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07章 流冰閣

作者:伍拾藍  |  更新時間:2017-11-15 12:04  |  字數:4700字

當洛爵與洛世奇擦肩而過時,腳步聲意外的沉重。本以為這一次相逢就這般安靜的煙消雲散,可洛爵卻始終沒有忍住心中的哀嚎。

「啪嗒!」

伸手便抓住了洛世奇的胳膊,且因為真的抓住了洛世奇的胳膊,洛爵明顯一愣。

他以為面前的洛世奇是他所製造的幻覺來著,就像先前那一次。

身體的熱量透過指間傳來,洛爵不由得握緊了幾分,當即就給洛世奇把手腕抓青了一塊。

原本的安靜為他這一抓而打破,雙方突然像是在弦上的箭,個個如臨大敵,成對立站成一排!

但,僅僅是用眼睛瞪著對方,還是那般安靜,誰也沒有開口。

溪疊回頭,看著緊抓住洛世奇的洛爵,眼底一抹無奈隨著突然下起小雨的天空,暈染開來。

果然,被囚禁的一方……是洛爵。

洛世奇終於抬頭,抬起另一隻手示意鯤鵬他們不要動手,那雙沉著如墨的黑瞳毫無波瀾的迎上洛爵顫抖的分明的眼神。

「放手。」

兩個字,沒有釋放任何威壓,單純的命令。

洛爵怔了一下,明明不該有所反應,但卻不自控的收了手。

洛世奇看著青了一片的手腕,那毫無波瀾的表情慢慢染上一層冷漠:「你成為了百步琅的弟子又如何?連我一隻手都廢不了,還打算奈我何?」

「……」

洛爵指甲深陷在肉中卻不覺痛,在洛世奇的諷刺下,甚至無力反駁。

洛世奇的確給了他機會,但他竟然沒有直接弄斷他的手……

為什麼下不了手?

洛世奇冷哼一聲,邁步就走:「我雖然答應某人不會對你出手,但你最好在我有那個想法之前,讓我覺得有殺你的價值。不然,等一切終成定局,你可別抱怨我沒給過你機會。」

「你放心。我一定親手殺了你……」洛爵冷冷的開口,語氣就像是機器,絲毫情感不摻。

一句話,眾人的臉色皆是一沉。

洛世奇沒有應聲,只是目光冷漠的看著洛爵,嘴角上揚起一分邪笑,把洛爵的話看輕的厲害。

這赤,裸裸的諷刺。明顯刺眼,洛爵緊握的拳頭在迎上那蔑笑的眼眸時,慢慢鬆開,情緒也恢復了平時的毫無波瀾。

「我們走。」

三個字一撂而下,清脆利落,彷彿剛才的僵硬都不存在一般,身影綽綽。

犬火與淺玉兒沒有多做停留,趕緊跟上了洛爵。

天羽月倒是一方常態的多看了洛世奇幾眼,心頭划過一絲極為說不清的感覺。

洛世奇也瞄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沖他點頭,但很快就別過了臉。

天羽月微微詫異,洛世奇他第一次見,但卻有種相識之感,感覺格外的久遠。

搖搖頭,將那種感覺揮散,趕緊跟上洛爵。

第五瞳在最後,搖著扇子,漫過洛世奇時,目光深邃的看著他,滿面笑意,張張嘴,似是說了什麼,但卻沒有聲音。

而他那種笑容讓一旁的鯤鵬與御子柴不由得神經一緊,趕緊擋在了洛世奇身前,嚴加防範起來。

兩幫人,就此別過。

洛世奇卻突然目光一沉,「無棱圖不在此處,此地不宜久留。我們走吧。」

說罷,在人群眾一揮袖,便製造了一個法陣。

御子柴與鯤鵬相視一眼,誰也不知道他這是突然來哪一出,但剛跟洛爵碰面,想必洛世奇心裡邊有脾氣,誰也沒敢這時候往槍口上撞,趕緊跟了上去。

至於洛世奇聽第五瞳說了什麼,而他何以這麼緊張,後邊很快就會知曉。

而經由溪疊的傳送法陣,洛爵一行人很快就到了郎朗國。

夢烏鳥所留下的痕迹依然掛在天空之中,襯著那雷雲轟轟的背景色,倒是格外的顯眼。

看樣子,託了溪疊的福,可以用更快的時間到達郎朗國。

法陣一消失,眾人面前出現的是一個被火焰燒毀的森林,按照地圖上來看,這滿目狼藉之地該是郎朗國與雷區交界處的鬼森,同樣也是八荒十八大神跡之一的『亡者墓園』。

如其名,亡者墓園是死者之地,與還魂海不同的是,這裡的亡魂無**回超度,因為他們全是雷區之中被封印至死的惡徒,那些人死後僥倖逃離了逆龍塔,但卻無法踏出亡者墓園。

王哲墓園是神界鎮壓在他們身上的第二道封印,無論怎麼都無法衝出,且這封印只對曾在逆龍塔留名之人有效,一般人就算站在亡者墓園之中,除了感受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外,也不受任何限制,來往自如。

但一般不會有人想要在這裡遊玩散步,故此這裡也是常年的陰氣繚繞,地貌誇張不說,唯一生長的樹木只有通體黝黑,形狀千奇百怪的鬼木。

鬼木本就樹像險惡,為火一燒,樹體卻像活了一般,一有響動,便不停在空中張牙舞爪,捕食過往之人,也著實怪嚇人。

雷區所在位置是亡者墓園的斜後方,相隔幾十里地,但對於會御空飛行的幾人來說,著距離不算長。

洛爵盯著那噁心人的鬼木看了幾眼,有些不解的看向一臉淡定的溪疊,明擺著在問為什麼他設置的傳送法陣的另一端是在這種鬼地方?

溪疊理解能力多強,伸手一揮,便折斷鬼木一塊樹枝,將其用靈力壓製成死物,而後稍稍使用火咒,將其點燃,將紫色的花苗在空中晃動了幾下,:「鬼木之火,萬物不可侵,用來照明,正好。」

「鬼木乃是陰物,用這種東西照明,時間一長會沾染魔性。」淺玉兒插了一句。

溪疊笑道:「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