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手國醫 其他類型

聖手國醫 第720章 必須死!

作者:高登

本章內容簡介: 黑夜與烈陽激烈的碰撞。 發出轟鳴爆響! 「烈陽鏡?」熊祁臉色一變,顯然也是知道烈陽鏡的厲害之處。 身形一晃,堪堪避開秦北放出的飛劍,旋即放聲笑道:「烈陽鏡,不過是雞肋罷了!...

十分鐘后。

秦北完成治療。

莫大和穀苗苗兩人,一左一右,護衛在秦北身邊。

呼呼……

莫大身形猛地一晃,使了一個千斤墜的巧勁,硬生生的止住身形。

在秦北治療的過程中。

穀苗苗和莫大兩人,替秦北默默地抵擋著兩大絕世高手交戰時引發的罡風!

「噗……」忽然間,莫大臉色泛黃,硬是噴了一口老血出來。

竟然是,被那兩大絕世高手對戰時帶動的罡風所傷!

蘇遠亭和熊祁兩人,交手之慘烈,由此可見一斑!

以莫大的武道修為,放眼武道江湖,也算的上是不弱的好手了。

然而以莫大幾乎快要窺探到化勁宗師境的武道修為,竟然會被兩人交手之時,發散出來的罡風傷到!

「速退1

秦北喝令道:「苗苗,你帶著他們兩人,先去地下秘境暫避風頭,這裡的事情,交給我1

「好!你自己小心1穀苗苗心中非常明白,此時是個什麼狀況,聞言,馬上帶著莫大,以及正慢慢恢復的蘇小貝兩人,通過垂直的那條一甬道,進入地下秘境之中。

看到三人安全離開。

秦北的目光,才放在「戰潮之上。

此時,蘇遠亭和熊祁的對決,已經處於白熱化的階段。

兩人拼盡全力。

熊祁,修為化勁巔峰,卻勝在戰鬥經驗十分豐富。

蘇遠亭,剛剛步入練氣初期。境界上稍勝一籌。

但畢竟是剛剛進入練氣期,境界還算不上十分穩固。

而且也還沒有時間,來得及讓蘇遠亭去領悟練氣期的攻擊法門。

一時間,兩人鬥了個不分上下!

稍遠一些的地方,是一個獐頭鼠目的中年男子。

正鬼鬼祟祟的看著半空中決一死戰的兩大高手!

忽然,他注意到了秦北。

同時,秦北的目光,也落在這個中年男子身上。

「秦北1雖說沒有見過面,但李滄瀾早已經彙集過許多關於秦北的資料。

秦北稍一愣神,旋即回想起來,那獐頭鼠目的猥瑣中年男子,正是李滄瀾!

秦北曾經聽容嬤嬤說起過李滄瀾這個人。

並且在容嬤嬤那裡,見過李滄瀾的照片!

「嘎嘎嘎……」秦北尚未說話,李滄瀾已經放聲狂笑了起來:「秦北啊秦北,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你和穀苗苗二人,殺我獨生愛子,居然還妄想吞併我湘苗一脈!這等陰險用心,然而卻並沒有什麼卵用1

「哈哈,哈哈哈哈!秦北啊秦北,我現在就告訴你,你的如意算盤落空了!我在熊祁先生的幫助下,已經屠戮了數不清的雲苗敗類!現在,輪到你和穀苗苗了!我要讓你們二人,死無葬身之地*—熊先生,幹掉那個秦北!他才是殺了你得意弟子的真正兇手1

交手的空當,熊祁冷笑道:「等我殺了蘇遠亭,在弄死秦北,也並不遲1

同時面對兩個敵人,一個是曾經導致妹妹慘死的兇手,一個是導致得意弟子慘死的兇手。

甚至不用權衡,熊祁也會選擇先幹掉蘇遠亭!

這,一方面,是熊祁多年的執念。

另一方面,弟子再親,也不可能比妹妹更親!

「熊先生,難道你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了嗎?我幫你找到他們的下落,你負責動手殺人……」

李滄瀾忍不住有些不高興的高呼道。

秦北雙眼一眯。

「是你把人帶來的?」

「是你,帶人殘忍的殺害了眾多蠱苗族人?1

「同根同族,你竟然下得去這種狠手1

「且不說是你兒子先想要殺死我在先,就算是我是殺害了你兒子的殺人兇手,這件事,找我便是!與那些蠱苗族人,有何相干1

秦北的音量,一次比一次更高!

蠱苗之中,秦北接觸的並不多。

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

眾多的蠱苗族人!

此時此刻,他們的容貌,走馬燈一般在秦北腦海中閃現!

秦北徹底怒了!

「砰……」

卻在此時,蘇遠亭和熊祁二人,錯身交手。

伴隨著砰的一聲爆響。

兩道身影,乍合又分!

蘇遠亭嘴角帶血,踉踉蹌蹌的退了十米之遠!

熊祁也並不比蘇遠亭好過多少,身形暴退,半空中,一道血箭噴了出來!

「老狗,沒想到,你竟然功力如此深厚1熊祁冷哼一聲,抹掉嘴角的鮮血。

「打人或許不成,殺你這條狗,毫無問題!再來1蘇遠亭也火氣大漲!

「想贏我?沒有那麼容易1熊祁冷笑一聲。

「熊先生,先幹掉秦北啊1

李滄瀾從熊祁身後冒了出來。

熊祁身形暴退之後,正好落在李滄瀾身邊。

李滄瀾覺得,這個機會,不能放過。

至於殺掉蘇遠亭,這是熊祁的私事,跟他李滄瀾無關。

「你過來。」熊祁面色陰沉的說道。

李滄瀾不明所以,上前兩步。

「啪1

幾乎是毫無防備的,熊祁那雙泛著黑氣的手掌,砰的拍在了李滄瀾的頭頂之上!

「奪靈掌1秦北吃了一驚!

之前平定海使出奪靈掌的時候,還需要短暫的籌備時間。

但是現在,作為平定海的師傅,熊祁在奪靈掌上的修為,遠勝於平定海!

甚至連準備的時間都不需要,便驟然出手了!

「熊……先……生……您……」

李滄瀾想多問一句,熊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

然而一句話沒有說完,李滄瀾便看到,自己的身子,正在飛快的變成一片散碎的離子。

被風一吹,消失的無蹤無影!

雙腳,小腿,雙膝,小腹……

李滄瀾的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

「為……」

一句為什麼沒有說完,李滄瀾便已經變成煙塵,徹底在空氣中消失殆荊

而與此同時,熊祁受傷之後,原本慘白的臉色,竟然恢復了一絲紅潤的色澤!

原本,這次交手,熊祁受傷的程度,甚至比蘇遠亭更高!

但,隨著熊祁一招奪靈掌,不但把李滄瀾吸成了人乾兒,還直接把李滄瀾的皮肉筋骨,化於無形!

李滄瀾這個湘苗魔頭,恐怕是臨死之前,也萬萬不會想到,竟然會死在熊祁的手裡!

「哈哈哈!蘇遠亭老狗!我看你還有什麼能耐,能勝過於我1

吸收了李滄瀾的靈力,熊祁遭受的傷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正常!

只是,蘇遠亭所受的傷,卻遠遠趕不上熊祁恢復的速度!

「去死吧!妹妹,你的仇,我幫你報了1

熊祁一聲大喝,奪靈掌再次出手,沖著蘇遠亭劈頭蓋臉的砸了過去!

熊祁的手掌之上,碩大的一團黑氣,滾滾而來!

說實在的。

秦北被熊祁這殺伐果斷的態度,稍稍震驚了一下。

之前還是聯手的朋友呢?

這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不但翻了船,還尼瑪要了命!

李滄瀾這廝確實是該死,但死在熊祁的手裡……

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

略一感慨。

秦北身形晃動。

伴隨著一聲大喝:「劍來1

缺月劍驟然飛出,凌空漫卷,沖著熊祁席捲而去!

破空之聲,嗚嗚而鳴!

「師兄接住1

與此同時,秦北從芥子戒中,摸出「烈陽鏡」,沖著蘇遠亭丟了過去。

烈陽鏡!

蘇遠亭已經從秦北口中,得知過烈陽鏡的秘密。

更是知道,熊祁的弟子平定海,就是死在了烈陽鏡下!

被平定海自己的奪靈掌所吞噬,化為飛灰!

「嗖1

蘇遠亭身形一晃。

下一刻,已經把烈陽鏡抄在手中。

靈氣運轉,烈陽鏡上,瞬間光芒大作!

那團匯聚在熊祁手掌上的黑氣,恰好這時,撲面而來!

轟!

黑夜與烈陽激烈的碰撞。

發出轟鳴爆響!

「烈陽鏡?」熊祁臉色一變,顯然也是知道烈陽鏡的厲害之處。

身形一晃,堪堪避開秦北放出的飛劍,旋即放聲笑道:「烈陽鏡,不過是雞肋罷了!你若修為遠高於我,不用烈陽鏡,我也不是你的對手,你若修為不及我,這烈陽鏡的反噬,可比我的奪靈掌要更厲害的多1

「我熊祁,堂堂化勁巔峰,武道大宗師境,你還能超得過我不成?1

最後一句話,其實並沒有說完。

一邊說著,熊祁徹底愣住了。

但見那烈陽鏡上,一團黑色的霧氣,越發的漆黑起來,就像是一團沒有散開的墨疙瘩一般——

沖著熊祁所在的方向,激射而來!

熊祁大吃一驚,身形擰轉,蹭蹭蹭!

在空中接連三個轉折,不但硬生生的拔高了數米,還瞬間轉移了數個位置!

「想跑?沒這麼容易1

秦北大喝一聲,身形如同炮彈一般彈射而起。

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熊祁的身後!

不等熊祁反應過來。

雙臂一扣。

便從熊祁腋下塞入,死死的定住了熊祁的身形。

「給我去死1秦北扣住熊祁,沖著那團黑氣直撲過去!

「你你……你這是何苦1熊祁瞬間被狠狠的驚呆住了:「放開我!這樣下去,我們兩個都會死的1

「阿北!鬆手啊!他不值得你一命換一命1蘇遠亭也急了!

「這廝膽敢把蘇小貝打成重傷,我就是拚死也要帶他下地獄1秦北鬚髮皆張,怒吼說道!

「蘇小貝?我什麼時候打傷她了?!丫的我都不知道他是誰1熊祁幾乎差點被當場氣死——他並不知道,之前他發出的爆裂拳,把那小木屋掀飛的爆裂拳,居然還意外的差點當場把蘇小貝炸死!

如果熊祁知道,秦北竟然是因為這個想要和他同歸於盡的話。

哪怕是傾盡家財,也要買一顆後悔葯吃!

世界上有賣後悔葯的嗎?

沒有。

所以熊祁還是必須要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