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妃傾城 散文詩詞

暖妃傾城 第二百七十八章 收買人心

作者:安北陌

本章內容簡介:止不住的狂笑起來,笑的眼淚都流出來了。他伸出手一抖一抖的指著鳳雷,笑的那叫一個氣不接下氣。鳳雷不明所以,但被人指著笑,絕對不是好事情,他怎麼會看不出來龍玄燁的笑容裡面飽含嘲諷,他說的是事實,有什麼好笑...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龍玄燁猛地坐起身來,拿著酒杯的手一抖,酒杯毫無意外的掉落在地,杯的美酒佳釀這樣和地板來了一個親密接觸,不愧是好的佳釀,幾乎頃刻間,車廂裡面瀰漫著一股醉人的酒香味。龍玄燁此時哪裡顧得了這些,他急聲問道:「暖兒好端端的怎麼會失蹤了?」

「這本王也不知道。」鳳雷有些難為情,因為在情敵面前間接的承認自己的無能,絕對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但現在他的確無計可施,只能看是否能從他這裡得到什麼有用的信息。「本王也是今早才發現暖兒不見了。」

「你不知道?」龍玄燁似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他仰天長笑兩聲,而後一把抓住鳳雷的華服,迫使鳳雷的身體向前傾,然後他咬牙切齒的說道:「暖兒在你的府里失蹤了,你卻給本王說你不知道!你是怎麼保護她的。要是知道你這麼無能,本王說什麼也不會讓暖兒嫁給你。當初可是你逼迫暖兒嫁給你的,本王好不容易說服自己放棄她,成全你們,可是現在,你居然把暖兒給本王弄丟了1

什麼叫做恨鐵不成鋼,這是!龍玄燁簡直是氣不打一出來,而對被毫不留情的噴了一臉口水的鳳雷來說,也絕對是有口難言。難道自己的預測有誤,看龍玄燁這架勢不似作偽,難道顧傾暖的失蹤真的與他無關。可若是與他無關,還會有誰有能力劫走顧傾暖呢。鳳雷迷惑了,除了言淵和龍玄燁,他實在想不到還有誰敢觸他的霉頭。龍霄人他直接排除了,因為暗樁並未有任何消息傳回來。

「說話呀,啞巴了,那個時候不是挺能說的么1龍玄燁緊抓著鳳雷的衣服,使勁的身體,把他搖的頭直懵。本來他怒火攻心,加這暴力的對待,無異於是雪加霜,這會兒他不只是頭疼了,連心口窩也覺得有恙了。還真是應了那句話,人倒霉的時候,連走路說不定也能摔到溝里去。

「好了,別搖了,頭都被你搖暈了。」鳳雷用力的拍掉了龍玄燁的手,在龍玄燁兇狠的眼神下,撇了撇嘴,一本正經的,很認真的說道:「本王一定會找到暖兒的,暖兒一定會嫁給本王的。本王警告你,可別打什麼歪主意,暖兒是本王的王妃,你若是找到她,也不要越距了,否則本王絕對饒不了你1

龍玄燁卻是冷冷的一笑,對於鳳雷的警告不屑一顧,他瞥了一眼自以為是的鳳雷,拍了拍衣服,平定了一下心急如焚的表情,慵懶的坐回椅子,又倒了一杯美酒握在手,懶懶的說道:「獻王殿下,本王只成人之美一次,既然你和暖兒今日沒有大婚,那麼日後,本王絕對不會再輕易放棄了。咱們各憑本事,誰能得到暖兒的首肯,誰抱得美人歸。」說罷,似是下定了決心一般,將杯美酒一飲而荊

「你她本來是本王的,本王為何要與你公平的競爭。難道你沒有聽過朋友妻不可戲么1

鳳雷的話音剛落,龍玄燁止不住的狂笑起來,笑的眼淚都流出來了。他伸出手一抖一抖的指著鳳雷,笑的那叫一個氣不接下氣。鳳雷不明所以,但被人指著笑,絕對不是好事情,他怎麼會看不出來龍玄燁的笑容裡面飽含嘲諷,他說的是事實,有什麼好笑的。

「哈哈,獻王殿下,你這玩笑真的一點都不好笑1龍玄燁突然收起了臉的笑容,很是嚴肅的說道:「第一,暖兒不屬於任何人,她是自由的,想得到她,也得看看她願不願意,你夠不夠格;第二,我們可不是勞什子的朋友,不過是被利益短暫集結在一起的合作夥伴罷了。朋友?可別侮辱了朋友這個詞啊1

「你1鳳雷第一次發現,平時沉默寡言的人毒舌起來竟然像是那寒冬臘月凜冽的北風,吹的他是透心涼,這人說話真的能哽死個人,真的太討厭了。

「想必獻王殿下還有要事在身吧,本王不多加款待了,而且本王也有要事要辦,所以本王先行一步了。王爺好走,本王不送你了。告辭1

溫和又不失強硬的將鳳雷請下了車,龍玄燁揚長而去,駿馬疾馳而揚起的塵土吹了鳳雷一臉。憤恨的看著絕塵離去的馬車,鳳雷暗自發誓,日後他絕對和龍玄燁勢不兩立。

跑了約莫一柱香的時間,見鳳雷並沒有追來,龍玄燁這才打開了車廂裡面的暗門,顧傾暖幾乎在第一時間爬了出來,密室的空間實在是太狹小了,若龍玄燁再和鳳雷墨跡一會,她准得窒息而死了。大口大口的盡情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顧傾暖感覺如獲新生。

「現在可好些了?」龍玄燁看著顧傾暖那張紅彤彤的小臉,竟覺得可愛極了。突然發現紅唇起了一點點的干皮,適時的為她倒了一杯水,並送至唇邊。

顧傾暖也不矯情,她確實有些渴了,接過茶杯如牛飲水般一飲而荊龍玄燁寵溺的笑了笑,看著顧傾暖唇邊有一兩滴調皮的水滴,本能的伸出手想要為她擦拭掉,卻被顧傾暖躲開了。

龍玄燁有些尷尬的收回了手,他不再言語,只是定定的看著顧傾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顧傾暖也懶得去探索他的心裡世界,但被人一直赤果果的盯著,這感覺也著實不太舒服。到底是要鬧哪樣,顧傾暖有些抓狂。

她輕咳兩聲,似無意似感嘆的說道:「不愧是黎王啊,這演技是爐火純青啊,表情動作合理到位,毫不矯揉造作,很是自然。若我是那鳳雷,說不定也被你騙過去了。高手啊高手,皇宮出品,果然是名不虛傳。」

龍玄燁對這別具一格的誇獎有些哭笑不得,暖兒這是拐著彎的呲胍他呢,偏偏還堵的他啞口無言。被心愛的人嘲諷是什麼滋味,答案鐵定是心如刀割沒跑了,龍玄燁現在的感覺是如此,他苦笑道:「不,暖兒,我篤定你一眼能戳破我的偽裝,絕對不會被我所騙的。」

「哦?為何?」這麼篤定?倒是引起她的好了。

龍玄燁低頭,笑的很是苦澀。「因為你從未相信過我1沒有信任,自然會密切觀察他的小細節,也更容易找到破綻。明明知道事實的,為什麼他的心還像是吃了黃連一樣呢,苦的他差點淚流滿襟。

顧傾暖一頓,而後雲淡風輕的笑了,很隨意的說道:「嗯,說的很有道理1被人一眼看穿是什麼感覺,爽歪歪!

沉默良久,龍玄燁從牙縫裡擠出了一個字。「嗯。」這字裡行間的個滋味,妥協,悲傷,苦澀和無奈,只有自己體會了,註定得不到的感情,說太多也沒有任何的意義,不如沉默。

「你要帶我去哪兒?」

「到了你知道了。」

對於龍玄燁突如其來的頹廢,顧傾暖看在眼裡苦在心裡。罷了罷了,如果註定無法回應他,還是不要做出任何讓他誤會的舉動,不要給他一點點的期望,苦著古著哭了,哭完之後好了。

這廂顧傾暖在尷尬的情境下怡然自得,酒足飯飽之後和周公親密的約會,好似直接無視了龍玄燁這個大燈泡的存在,那種逍遙自在的模樣和龍玄燁食不下咽夜不能寐的狀態形成鮮明的對,看的龍玄燁也是瞠目結舌。

這女人到底有沒有同情心啊!龍玄燁無語,但又覺得好笑,顧傾暖現下的嬌柔不做作等同於對他的冷漠,他想笑又覺得悲傷,這種滋味太複雜了,他不知道該怎樣的詮釋。

顧傾暖和龍玄燁還算是和平共處,而龍玄墨則是風雨兼程披星戴月的趕到了言涼,原來顧傾暖走後,墨龍軍按照顧傾暖的命令,主動出擊,揮師攻打言涼。墨龍軍勢如破竹,一鼓作氣的攻下了六座城池。與聯軍的燒殺搶掠不同,墨龍軍謹遵顧傾暖的命令,並不干擾百姓的正常的生活,也絕不拿百姓的一針一線,投降的士兵一律優待,頑強反抗的人則格殺勿論。

本被戰爭嚇的瑟瑟發抖的百姓們,見墨龍軍主意為難他們,主動幫助他們修補破壞的房屋,甚至還分發給他們糧食,龍霄的皇帝更是承諾直接減免了三年的賦稅雜役,讓他們來恢復生產。這樣差別待遇讓他們一時間淚滿盈眶。要知道,他們的青天大老爺可從未如此仁慈的對待他們,敵軍的國主尚且能夠如此,他們為何不能。說到底,是因為那些高高在的權貴重臣們,從未將他們當回事。

百姓們想的很簡單,誰對他們好他們跟誰走,墨龍軍攻下城池之後,留下兩千人守城。守城的人很少,於是乎百姓們便自發的協助墨龍軍守城,他們甚至還成立了協防軍,只要一有戰事,戰爭的號角一旦吹響,他們便主動要求參加戰鬥。沒有戰事,他們在家務農種田,參加勞作。可謂是全民皆兵,生產守衛兩不誤。現下,他們儼然把自己當作了龍霄的一份子,眾志成城的共同守衛自己的家園。

還有的百姓為表感激,則將家僅有的糧食拿來犒勞他們的守護神。但墨龍軍卻是堅決不肯收百姓們的任何東西,哪怕是瓜果蔬菜,都堅決不收。

「大人啊,這是我們的一點點心意,你收下吧。」

「對啊,大人,你們收下吧,你們那麼辛苦的保護我們,這是你們應得的。」

「是啊是啊,大人收下吧。」

百姓們你一言我一語皆是勸說墨龍軍能夠收下他們的禮物,有瓜果蔬菜,還有糧食布匹,更有新鮮的牛羊肉。墨龍軍的守城將領很是感動,他語重心長的說道:「感謝大家對我們的厚愛。保家衛國本是軍人的使命,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你們也不容易,這些東西還是都拿回去給孩子們補補身體吧,他們才是希望埃」

「不不不,家裡還有,這些是為了犒勞將士們的,大人,你不要再推辭了。」

「大人,是不是你看不我們這些東西,還是」

守城將領知道自己的一再拒絕讓百姓們誤會了,於是他急忙解釋道:「大家誤會了,我絕無此意,大將軍在臨走之前再三交代,絕對不能拿百姓的一針一線,否則軍法處置,輕則驅逐出墨龍軍,重則斬立決。」

百姓們聽到這裡倒吸了一口氣,一片嘩然。我的天啊,這大將軍這麼嚴厲啊,等等,方才大人說他們是什麼軍,墨龍軍?墨龍軍!我的天吶,竟然是墨龍軍啊!

「大人,你們是墨龍軍?」

「是的,我們是墨龍軍,對於這次戰事本將深感抱歉,可是我們別無選擇1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