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嘯三國 都市言情

虎嘯三國 第三百四十二章 欺敵之戰

作者:杏花醉

本章內容簡介:,李典。」 呂布淡淡笑道:「怪不得呢?有李曼成在此,的確可以確保此地無憂,但這次恐怕要令他失望了。伯平,子義那邊如何了?」 「三百精騎已由民船分散運過淮河,此刻應該已經在徐縣附近集合完...

三月中旬,曹操親領精兵三萬出許都,奔倉亭。另一場決定天下大勢走向的另一場大戰即將開啟。

與此同時,呂布以五萬大軍,兵分三路,齊齊殺向曹操領地。左路以張遼為將,率兵一萬從葛陵出發,殺向汝南。右路由紀靈率兵兩萬,聚兵於平安縣,目標直指廣陵腹地射陽。而呂布親率中軍兩萬,以高順為先鋒大將,欲攻下龍亢,掃除壽春威脅。

於此同時,朱桓、徐盛率八千新訓水軍進駐江都,以震懾周泰。而廖化、丁奉二人率五千水卒巡遊淮河,配合呂布步卒過淮河。

在三路大軍中,張遼兵力最少,所面對的是曹仁所率的萬餘汝南大軍。攻城兵力不足,野戰勝負半分,雙方以穎水為線,彼此試探。雖然小股精銳的偷襲異常頻繁,但卻是三路大軍中最安靜的一支。

右路,在聚兵完成之後,紀靈留一萬精兵於平安縣。他親率另外一萬大軍護著五千徵調農夫一路東行,學著陳登昔日的樣子,每隔三里便修建一個營壘,而且修的比陳登所修的更高更大。看那架勢,不一直修到射陽附近,絕不善罷甘休。

程普不明白紀靈所做為何,但他亦不能遂了後者心意。不斷出精兵偷襲,但面對嚴陣以待的呂軍也無奈奈何。在彼此損失了數百士卒之後,程普約莫估算到紀靈似乎是準備與他打持久戰,最終放棄出兵,他自己仍舊駐紮在海陵,卻允許呂虔率五千曹軍進入射陽駐防。

而在這個時候,車胄以顏良為將,率兩千騎兵,五千步卒進入下邳。俯仰豫徐中間的廣大區域,並隨時準備支援龍亢、射陽等地。

中路大軍在呂布親率之下,在淮河以北的馬丘聚安營紮寨,令高順率一千陷陣營將士進駐塗山,又令關平率兩千步卒鍾離,防止曹軍於此南渡而威脅自軍腹地。

于禁披甲坐在坐塌之上,緊急招來李典,這時才朝向斥候道:「把你剛剛得來的行報再說一遍,務必詳細,不可有一處遺漏。」

斥候拱了拱手道:「呂布大軍此刻仍駐紮在馬丘聚,並未發現任何異動。但駐紮在塗山的高順卻在今早天未亮之時,便開始生火做飯。而賊部水軍亦在今早到達塗山,此刻所有船隻都排在南岸。而其他地方尚未異動。」

李典心中生疑,開口詢問道:「此刻,匯聚於塗山的船隻大約有多少,一次可供多少兵員同時渡江?」

「有三十餘艘,同時運兩千士卒,沒有任何問題。」

于禁轉向李典道:「曼成,我軍扼守北岸渡口,即使呂布有那麼多船隻,一時間能登上北岸的呂軍亦不會太多。特別是塗山下的當塗江段,能方便大軍登陸的地方更是寥寥。按說呂布為當時名將,不會連這點都看不出來吧1

李典點了點頭道:「我軍一萬士卒,五千留在龍亢駐守,另外五千分散於淮河南側。他們把守各個要口,根本目的就是為了防止呂軍北渡。而當塗段正是我軍防守的重點,有一千精兵。按說,即使呂布選擇強渡,應該也不會從那裡的。除非,他覺得他手下的士卒有足夠的實力及時拿下當塗,而不至於招致太大損失。」

「這個也有可能,駐紮在塗山可是呂布手下第一強兵陷陣營。你我二人都曾與之交戰過,它的實力確實不容小覷。」

李典沉思片刻,朝向于禁拱手道:「將軍,無論呂布做何謀划,我軍都不能大意。呂布水軍佔優,我軍各處沿江布防兵力都為其所知,而我軍對他們的了解卻只能經過斥候渡江的匆匆一瞥。為了保險起見,請將軍居於龍亢穩定大局,由我前去當塗指揮。」

于禁皺眉道:「你要去前線?」

李典道:「將軍,主公將守龍亢的重任交給我們,萬不能有失。雖然即使呂軍渡過淮河,我們仍舊可以堅守龍亢,以待主公回援。但兩軍交戰,首在士氣。此次呂布舉淮南之眾來攻,如果我們能首破敵軍。對龍亢,乃至整個淮南大局都會十分有利。」

于禁沉思了片刻道:「好!那前方一切都拜託曼成了。我有一坐騎名曰踏風,乃我出征青州袁術之時,臧宣高所送,說是袁術的坐騎之一。此刻轉送給曼成你,希望你能夠馬到成功,大破呂布。」

李典也不客氣,只是簡單的朝向于禁再次拱手道:「謝將軍。」

李典身披精甲,持槍掛刀,騎在一個純黑色駿馬之上。率親信數十,急急奔向當塗。

當塗位於壽春東北側,被淮河一分為二,在南北兩岸各有一個渡口,在渡口后側也有一個不大不小的城池。北岸城池被曹軍進行了加固,設置了四處城門,在南門外修建了一個長長的馳道,可以直通渡口。

如此,一旦發生意外,城內守軍就可以在半柱香時間內趕到河灘。這本為便利所在,但守城軍將怠惰,在河灘渡口僅留下了二百餘士卒,剩餘曹軍全部滯留在城中。

李典到后,狠狠訓斥了守將,連忙將大部士卒調往河灘,在城中只留下三百士卒。巡邏的士卒加倍,不時敲鼓鳴鑼,以振奮士氣。在高處建立箭樓,以旗幟標明對岸呂軍行蹤。他坐鎮河灘,以自身行動規範屬下。

一時間當塗守軍士氣為之一震,反而有幾分急於求戰之勢。

待到太陽高升,呂布騎馬在高順的陪同下登上塗山。他望向對面,發現曹軍旗幟嚴明,軍陣肅整,心中一驚,朝向高順問道:「對方領軍者為誰?」

高順拱手道:「是主公昔日的老熟人,李典。」

呂布淡淡笑道:「怪不得呢?有李曼成在此,的確可以確保此地無憂,但這次恐怕要令他失望了。伯平,子義那邊如何了?」

「三百精騎已由民船分散運過淮河,此刻應該已經在徐縣附近集合完畢。今晚他們便可直奔鍾離,掩護關平那邊的一千陷陣營將士渡江。」

呂布輕輕點了點頭道:「也真是難為子義了,一夜之間便要賓士近百里。但為了瞞過對岸的曹軍,也只能如此了。」

他突然一笑,轉向高順問道:「伯平,這次讓你將陷陣營暫時交給關平,心中是否會有點不舒服?」

「主公讓高順留在此地是為了誤導對面的曹軍,屬下心中清楚。而且有留贊輔助於關平,有在我,還是沒我在,陷陣營都不會讓主公失望。」

呂布笑著指向高順道:「伯平,你還是這樣,永遠都是首先為大局考慮。你放心,只要陷陣營存在一日,你就永遠是他們的主帥。而且無論我軍將來發展到什麼樣子,你和文遠的地位永遠沒有人可替代。」

高順心緒激蕩,躬身拜道:「多謝主公看重。」

呂布擺了擺手道:「李曼成善治兵,通謀略。如果我們這邊沒有行動,他遲早會意識到事情不對。伯平,你下去準備吧!給我狠狠的揍他,務必讓他相信,我們這邊是主攻方向。」

高順應命,騎馬向下而去。

過了大約一炷香之後,只見呂軍營中鼓聲震天,士卒出營登船,準備強渡淮河。

四百將士分乘八艘船,緩緩向北岸駛去。鼓聲震天,喝聲如雷,有一舉蕩平敵軍之勢。

李典遙望船上高豎的陷陣營大旗,臉上露出一股冷笑。高聲下令道:「弩手登高,盾手護著弓箭手在河岸五十步外集合。只待敵軍到達射程之外,遠者用弩,近者用弓,不可浪費,著力殺敵。」

看到手開始列陣,他又高聲下令道:「前營一百人撤去木板,讓敵軍船隻無法靠岸,中營一百人隨我到岸邊布陣。只要他們敢於來攻,此地就是他們的葬身之地。」

眾將發出一聲大喝,緊隨李典奔上前去。

高順揮舞旗幟,前方四艘船隻,並排列開,所有將士隱藏在盾牌之後持弓引射。一時間飛矢如蝗,帶著勢能狠狠的射向曹軍。

一時曹軍慘叫連連,先失先機。

李典指揮曹軍暗伏不動,只以弓箭手還擊,羽失密度遠遠不如呂軍。但他們手中所用盡為火箭,一時江面濃煙滾滾。

大約對射了兩柱香時間,高順突變陣型,並排的四船朝兩邊散開。后側的四艘船隻加速朝北岸駛去,片刻之間便到達岸邊。

木板已撤,船隻無法靠岸。高順連忙令人從船上拋下沙袋、木板,以代替原來的工具,輔助上岸。

曹軍引弓猛射,極力阻擋,但隨著時間的流失,仍讓呂軍搭起了一條通道。

呂軍大叫著從船上奔下,曹軍以槍盾陣相抗,雙方混戰在一起,喝聲震天。

此戰為高順誘敵之戰,但為了能使李典徹底相信,在戰鬥過程中不斷投入新的士卒。

狹窄的渡口逐漸成了雙方反覆爭奪之地,一天之內,十數次易手,屍體滿地,鮮血流的遍地都是。

待到斜眼西下,雙方這才止戰。而到這時,呂軍死傷士卒,已到六百餘人。曹軍佔據地利,損失大約是呂軍的一半,三百之眾。

本章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