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的頭號寵妃 散文詩詞

王爺的頭號寵妃 第二百六十三章 突如其來的回擊

作者:情緣深淺

本章內容簡介:瑤冷冷道。 「皇上馬上就到,恐怕這次要受罰的是你,宋梅瑤,本宮同你說,人頭落地可是很痛的,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那種滋味。」 宋梅瑤臉色鐵青,怒視著宋墨嵐。 「皇上駕到1 林...

京城,宋家。

楚國京城有兩個有名的宋家,其一自然而然是侯爺宋騁暮,其二便是京城第一富商宋萬里。

少有人知道宋萬里和宋騁暮是親兄弟。

宋萬里後面更有皇後娘娘在撐腰。

此次京城因商發生的動亂可是把宋萬里推到了浪的尖端,只是不少人以為宋萬里會因此沒落。

然而,宋萬里雖然被林秉限制出城,當京城的商道還是宋萬里說得算。

宋萬里在宋家折騰了好些時日,最終是尋了個日子去侯府走了一趟。

宋騁暮正好從宮內出來,倆兄弟在門口相遇。

「大哥,你回來了,聽說現在邊疆出了事,不知嚴不嚴重?」宋萬里朗聲問了問。

宋騁暮很警惕地向四周望了幾眼,「三弟,這事兒你可不要隨便亂打聽,你那檔子事可沒有解決清楚,要是讓皇上知道你又這樣的想法,怕是要對你下手,甚至會牽連嵐嵐。」

宋萬里臉色一變,畢恭畢敬地躬著身,「大哥,你瞧瞧我這張嘴,真是不會說話,我…我自罰1

說著話,宋萬里就要抽自個的耳光。

「三弟,你這是做什麼,還擔心我會去跟皇上稟報不成,你隨我得進府,咱們兄弟倆說說家事還是沒有人能管的。」宋騁暮的言語有些大聲。

「對!對對對!只談家事,不談其他。」宋萬里尷尬笑了笑。

「進去吧。」宋騁暮可是一直在注意著宋萬里。

宋梅瑤早就跟宋騁暮說過,對於宋萬里一定要小心謹慎。

宋騁暮當初並未聽,畢竟他們是兄弟,直到老夫人搬去而宋萬里那邊之時他才反應過來。

這不,宋萬里回京城發展已經過了幾個月了,可是他們倆個卻很少相聚,甚至老夫人都沒回來過一次。

「三弟,不知現在老祖宗怎麼樣,你也知道,你為商,我是官,要是走得太近難免讓人說閑話,唉,是我不孝,這麼久都沒有過問老夫人的情況。」宋騁暮嘆了嘆氣。

宋萬里卻是笑了笑,「要是老夫人知道大哥這麼挂念,她肯定會特別高興的,託大哥的福,老夫人生活都越來越滋潤,整天都是滿面紅光。」

聽到此言,宋騁暮的臉色不由大變,這弦外之音不正是說老夫人在侯府生活得並不是很好。

「上次來侯府沒有好好看看,這次可不能錯過。」宋萬里又是說道,說罷,便先一步走上前。

宋騁暮可是有些擔心,要知道肖劍可是在府上。

雖然不知道那肖劍是什麼身份,但是宋以南說過肖劍跟京城的暴亂有關係。

宋萬里怕是得到了什麼風聲才到侯府來的吧。

宋騁暮想到這時,心中咯了一下,如此之說,可不是什麼好事,便開聲喊了句,「三弟,那邊都比較荒涼,這邊走走吧。」

宋萬里的步伐一頓,愣了下才又折返回宋騁暮的身旁,「行,全聽大哥的,咱們快快找個好地方坐下來喝喝酒,別到時宮內突然有事把你召了去,那樣就不盡興了。」

「說得對,我馬上讓人去準備。」

宋騁暮隨手叫了個下人過來人,讓其去準備酒肉。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就在他們準備步入一小亭之時,突然從前面竄出倆人。

赫然是那肖劍!

肖劍很顯然也看到了宋萬里,他急忙離開,要是被宋萬里發現,那可真就完蛋了。

「誒,那是誰呀?怎麼這麼匆忙就走了。」宋萬里突然問道。

宋騁暮連忙賠笑,「讓三弟看笑話了,此人是夫人的娘家人,這幾天剛到京城,有些靦腆,三弟見諒。」

宋萬里點了點頭,卻並未說話。

宋騁暮正想跟宋萬里說些其他事情的,後者卻突然說又是要離開。

不得已,宋騁暮只好把宋萬里送出了侯府。

之後,宋騁暮馬上把肖劍找來,讓他趕緊離開侯府,否則等宋萬裡帶人來這那就來不及了。

肖劍也明白事態的重要性,隨便收拾了幾件行裝就要離開。

至於青芝和凌寒,本就是侯府的丫頭,所以用不著跟著逃亡,誰都不會把注意力放在這樣的小丫頭身上。

然而此時也為時已晚!

宋萬里根本就沒有把他的人帶走,他的人馬已經在外面駐守。

宋騁暮又把肖劍帶去了後院,看看能不能從其他地方逃走,可每個門口都是守兵,根本難以出逃,要是跟那些人起衝突,那也必將曝光。

這時候,青芝跑了過來,她說有個地方可以出侯府。

便是之前宋梅瑤離開侯府的手段,把肖劍送出去之後,青芝馬上就把那軟梯給毀了。

宋騁暮什麼都沒說,他馬上動身,準備馬上進宮一趟。

宋以南已經帶兵前往芮城支援,宋騁暮只能把這件事跟宋梅瑤說。

他知道,宋萬里肯定也在前往宮中。

倆人爭分奪秒,事關重大,誰都明白其中的後果。

宋騁暮進宮還是比較容易的,他管不了那麼多,直接向傲寒宮而去。

現在依靠別人別不是什麼好事,說不定還會牽扯別人。

宋騁暮並不想把他人拖下水。

宋梅瑤正在小憩,宋騁暮突然闖進來可是把她嚇得不輕。

聽說了侯府發生的事之後,她更為震驚。

來不及跟去跟皇上說,宋梅瑤跟著宋騁暮就返回侯府。

宋梅瑤前腳剛進侯府,宋墨嵐就跟了進來。

「梅妃娘娘的速度真快。」宋墨嵐這次有理,自然理直氣壯。

「皇後娘娘不是被關在鳳儀宮?要是讓皇上知道你私自出來,指不定要挨板子。」宋梅瑤冷冷道。

「皇上馬上就到,恐怕這次要受罰的是你,宋梅瑤,本宮同你說,人頭落地可是很痛的,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那種滋味。」

宋梅瑤臉色鐵青,怒視著宋墨嵐。

「皇上駕到1

林秉真的來了。

宋萬里正跟在林秉的身後嘀咕著什麼。

林秉的臉色並不好看,似乎十分憤怒。

宋騁暮帶領著侯府的人趕緊上前去行禮,「臣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不知皇上前來,有失遠迎,皇上恕罪。」

「哼,侯爺,朕平時待你不薄吧,你為何要這樣對朕?」林秉冷聲問道。

宋騁暮連連磕頭,「皇上,臣不明白。」

「宋騁暮!少在這兒裝可憐,我看到了肖劍。」宋萬里在一旁大喊一聲。

宋騁暮慢慢抬起頭,「萬里,你可是我的親弟弟,而且你口中所說的肖劍我從來都沒聽說過,敢問三弟,這肖劍是何許人也?」

「大伯,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那肖劍同你們狼狽為奸,把京城弄得烏煙瘴氣,你還矢口否認,這是想要謀反嘛1宋墨嵐往前踏了一步。

宋梅瑤擋了上前,「皇後娘娘,飯可以亂說,話可不能亂說,哼,否則休怪我不客氣1

林秉看兩邊吵了起來,不由發怒。

「你們還把朕放在眼裡嗎?全部跪下。」

氣氛突然凝固,異常地安靜。

林秉並沒有放過這條線索的意思,他立馬命人進侯府去搜人。

整個侯府被鬧得雞犬不寧,搜索了一圈下來,空空如也。

「皇上,皇後娘娘無憑無據,為何要誣陷侯府1宋梅瑤狠狠地抽泣了幾聲。

宋墨嵐和宋萬里對視了一眼,宋墨嵐緩緩起身走到了林秉的面前,低聲說了幾句。

林秉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把侯府的人全部帶走。」

「皇上1宋梅瑤頃刻間著急了。

「梅妃,這件事跟你沒有直接的關係,要是跟侯爺沒有關係,朕也會放過他們,朕命令你,回宮1林秉冷哼一聲。

宋梅瑤急得團團轉,突然,她想起了那塊免罪金牌。

「皇上,不知道你說話算不算數。」宋梅瑤立刻跪在了地上。

林秉本欲要走,看到宋梅瑤如此這般,便緩緩轉過頭。

「自然算數。」

「那好。」宋梅瑤拿出了那塊免罪金牌,「皇上,這是您賜予我的,現在我就用他來保侯府之人,可有用?」宋梅瑤的態度強硬了些,在這個關鍵時刻,絕對不能讓侯府的人落入林秉手中。

宋梅瑤不希望看到林秉用侯府的人作為籌碼。

林秉愣在了原地,目光看著宋梅瑤。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啟口,「帶梅妃娘娘回宮,留下些人在侯府守著,任何人不得離開,違者殺無赦1

宋梅瑤沒想到林秉居然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不過也好,最起碼侯府的人都沒有被帶走。

臨走之時,宋梅瑤的目光一直盯著宋騁暮,她希望宋騁暮能明白她的意思。

只要再堅持一段時間,等林溢回京,所有的事都能解決。

宋墨嵐看到事態如此發展,那也站不住了,小跑到林溢的面前在說著什麼。

那林秉似乎並未答應宋墨嵐。

馬車動了起來,宋梅瑤也不知道前面等著她的會是什麼,雖說目前林秉並未搭理她,但是任誰都能看得出來林秉已經在懷疑侯府。

萬一他哪根筋搭錯了,侯府將會是滅頂之災。

屆時,她不就再次和侯府失之交臂,那這一趟回來又有什麼意義。

不行,還是要去找林秉好好說說這件事。

宋梅瑤往外面看了看,沒想到宋墨嵐還跟在皇上的龍攆旁邊,她可真是迫不及待要陷侯府於死地!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