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神醫 其他類型

辣手神醫 第197章 心語

作者:步千帆

本章內容簡介:斷了。 一路上,沈落雁彷彿心事重重,一言不發。秦彥看了她幾眼,幾次三番欲言又止,忍不住暗暗的想,是不是自己剛才的話太傷人?惹得她不高興了? 「這幾天你的病沒什麼反常吧?有沒有覺得哪裡不...

解開捆綁著沈落雁的繩索,秦彥關切的問道:「沒事吧?」

沈落雁痴痴的看著秦彥,猛然間撲進他的懷裡,失聲痛哭。「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1沈落雁哽咽的說道。梨花帶雨,憔悴的神情越發的讓人憐惜。她不是因為死裡逃生而慶幸的喜極而泣,而是因為可以再次遇見自己的男神,那個總是在危險時刻出現在自己傘

「怎麼會呢?這不是沒事了嗎?我答應了你姐姐一定會把你安全的救出來,就一定可以做到。」秦彥柔聲的安慰著,悄無聲息的拉遠跟沈落雁的距離。

沈落雁愣了愣,緩緩的推開秦彥,表情有些僵硬。是啊,他是自己姐姐的男朋友,而自己又是這樣一幅病怏怏的身體,怎麼能配的上他呢?「謝謝你1沈落雁的聲音有些機械。

「不用1秦彥微微一笑,心中明白,卻也沒有點破。

對沈落雁,秦彥更多的還是一種同情吧?如果真說有那麼一絲的情意,也是同情生出的一種微妙情愫。

轉頭看了昏迷的趙忠天一眼,沈落雁問道:「趙叔沒事吧?」

搖了搖頭,秦彥說道:「沒事,只是昏過去了而已。」頓了頓,秦彥又接著說道:「你等等,我給你爸打個電話報聲平安。」

接著,秦彥掏出手機撥通沈驚天的電話,片刻之後,電話便接通了。「你在哪裡?找到落雁的下落了嗎?」

「落雁跟我在一起呢,她沒事,你放心吧。」秦彥說道。

聽到秦彥的話,沈驚天心裡鬆了口氣,連忙的說道:「快,讓落雁跟我說話。」

「還是回家再說吧。現在落雁已經救出來了,贖金你不用交了,回家吧。我馬上帶落雁回去1秦彥說道。

「贖金我已經交了。」沈驚天愣了愣,說道,「沒事,只要落雁沒事就好。」

想來,因為知道沈落雁安然無恙,沈驚天心情大好,也無暇追究其他。在他心底,一直都認為沈落雁的安危最重要,即使損失再多的錢也無所謂。

「行,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其他的事情我會處理。」秦彥說完,掛斷了電話。

沈驚天雖然急切的想要聽到沈落雁的聲音,但是想想馬上就可以見到了,也就算了。知道沈落雁安然無恙,沈驚天的心裡也總算是鬆了口氣,回頭仔細想想,沈驚天的眼神中迸射出陣陣殺意。

在濱海市,黑白兩道誰敢不賣自己幾分薄面?竟然有人敢綁架自己的女兒,這件事情他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掛斷電話之後,秦彥立刻給薛冰打了一個電話過去。「怎麼樣?沒有跟丟那幫綁匪吧?」秦彥問道。

「一直在盯著呢,跑不掉。奇怪的是,他們似乎並沒有殺沈驚天的意思,你是不是弄錯了?」薛冰詫異的說道。

「哦?他們沒有動手?」秦彥愣了愣,暗暗的想,難道是那幫綁匪根本就沒有聽趙忠天的安排?又或者,趙忠天是想自己親自動手?不過,眼下也顧不了這些了。頓了頓,秦彥說道:「人我已經救出來了,你馬上吩咐下去,把那幫綁匪拿下,爭取抓活的。」

「是1薛冰應了一聲,隨即掛斷了電話。

轉頭看了沈落雁一眼,秦彥說道:「我們走吧,你爸還在家等你呢。」

「嗯1沈落雁點點頭。

扛起趙忠天,扶著沈落雁下了樓。將趙忠天放在後備箱,秦彥驅車朝沈家駛去。秦彥心裡也暗暗的慶幸,這次能夠這麼順利多少還是有些運氣的成分。若非及時的抓到胡遠志,讓他供出一切,怎麼可能如此的順利呢?萬一讓趙忠天捷足先登,殺人滅口,那線索就完全斷了。

一路上,沈落雁彷彿心事重重,一言不發。秦彥看了她幾眼,幾次三番欲言又止,忍不住暗暗的想,是不是自己剛才的話太傷人?惹得她不高興了?

「這幾天你的病沒什麼反常吧?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秦彥問道。

「沒有。自從你替我治療以後,我的身體好多了。」沈落雁獃獃的看著窗外,悠悠的說道,「以前,我一直覺得活著是一種負累,終日裡面對著死亡,根本沒有開心的事。可是,遇到你之後,你帶給了我希望,讓我看到了人生另外的一種結局。我很感激老天爺讓我遇見你。」

秦彥愣了愣,說道:「醫生的作用其實很小,真正的力量還是在於自己的意志力,如果不是你的求生**,我也無能為力。其實看到你能健康起來,我也很開心。一會回去后我替你把把脈檢查檢查。」

「嗯1沈落雁點了點頭,說道:「是因為我姐的關係,所以你才對我這麼好嗎?」

「當然不是,我們不是朋友嗎?」秦彥微微一笑,說道。

沈落雁似乎勉強的擠出一絲笑容,說道:「我姐的性格很要強,可是,我知道她其實外剛內柔,內心卻是十分的柔軟和脆弱。我希望你不要辜負她,一定要好好對她。」

「你們姐妹的性格剛好相反,你看似很柔軟,其實你心裡卻更加的堅強。」秦彥舉重若輕,刻意的避開沈落雁的話題。

「也許是因為我從小就生病的緣故,逼得我不得不堅強。」沈落雁說道。

頓了頓,沈落雁忽然間撲在秦彥的肩頭,低聲的抽泣道:「你說,如果我們先認識,那該多好?」

秦彥愣了一下,也不知道該如何的安慰她。

「其實,緣分是很玄妙的東西。」秦彥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有時候我在想,我跟沉魚在一起究竟是不是合適,我這樣做會不會害了她。」

沈落雁愣了愣,詫異的說道:「你怎麼這麼說?」

秦彥苦澀的笑了笑,沒有解釋。

是啊,作為天門的門主,秦彥未來不知道還要面對多少的困難,不知道還要面對多少想置他於死地的敵人。擁有家庭的羈絆,他也會多了一絲顧慮,這是否會害了沈沉魚呢?秦彥不知道,也不敢去細想,每當一個人的時候,這個問題總會莫名其妙的浮現在腦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