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魂穿不歸路 其他類型

千金魂穿不歸路 第一百九十九章回府

作者:心念嫵媚

本章內容簡介:下頭,沒有一人敢在開言求情。 粗使的馬婆子也是顫抖的跪在地上哀嚎著:「太子妃娘娘饒命啊,奴婢拿花瓶時不小心被韓梅姑姑瞧見了,這爭執間不經意的砸到了韓姑姑的頭上。還請太子妃娘娘饒命礙…老奴在也不...

周瀾兮看著胡貴的表情也是深吸一口氣,事到如今自己還能說什麼呢?

一點頭:「呵呵呵……公公果然快人快語,那本妃就信公公一次。咱們一同將不想要的除去……如何?」

「奴才恭迎太子妃娘娘出宮」胡貴的一躬身,也就代表了一切事情的談妥。

周瀾兮看了一眼竹香,滿眼的霧氣確沒讓自己流下一滴。握著竹香的手:「那一萬兩金子都留給你做個應急,若有難處尋人來找我,我必會竭盡所能。」

「主子,奴婢用不得那麼多銀子的,剛才你留於奴婢的足夠了。這金子,奴婢萬萬要不……」

「窮家富路,不能因為咱是奴婢出身便讓人瞧不起了。以後多添置一些東西,千萬別讓人比下去。只要有我一日,你便安心的過活絕不要比任何人差得分毫。」慕容奇雖然生死未卜,但是他留給自己的確足以自己享用幾輩子了。

不光當日嫁妝的鋪子,後來連他手中剩餘的鋪子也都給了自己了。

她又開了燕飛樓買了許多天地,相信讓竹香與後宮中這些娘娘們比吃穿還是比得過的。

沒有那好的出身便用銀子來湊,相信總不會比人低氣什麼的。

「主子,您多保重……奴婢今後不能在近身伺候您了。您一定要……」話在也說不下去了,一滴滴淚水淹沒了眼眶,她在也沒有了返回的餘地了。

周瀾兮猛的轉身便走,連話都未淖身離去了。

她生怕自己一時失控,確枉費了竹香的付出。

「主子……主子……您保重埃」身後傳來竹香的痛哭之聲,她的淚確是強忍著不讓它掉下來。

那心碎裂一片一片的感覺,痛的連呼吸都有些凝滯了。

由宮女扶著,一步一步的走向宮門。

一出那高高的宮門,眼前一片大亮。本該內心狂喜的事,如今確壓抑的她想死的心都有。

張亮與常順看著周瀾兮一人走了出來,也是忙迎了上去。

他與常順在此也是等候了整整四日了,她從進那深宮之中他們便沒離開過一步。

影子傳出的消息也是讓他們整顆心都提了起來,仗著慕容奇走時的吩咐他們也總算送得半口氣。

但是人在宮中他們也始終不能放心,看見周瀾兮那一刻只覺見親人般的迎了上去:「周主子,您可下出來。影子也未見出來,屬下以為你們出了什麼狀況呢。」

周瀾兮抬眼望了一眼萬里的晴空也是一臉的釋然:「是啊,我終於出來了,用竹香的一生幸福換來了我的自由釋放了。」嘴角閃現的苦笑,內心確有毀滅這裡一切的慾望。

張亮與常順聞言也是互相看了一眼,似有所覺的對視一眼都未發言。

雖然都覺得對不起那已經掉落懸崖的李卓,但此時二人能保住太子妃娘娘已經不錯了。

低著頭跟在周瀾兮的身後走向了馬車,打馬回山去那屬於自己的地方。

太子府內

周瀾兮看著跪在門口的滿地人也是嘴角輕笑:「怎麼,都覺得本妃是要死的人了?所以這太子府都要倒了是嗎?容得你們這群奴才來如此放肆了。」

「奴才……奴婢……不敢……請太子妃娘娘恕罪,奴才……奴婢該死……」

凌亂的聲音響起,周瀾兮看著這些老奴才也是冷哼出聲。

仗著自己不在府中他們便私自偷拿府里的東西,被韓梅發現確連韓梅都給打傷了。

看來自己不拿些狠歷出來,她們是都覺得自己好欺負。

猛的一拍桌案而起:「來人啊,將十二位分總管都給我拿下。將侍衛總領也給我拿下,一會後院送到行刑台集體與歐陽瑞雪一同受刑。」

所有人的冷汗都流了下來,看著周瀾兮也是猛的磕頭:「奴才奴婢不敢了,請太子妃娘娘高台貴手埃」

周瀾兮冷眼看著眾人也是面色沒有一絲變化,現在她心都已經死了又啟會管他人死活。

原本那個充滿現代人氣息的周瀾兮,活活被這些吃人的惡魔給生吞活剝了。

冷凝的看著床上倒著的韓梅:「自家有事了,你們做奴才的第一個便是想到了分吞府里的財務。這就是你們家生奴才的忠心嗎?若沒有幾位嬤嬤在,怕是太子府都被你們分吞了。本妃饒過你們,誰又饒了本妃呢?誰動手傷了韓梅趕快自己站出來,本妃可以不累計家人。若是讓韓梅說出此人來,都是家生的奴才,本妃就是株連家人怕是也沒有一人敢言。」

所有人聞言也都是羞愧的低下頭,沒有一人敢在開言求情。

粗使的馬婆子也是顫抖的跪在地上哀嚎著:「太子妃娘娘饒命啊,奴婢拿花瓶時不小心被韓梅姑姑瞧見了,這爭執間不經意的砸到了韓姑姑的頭上。還請太子妃娘娘饒命礙…老奴在也不敢了……在也不敢了……」

「不經意間是嗎?好礙…那本妃也會不經意間的……」從一旁抽出侍衛的刀拉起馬婆子的手,手起刀落髮出馬婆子哀嚎的叫聲:「礙…」

隨著一聲慘叫,馬婆子倒在血泊之中身旁放著那曾經偷拿的右手。

周瀾兮滿臉是血的獰笑著看向眾人,拿起一旁的蜂蜜為馬婆子斷了的手臂擦拭著蜂蜜:「下次若誰在有什麼不經意,那本妃的不經意一定會比她還多。來人啊,將馬婆子拖下去,與歐陽瑞雪一起享受那蟻邢。」

所有人看著這樣的周瀾兮只覺渾身發抖,彷彿那數萬隻螞蟻已經趴到自己身上一般跪地磕頭:「太子妃娘娘饒命礙…奴才,奴婢們再也不敢了,拿了府里的東西一會便都會還回去,奴才,奴婢們在也不敢了。」

周瀾兮不致一詞的一動不動,所有人都慌忙的跑出去將自己偷拿的東西送回遠處,一時間整個府宅都亂做一團。

周瀾兮看著這些人只覺心涼更勝天涼啊,可是也不能都斬盡殺絕,也只能除去一些頭目了。

看來慕容奇臨走時的吩咐是對的,只有如此才可保一時的安寧。

閉上雙目沉寧著,等待著晌午行刑台的時刻。

制熱的太陽烘烤著大地,周瀾兮凝視著的火熱的太陽有一些睜不開眼睛。

張亮走了過來看著周瀾兮道:「太子妃娘娘,這所有文嵐院的人都帶過來了。歐陽將軍府那邊早在西郊就都行刑了,您看咱們什麼時候開始行刑呢?」

周瀾兮放下了遮擋太陽的手臂坐回了帳內:「行刑吧,本妃就這樣看著你們動手。如今全府人都在,也都為歐陽側妃恭送一程吧。」

「周瀾兮你這妖婦,你早屠的。不知你用何辦法迷惑了皇上,將那鬼胎的罪名扣在了我的頭上,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歐陽瑞雪大聲的痛呼咒怨著,發泄著自己心裡的不甘。

周瀾兮扶著那高高隆起的肚腹,走向了歐陽瑞雪。

在走到行刑官身旁拿去那把鋒利的刀刃走向了歐陽瑞雪,嘴角含著笑意的道:「你說本妃迷惑皇上嗎?污衊本妃罪上加罪的。先不說這件事,難道還是本妃迷惑了你的阿瑪讓他戰場叛變的嗎?」

鋒利的刀刃劃過歐陽瑞雪白皙的皮膚,那晶瑩的血液瞬間便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礙…」歐陽瑞雪發出疼痛的喊叫,看著周瀾兮也是一臉的惱恨:「我阿瑪也都是因為聽說了你的狐媚才對爺放棄了希望轉投他人的,周瀾兮今日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周瀾兮聽著確是猛的雙眼赤紅的看向歐陽瑞雪,一刀猛的插進她的小腿內聽著她慘叫出聲:「對,都是我造成的。若不是我苦苦勸慰爺去看你一眼,也不會留下你腹中的鬼胎。若不是他還留在這個世上,你也不會在存有爭奪之心。你若沒有爭奪之心也不會叫傳話的張婆子帶金簪出去,也不會有今日的禍事。都是我的一時心軟,害了爺也害了竹香。」

雙眼赤紅的緊盯著歐陽瑞雪微微隆起的肚腹,拿著刀在那肚子上慢慢的劃開了衣衫,漏出那雪白的肚腹。

歐陽瑞雪看著也是心中害怕,不停的尖叫著:「周瀾兮你要做什麼,你要殺便殺好了,它不過是一個胎兒而已,你別傷害他。」

周瀾兮確是動也未動的盯著那肚腹發出冷凝的笑意:「本妃知道錯了,所以要改正錯誤埃當日本妃不忍讓你失去孩子才會去求情,既然你這麼不領情,那我……我便讓你看著他死好了。」

鋒刃的匕首順著肚腹劃了下去,那鮮紅的血液一滴一滴的流了下來。

「周瀾兮你住手,我求你放過他好嘛。一會我若斷氣了他也就隨著我去了,我求你不要這樣了。」歐陽瑞雪哭的聲嘶力竭,她怕是早已猜透了周瀾兮的想法,拚命的掙扎著。

作為一個母親,最後的為肚腹中的孩子求得一些安然離去。

周瀾兮確像未聽見看見一般的拿起了一旁的刷子,細細的粉刷著蜂蜜。

臉頰掛著那詭異的笑容看著讓人心裡一陣發麻:「本妃給過你機會的,是你自己不要他活的。如今本妃便成全你,讓你看著他萬蟻穿身而死好了,你會不會感激我呢?」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