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鋒王座 都市言情

兵鋒王座 第六百一十二章:直接殺上門

作者:長風

本章內容簡介:從他身上打開突破口。」魔羅青藉助「智子」的傳來一聲。 「嗯,等我見了無相再說。」 「無相可是童無忌的師父,對他自然是熟悉不過了,你可千萬不要被他看出破綻來。」 「那就只能先下手...

「紫府秘境存在年限都是比較短的,一般情況下也就幾萬年,最多不超過百萬年,而洞府秘境,可存在的年限至少百萬年以上……」

「所以說,只要對這個的礦石來一個碳同位素測定,自然就可以知道是否是紫府秘境還是洞府秘境了?」

「理論上是可以這麼說,但也不完全正確,如果秘境的原主人往裡面裝東西的話,那就不能保證我們的測定就是準確的。」

「也是,不過你是怎麼判斷這個秘境不是紫府秘境而是洞府秘境呢?」牧風虛心請教道。

「洞府秘境必定只有一個入口,或者人為設定入口,可紫府秘境就不同了,他的主人是隨意可以給裡面放東西,所以,在形成秘境之前,它是沒有固定入口的,形成秘境之後,入口也是不固定的,這是最簡單的認定辦法了1

「明白了1

牧風恍然大悟,乾元秘境不就是這樣的嘛,並沒有固定的入口,就是現在的入口也是相當隨性的。

而這個秘境的入口相當固定,而且也十分穩定。

洞府怎麼可能隨便開個口呢?

「相公,你注意了嗎,這秘境內是有光的,而且光是人為製造出來的,亦如地下城咱們看到的一樣。」

「嗯,沒錯,乾元秘境雖然也有光,但跟這裡的光有所不同。」

「相公,這洞府秘境跟紫府秘境有一個不一樣的特徵,你知道嗎?」

「什麼?」

「洞府秘境是有洞府之靈存在的,而紫府秘境就未必了,天然秘境就更少了。」魔羅青道。

「對呀,果然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魔羅青嗔怒的伸出兩根手指頭狠狠的在牧風腰部的軟肉上掐了一把。

「呵呵,開個玩笑,青兒,你一點兒都不老,不老1

「不準再提我老,否則,我跟你沒完1

「青兒,你說這老魔童會不會是洞府之靈?」牧風聽魔羅青這麼一說,他有些懷疑起來。

「一般洞府之靈隨主人心性,但是還沒聽說洞府之靈可以複製分身的,洞府之靈一般是離不開洞府存在的。」

「那會不會是這個老魔童吞噬了洞府之靈進化了呢?」牧風又假設了一個情況,不是沒有這種可能呀。

鬼面不就是這種情況嗎,而且更複雜。

「到不是沒有這種可能,洞府之靈跟智慧程序生命有類似之處,但又有不同。」魔羅青對現代科技文明也已經有些了解了,「洞府之靈跟靈魂有些類似之處,人類的靈魂是可以獨立存在的,而且可以修鍊,可以變得強大,洞府之靈也可以,但智慧程序生命就不同了,它們雖然也可以變的強大,但它們的強大還脫離不了物質的本源,他們需要物質傳遞,需要能量的支撐……」

「按照這個說法,其實智慧程序生命要比洞府之靈要低一個級別才是?」牧風越來越覺得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你是說生命進化理論?」魔羅青道。

牧風點了點頭,他跟魔羅青似乎是越來越有共同語言了。

「沒錯,洞府之靈在生命層次上應該要比智慧程序生命要高一等級,所以如果沒有外力協助的話……」

闇魔神!

兩個人同時想到了,一定是闇魔神,否則,一個有洞府之靈的洞府怎麼能夠輕易的被人佔有了呢?

「青兒,這幻魔王怎麼被擊殺的,你知道嗎?」

「我不是很清楚,那個時候我已經被父王帶走了,好像是幻魔王中了我們設下的圈套,才被擊殺的,具體內情,父王可能知道,但他沒有對我細說。」

「我們還是先救人。」

「智子,怎麼樣,有什麼發現?」牧風腦海中詢問智子一聲道。

「主人,這裡到處都是禁制,大多數地方,我根本進不去1智子的聲音傳來。

「禁制,莫非是陣法?」

「相公,這裡的確有陣法的能量波動,只是不太明顯。」

「能看出是什麼陣法嗎?」

「不知道,我的陣法水平就跟二把刀的外科大夫差不多。」魔羅青道,「我對陣法從來都是拳頭說話。」

暴力女!

要到地頭了,魔羅青躲進了月牙空間的飛船,但是她還是可以通過「智子」跟牧風取得實時聯繫,因此倒也跟他一起沒什麼兩樣。

眼前是一片宮殿式的建築,瓊樓玉宇,一片仙家氣派。

不過,這一派仙家氣派之中卻似有一種不協調的感覺,不是那種祥和,如沐春風,而是一種壓抑之感。

很不舒服,這種感覺自從牧風踏上山門的台階,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童師兄,師父在兩儀閣等你1

「知道了,多謝師弟1

兩儀閣,牧風雖然沒來過,但腦子裡有這雲閣的地圖,找到兩儀閣的位置,循著位置找了過去。

「童師弟來了,怎麼沒聽師父說一聲呀?」

「蕭師兄。」

「童師弟,當了星閣的閣主,越發的不懂規矩了,見到師兄,都不招呼一聲嗎?」那蕭師兄一抬腳攔住了牧風。

「蕭師兄何必呢,星閣閣主的位置是師父給的,你要是覺得不公,可以找師父收回任命,師弟我絕無半點怨言1牧風事先自然是做好功課了,不然怎麼敢偽裝成童無忌的模樣進來。

「童無忌,別以為師父寵信你,你就可以囂張跋扈,別忘了,我還是你師兄1

「師兄入門在前,無忌不會忘記的。」

「哼1

「相公,這個姓蕭的應該地位不低,或許可以從他身上打開突破口。」魔羅青藉助「智子」的傳來一聲。

「嗯,等我見了無相再說。」

「無相可是童無忌的師父,對他自然是熟悉不過了,你可千萬不要被他看出破綻來。」

「那就只能先下手為強了。」牧風道。

「好1

……

兩儀閣前。

「童師兄,老師等你多時了。」

「多謝兩位師弟了。」牧風一拱手,遞上了兩個瓶子,裡面各裝了十顆聚元丹。

「謝謝童師兄。」

「師兄不常來,兩位師弟不要見怪。」

「不怪,不怪……」

「來了1無相盤坐在蒲團之上,背對著牧風,雙手托於腹部丹田之處,顯然是剛剛在打坐修鍊。

「師父,弟子有要事稟告1

「你們先下去吧。」

「是,閣主1四名侍女低頭答應一聲,走出靜室。

「師父,星閣中出現了姦細……」

牧風快步欺身向前,雙手閃電般的打出一個玄奧的手勢,輕喝一聲:「定1

定身術!

「好大的膽子,你到底是誰1無相猛然一轉身,頃刻之間,牧風施展的定身術居然對他沒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無相閣主難道沒猜到嗎?」牧風呵呵一笑,雖然無相的修為令他無比震驚,可他並未害怕。

「你居然能混進闇魔秘境,在人類聯邦你也不是無名之輩,本座愛惜人才,若肯歸降,本座不但可以不殺你,還可以委以重任,如何?」無相眼中精光爆射,對牧風直接招攬道。

「道不同,不相為謀,無相閣主,你不要枉費唇舌了。」

「既如此,那就別怪本座了1無相一抬手,就在空中形成了巨大的手印,朝牧風的胸口印了上去。

摘星手!

牧風早就戒備了,神通摘星手瞬間迎了上去。

同樣也是手印!

牧風的修為境界不如無相,可他的神通摘星手已經不是初學乍練的那個時候的了,威力何止增加千萬倍!

嚓!

令人恐懼的能量的在空中碰撞,居然相互之間發生了抵消,並沒有發出多大的動靜。

無相驚駭不已。

他很清楚自己這一掌有多大的力量,沒有使出十成的力量,七成也該有了,可對方一個小小的先天四段居然擋了下來!

牧風眼睛一亮,摘星手是他所學攻擊武技中最強的一招,如果擋不下來的話,就說明他跟無相的戰力相差甚遠。

現在看來,無相這個雲閣閣主並沒有達到不可曝步。

擋下來是不假,但牧風並非毫髮無損,他還是被溢出的勁氣推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後飛了出去。

但是止於門口,他不能讓自己走出這個門口,否則麻煩就大了。

如此妖孽,留你不得!

無相心中大驚,再一掌對準牧風胸口劈了下去。

但是,這一次後退的人是無相,而且還是慘不忍睹,身體砸在了牆上,口吐鮮血不止。

魔羅青出手了。

無相怎麼可能是她的對手,他的修為還在先天築基階段,就算晉級星空境,魔羅青收拾他也跟玩兒似的。

靜室內突然憑空出現一個女人,而且一掌就重傷了他,無相心寒無比,毫不猶豫的就想要跳窗逃跑。

但是魔羅青會給他機會嗎?

在魔羅青手中,無相就像是一隻被老鷹抓住的小雞兒,絲毫沒有反抗之力。

「無相閣主,我只問你一句,蒼狼號是不是你們集英殿劫持的?」牧風雙目怒視,逼問道。

「不知道。」

「不知道,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青兒,搜魂1既然動了無相,那就沒有沒必要在藏著掖著了。

「好1魔羅青點了點頭,手指成爪狀,一下子落在了無相的天靈蓋上!

「相公,蒼狼號,還有一艘叫亞特蘭蒂斯號都在這裡,所有人都被關押在闇魔宮中1片刻之後,魔羅青道。

「闇魔宮在哪兒?」

「魂殿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