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煉神 玄幻魔法

天火煉神 第六百零六章 心有餘悸

作者:手冰涼脈正常

本章內容簡介:有了。 最妙的是,辛炎還發現這些神焰可以和劍意融合在一起。 這讓辛炎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把神焰和劍意融為一爐,煉製成了一座神焰劍意大陣。 神焰劍意大陣玄妙莫測,威力強大,遠勝他...

「你是一個很優秀的哨探。」森巴吾的小伎倆哪能逃得過辛炎的眼睛,他對森巴吾道:「可惜的是,你的那些好兄弟,似乎不能理解你所為他們所做出的犧牲。」

森巴吾順著辛炎的目光向天空一看,只見都均本和布拉吉正率領著十二個哨探飛快地向這邊靠近。

「保護大人!出擊1

隨著都均本一聲大吼,布拉吉等魔哨從不同的方向向辛炎撲了過來。

森巴吾的眼睛一下就濕潤了,嘴中卻道:「你們這些笨蛋,為什麼忘了我說過的話?」說著他舉起一雙黑魔大戟,向辛炎撲了過去。

辛炎卻有若無睹,依然靜靜地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辛炎的舉動徹底激怒了森巴吾,他大吼一聲,迸發出全身的力量,狠狠揮下了手中的黑魔大戟。

這一擊是他在危急之下,拼盡全力施為,威力之大,絕對可以摧山折岳,甚至可以對魔帥級別的高手造成威脅。

讓他震驚的是,他的一對黑魔大戟全部落到了空處,辛炎就如同鬼魅一般,從他眼前消失了。

「這一斬,力道不錯,就是太慢了一點。好了,現在該輪到我了。」就在這時,辛炎出現在森巴吾的背後。

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地面突然寸寸崩裂,一縷縷的金光從大地的裂縫中透出來,它們就像一枝枝快速生長著的藤蔓,飛快地纏住森巴吾的雙腿……

森巴吾心中大駭,拼盡全力,想掙脫這些光線,誰知卻動彈不了分毫。

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些光線沿著他的雙腿向上爬,很快光線便纏上他的腰身,他的頭頸,最後整個將他包裹在內。

每一縷光線都是辛炎體內的神焰所化,這些神焰經過辛炎十年的煉化,精純無比,威力無窮,每一絲,每一縷都堪比七品的法寶。

這些神焰吸收了日月星辰之精華,天地陰陽之靈氣,每一絲,每一縷都蘊含著不同的稟性,或陰或陽,或剛或柔,用來布置符陣禁制是最好也沒有了。

最妙的是,辛炎還發現這些神焰可以和劍意融合在一起。

這讓辛炎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把神焰和劍意融為一爐,煉製成了一座神焰劍意大陣。

神焰劍意大陣玄妙莫測,威力強大,遠勝他之前所祭煉的劍陣。

「大人1都均本、布拉吉和十二名真魔統領哨探見狀,一齊發出一聲怒吼,加速向辛炎沖了過來。

「魔軍勇武之名,果然不是蓋的。可惜就是呆了些。」辛炎看著這些明知不敵,卻依舊如撲火飛蛾般撲來的眾魔軍,發出一聲讚歎,不過他卻沒有絲毫手下留情的意思。

他信手一揮,空中憑空現出數百枚青色法符,密密麻麻地排列在虛空之中。

辛炎手指猶如蜻蜓點水一般在這些法符上掠過,一瞬間,每一枚法符上都亮起淡淡的青色光芒,猶如一枚枚蓄勢待發的飛劍。

這些青色法符名叫青鋒符,品階高達七品,為辛炎融合嬰體之後所煉製,每一枚青鋒符都蘊藏著精純無比的劍意,威力之大,遠非之前的暗劍符所能相比。

不過,辛炎還是第一次動用青鋒符,不知道效果到底怎麼樣。

「疾1辛炎手指輕輕一點,十四枚青鋒符化為十四道青光,便消失在半空之中,速度之快,就是辛炎自己也有些吃驚。

「這是什麼?」

都均本、布拉吉和十二個哨探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被這些青光擊中,在瞬間被轟成了一團團血霧。

「看來下次不用這麼用了。」

辛炎自己也沒有想到,青鋒符的威力竟是如此之大。

他不禁有些後悔,不該一時性起,白白把這些寶貴的青鋒符浪費在這些低階魔軍的身上。

要知道即便是他不惜損耗真元,每天也最多只能煉製出十餘枚青鋒符。

「哼哼,你這害人精,不是說好了,這些魔軍都留給我嗎?」不知幾時,赤妖飛了過來,他的手中抓著一員魔將,顯是他那邊也已得手。

辛炎一臉地苦笑,說道:「我只不過想試試新煉的青鋒符,沒想到他們竟這般不經打。」說著他對赤妖道:「其他兩個方向的魔軍呢?他們怎麼樣了?」

赤妖道:「哼哼,都被我給收拾了,一個也沒有跑掉。」

辛炎點了點頭,說道:「很好,現在我們可以附在他們身上,進入魔軍營寨了。」

赤妖卻還是顯得有些信心不足,他問道:「你以為魔軍的營寨就這麼好矇混?」

辛炎抓起一株金斑蛇紋妖草,說道:「這便是我們的護身符。只要看到這個,阿木措和馬本欽慕非被嚇個半死不可,他們害怕還來不及,哪裡有工夫懷疑我們呢。」

……

魔軍大營之中,阿木措和馬本欽慕正緊張地注視著面前的四排魔魂燈。

這些魔魂燈每一排都是十四盞,每一盞燈都代表著一員哨探,現在這四排魔魂燈除了兩盞之外,其餘的都已經熄滅了。

阿木措問道:「剩下的這兩盞是誰的?」

馬本欽慕道:「是第一哨探隊的隊長森巴吾和第四哨探隊的副隊長金薩沙,他們都是震天階的魔,實力都不弱,希望他們能逃回來。」

阿木措道:「從剛才魂燈抖動的情況下,這些哨探顯然是遇到了敵人,這說明他們已經接近到了對方的戰部或高手。對了,讓人查一查,看看接應的戰部有沒有消息傳回來?」

馬本欽慕正要讓人去查探,一名傳令兵高舉著一枚黑白兩色的魔骨牌,飛快地跑進來,對阿木措稟報道:「接應的兩支戰部均發來急報,他們遇到了敵人襲擊,傷亡慘重。」

馬本欽慕一驚,前往接應的戰部是兩支千人級別的戰部。

這兩支戰部中各有五名震天高手坐鎮,實力極為強大,哪怕是遇到凌霄派的精銳戰部,也可以拼個不落下風。

可是現在這兩支戰部才接敵不久,就被對方打得傷亡慘重,還要請求支援。

這隻能說明一件事,對方的實力強大得可怕。

阿木措按捺住自己心中的震驚,問道:「襲擊他們的是什麼人?」

傳令兵道:「襲擊他們的不是人,而是一群靈獸和精怪,每一頭都十分厲害。」

「什麼靈獸、精怪的,我不管。」阿木措卻道:「我只想知道,他們有沒有接應到森巴吾和金薩沙?」

傳令兵道:「接應到了。不過,森巴吾和金薩沙都身受重傷,昏迷不醒。」

阿木措道:「命令這兩支戰部,不惜一切代價,也要保證森巴吾和金薩沙的安全。」說著他對馬本欽慕道:「你我各率一支親兵,前往支援他們。」

當阿木措率部趕到時,前往支援營救的那支戰部已是傷亡了慘重,不過,他們總算打退了青牛、碧眼蟾蜍、九轉金蓮、阿寶等吃貨瘋狂的進攻。

阿木措沒有問傷亡情況,他劈頭第一句話就是:「森巴吾怎麼樣了?」

托尼是這支戰部的首領,他不敢怠慢,對阿木措道:「森巴吾大人還在昏迷之中,不過,脈像平穩,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阿木措鬆了一口氣,這才問道:「襲擊你們的是什麼人?你們傷亡情況怎麼樣?」

托尼道:「是一頭踏雲獸和一頭碧眼蟾蜍,還有一頭身披蓮葉,手執蓮花的精怪,另外,還有一把通靈的神劍。」

托尼一想起剛才的情景,還是心有餘悸。

他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可怕的妖獸和精怪。踏雲獸等靈獸的實力極其可怕,幾乎不遜於渡虛境界的高手。

特別是那頭踏雲獸,強悍無比,勇猛絕倫,它驟然從天而降,一下就沖亂了他們的陣型。

為了阻擋它,托尼的副將昆吾也身受重傷。

那頭碧眼蟾蜍也極為可怖,速度快逾電光火石,所噴吐的紫氣奇毒無比,觸之即死,托尼所部的傷亡大多都是因它而起。

另外,身披蓮花蓮葉的精怪和通靈的神劍也不好惹,它們與踏雲獸、碧眼蟾蜍配合極為精妙,就是久經訓練的修者戰陣,也未必有它們默契。

阿木措道:「這踏雲獸和碧眼蟾蜍等精怪是辛炎的靈獸,據說每一頭都到了六品頂階,距離七品只有一絲之差,你們能在它們的攻襲之下撐下來,已經很不錯了。」

托尼一臉地堅決:「我們哪怕是拼光了,也要確保森巴吾大人的安全。」

阿木措對托尼問道:「森馬吾有沒有帶回什麼東西來?」

托尼指著森巴吾手上緊緊攥著的一株腥紅色的妖草道:「我們發現森巴吾大人時,他手上一直都死死地抓著這株妖草。我已讓營中的哨探們辨認過,但是沒有人知道這是什麼妖草。」

「哦?」阿木措聞言也不禁悚然動容,他湊近森巴吾手中抓著的妖草看了又看,也辨識不出這是什麼妖草。

阿木措是魔王之長子,長年跟隨父親征戰四方,見聞廣博,對於各種妖草極為了解。

不過,他對於金斑蛇紋妖草這種極其偏門的妖草卻並不認識。

本章完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