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御九洲 玄幻魔法

君御九洲 第五十章 暢聊天下,源魂密文

作者:吾在凡塵

本章內容簡介:艘幌濾的鬍子繼續說道:「雖然如今你的位子在同輩之人依然算是佼佼者,可是這也僅僅是在這西漢之中,南域很大、東洲更是廣袤無垠更別說這九洲之地了。」 「君風明白,君風斗膽一問,這東洲四處地域是否也和...

君風任職第二羽林衛衛隊長的事情很快便傳遍了整個王都,王都之中個階級的達官貴族再一次在目光集中在這一位奇才少年的身上,甚至已經有人暗中打探這君風是否有家室,欲要將自己的女兒或是孫女與之交好。

這可是新貴,一個被所有人都看好的潛力股。

不過此刻君風居住在源靈侯府之中,這些官員還沒有膽量敢到源靈侯府去和君風交好,誰都知道這統兵多年的源靈侯王尨的脾氣,那絕對是無人敢惹。

上午時分從王宮中回來的王尨單獨的將君風叫到了自己的書房,這可是王尨第一次邀請君風和自己單獨談話。

書房之中王尨特意讓身邊的人全部退下,君風就坐在起左邊,兩人喝著下人送來的清茶卻沒有言語。

這樣默契的安靜保持了很久,兩人好像是在比著能耐看誰先耐不住寂寞。

「咳。」

君風輕咳了一聲,將手中的茶杯放到了一旁,畢竟是少年心性那裡忍受的了太多的寂寞:「今日侯爺好雅興,不知讓君風前來是所謂何事?」

「呵呵,自白虎關一別,賢侄你屢建功勛,現在在這王都已經算是一位新貴了,今日老夫也是一時興起想和賢侄聊上一聊。」

王尨莞爾一笑,將茶杯放到一旁,此時哪裡有那戰場軍令如山一呼百應的將軍模樣,到更像是一位慈眉善目的長輩。

對於源靈侯王尨君風心中更多的應該說是警惕,一個讓他捉摸不透的人,這樣的最為危險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他到底是對你是敵是友,亦或是貨敵或友。

「君風不敢,這一切全是仰仗王上和侯爺的栽培,否則就憑君風這微末之功那裡能有今日的功績。」

「呵呵,不錯,無論身居如何的高位,都要記住你的那謙卑之心,為人臣子最重要的是為君上分憂,而非想著如何謀取私利。」

「君風謹記。」

君風嘴上如此的說,但是心中的疑惑更是加重了幾重,王尨所言多麼像是一個為君分憂的忠臣,可是就是這樣的人卻在很多人的心中是一個隨時會威懾到王權的人,甚至劉韜明裡暗裡的都在防備著他。

君風應答之後王尨微微的點了點頭,捋了一下他的鬍子繼續說道:「雖然如今你的位子在同輩之人依然算是佼佼者,可是這也僅僅是在這西漢之中,南域很大、東洲更是廣袤無垠更別說這九洲之地了。」

「君風明白,君風斗膽一問,這東洲四處地域是否也和南域一般。」

「老夫少年時和王上便是從西漢出發,歷經了兩年到達了另外一邊的武唐國,至於其餘的地域老夫也只去過東域,東域之秦國曆經了三十年的變法,在二十年前便已經強國現在我西漢十倍之多。」

王尨說道著不禁一陣皺眉,這秦國雖然是別的地域的國家,可是一個強悍的國家佇立在那對於西漢來說永遠都是一個威脅,不管這個國家的地域有多遠。

在看此時的君風,臉上露出十分明顯的震驚,秦國二字深深的刻在他的腦海之中。沒想到這個世界也有秦國,而且同樣也是經歷了變法。

秦滅六國而一統天下,這一切完全是歸功於商鞅之變法,就是不知這個世界秦國所謂的變法是否是「法家之變法」也就是史稱的商鞅變法。

「怎麼好像聽到這秦國你好像感覺很凝重埃」

君風的表情如此的明顯,王尨看在眼中,難道這小子也曾經到過秦國不成。

君風收回了心思,聽到王尨問自己想了想託詞回道:「在到達盪國之前,曾經有在別的地方聽聞過秦國的變法。」

「哦,原來如此,呵呵這秦國之變法,在短短的三十年裡便讓一個東域最貧弱的國家,一舉成為了東域的霸主,老夫也是遺憾如果能生在東域或秦國衛鞅一統指點著江山了。」

「衛鞅1

君風心中猛的一驚,這一次的震撼遠比聽到秦國變法時更加的驚訝,沒想到戰國時期的一位法家先賢的名號居然也出現在了這個世界,就不知道其餘的鬼谷弟子是不是也會出現。

「哈哈,好了,不說這一些了,待到日後也許你會有機會到別的地域,老夫的時日也許只能為你們將這南域掃平了。」

王尨說到此眼中略顯有些失望,畢竟這天下之大,而西漢國也不過是這天下棋盤之中的棋子而已。

夏國統治九洲近三千年,群雄爭霸各國征伐亂世延續了九百年,也許待日後也會有一位奇才將這亂世平復,可是王尨自己明白到哪日他已經不知骨埋何處了。

君風也盡量的將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王尨所講之事也不過是這東洲之中的冰山一角,也許隨著自己一步一步的向前的路上,更有更多出乎他意料的事情在前面等著他。

「侯爺您身居高位,知識淵博,小子有一些問題不知可否一問?」

「哈哈,在我面前就無需這些虛禮了,有何事不懂的儘管一問。」

王尨笑道。

「是關於源魂之事,小子雖有源魂,但是卻並不明白其改如何運用,很多時候用的更是莫名其貌,好似有一股力量引導而非我自己的意識。」

「嗯。」

王尨應了一聲,並沒有感到什麼吃驚,這一切在他眼中好似是理所應當的一樣:「這並不是什麼奇異之事,也是為什麼我要讓王上將你送往西漢學府的原因,不過今日你問起那老夫便和你說說。」

「多謝侯爺了。」

「要說源魂之事,首先你需要明白這源魂是何物,能激發出源魂者可謂是十萬中挑一,如我西漢近十億的人口,擁有源魂者不過寥寥,有記錄在策的也不過幾千人,至於未發現的應該也不超過萬人。」

「源魂顧名思義便是人衍生出的第二魂魄,是一種人身體的本源力量,覺醒的方式也有很多,有些是奇遇、有些是靠自身鍛煉、有些則是在生死絕境之中。」

「不過源魂覺醒可不是那麼簡單,所以一些人直接選擇了源氣修鍊,這源氣雖然無源魂那樣可以召喚出異獸兵刃來輔助,但是可以直接強化自身,特別是橙色源氣之上甚至可以練出化形武意,也便是劍意刀意之類的。」

「但是源氣雖強卻也只能止步於紫色源氣,傳聞紫色源氣之上如果能突破便可以直接進入心魂境界的源魂。」

王尨說道這裡,君風頓時一愣隨即連忙問道:「侯爺,這心魂境界可否便是源魂的第二境界?」

「正是,心魂境界源魂便會生出血肉,幻化兵刃盔甲,而且肉體會得到百倍的提升,一擊之力便可開山斷河,老夫有幸十年前突破至心魂境界。」

王尨好似在說一件和尋常的事情,可是聽在君風的心中卻猶如滔天巨浪,王尨居然也擁有源魂,而且已經到達了心魂境界,可是這件事情王都之中想必知道的人不過一掌之數吧。

「君風。」

王尨叫喚一聲,君風連忙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應答一聲,只聽王尨說道:「如你現在的境界應該是到達了源魂戰魂境界中段後期了,如你三日之前在遲鳳樓中召喚你的兵刃,這便是戰魂中段後期的能力,名為『心念』。」

「如你的游龍槍因為長期被源魂之力浸透,已經自主的和你的源魂綁定,待到你晉陞為心魂之時,那這游龍槍便會自動和源魂融合,也就是成為你自身的一部分。」

王尨說道此便也沒在多說接下來的,這一些足矣讓君風消化一段時間了,至少讓君風明白了在這源魂的擁有者之中君風此刻也僅僅只是墊底的存在。

「我也變言至於此,待你入西漢學府之中,裡面會有專人為你講解,不過老夫希望你能儘快的學習一切你想知道的。」

王尨之言有些莫名其貌,君風聽的有些糊塗:「侯爺,是不是近期有何事發生?」

「此事你現在無需知道,記住你現在也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待到天子壽誕結束也許你會有很長的時間不能回到這王都了。」

王尨的神情應該告訴君風這件事情肯定不是王尨一人安排,如果那邊只有一人了,至於何事也許君風他已經猜出了一二。

「小子明白了。」

君風起身微微的向著王尨作揖行禮,這是腦海之中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當即露出一副孩子的模樣像王尨說道:「侯爺,小子有一件不情之請,希望侯爺可有答應。」

「哦,老夫倒是沒想到你小子有事情會找老夫幫忙,何事你說罷。」

「呵呵其實也是小事,一是想讓侯爺在小子進入學府之後,讓我用一假名,二是想請侯爺讓筱雯也進入學府之中。」

君風這請求實則也是他的擔心,五王子和六王子雖然因為他而倒台了,可不代表他們的殘餘勢力不會對他們報復,筱柔這一弱女子軍實在不放心讓她獨自一人待在外面。

其實君風最怕的還是王嘯坤,這樣一位風流偏偏的少年公子。

「哈哈哈,老夫有時候真的會忘了你還是個孩子,你現在的模樣才是真真你年紀的樣子,這兩件事我答應了。」

「那便多謝侯爺了。」

話畢君風便朝著屋外走去,而就在他要踏出門的那一刻,只聽屋中傳來一句話:「西漢現在還亂不了,我和王上雖有芥蒂,但是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西漢,我們都老了以後是你們的時代了。」

「小子記下來。」

這一刻君風心中一塊石頭終於落了下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