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武夫 都市言情

大宋武夫 第兩百一十二節 報紙

作者:引弓

本章內容簡介:士民也看清了他的嘴臉,到時候再討伐,就名正言順了。」 「聖旨一來一往,最快也要一個月,哀家要等一個月才能報仇,」朱鳳璉緊緊握住椅子的邊緣,「我定要將趙構碎屍萬段。」 「微臣一定另用計策...

女人擰巴起來,是勸說不住的。呼延庚深明此理。他順著朱鳳蓮說:「微臣……末將……我一定為陛下報仇,我這就去請示三位相公,由宰相給趙構這狗賊定罪,然後明發檄文,昭告天下。」

朱鳳璉這才止住哭泣,說道:「庶康,你速去辦來。」

呼延庚轉身往外走,剛出殿門,他一溜兒小跑,去樞密院,張叔夜在此辦公。

「這就定了康王之罪?就靠童穆的一面之詞?」張叔夜頗有疑慮,「康王曾在汴梁救濟流民,頗有仁聲,若是斷然宣告他弒君,只怕難叫天下人心服。」

「你高估了天下人。」呼延庚腹誹道,「就是另一個時空的莫須有,天下人也沒什麼不服的,就是岳飛的部將,雖然大多沒有參與冤枉岳飛,但大多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請中書擬旨,召康王入宮辯難。」

「這倒是個好處置。」

呼延庚拿著擬好的聖旨去請朱鳳璉行印,朱鳳璉道:「孤要你下檄文討伐叛逆,什麼召趙構回京辯難?庶康,你……」

「聖人息怒,此乃雲夢澤之計也,是劉邦殺韓信的故智。若是趙構膽敢前來,那就拿他問罪,若是不敢前來,就是他心虛,天下士民也看清了他的嘴臉,到時候再討伐,就名正言順了。」

「聖旨一來一往,最快也要一個月,哀家要等一個月才能報仇,」朱鳳璉緊緊握住椅子的邊緣,「我定要將趙構碎屍萬段。」

「微臣一定另用計策,迫使趙構儘快前來。」

朱鳳英在一旁道:「待吾在此勸說皇姐,將軍先回去等候消息。」

朱鳳英所說的回去,可不是讓呼延庚出宮,而是去她的住處。呼延庚等在朱鳳英的住處百無聊賴,門口突然出現了一個瘦高的人影,呼延庚抬頭一看,認識:茂德帝姬趙福金。

按說朱鳳英這裡不該出現男子,呼延庚非常尷尬,找了個理由:「鄆王妃妾身就在這裡要給世子找個老師,練習弓馬之術,今天有了點眉目,來給王妃說一聲。」茂德一笑,也不揭穿呼延庚:「安撫這個義父,坐得真是盡心。妾身正有事問將軍,想請三嫂代為傳話,沒想到遇見將軍。不知妾身可否直接詢問?」

「帝姬請說。」

茂德舉目一望:「將軍好歹也算半個主人,也不請妾身坐下。」

呼延庚乾笑幾聲,請茂德落座。茂德自然的將頭上的紗冠扶正,隨後說道:「妾身與將軍,相識已有四年了吧。」

「是啊,靖康元年冬天,末將到駙馬家借糧。駙馬不允,幸好帝姬深明大義。」

提到自己亡夫,茂德輕輕嘆了口氣:「說什麼深明大義,不過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若沒有守城眾位將士,妾身只怕已經被金賊擄走為奴了吧。」

原來你心裡有數,對一個深宮中長大的女子來說,也算難得。

茂德沒有注意到呼延庚的感慨,繼續回憶:「若是沒有將軍,就算金賊沒有拿下汴梁。妾身也會被范瓊抓走送給金賊。」

這是在說我的功勞?看來你有什麼事情要求我。

「後來將軍毅然出師,恢復河北,為汴梁屏障,為大宋屏障,其間壯舉,朝野間早有傳頌,茂德就不多言了。」

「帝姬有何事問我?」

彷彿終究要面對一個不如意的事實一般,茂德臉上的笑容僵了一會,才說道:「若是天子不能尋回,那將軍以為,該當何人繼位?」

「此大事也,當決於宰相。」

「天子的血緣至親,不過幾個皇叔,妾身聽聞,將軍已經勸說張中書和張樞密,下旨讓九哥回京辯難?」

「確有此事。」

「只怕九哥一入汴梁,就不是辯難,而是問罪了吧。」

呼延庚笑而不答。

「九哥若是有罪,自不能繼承皇位,妾身其他幾位兄長,都是謙謙君子,只怕都無意於皇位。」把不敢擔負責任的懦弱說成謙遜,也虧得茂德聰明。

茂德注視著呼延庚:「莫非將軍心中,已經有了人選?」「吾不過一武夫,此事自有宰相決之,帝姬此問,頗為不妥。」

茂德抬頭看了看所在的這間屋子,對著呼延庚點了點頭:「都是命數,非妾身可以挽回,妾身告辭。」

呼延庚站起身來送茂德出去。

「將軍,留步吧。早有諺曰:趙家天下,得之小兒,失之小兒,都是命數。」

呼延庚目送著茂德離去,思緒萬千,正在這時,朱鳳英回來了,兩人到了屋內,朱鳳英道:「皇姐已經用印,均旨連夜發出。並昭告天下,這下趙構來或不來,都是個死罪。」

「王妃辛苦了。」

「還不都是為了孩兒。不過,皇姐的擔心也有道理,均旨一來一回,至少要一個月,再加上趙構在江南還不知道做些什麼勾當,只怕夜長夢多。」

「當然不能在汴梁等著乾耗一個月。我們要利用輿論,將此事做實。」

「輿論?」

「對,辦報紙,造輿論。」

「報紙?」

「鳳英見過邸報吧,這種報紙,大約兩尺見方,左邊一半是朝廷秘聞,右邊一半是風花雪夜傳奇之類。」

「這等報紙,小民愛看,可是對捉拿趙構,又有什麼用呢?」

朱鳳英的覺悟,就明顯比不上茂德。如果茂德在這裡,就會明白,要讓朱鳳英的兒子登基繼位,並不需要捉拿趙構,甚至不需要定罪,只要在輿論中把趙構搞臭,列位宰相,還有江南的隨駕諸公,就不敢提名趙構。

至於趙氦登上了皇位之後,再怎麼收拾趙構,那已經不是一個難度的事情了。

呼延庚費盡心力,和朱鳳英解釋清楚了這些。

朱鳳英又問:「這報紙好是好,可怎麼讓江南的人讀到呢?」

「這些山人自有妙計,眼下要緊的,是請王妃為這天下第一份報紙賜名。」

朱鳳英從呼延庚懷裡站起來,轉來轉去,胸有成竹的說道:「吾兒登上皇位,乃是順天應時,就叫《順天時報》好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