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皇妃千千歲 其他類型

寒門皇妃千千歲 第一百八十九章 談一樁買賣

作者:潔白的翅

本章內容簡介:,姑娘同意賣畫了?」事情這麼容易達成,聖主反而不敢置信。還是小丫頭不諳世事,好騙!隨便編個故事就信了,竟然也沒懷疑什麼,也沒問什麼,就答應了。 「我又不喜歡字畫,拿來換錢豈不更好?」魚蝶兒為難...

「那若兒伺候閣主穿衣。.org雅文吧「女子柔曼著聲兒,跟著也下了床塌。雙手靈巧的為他穿衣系帶,極為周到熟練。最後將面具也給他戴好。

楚楓眉目半斂,看著面前輕鬆為自己穿戴整齊的女子,不知怎麼的,腦海里卻冒出那個笨手笨腳,連繫個腰帶都不得要領的小女娃來。

怎麼想起她來了?楚楓兀自搖搖頭。

不過,不知道一會兒聖主會將她遣到哪兒去?

是肅閣主那?秦閣主那?還是向閣主那?

不管去哪兒,可千萬別安排去秦閣主那,他可是宗內有名的色魔。而且方才在大殿之上聲討她的一眾人里,也有他在內,若是落到了他的手裡,那不就是羊入虎口了?於公於私都沒有好果子吃。

就她那樣的,連個腰帶吶人,更不懂如何伺候討好男人吧?若是那色魔對她用強的?想起她在秦閣主身下哇亂叫的反抗,楚楓心裡一陣煩悶。而且她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到時候惹急了姓秦的,說不準一把就掐死她了事。想到此,他眸子里不經意的現出濃濃的憂懼之色。

「閣主,怎麼了?是不是若兒哪裡做的不好?」面具的遮擋下,女子看不到楚楓的面容,但是看他又搖頭,又是滿眼憂愁的,以為是怎麼了。

楚楓怕被看穿,尷尬地輕咳了兩聲,「沒有,若兒很好。」

女子便又展了笑顏。

她確實很好,人美又懂事,除了偶爾才叫他楓,平時連稱呼都是尊敬的叫他閣主。可是除了好以外,楚楓覺得與她之間的維繫似乎只有男女之事,總像少了點什麼。

但是她不過是楚楓身邊幾個女人里的其中一個而已,招之則來呼之則去。少不少什麼,他也懶得深究。穿戴整齊后便踏步出了房門。

魚蝶兒被帶進了一間屋子,聖主將所有人都留在門外,屋內只有他和魚蝶兒。連奉茶的丫鬟在斟了茶水后也被趕了出去。

與他獨處,魚蝶兒的心裡不免湧起一絲惶恐。大庭廣眾之下,就算全是他們的人,總還是覺得沒那麼慌,現在只面對他一個,她是真的感覺害怕。她是一點不知道這個笑面虎打的什麼主意。

四目相對,誰也沒說話,過了很久,聖主長長舒了口氣,像是平了平心緒,才說道,「本尊請姑娘來,是想與之談一樁買賣。」

「談一樁買賣?什麼買賣?」魚蝶兒驚奇地問道。.org雅文吧

「姑娘莫急,談買賣之前,本尊還有幾個問題想先問問姑娘,希望姑娘能如實回答。」

「我向來不擅於撒謊。」魚蝶兒淡淡的。心中暗自恨道,騙不死你個老傢伙!

見她願意配合,聖主的眼睛里透出了一絲光,「好,這樣最好不過。你放心,本尊向你保證,只要你聽話,好好回答問題,促成這樁買賣。本尊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

「是嗎?希望聖主是個言而有信之人。」魚蝶兒意有嘲諷。

「哈哈哈!若是對別人,本尊還真的不能保證完全的信守承諾,所謂兵不厭詐,有的時候,為了有個好的結果,也是要不擇手段,用些計謀策略的。」他眸色一深,「不過對姑娘你,本尊一定信守承諾。」他眯眼仔細端詳著魚蝶兒的臉,「本尊也是憐香惜玉之人,怎麼忍心欺騙姑娘呢?」

「聖主有什麼話,就請快問吧。」看他說話突然變得猥瑣起來,魚蝶兒很是反感,冷淡道。

信守承諾?他這樣罪惡的宗門會有什麼信義可言?這聖主說話還真是唬死人不償命。在他這偽善的面目下,不知道有多少上當的人了。

「姑娘是不是曾經從庄太妃那裡得了幾樣東西?」聖主低了聲道。

魚蝶兒聞言,心裡微微一動,難不成他是為了那些東西而來?

當初,她是從庄太妃那裡索要了一些東西,除了星碗和首飾,其中還有幾幅字畫。想起這事兒她就鬱悶,當日還以為得了便宜,誰知道卻因此中了要命的毒。那些東西就是再值錢,能有命值錢么?真是得不償失!

可是那些東西雖然算是值錢,不過也不算什麼了不得的東西。對於一個專門擄人索財的宗門來說,也算不得什麼吧?無論如何也沒必要弄的這麼神秘兮兮埃而且將自己擄來也是要費人力物力的。也許是自己想錯了,他不是為了那些東西?若不是,那無端端的問這事做什麼?

魚蝶兒不由帶了幾分探究凝望向那聖主。四目對視,近在咫尺,一剎那兩個人的眼睛里都有一絲微妙閃過。魚蝶兒甚至能從那聖主的眼睛里看出一抹迫不及待的熱切。雖只是一瞬,魚蝶兒卻能肯定,此事絕非自己所想那麼簡單。

「不錯,確有此事。」魚蝶兒痛快的承認了。既然他能問到此事,想必已經打聽清楚了,隱瞞也是無用。

聖主一聽,立刻身子前傾,更湊近了幾分,近的魚蝶兒似乎都聽到了他急切的心跳聲,「告訴本尊,那些東西裡邊是不是有幾副字畫?」

「好像是吧?」魚蝶兒刻意裝出一副記不清的樣子,「相對來說,我更喜歡那些首飾,所以就沒怎麼看別的,似乎是有幾幅畫,古鶴圖什麼的。別的記不得了。」

聖主一聽,眼睛頓時冒出一股精光,直勾勾的盯著魚蝶兒,「姑娘的意思是說,你都沒有好好看過那些字畫嗎?」

「哪有那些閑工夫啊!你是不知道,這宮裡的差事可沒那麼好做,特別是伺候皇上、太后,更是要擔著一萬個小心,早起的時候太陽還沒出來,晚上跟著月亮一塊安眠。你說,我哪有空去欣賞什麼字畫啊?」魚蝶兒不滿道。

「太好了!太好了1聖主大喜,「那些東西現在可還在你手中?」

看他這麼迫切的神情,魚蝶兒心思頓時活泛起來,這聖主連問話都單獨進行,不讓任何人在旁。想必那些東西,準確的說應該是那些字畫不但貴重,或許真的還有著別的什麼自己不知道的隱秘。

魚蝶兒點頭,又問道,「那些字畫很值錢?」

聖主沉吟了片刻,「不錯,那些是古畫,自然是值錢的,不過在姑娘手中它們不過是些字畫而已,無非是值些錢,不過對於本尊來說是有特殊意義的。」

「什麼意義?」

「不瞞姑娘,本尊的祖上獨愛書畫,那幾幅字畫是本尊的祖上所收藏之物,喜愛之至!早年因故丟失,不想流落到了皇宮裡,本尊百般搜尋才找到其下落。」

「所以,聖主是想要回去?」魚蝶兒試探道。

「正是,本尊想尋回那些字畫以慰先祖之靈。不過本尊不白要,姑娘想要多少銀子,儘管開價。本尊先前說的想與姑娘談的買賣便是此事。」

談的買賣就是買畫?兜這麼大圈子只是買畫這麼簡單?早說不就得了。有必要這麼大陣仗將自己抓來?魚蝶兒覺得一定沒這麼簡單。

「原來聖主只是要買那幾幅字畫,小事一樁。既然那些畫兒跟聖主這麼有淵源,我也樂得成人之美。」魚蝶兒不以為意道,還如釋重負的喝了口茶。

「這麼說,姑娘同意賣畫了?」事情這麼容易達成,聖主反而不敢置信。還是小丫頭不諳世事,好騙!隨便編個故事就信了,竟然也沒懷疑什麼,也沒問什麼,就答應了。

「我又不喜歡字畫,拿來換錢豈不更好?」魚蝶兒為難道,「不過東西我又沒有隨身攜帶,沒法給你埃你要先把我放了,我好回去將東西取了給你。」

聖主擺擺手,「這個就不勞姑娘,姑娘只需將畫兒的存放地點告訴本尊,本尊派人去取便是,待取來以後,即會付你銀票,送你離開。」

老狐狸!買賣不都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嗎?哪有將人扣留,私自去取東西的道理。而且說什麼取了東西再付錢放人?取了東西還有必要上趕著給錢嗎?還放人?當自己傻子嗎?

魚蝶兒暗自將這聖主罵了百遍,不過面上還是依然不動聲色,疑惑道,「聖主的主意好是好,不過東西在皇宮裡,你們如何能進得去呢?不如我回去取出來交予你們,不是更簡單?」

聖主哈哈一笑,「這個姑娘不必擔心,雖然在皇宮裡,是要費些事兒,不過也不是沒辦法的。姑娘只管將地方說來,別的就不用管了。」

「呵!呵1魚蝶兒乾笑了兩聲,「貴宗還真是神通廣大1

在皇宮裡都能拿走?看來不是有內應,就是有能輕鬆出入皇宮的高手。既然這樣,為何不暗地在喜棉宮搜尋呢?直接將東西偷偷盜走不就行了?反正已經知道自己從庄太妃那裡得了幾樣東西的事兒了。自己的住處肯定也不是秘密了。難道說他們已經暗自找過了,沒找到,才將自己擄來詢問的?

魚蝶兒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她卻明白一點,不能告訴他東西在哪兒?他們得到了東西以後,可能就是自己被滅口的時候了。

這哪是什麼買賣啊?明明就是為了從自己口裡套出口信而已。

同時魚蝶兒也暗自慶幸東西藏得夠隱秘,本來是因為那些丹丸和醫書所以才暗自開闢了個暗室,那些首飾和字畫是順便一起放進去的,想不到歪打正著,幫上大忙了。

在聖主再一次催問她東西存放在哪的時候,魚蝶兒假裝冥思苦想了一陣,哭喪著臉說,「我可能是被你們興師動眾的』請『來,受了驚嚇,一時間竟想不起來東西放哪兒了。你容我再想一想。」她一邊說一邊皺眉苦想著。

聖主一瞬不瞬的看著魚蝶兒,沉默許久,突然慢慢的說,「想不起來了?你最好別跟我玩花樣1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