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有成蹊 散文詩詞

世有成蹊 413 不祥預感

作者:九令浮閑

本章內容簡介:在水池前面。 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擺設,然而即使簡單,這裡的景緻卻依舊很美。 但此時,這幾個人都沒有欣賞景緻的雅興。 葉景言對琉璃醉的了解比顧柏蘇傅雲崢傅無戰多得多,琉璃醉可不僅...

葉景言和傅無戰稍微淡定些,但一個眉骨輕輕跳動,另一個嘴角抽搐,可見被雷得不輕。

顧柏蘇抬手安回下巴,語氣有點飄,「不會吧?!宿千羽看起來不像那樣的人啊,為了報仇,他應該想不到關於後代的事情……吧……」

「這可說不準。」顧成蹊邪肆地笑道。

雖然知道這很假,但還是免不了宿千羽形象完全崩塌。葉景言跟著無聲笑了起來。

傅無戰問道:「現在他們在什麼地方?」

「就在這盛安城。」顧成蹊拍了拍手上的粉塵。

「什麼?」傅雲崢驚訝道:「他們還敢呆在盛安?」

顧成蹊挑眉,「我們都敢呆在盛安,他們為什麼不敢?」

突然一抹紅影落在五步之外,來人身形修長,容貌上乘,正是朱雀。

朱雀拱手道:「尊主,官兵正要強行搜查這裡。」

顧成蹊重新端起一杯茶,啜飲一口,道:「老皇帝終於開竅了,不過,想要搜查琉璃碎,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讓他們進來搜1

「尊主1朱雀詫異抬頭,這後院她不是從來不準閑雜人等進來嗎?

顧成蹊陰測測的笑道:「怎麼進來怎麼出去,就不在我關心的範圍內了。不過掌柜的可以給他們一個提醒,至於他們聽不聽勸,無所謂了。」

「是,屬下這就去辦。」

顧柏蘇目送朱雀施展輕功離開,轉回頭,看向顧成蹊,「二哥,後院那麼好進,能威脅到他們的性命嗎?」

葉景言忽然聽到輕微嚓一聲,瞭然,「不是好進,而是機關沒有開啟。」

「對。」顧成蹊晃動杯中茶水,「看來你聽到了。」

葉景言笑了笑,默認了。

顧柏蘇一頭問號,「聽到什麼了?」

「機關開啟的聲音。」葉景言答道。

顧成蹊站起來,走到一顆茂盛的榕樹下,手輕輕落在榕樹下擱置的那塊光潔的大石頭上,波光瀲的眼睛,幽光一閃,看向一處地方。

「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是後院正中往南邊稍偏一點的榕園,這裡共有七十四株榕樹,組合的,是一道陣法。」

「這裡的機關啟動了?」顧柏蘇問道。

「就憑這些人,還不足以開啟後院全部的機關,北邊三分之一的機關,已經夠他們受的了。」顧成蹊道。

傅無戰有些擔心,「成蹊,這樣一來,琉璃醉明擺著就是與朝廷為敵了。這事過後,琉璃碎還能開下去嗎?」

顧成蹊轉身,靠坐在石塊上,悠哉道:「想要我琉璃醉關門,沒那麼容易。」

「成蹊,你聽清楚了,這可是跟朝廷對上。琉璃醉想要開下去,是需要朝廷允許的。」傅雲崢重點說了一遍。想到琉璃醉可能開不下去,他就肉疼。這輩子寧可沒有美女在懷,也不能再也吃不到琉璃醉的食物。

「掌柜的能把守住琉璃醉這麼久,他就明白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放心,我保證琉璃醉還能安安穩穩的開下去。」顧成蹊避開點子不答,只信誓旦旦保證琉璃醉不會停業。

這是琉璃醉的隱私,傅雲崢傅無戰不好再問下去,便閉嘴了。

顧柏蘇撓頭,完全不能理解,求問的目光投向顧成蹊。

顧成蹊當做沒看見,起身,走回桌前坐下。

這裡是榕園裡的一片小空地,右邊假山小瀑布水池,假山後面是個涼亭,其他三面皆是榕樹包圍。

空地上簡簡單單擺放一張紅木圓桌,桌上放著一套茶具,茶壺裡面是熱茶。五把紅木椅子,他們圍坐在水池前面。

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擺設,然而即使簡單,這裡的景緻卻依舊很美。

但此時,這幾個人都沒有欣賞景緻的雅興。

葉景言對琉璃醉的了解比顧柏蘇傅雲崢傅無戰多得多,琉璃醉可不僅僅只是一個客棧那麼簡單,從大的方面來講,老皇帝想關了琉璃醉,也要考慮琉璃醉一關,帶來的經濟危機是不是傅國能夠承受的。

琉璃醉能夠把傅國的商業帶向欣欣向榮的程度,也能讓傅國的商業凋零地一敗塗地。

當然,這得是皇帝理智的情況下,現在的老皇帝已經不怎麼理智了。

「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顧成蹊道。

葉景言顧柏蘇傅無戰傅雲崢同問:「什麼事?」

「始祖寶藏,是因為它,老皇帝日漸變成這樣子,我在想始祖寶藏究竟是什麼,能讓老皇帝這麼著魔?是金銀財寶?還是千軍萬馬能夠讓他一統天下,站在權利的最高峰?」權利是能讓理智的人,變得瘋狂的一樣東西。

眾人沉默了,他們得知始祖寶藏的事情,並沒有顧成蹊的多,甚至還有比她知道的還要少的。

傅雲崢問道:「你有沒有派人去北國查過?」

「查出來的結果是,集齊七國玉璽,就可開啟寶藏1顧成蹊蹙眉,潛意識裡,她很不喜歡這個始祖寶藏,並且有一種想把它摧毀的想法。

「這件寶藏太詭異,父皇肯定是陷進去了。就像毒癮,一旦沾上,就無法自拔。」傅無戰被自己分析驚得心驚肉跳。

「看來這玩意兒不是什麼好東西。」顧柏蘇皺起小眉頭,平心而論,他也不喜歡這東西。

「死人的玩意兒,就應該拿去殉葬。」傅雲崢輕描淡寫說著,然而已是存了毀滅這玩意肌

「從開始到現在,越說這個,我就有種不祥的預感。」顧成蹊眯了眯眼睛。

眾人心中咯一下,原來不是他們單獨的預感。

「二哥,那現在怎麼辦?我們要想辦法毀了那個寶藏埃」顧柏蘇有點怕怕的抓住她的手臂。

顧成蹊在他手背上輕輕拍了兩下,「現在不能毀,毀了就等於和七國君主為敵。我能夠跟一個國家對抗,可不代表我能跟七國對上。」

「所以這件事,我們要從長計議才行。」傅無戰對上顧成蹊的視線,交匯了三秒,似乎互換了什麼信息,便分開了。

他們雖有共同的想法,但現在不是說出來的時候。

「唉,二哥,麻煩事這麼多,我們還要等在這裡嗎?」顧柏蘇雙手拖著略顯嬰兒肥的下巴,心裡念道:好想月姐姐,二哥還不把她放回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