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鯉尊 散文詩詞

引鯉尊 第307章 流冰閣

作者:伍拾藍

本章內容簡介:看著洛爵,嘴角上揚起一分邪笑,把洛爵的話看輕的厲害。 這赤,裸裸的諷刺。明顯刺眼,洛爵緊握的拳頭在迎上那蔑笑的眼眸時,慢慢鬆開,情緒也恢復了平時的毫無波瀾。 「我們走。」 三個...

當洛爵與洛世奇擦肩而過時,腳步聲意外的沉重。本以為這一次相逢就這般安靜的煙消雲散,可洛爵卻始終沒有忍住心中的哀嚎。

「啪嗒1

伸手便抓住了洛世奇的胳膊,且因為真的抓住了洛世奇的胳膊,洛爵明顯一愣。

他以為面前的洛世奇是他所製造的幻覺來著,就像先前那一次。

身體的熱量透過指間傳來,洛爵不由得握緊了幾分,當即就給洛世奇把手腕抓青了一塊。

原本的安靜為他這一抓而打破,雙方突然像是在弦上的箭,個個如臨大敵,成對立站成一排!

但,僅僅是用眼睛瞪著對方,還是那般安靜,誰也沒有開口。

溪疊回頭,看著緊抓住洛世奇的洛爵,眼底一抹無奈隨著突然下起小雨的天空,暈染開來。

果然,被囚禁的一方……是洛爵。

洛世奇終於抬頭,抬起另一隻手示意鯤鵬他們不要動手,那雙沉著如墨的黑瞳毫無波瀾的迎上洛爵顫抖的分明的眼神。

「放手。」

兩個字,沒有釋放任何威壓,單純的命令。

洛爵怔了一下,明明不該有所反應,但卻不自控的收了手。

洛世奇看著青了一片的手腕,那毫無波瀾的表情慢慢染上一層冷漠:「你成為了百步琅的弟子又如何?連我一隻手都廢不了,還打算奈我何?」

「……」

洛爵指甲深陷在肉中卻不覺痛,在洛世奇的諷刺下,甚至無力反駁。

洛世奇的確給了他機會,但他竟然沒有直接弄斷他的手……

為什麼下不了手?

洛世奇冷哼一聲,邁步就走:「我雖然答應某人不會對你出手,但你最好在我有那個想法之前,讓我覺得有殺你的價值。不然,等一切終成定局,你可別抱怨我沒給過你機會。」

「你放心。我一定親手殺了你……」洛爵冷冷的開口,語氣就像是機器,絲毫情感不摻。

一句話,眾人的臉色皆是一沉。

洛世奇沒有應聲,只是目光冷漠的看著洛爵,嘴角上揚起一分邪笑,把洛爵的話看輕的厲害。

這赤,裸裸的諷刺。明顯刺眼,洛爵緊握的拳頭在迎上那蔑笑的眼眸時,慢慢鬆開,情緒也恢復了平時的毫無波瀾。

「我們走。」

三個字一撂而下,清脆利落,彷彿剛才的僵硬都不存在一般,身影綽綽。

犬火與淺玉兒沒有多做停留,趕緊跟上了洛爵。

天羽月倒是一方常態的多看了洛世奇幾眼,心頭劃過一絲極為說不清的感覺。

洛世奇也瞄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沖他點頭,但很快就別過了臉。

天羽月微微詫異,洛世奇他第一次見,但卻有種相識之感,感覺格外的久遠。

搖搖頭,將那種感覺揮散,趕緊跟上洛爵。

第五瞳在最後,搖著扇子,漫過洛世奇時,目光深邃的看著他,滿面笑意,張張嘴,似是說了什麼,但卻沒有聲音。

而他那種笑容讓一旁的鯤鵬與御子柴不由得神經一緊,趕緊擋在了洛世奇身前,嚴加防範起來。

兩幫人,就此別過。

洛世奇卻突然目光一沉,「無棱圖不在此處,此地不宜久留。我們走吧。」

說罷,在人群眾一揮袖,便製造了一個法陣。

御子柴與鯤鵬相視一眼,誰也不知道他這是突然來哪一出,但剛跟洛爵碰面,想必洛世奇心裡邊有脾氣,誰也沒敢這時候往槍口上撞,趕緊跟了上去。

至於洛世奇聽第五瞳說了什麼,而他何以這麼緊張,後邊很快就會知曉。

而經由溪疊的傳送法陣,洛爵一行人很快就到了郎朗國。

夢烏鳥所留下的痕依然掛在天空之中,襯著那雷雲轟轟的背景色,倒是格外的顯眼。

看樣子,託了溪疊的福,可以用更快的時間到達郎朗國。

法陣一消失,眾人面前出現的是一個被火焰燒毀的森林,按照地圖上來看,這滿目狼藉之地該是郎朗國與雷區交界處的鬼森,同樣也是八荒十八大神跡之一的『亡者墓園』。

如其名,亡者墓園是死者之地,與還魂海不同的是,這裡的亡魂無**回超度,因為他們全是雷區之中被封印至死的惡徒,那些人死後僥倖逃離了逆龍塔,但卻無法踏出亡者墓園。

王哲墓園是神界鎮壓在他們身上的第二道封印,無論怎麼都無法衝出,且這封印只對曾在逆龍塔留名之人有效,一般人就算站在亡者墓園之中,除了感受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外,也不受任何限制,來往自如。

但一般不會有人想要在這裡遊玩散步,故此這裡也是常年的陰氣繚繞,地貌誇張不說,唯一生長的樹木只有通體黝黑,形狀千奇百怪的鬼木。

鬼木本就樹像險惡,為火一燒,樹體卻像活了一般,一有響動,便不停在空中張牙舞爪,捕食過往之人,也著實怪嚇人。

雷區所在位置是亡者墓園的斜後方,相隔幾十里地,但對於會御空飛行的幾人來說,著距離不算長。

洛爵盯著那噁心人的鬼木看了幾眼,有些不解的看向一臉淡定的溪疊,明擺著在問為什麼他設置的傳送法陣的另一端是在這種鬼地方?

溪疊理解能力多強,伸手一揮,便折斷鬼木一塊樹枝,將其用靈力壓製成死物,而後稍稍使用火咒,將其點燃,將紫色的花苗在空中晃動了幾下,:「鬼木之火,萬物不可侵,用來照明,正好。」

「鬼木乃是陰物,用這種東西照明,時間一長會沾染魔性。」淺玉兒插了一句。

溪疊笑道:「使用之前,先去其陰氣方可。」說著,將手上未仔細驅除陰氣的鬼木熄滅,看向不遠處的雷區。

夢烏鳥所留下的痕很明顯是往雷區而去。

天羽月沒什麼耐心,「若是小鯉在雷區,那我們這就去1說完就打算往天上飛。

被犬火一把拽了下來:「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你,就敢這麼飛出去?1

天羽月搖搖頭,提了提險些被拽掉的褲子:「怎麼著?不就是些鬼木嗎?還咬人啊?」

看來他真不知道。

第五瞳搖著扇子道:「亡者墓園雖然沒什麼可怕,但一旦在其上空出現靈壓流動,隱藏在其中的惡鬼就會出現,用盡各種辦法阻止人們穿越。你可不要小看惡鬼的力量,一旦被其纏上,便會被拉入黑暗之門,永遠陷入黑暗之中,無法脫身。」

「……」

天羽月默默咽了咽口水,不予作答。

那句話叫什麼來著,表面越是風平浪靜,海面之下卻是波濤洶湧,該是形容這亡者墓園正好。

洛爵看向溪疊:「你之前既然來過,肯定知道怎麼過這亡者墓園吧?」

一邊說,一邊將緊貼在自己胳膊上的挽虞往旁邊推了推,盡量保持微笑。

挽虞該是真的害怕,臉色刷白,白洛爵推開之後就再黏上來,「九哀,這地方好噁心啊,我們快離開這裡吧?」

溪疊看了挽虞一眼,眼神有些同情的看向洛爵,「真沒想到,你會帶著一個普通人來這種地方,是嫌她死的不夠快嗎?」

挽虞渾身一僵,趕緊又往洛爵身上貼:「九哀,我怕……」聲音滿是哽咽,看樣子一會兒就能哭出來。

洛爵板著臉,「我不會讓你出事。犬火,你負責照看……」

「我不用別人照看,你親自照顧我不行嗎?」挽虞急忙拉著洛爵的衣袖,怎麼都不放手,同時那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珍珠,別提有多可憐:「九哀……」

幾人一看,這挽虞又在給洛爵上演苦肉計,還真摸准了洛爵不會狠心拒絕這一點。

無奈。

緊抓住挽虞的手默默鬆開,洛爵知道對她不能像對鯉笙那樣決絕,轉而平定了情緒:「我知道了……」

「洛爵,我們現在可是要去接小鯉,你確定要帶上她?1天羽月不樂意了,怒吼開來:「小鯉一個人還不夠,現在竟然還要再照顧別的女人,你真厲害啊1

洛爵卻是無言以對,不然呢?置挽虞於不顧?

溪疊呵呵一笑,他好像目睹了什麼不該看到的,但還真別說,想到鯉笙討厭洛爵的樣子,心裡邊竟然有幾分偷笑。

隨即又題亡者墓園只能徒步穿越,園中瘴氣瀰漫,像她這種絲毫沒有靈力之人,一不小心就會失了周全,丟掉性命……」

挽虞又使勁抓了抓洛爵的衣袖,眼神楚楚可憐:「不要丟下我,我保證不給你惹麻煩……」

洛爵深吸口氣,在這麼多人反對面前,明知道危險卻還一意孤行會讓人失望。但,哪有人會那麼完美?

洛爵一揮袖,為挽虞製造了一個護身結界,於此刻,偏偏成為了一個偏執之人。

如此一來,他的選擇眾人就很清楚了。

「好,你有種1天羽月氣的臉紅脖子粗,狠狠瞪了正笑的燦爛的挽虞,一揚手,第一個揮散前面濃霧,踏入園林。

第五瞳在後,溪疊跟上,而犬火與淺玉兒也是少見的連看都不看他一眼,跟著進了園子。

挽虞見眾人冷漠離開,怯生生的拉住洛爵冰冷的手,「他們是不是不喜歡我?因為我是個普通人?」

這時,挽虞在想,若她像鯉笙那樣是一隻妖怪,就可以跟洛爵一起毫無忌憚的穿越這叢林了。

那該多好。

洛爵沒有說話,瞥了眼挽虞身上的結界,「你既然要跟著來,那就跟緊了我。進去之後,什麼都不要碰。」

說罷,主動拉著她的衣袖,進了園林之中。

挽虞在後頭默默的跟著,完全不在意洛爵的無奈之態。

她想,只要能跟洛爵在一起,他一時的不開心或者是無奈都沒關係,人心是肉做的,時間久了,感情總是會有的。

而這時候的朝域,剛按照溪疊的吩咐買來幾樣早點的重築與花礫,看著空無一物的包間,再感覺到溪疊的靈壓不在朝域后,頓時鐵青了臉。

「猾欠也不在,他的靈壓也消失了……」

「敢情這兩人..合著伙的把我們調走?」重築想想都覺得奇怪,早上兩人突然一個鼻孔出氣,說要吃早點……

看來,是有目的的。

「花礫,讓血祭回來,我們得趕緊找到主子1

另一邊。

百步琅帶著稻涼一人來到流冰閣前門,看著百年不曾拜訪的水晶大門,百步琅沖第一次到這裡來的稻涼介紹道:「這琉璃門用的是一塊巨大的萬年不化的冰晶製成,前任掌門耗費三百年時間打磨製造,才有了今日這般宏偉之態。萬年冰晶吸收天地精華,能阻擋邪氣,所以這琉璃門又叫斷魔台,可是流冰閣的象徵來著……」

正說著,長雲帶著弟子出現在大門口,見是百步琅,趕緊下來迎接。

長雲作揖:「見過百步掌門!師父已經恭候多時,弟子特來相迎……」

「我跟你們師父也一百多年沒見了,若是平時,定然還能聊聊天,但眼下可沒有時間閑話家常。你趕緊帶我去見她,商量對策之後,我們也好趕緊制定攻入計劃……」

說著,人已經先長雲一步進了大門,倒也很自在。

稻涼呵呵一笑,作揖道:「請……」

長雲作揖還禮,極其不自然的笑笑,看到兩人竟然真的穿越流冰殿層層護山結界,不免佩服兩人的修為。

一進正門,迎面是一塊巨大的石碑,上面是流冰閣創始人流淵的石像,再往後,上了九九八十一層台階,就是流冰殿前殿大門,須彌月就在那裡面。

百步琅快步進門,抬頭就看到高出地面兩三米的掌門寶座上,須彌月一聲素雅白衣,額間飾帶冰晶墜,眉眼如畫的正襟危坐在寶座上。

看到百步琅進門后,並未起身,倒是笑意加濃了幾分,略施粉黛的面容。更顯眸眼流轉傳情。

好一位絕代美人!

稻涼第一次見到須彌月,心中隨即落下這驚嘆的第一印象,不免嘟囔:「流冰閣的掌門竟然這麼年輕貌美……」

該是無心,這話竟然隨口而出,在這靜謐的大廳之中,一絲一毫的響動都聽得入微。兩旁而站的弟子們聞言皆是一笑,須彌月也是微微抿唇,抬袖掩面,好似嬌羞的看了稻涼一眼:「百步掌門的小弟還真會說話礙…」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