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十四、飛雪天前

作者:因顧惜朝  |  更新時間:今天02:27更新  |  字數:2103字

如今香菱正滿心滿意只想做詩,又不敢十分羅唆寶釵,可巧來了個史湘雲,那史湘雲極愛說話的,那裡禁得香菱又請教他談詩?越發高了興,沒晝沒夜,高談闊論起來。寶釵因笑道:「我實在聒噪的受不得了。一個女孩兒家,只管拿著詩做正經事講起來,叫有學問的人聽了反笑話,說不守本分。一個香菱沒鬧清,又添上你這個話口袋子,滿口裡說的是什麼:怎麼是『杜工部之沉鬱,韋蘇州之淡雅』,又怎麼是『溫八叉之綺靡,李義山之隱僻』。痴痴癲癲,那裡還像兩個女兒家呢?」說得香菱湘雲二人都笑起來。

湘雲笑道,「寶姐姐這話我就是不愛聽了,咱們雖然是女兒家,可也是有心有思的,難不成只許男人家作詩,咱們都不能了不成?再者說了,這學問也需要磨練訓練才好,那裡人是一生出來就是詩仙詩聖不是?也是要厚積薄發的,咱們雖然是女兒家,」湘雲對著香菱說道,「可也不必遜於男兒之身,若是自己個覺得自己不成,那麼這詩自然就做的不好了,」湘雲又對著香菱的這首詩點評一二,倒是讓香菱聽得連連點頭好像是雞啄米一樣,饒是這大冷天的,眾人站在沁芳亭裡頭也不覺得寒冷,說說笑笑的,熱鬧一片。

寶玉忙入內,眾人這才看到寶玉和薛蟠二人,又笑著迎接,黛玉問寶玉,「聽說你又被舅舅叫出去了,我還以為你只怕又要被罵,怎麼見到你這今個倒是高興的很?舅舅在外頭誇你了不成?」

寶玉得意洋洋,把剛才的話兒一說,又對著探春等人笑道,「你們素日裡頭說我不上進,今個可瞧見了?老爺都誇獎我在外頭接待史家二叔甚是妥當,今個沒呵斥我,倒是頗為滿意呢。」

探春笑道,「二哥哥若是日後能一直如此,那麼就是阿彌陀佛了,」探春何等聰明,知道自己這個二哥絕不是那種會自己個深思熟慮說出這麼一番話的人物,又看見薛蟠在一側笑而不語,可見這一次的事兒,薛蟠出力甚大,「那麼老爺自然高興,咱們也不必在園子裡頭擔驚受怕的,還要想著如何怕你被罵呢。」

湘雲拍手,「被罵一兩句也是無妨,二哥哥從小被罵到大的,只是別和上次那樣挨打就是了。」

眾人又說起了寶玉的糗事,寶玉跺腳佯裝發怒,於是這裡又是笑聲一片,各人都安排住下,湘雲去住了衡蕪院,婆子丫鬟們都將她的包裹送到了衡蕪院,香菱到了這裡頭,又去苦讀詩卷不已,這是黛玉交代下來的功課,香菱倒是很認真的不折不扣的完成,湘雲瞧見了香菱這樣的刻苦,嘆道,「若是二哥哥有這樣的刻苦,只怕早就考出來了。」

寶釵見到這會子沒有旁人,笑道,「你兩位叔叔都外放出去,你呆在這裡頭,可以安心住一些日子了。」

湘雲點頭道,「我也是如此想的,這園子裡頭姐妹甚多,寶姐姐又是這樣的心疼我了,外頭什麼地方再也沒有這裡好了,二哥哥雖然素日裡頭都喜歡說胡話,可有句話我倒是真的聽進去了,若是能夠一輩子住在這園子裡頭,可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了!」

寶釵笑而不語,她是不會參與說這些胡話的,湘雲又道,「說起來可真是奇怪,我那二叔還要我多多和薛大哥哥說說話,說要我多幫一幫他,我聽著有些稀里糊塗的,二叔外頭的事兒,我如何幫的?只是到底是讓我出來這邊住著,我高興的很,胡亂不顧及什麼都應下了再說是了。」

寶釵聽這話一說,又聯想到寶玉適才之說的事兒,大約想到了史鼎是什麼意思,無非是讓湘雲和薛蟠好一些,日後史家的事兒也多幫襯罷了,「聽不懂也無需理會了,住在園子里,還有什麼不好的?」

自然是極好的,又過了幾日,天氣越發冷起來,但隱隱有下雪的跡象,早起寶釵和湘雲吃了飯,正在說話的時候,只見寶琴來了,披著一領斗篷,金翠輝煌,不知何物。寶釵忙問:「這是那裡的?」寶琴笑道:「因下雪珠兒,老太太找了這一件給我的。」香菱上來瞧道:「怪道這麼好看,原來是孔雀毛織的。」湘雲笑道:「那裡是孔雀毛?就是野鴨子頭上的毛做的。可見老太太疼你了:這麼著疼寶玉,也沒給他穿。」寶釵笑道:「真是俗語說的,『各人有各人的緣法』。我也想不到他這會子來,既來了,又有老太太這麼疼他。」湘雲道:「你除了在老太太跟前,就在園裡,來這兩處,只管玩笑吃喝。到了太太屋裡,若太太在屋裡,只管和太太說笑,多坐一回無妨;若太太不在屋裡,你別進去。那屋裡人多心壞,都是耍咱們的。」說的寶釵、寶琴、香菱、鶯兒等都笑了。寶釵笑道:「說你沒心卻有心,雖然有心,到底嘴太直了。我們這琴兒,今兒你竟認他做親妹妹罷。」湘雲又瞅了寶琴笑道:「這一件衣裳也只配他穿,別人穿了實在不配。」正說著,只見琥珀走來,笑道:「老太太說了:叫寶姑娘別管緊了琴姑娘,他還小呢,讓他愛怎麼著就由他怎麼著,他要什麼東西只管要,別多心。」寶釵忙起身答應了,又推寶琴笑道:「你也不知是那裡來的這點福氣!你倒去罷,恐怕我們委屈了你!我就不信,我那些兒不如你?」

正在說笑時候,李紈的丫頭來請幾個人去稻香村商議明日作詩,才出了門,就見到外頭有一人撐著傘過來了,玉色狐狸毛的披風大氅,頭上還帶著**暖帽,姿態瀟洒,赫然是薛蟠,薛蟠對著二人笑道,「你們也得邀了?走,咱們同去。」

外頭已經開始慢慢下雪,雖然雪花極小,可度其聲勢,大約是要很久的,三個人帶著丫頭到了稻香村,只見到眾人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