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殘月 武俠修真

刺客殘月 第二百五十三章 兩代宗師終相見(

作者:親親雪梨

本章內容簡介:跟小金子一起回到了華陽城,梁翊一見到映花和兒子,開心得嘴都合不上了。他專心地逗著子衿,映花眉目間滿是柔情,看著丈夫的背影,平靜地說道:「大魔王,前天我去宮裡一趟,將我哥罵了一頓。」 梁翊一驚,...

吳不為把手指從林充陽肩膀上抽了出來,狂笑著立在了一邊。林充陽捂住肩膀,忍著劇痛問道:「老前輩,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下此重手?」

吳不為哈哈大笑:「林充陽,聽說二十年前,你算是整個武林首屈一指的人物,我本來還想著跟你比一場,可沒想到啊,你竟然連我一招都躲不過,可見這所謂的『武林高手』,真是一茬不如一茬。」

林充陽當年出家,一是念著自己殺戮太多,恐報應波及家人;二是他在江湖行走多年,參加了不計其數的比武,最後也找不到對手,繼續打下去也沒意思。他本來頗為自負,可現在卻被吳不為嘲諷得面紅耳赤,他說道:「晚輩確實不敢跟前輩動手,再說,我那徒兒肯定遇到危險了,晚輩要去救他,失陪了1

林充陽剛一轉身,吳不為卻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落在他面前,那張老樹皮似的臉龐看起來格外猙獰,他毫不在意地說道:「不管你要去救誰,得先過了我這一關。若你贏不了我,那你哪兒都別想去了。」

林充陽陰沉著臉,不悅地說:「你這老傢伙,果然不通世故。那好,那我就先打敗了你,再去救我徒兒1

說罷,林充陽便擺好了應對的架勢,吳不為開心地大笑起來,小金子卻擔憂地勸道:「師父,他武功也很厲害,您年紀也大了,不會吃虧吧?」

吳不為瞪了徒弟一眼,說道:「你小子不要亂說,我哪裡老了?」

說罷,他氣息一沉,中氣十足地跺了一腳,樹葉簌簌而動,明明是炎炎夏日,小金子卻感受到了一股清涼的氣息。可不過須臾,又一股熱浪從身後襲來,溫熱卻不灼燒,柔和而又綿長。小金子被這兩股氣息夾在中間,差點兒站不穩腳跟。他為了保命,急忙躲到一顆大樹後面去了。

林充陽和吳不為交起手來,猶如琵瑟山中兩隻最兇猛的野獸廝打在一起。林充陽是體型健碩的猛虎,而吳不為是敏捷狡猾的惡狼。林充陽被偷襲了一次,一直咽不下這口氣,非要在吳不為身上弄出傷口來;吳不為不以為意,他輕鬆地穿梭在樹林間,讓林充陽的手掌一次次撲了空,全都落在了樹木上。那些樹木可倒了霉,幾乎都被林充陽劈成了兩半。小金子本來還躲在一棵大樹後面,沒想到差點兒被倒下來的樹榦砸死。嚇得他跳出了老遠,又躲到了一塊岩石後面。他剛藏好,吳不為就站在了岩石上,小金子只能暗暗叫苦。

不知二人又打了多長時間,又進入了僵持狀態。只聽吳不為朗聲說道:「你的以柔神掌確實厲害,不過作為招數來說,少了些殺氣,所以你殺不死我。」

林充陽正色道:「我這套掌法,原本也不是為殺人創製的,如果對手不是必死之人,這套掌法只會給他留下重創而已。」

吳不為嘆氣道:「唉,你們為人處世恪守君子之道,練武也不想害人,我真替你們這些人著急啊1

林充陽說道:「誰說練武就一定要害人了?老子手中的赤日刀,金家人手中的殘月弓,哪一樣是害人的?」

吳不為呵呵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等著被害啦1

吳不為收起嬉皮笑臉,可他不知道的是,林充陽已在暗中積蓄力量,他猶如一陣怪風刮到吳不為面前,像烙鐵般灼熱的手掌沖著吳不為的胸口打了過去。「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吳不為顯然沒想到林充陽的招數居然也會這麼快,他下意識地向後一閃,在跌下岩石的那一剎那,林充陽的手掌正好觸到他的胸口。誰知吳不為定力非同一般,他向後仰去,腳下卻穩若磐石,他趁機用五個鐵鉤般的手指緊緊刺入林充陽的右手裡,他的指甲很長,幾乎將林充陽手上的筋全給挑斷了。

十指連心,突如其來的劇痛讓林充陽無法忍受,他大聲狂叫了起來。吳不為眼神冰冷,抽回血淋淋的手,又沖林充陽胸口打了一掌。林充陽狂吐鮮血,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識。

虎嘯狼吟般的樹林寂靜了下來,小金子也撣了撣身上的樹葉,從岩石底下鑽了出來,還好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師父,他才稍稍放心。

「師父,林莊主呢?你把他打走了?」

吳不為努努嘴,算是往前指了指,說道:「喏,在那兒躺著呢,應該死不了。」

小金子急忙跑過去看,只見林充陽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右手全是鮮血,或許因為過於疼痛,還在不停抽搐。小金子一下子急了眼,跳起來說道:「你把他弄成這個樣子,怎麼跟梁大哥交代?」

吳不為眼睛滴溜溜轉了兩圈,無奈地聳聳肩,說道:「我已經很節制了,是他不經打,我有什麼辦法?」

小金子急得團團轉,事不宜遲,他先吹響了口哨,清亮的哨音回蕩在寂靜的樹林里,不過一會兒,就有幾個人趕著馬車急走過來,原來是余叔帶領著梁家的幾個家叮他們七手八腳地把林充陽抬到馬車上,向華陽城北邊走去。

小金子給林充陽的手上撒了點金瘡葯,見他疼得眉頭緊鎖,他便抱著頭,不停地自責起來。此去飛龍山還有一百多里,但願林莊主別出什麼事,要不梁大哥又要踹自己心窩了。

吳不為見徒弟苦著一張臉,便寬慰道:「你放心吧,他肯定死不了。如果他快不行了,我就給他運功療傷。」

師父不說話還好,他一開口,小金子頓時就暴躁了起來:「你都這麼大歲數了,把你的晚輩打成這個樣子,你也下得去手1

吳不為不聲不響地捂緊了胸口,不讓徒弟看出異常,也沒有再跟他反駁,只是語氣平淡地說:「如果他真想跟我打,我倆至少還能再打三天三夜。但是他一心想去就他徒弟,心急了些。」

小金子默默無語,但是也在心中感嘆梁大哥神機妙算。如果林充陽能被騙過去,能乖乖地跟小金子去仙女湖,懸劍山莊的楊逍莊主會想辦法攔住他,將他留在山莊里,等風頭過了再說;若林充陽不肯去仙女湖,那就讓吳不為在這片槐楊林里等著,待林充陽一靠近,便將他打暈,再讓余叔把他們送到飛龍山。文駿昊還留了幾個人,可以讓林充陽在這裡休養一段時日。正好梁翊奉命巡視駐紮在飛龍山附近的雲龍師,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可以見上師父一面。

梁翊將每個過程都考慮到了,卻沒想到吳不為會將林充陽打成重傷,搞不好還會留下殘疾。兩天後,當小金子來報信的時候,梁翊正好要啟程回京。公事都已經辦完了,他借口出去兜兜風,去另一條路上見到了余叔他們。他掀開門帘,看到昏睡的師父,一下子閉著眼抵住了腦袋。

吳不為見梁翊半晌沒說話,這才有點兒心虛地問:「如果怪我的話,你就罵我幾句吧!反正我臉皮厚,被你罵了也沒事。你可別在心裡憋壞了。」

梁翊揉了揉太陽穴,語無倫次地問道:「吳爺爺,我師父不會有生命危險吧?他…他還要睡多久才能醒過來?」

吳不為說道:「你不用擔心,他有以柔神功護體,不會出什麼岔子的。你也知道,以柔神功若修鍊到至臻的境界,身體便會有自愈的功能。你師父雖說傷得重了點兒,不過一百天以後,他肯定會恢復如初的。」

梁翊這才放下心來,鑽進車裡看師父的傷勢。為了不讓師父再跳出來搗亂,小金子給他餵了安眠藥,所以他一直都在昏昏沉沉地睡著。梁翊輕輕握住師父的右手,動情地說道:「師父,或許你會怪我這麼做,但我也沒辦法,我現在自身難保,萬一您出了事,我會束手無策。所以您暫且休息三個月,等百天過後,再來京城找我。到時候您要打則打,要罵則罵,徒兒絕對沒有一句怨言。」

林充陽還是毫無知覺,梁翊不能耽誤太久,便跟師父依依惜別,叮囑余叔他們要好生照看。他想謝謝吳不為,可吳老頭畢竟心虛,早就跑得無影無蹤了。梁翊啞然失笑,心想,這個老頭還是挺可愛的。

他跟小金子一起回到了華陽城,梁翊一見到映花和兒子,開心得嘴都合不上了。他專心地逗著子衿,映花眉目間滿是柔情,看著丈夫的背影,平靜地說道:「大魔王,前天我去宮裡一趟,將我哥罵了一頓。」

梁翊一驚,問道:「你罵他什麼了?」

映花喝了口水,說道:「罵他昏庸無度,醉生夢死,若長此以往,大虞只能落在別人手中,我們都沒有好下場1

「你怎麼能這樣跟他說話?萬一他生氣了怎麼辦?」

映花怔怔地說:「我不管,我不能看他把皇位葬送在自己手裡。現在我倆是最親的人,如果我不罵醒他,誰還有這個膽量?」

梁翊慚愧地低下頭,說道:「是我等臣子懦弱,還勞駕你一個弱女子來做這些。」

「我不是弱女子,我是大虞的公主1映花轉過頭來,目光澄澈,滿臉殷切地說:「大魔王,你已經夠累了,為趙家的江山付出夠多了。我不想看你再被皇兄傷心,想幫你一把,才做這些的。」

梁翊將兒子放進搖籃里,動情地握著妻子的手,這才發現映花左臉上還留有一塊紅櫻他心疼地撫摸著那塊紅印,映花卻笑著說:「他打完我之後就後悔了,還給了我和子衿一大堆東西。他這幾天確實有很大改觀,不信你明天上朝看看。」

「嗯,謝謝小仙女。」梁翊捧著她的臉頰,溫柔地親了一口。

「我們是夫妻,你謝我做什麼?」映花歪著腦袋,又恢復了少女的神色,她咬著嘴唇,說道:「大魔王,我知道你很為難,不過我還是想拜託你一件事情。」

「那你跟我客氣什麼?直接說就好啦1

「我只想求你…不要輕易放棄我哥,好嗎?」

盒飯還在加熱,看這次誰猜得對~~

把章節名的「至尊」改成「宗師」了,這樣好像更貼切一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