就擱在引信邊上,引信很短,其中一個喊:「都別動,動一下,就全部一起死。樓上沒事啊,不用怕。」

不是老彪的聲音。

「老彪腦子還挺清楚啊,怕有風,火柴和打火機打不起來,叼著煙來。」鄭書記還分析、誇獎了一下,果然,他和老彪之間在距離,也就在於一個去走了私,而另一個上了中專而已。

「兄弟們,接幾個人而已,犯不著啊,我們走海的,肯定比你們不惜命……不信,可以試試。」

這回事老彪的聲音了,他濃重的口音,還有那份人命見慣的氣勢,任誰都聽得出來。

他說對了,混混們還真沒打算把命丟這裡,而且,法不責眾啊,又不是一個人的事,不是誰一定會當這個死……現場,沒有人選擇出頭。

都是氣勢啊,局面竟然就這樣被老彪穩住了。

「兄弟,下樓,我來接你了。」老彪沒轉頭,依然盯著手上的煙頭和身上的引信,但是大聲喊了一聲。

別說,這一刻江澈還真有點感動。

「走。」

江澈轉身,抱起冬兒,從房間里走出來,陳有豎在前,鄭書記殿後。

四個人下樓,走到樓梯口的時候,看了看對面樓上,鍾真和鍾茵顯然也被驚醒了,此刻正茫然地站在房間門口,看著這一幕……

帶走嗎?帶走的話,會不會刺激那些人反抗?

試試吧,不行就不帶

。能帶走的話,萬一被追,還多兩個比我更重要的人「吸引火力」。

江澈想罷,抬頭,平淡問:「一起走嗎?」

姐妹倆愣了愣,連忙點頭,砰砰砰下樓梯跟上來。

「都站好了,別動啊,別動,往後退……點了,退。」

外面,老彪帶來的剽悍討海漢子完全在氣勢上壓住了對方,不斷大吼,向前,把人逼到角落,把別墅大門讓出來,而且空出一大段距離。

就這樣,江澈抱著曲冬兒,帶著人,平靜地走出鍾家別墅,走到門口,他停住,回頭說:「一起走。」

他沒喊老彪。

「一起走他們會跟來的,甩不掉。」老彪說:「你們先走。」

江澈沒動。

老彪快速扭頭看了江澈一眼,轉回去,有點煩躁說:

「放心,你們走了,他們更不會拚命,真要拼,我們就留下一個把雷點了。」

「走吧,別給添累贅了,你這拖家帶口的,早也不跟我提,孩子都這麼大了,女人還挺嫩,還雙胞胎。」

「哦,先不說這個了……反正我們沒事啊,腿都快,而且只要到海邊,紮下去,我們游都能游回內地。」

江澈想了想,老彪說的很有道理,一起走,很可能就被遠遠地跟著,追一路,甩都甩不掉。

「謝謝兄弟,回頭見。」他說。

「回頭見。」老彪說。

江澈一擰身,抱著人出門,然後開始發力奔跑。

「往哪邊跑?」

跑沒多遠,江澈就傻了,這也沒車,往哪邊跑比較好?這事問鍾家姐妹肯定是沒什麼用的,她們可能逛遍了港城,卻不會知道這種情況應該怎麼走。

正猶豫著……

「結邊,結邊。」一口糟糕到原地爆炸的普通話傳來,「胡總讓我接應,帶里們跑。」

話音落下,人從一顆樹后鑽了出來。

我靠,江澈心說,我說誰的普通話這麼差呢,古聽樂同學,你這會兒還在混啊?

江澈前世是接觸過古聽樂的,公司拍過他的廣告,有過一點交流。不過那時候的已經是黑古了,面前這個還是白古,長頭髮,類似郭富城頭,但是略微偏分。

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難得,老彪還知道安排個當地人接應,還這麼大牌,江澈迎上去,謹慎地先問了一句:「你跟……胡總的?」

「唔系啊,揍巧硬習嘛,他腳我幫忙炸死汽車的嘛。他自該先來一趟,腳不到地方啦。」古聽樂解釋,「晚些說,先走吧……」

江澈點了點頭,問:「車呢?」

古聽樂伸手指了指別墅方向,特別無奈說:「他剌去撞鐵門了啊,還好,是不知哪弄的破車埃」

江澈:「哦……那咱們現在怎麼辦?胡總有沒有說在哪裡會合?」

「沒有啊,你們先跟我跑吧。」

古聽樂說完當先跑去,跑出幾步,見江澈等人沒跟上,又焦急地回頭張望。

不會被古聽樂坑了吧?

江澈想了一下,不至於,事出突然,對方來不及這麼快安排應對的。幾個人互相看了看,一會兒老彪一撤,人肯定追出來,等通知鍾家,會來更多人……

老彪他們也不敢堅持太久,趁這時間,江澈要帶人跑越遠越好,他選擇跟上。

沿著海岸,一路狂奔。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