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疆 歷史軍事

無疆 第三百九十二章 貓王?

作者:小刀鋒利

本章內容簡介:p> 首席女官微微一怔,轉回身,看見一道修長的身影走來。她眼中頓時露出痴迷之色,不過隨即,便被委屈所替代。 「太子殿下……」她眼中含淚。 雖然年齡不小了,但撒起嬌來,卻依然很致命。<...

見到這漂亮女孩飛奔過來,一直保持著溫和的貓夫臉上,也不由露出一抹開心的笑意。

「小貓兒……」

他話沒說完,那道倩影便已經撲進他懷裡,摟著他脖子咯咯笑起來:「大哥,我是不是又漂亮了?」

貓夫拍了拍少女的背,把她放下來,一臉寵溺的道:「我的妹妹,自然是最美的那個1

「哼1一道冷哼,從不遠處傳來,一股不屑的神念波動隨之傳來。

「堂堂公主,如此輕浮,不知自重,簡直不成體統1

楚羽的嘴角微微抽了抽,心說這種假道學還真是什麼地方都有埃

人家妹妹見到哥哥親熱一點又怎麼了?至於用這種話語來形容?

貓姓一族之間的溝通,很少是開口說話,全都是神念波動。所以傳達的意思相當精準。

當然,如果是普通人在這裡,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在交流什麼。

貓小貓長得很美,一雙丹鳳眼,眼神純凈而且靈動,一看就是那種非常聰明的女孩兒。

她回頭看了一眼大殿的陰影處,散發出一道冰冷的神念波動:「如果你再敢當著我的面胡說八道,相信我一爪子抓死你。」

貓夫的臉色也冷下來,如果這裡只有他們兄妹還則罷了。但現在還當著楚羽和青兒的面,哪怕他並不年輕,沒有了那股熱血和衝動,可心面依然覺得相當不痛快。

他冷冷看著大殿的陰影處,淡淡說道:「身為女官,的確有教導皇族子弟的責任和權力,可你不覺得自己管的寬了一點么?」

「笑話!我是貓姓王族的女官,負責的是所有公主的言行舉止,公主失儀,我自然有權力糾正。貓夫王子,看來你進入封地很多年,連規矩都忘了呢。」

從陰影中,走出來一個中年女子。

如果她不是板著一張臉又一身戾氣的話,相貌也算不錯。

她冷冷看著糾結著眉頭的貓小貓,呵斥道:「貓小貓公主……」

「夠了1

一股強大的神念波動,從貓夫身上散發出來。

他有些怒了。

多年未曾踏足這片土地,沒有回來看父王和母妃,一回來就接連遭遇這些糟心的事情。

還是當著楚羽這種貴客的面,讓他胸中生出一股火氣。

當年他放棄王位的繼承,就是不想出現兄弟鬩牆這種破事。

但沒想到,他的隱忍,似乎並沒有換來應有的尊重。

他的弟弟,如今的貓族太子貓犀利依舊視他為很大的威脅。

就連王宮中的女官,現在也敢當著他的面不陰不陽的說話了。

尤其他現在非常急於讓楚羽給自己的母妃進行治療,根本沒時間跟這些人閑扯。

「小貓兒,走,我們去母妃那裡。」貓夫沉聲說道。

貓小貓乖巧的點點頭,然後有些好奇的打量了幾眼楚羽和青兒。

「等等1

那女官眉毛一豎,身上同樣散發出一股強大的神念波動,她冷冷的看著貓夫:「後宮這種地方,是你一個已經去了封地的王子隨便進入的地方……」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驟然響起,直接打斷了這女官的呵斥。

中年女官用手捂著臉,一臉驚愕的看著貓夫,甚至連憤怒都忘記了。

「你……敢打我?」

女官半天才回過神來,看著已經帶著妹妹走近王宮的貓夫,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

「把他給我拿下1

她大喝。

那些王宮的侍衛們則面面相覷,並沒有動。

作為王宮的首席女官,她的權力自然是不校

那些未成年的王子和公主見了她,一個個都像是老鼠一樣。怕她怕的不行。

她也的確是有權利教訓這些王子和公主的。

一旦他們失儀,她甚至可以抽這些王子和公主的耳光!

但問題是……

這位是貓夫王子!

一位曾經最有希望成為太子的王子!

一位已經進入封地多年,真正的王子殿下!

毫不誇張的說,在自己的封地上,貓夫就是真正的王。

拿下這樣一個王子?

那些侍衛們都皺著眉頭看著首席女官,覺得她這一巴掌挨的一點都不冤。

而且,是不是被貓夫王子這一巴掌,給打的失心瘋了?

當然,貓夫可不這麼看。

這位女官是個什麼貨色,他心知肚明。

當年就跟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如今的太子貓犀利眉來眼去的。如今恐怕更是早就成了太子的人。

太子能在王國大陸的邊緣攔截,她自然就能在王宮添堵。

這種事,根本無需去猜。

可他連貓犀利都不怕,又怎麼會在意一個首席女官?

當年這賤人就是一面看上去公平公正,站在道德制高點上高高在上的教訓著他們,被稱為毒巫;另一面,在私底下卻跟貓犀利眉來眼去,暗通款曲。

王子公主們多半都知道這件事,對她的為人很是不齒。

只不過有些忌憚她在王宮的權力,更是不想得罪貓犀利,才沒人聲張而已。

貓夫沖著楚羽和青兒露出歉意的笑容:「真是抱歉……」

他此時已經站在王宮的陰影中,看著半邊臉紅腫,有些歇斯底里的首席女官,淡淡說道:「以你今天的放肆,我完全可以一刀剁了你。看在貓犀利的面上,我放過你這一次,莫要不知好歹。」

說完,帶著楚羽和青兒,牽著貓小貓,朝著裡面走去。

首席女官雖然眼中射出怨毒的光芒,但卻沒敢再說什麼。

修鍊神魂的種族,對各種氣機最是敏感不過。她剛剛已經能夠明顯感覺到,貓夫王子是在剋制,他身上的殺機已經相當濃郁。

如果她再敢廢話一句的話,她相信,貓夫王子絕對會對她出手。

目送著那幾個人進入到王宮內部,甚至忘記了外人不可以隨便進入王宮的規矩。

等她想起這件事,貓夫等人的身影早已經消失。

「這一巴掌……我記住了1首席女官咬牙說道。

「忘了吧。」一道淡淡的神念波動傳來。

首席女官微微一怔,轉回身,看見一道修長的身影走來。她眼中頓時露出痴迷之色,不過隨即,便被委屈所替代。

「太子殿下……」她眼中含淚。

雖然年齡不小了,但撒起嬌來,卻依然很致命。

當年還不是太子殿下的貓犀利,就是被她這種外表高冷內里風騷的勁兒給征服的。

這麼多年,一直都是如此。

但這次,她註定要失望了。

英俊的貓犀利太子殿下只是皺著眉看了她一眼,說道:「你不該激怒他,我可以,但你不行。」

說著,走到她身邊,看了一眼她鮮紅的面頰,再次皺眉:「他沒動用任何力量去打你,所以,差不多就行了。真的激怒他,就算他殺了你,我也不能說什麼。」

首席女官即惶恐又驚訝的看著貓犀利,有點不敢相信從來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太子殿下居然會說出這種令人喪氣的話來。

貓犀利搖搖頭:「看來你還是不明白,所以,你只能一直是首席女官,而不是太子妃……」

說著,也朝著王宮裡面走去。

首席女官受到了暴擊,太子殿下這一番話,簡直比貓夫打她十巴掌……不,一百巴掌更讓她感到痛心。

太子貓犀利卻根本沒有再多看她一眼。只是一個玩物而已,腦子都是渾濁的,這種女人,玩玩也就算了。

貓犀利現在正在琢磨貓夫這次回來的目的。

一個已經明確表示過要退出王位爭奪的王子,已經進入封地多年。這次在沒有召喚的情況下,突然歸來。俏了探望母親,貓犀利根本就不相信。

對了,他身邊帶著兩個生面孔?

那兩個人,看上去不像是我們這個種族的……倒更像是……皇族?

皇族!

貓犀利瞬間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渾身的寒毛驟然豎起。

他被自己的這個猜測給嚇到了!

如果那兩個人,真的是來自皇族,那豈不是說……

不,不可能!

貓夫雖然討厭,除了很小很小那時候,自己從未把他當成哥哥一樣看待。但他的人品和信譽,還是有保障的。

他如果真的對王位有意思,當年就不可能放棄。

要知道,那個時候,他貓犀利的競爭力,可是不如貓夫王子的。

而且差距還不校

那他到底回來做什麼的?

貓犀利皺著眉,他有點不安。

……

……

貓夫帶著楚羽等人,一路暢通無阻,直接來到他母親的寢宮。

在這裡,貓夫卻意外的,看見了他的父親……貓族無上的王者,貓王。

「孩兒見過父王。」貓夫見到這個氣度威嚴的中年男子,頓時躬身施禮。

中年男子似乎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貓夫,愣了半天,才道:「你怎麼回來了?」

「孩兒這次回來,是為了母妃的玻」貓夫輕聲道:「孩兒請了煉丹宗師過來。」

「煉丹宗師?」貓王的臉上頓時露出激動之色:「在哪?」

楚羽看見這中年男子,臉上也充滿意外,這個相貌更加接近西方人長相的中年男子,怎麼跟地球上一個曾經的西方搖滾巨星那麼像呢?

楚羽雖然是修鍊家族中人,但卻從小就生長在世俗中。

對世俗中的各種文化,有著相當的了解。

眼前這人,真的很像那位傳奇巨星。

「就是這位楚羽道友1貓夫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楚羽。

因為他父王的舉動,多少有點失禮,明擺著沒把楚羽當成是煉丹宗師嘛。

「啊?他?煉丹宗師?」貓王眉梢挑了挑,看著楚羽:「本王也是見過世面的人,卻從未見過你這麼年輕的煉丹宗師。你該不會是個騙子吧?」

要是別人這麼說,楚羽恐怕轉身就走了。

不過眼前這位,著實讓他有點好奇。

於是,楚羽笑了笑,問道:「敢問,你去過帝星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