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皇妃千千歲 其他類型

寒門皇妃千千歲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打持久戰

作者:潔白的翅

本章內容簡介:也是打鼓的,也怕喜棉宮真的就此衰落了。現在見了曙光,無不歡喜雀躍。 金松聽從了魚蝶兒的吩咐,準備第二日司膳監再來送食材的時候依舊退回,可第二日卻壓根沒人來送。 不過對此,魚蝶兒似乎早就...

看著她一副小饞貓的樣兒,魚蝶兒嘻嘻笑道:「走吧,先去找個飯館填飽肚子再說。」

「是有一股香味,怎麼這麼香。」金松也聳了聳鼻子道。

順著香味尋去,走到一家專營驢肉的小館子前,門臉不大,門口擺著幾張桌子,有人正坐著吃喝,一個年輕人守著籠屜吆喝叫賣,旁邊還有一鍋熱湯。

籠屜里是熱氣騰騰的驢肉包子,湯鍋里咕咚著飄香的驢肉湯。

這老闆倒是會做生意,這麼一擺,本來沒想吃的人,聞著味也不自覺的來了,就像是現在站在近前的三位。

支應著這一攤的年輕人看上去是個利落人,也是見慣了主顧的,一看這幾位就不像是街坊或者小攤販,忙往裡讓:「幾位裡邊請,裡邊乾淨著呢,還有香茶伺候。」

見他們邁進了店門,忙隨後跟了進來,引領著落了座。魚蝶兒坐了,金松和霜兒站著沒動,雖然在外邊,可是主子面前,他們覺著不該坐。

直到魚蝶兒開口並眼神示意了,二人才坐下,心中還是揣著不妥。

「瞧著幾位眼生,第一次來吧,幾位看要吃點什麼?驢肉包子,驢肉餃子、驢肉餡餅、驢肉湯。我們小店的驢肉湯可是秘制的,香濃美味,凡是喝過的沒有說不好的。」年輕人一邊招呼店裡的一名女子上茶,一邊介紹道。

店裡面收拾的確實幹凈整潔,四方桌上也是擦拭的一塵不染,手觸及之處也沒有油膩之感。門臉小,店裡面空間也不大,統共也就五張桌子,現在早飯過了,午飯還不到,所以人也不多,只有幾個在店裡吃著包子,喝著湯。

「先來一屜包子,三碗湯,餡餅也來幾個。」魚蝶兒看著隔壁桌上擺了兩個炒菜,便又說道。「有菜的話看著上幾個。」

「有,有。」因為還沒到晌午,年輕人以為純粹是來吃早飯的,便沒介紹菜。聽魚蝶兒這麼說,只感覺是個大主顧,不是就吃包子的。忙不迭聲的應道。

「小店做的也是驢肉的菜,最拿手的五香醬驢肉、蔥爆驢肉、芋頭驢肉煲、紅燒驢蹄筋、燉驢肉……」

「嗯,你看著上吧。」魚蝶兒微笑道。

在這小館子里,她感到親切,也許因為自家也是經營包子鋪的原因。看著這年輕人就像是在自家包子鋪里忙碌的哥哥。言語間不免對他親近了幾分。

「得1年輕人喜笑顏開的去通知廚房了。

魚蝶兒抿了一口茶,茶湯清澈,味濃醇和,葉底明亮,黃綠油潤狀似雀舌,竟是毛峰,原想這小店不會是什麼好茶葉,想不到會提供這麼好的茶水。若是客人只吃個包子,不就虧了。好在到店內用餐的才提供,到了店裡怎麼的消費也會多一些,不會只吃個包子。

她有滋有味的喝茶,看著包子、羊肉湯、餡餅已上了桌,那兩個人咽著口水大眼瞪小眼的,誰也沒動。

「愣著幹嘛?吃埃」她眼含笑意的看他們,從宮裡走到這兒也不盡,這些日子又沒吃好,不餓才怪。

「大人,這樣不好吧?我們怎麼能跟您一桌吃飯呢。」金松壓低了聲道。

魚蝶兒假意怒道:「說了別叫大人。」她也是壓著聲。

「姑娘,我覺得他說的對。」霜兒附和。

「現在不分主僕,聽我的,快吃。」她放下茶碗,拿起一個包子咬了一口,以做表率,「快吃吧,這包子可香了。」她忍不住誇讚,包子確實很好吃。

兩個人禁不住她的誘,聽話的也一人拿起一個來,而且湯碗里飄忽的熱氣泛著芝麻油的香,早已將他們的饞蟲勾出來了。

包子是粉條驢肉餡的,餡里應該是擱了香葉、桂皮末,滋味十足。

開始兩個人還拘著,後來竟有些爭先恐後了,包子一個個的少下去。餡餅一塊塊的見了盤底。菜也燒的好,可見真的是百招全不如一招鮮,將驢肉做的好也算是個絕活。

吃著實在好,本來也準備回去的時候看帶些什麼吃的回去,給奴才們打打牙祭的,這下也不用想了,另要了三十斤醬驢肉,兩屜包子,十張餡餅。

年輕人以為是開玩笑的呢,愣了半晌沒吱聲。雖然手藝好,不過店小,做的主要也是包子和驢肉湯,迎來送往的不過是些小生意,幾個包子兩碗湯的,趕上午飯晚飯上的客,會點幾個菜而已。一下子出去三十斤醬驢肉,真是有點不敢相信。

好在醬驢肉是有的,因為這也是個招牌菜,平時哪個街坊要加個菜什麼的,就會來這要上一斤,所以備的充足,要是別的菜,興許還不夠呢!

結賬的時候,魚蝶兒多給了些,小本生意,總歸也不太容易,她是理解的。

「客官慢走,歡迎再來啊1年輕人直送到店外,目送他們走遠。

三人順著街,挨邊的逛了逛,又買了幾隻燒雞烤鴨,糕點也買了幾包。還想逛一逛的,可魚蝶兒擔心東西太重,金松提著吃力,俗話說遠路無輕重,幾十斤說多不多,但走久了還是不輕鬆,而且畢竟是偷溜出來,也不敢耽擱太久。所以稍微逛了逛便往回趕了。

魚蝶兒看金松大包小包的實在累贅,不好拿。便叫了個力巴幫著拿東西。送到離宮門不遠的地方才打發了。

金松心裡湧起暖意,這麼真心的關心奴才的主子還真是鳳毛麟角了,哪個不是累死了還覺得你不夠勤快,奴才是幹啥的,不就是幹活的,吃苦的,伺候人的。哪有給奴才找力巴的道理。

所以心裡的那股感動和溫暖沖的他想流眼淚。

「回去嘴嚴點,別說咱們出來了,只說這些吃的是宮裡弄到的。有吃的這事,讓他們也別走漏了。」臨進宮門前,魚蝶兒囑咐道。

畢竟私自出宮,若是自己一人還好說,還帶著太監宮女,說出去也是犯了規矩。

「奴才明白,大人放心。」金松保證道。

「奴婢一定不說出去。」霜兒眨眨眼,「大人,以後咱們還出來嗎?」

「你這丫頭。」魚蝶兒點了下她的額,「你還出來上癮了?」

霜兒便嘻嘻的笑。

小姑娘總是貪玩的,圖新鮮的,街上那麼熱鬧,真令人流連忘返。

回到宮裡魚蝶兒就走去軟塌上歇著去了,走這一遭,還真是累的不輕。好好的眯一覺。

「金子,你記住,司膳監的如果來人,一律不見,送食材來一律不收,今日不收,明日也不收,我沒說收之前,統統退回去。」臨去歇著前,魚蝶兒鄭重的對金松囑咐道。

「明白。大人放心。怎麼來的讓他們怎麼回去。」金松底氣也足了。主子連宮門都能隨意出入。他還擔憂個什麼?

轉身便將帶回來的好東西分給所有的奴才去了,膳房熬了一大鍋粥,就著包子、五香醬驢肉,吃的甭提多香了。

剩下的驢肉和燒雞、烤鴨的留著下頓吃。

「金管事,有你的啊,從哪搞來的驢肉啊?真香1內膳房的大廚開口道。

「這都是主子的面子,吃著歸吃著,嘴都嚴著點,別說出去,別給主子找麻煩。」金松鄭重其事的對眾人交代道,「都聽到沒有?」

「知道,知道,肯定不說出去。」

「還是大人有本事1

「那是,大人是御前伺候的,誰不給幾分顏面。」

「那司膳監就是瞎了狗眼,欺到大人頭上了,找不自在。遲早要倒霉。」

眾人情緒異常高漲,不僅僅是因為有了好吃的,更主要的是覺著主子精神氣色開始好轉,開始顧及奴才們了,心裡燃起了希望,無助與焦急便跟著散了些。

有道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做奴才的可不就盼著主子好嗎,主子好了便能跟著好,走出去也能跟著有面,想當初全宮奴才均升級時,那出了喜棉宮遇到別宮的奴才,哪個不是羨慕的眼紅,說話都帶著巴結。可謂是一榮俱榮。

這段日子魚蝶兒消沉,加上司膳監的苛待,這些人嘴上沒流露出來,可是心裡也是打鼓的,也怕喜棉宮真的就此衰落了。現在見了曙光,無不歡喜雀躍。

金松聽從了魚蝶兒的吩咐,準備第二日司膳監再來送食材的時候依舊退回,可第二日卻壓根沒人來送。

不過對此,魚蝶兒似乎早就預料到一樣,絲毫不驚訝。

不過因為她本來也沒想息事寧人,所以才做出不收食材的決定,心中當然早已思忖著如何將這件事不露聲色的捅上去。

原打算拒個三四日,煞煞他們的威風。現在倒好,司膳監直接不再送了。

她心裡冷笑,這樣倒也更好,如今眼裡越沒有自己,做的越過頭,將來便會令他們越後悔。

她沒想打持久戰,況且人家直接不送了,也打不了持久戰,畢竟民以食為天,她可不想天天為點吃的傷腦筋。

既然他們對退回食材無動於衷,那就沒必要僵持下去,速戰速決吧。所以第三日時,她便準備去太後宮中坐坐,閑聊天中不經意的透出那麼幾句也就行了。她覺得太后不會不管,即便是真的不管,皇上那裡再走一遭也無妨。就算是看在自己還有利用價值的面上,皇上也會管的。

也是因為有如此把握她才敢這樣做,否則爹不疼娘不愛的沒人給自己出頭,還敢將食材退回,不是自己作死嗎?

作死可不是聰明人所為,聰明人應該是懂得審時度勢的。看清了形勢,認清了自己的位置,才能將勝算髮揮到最大。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