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鹿戰紀 玄幻魔法

九鹿戰紀 第六十五章 李重茂的本命神通

作者:進擊的小夫子

本章內容簡介:,只不過心照不宣。 書院學生眾多,資源有限,分配自然不均衡,不是人人都如白老二與司馬非馬那般,天賦異稟,背景深厚,得到書院大力培養。縱使如此,他們也比花弄月大幾屆,這樣就意味著,他們的修行時間...

十倍輪海,魄力純化凝聚,幾乎成為液態。輪海中間,三寸英魄,曠古絕今。最不可思議的是,英魄之下,竟然生長了一株深紅色的仙蓮。蓮花無根無蒂,浮於輪海,花成四瓣,似驕陽如烈焰,道韻流轉。

輪海種仙蓮,聞所未聞。雖說突破英魄境九階,但遠遠不如這株仙蓮帶來的震撼大!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白鹿九有些摸不著頭腦,「看著仙蓮,甚是不凡,也不知道有什麼作用?」

白鹿九試著指揮仙蓮,可仙蓮一動不動。

三寸英魄,踏上仙蓮,立於蓮心。剎那間,仙蓮與英魄相連,好像活了過來。外面的無盡天火,朝仙蓮匯聚,仙蓮不斷吞噬,如同一個無底洞,不見增長。

三個時辰,一閃而逝,仙蓮似乎吃飽喝足,停止吞噬。白鹿九再次嘗試呼喚仙蓮,仙蓮終於有了回應。輪海之中,魄力運轉,然後在身外幻化出四瓣仙蓮,把白鹿九全部包入其中,儼然是輪海中那朵仙蓮仿製擴大版。

「這是給我加了一層護盾?」白鹿九有些不確信,又有些失望。如果僅僅是增加防禦之力,也不能體現出多大優勢,他現在,最需要的強有力的攻擊戰技。

「算了,不能太貪心,聊勝於無。也不知道那半截玉劍躲哪去了,不然那《無名陣法》定然可以繼續修行了1

白鹿九在天火絕地修行的時候,花弄月以及李重茂正在拚命奔跑,後面,嵩陽書院以及白鹿洞書院的人遠遠吊在後面,速度不快不慢,既不跟丟,也不進一步追上前。

「御前公子,我等為何不加快速度,擒下他們兩個?」有人不解的問道。

「你可知前面那二人什麼身份?不要覺得白鹿九離開了,他們就是軟柿子1司馬御前之前被白鹿九打敗,心裡陰影還未退去。現在對方還有一個花弄月,自然不敢輕易涉險。

「還請公子賜教1

「你可知大晉帝國的八大王府?前面二人,就是其中兩個王府的嫡系子弟1

「不過是世俗界的兩座王府罷了,我等修行界的人,還會怕一個世俗界的王府子弟,當真可笑。即使打殺了,難道他們王府的人還敢殺我們修行界的人?」白鹿洞書院立即有人跳出來反駁司馬御前。

「黃口小兒,孤陋寡聞1司馬御前不再解釋,保持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

「膽小怕事之輩,我們先走,待會生擒他們,你們可不要和我們搶功勞1

白鹿洞書院一群年輕人,率先出擊。

「他們追上來了1李重茂氣息有些粗重。

「終於按耐不住了嗎?」花弄月回頭看一眼,輕蔑一笑,「分開追擊,求之不得。不過這點距離還不夠,必須先拉開兩個書院之間的距離,阻斷他們直接聯合的機會,然後逐個擊破。」

花弄月兩人不由得加快步伐。

「想甩掉我們,門都沒有1白鹿洞書院一群人顧不得魄力消耗,雙方的距離逐漸縮校

嵩陽書院一行人早已消失於視野之中,花弄月逐漸停了下來,等後面一群人的到來。

「終於不跑了么,讓我們一陣好追1

「現在選擇束手就擒,確實是明智的選擇。不過這麼漂亮的小姑娘,我還真捨不得就此打殺了1

一群人,血氣方剛,火氣正旺,看見花弄月長得漂亮,心裡就像有隻貓爪在胡亂抓撓,痒痒的不行,臉色紅潤,呼吸都急促幾分。

「找死1對方眼神充血,言語輕佻,讓花弄月火冒三丈。

花弄月取出長鞭,身後兩個輪海亮起。第二輪海,本我輪中發出橙色的光芒。天地橋早已經穩固,精魄與輪海之間產生了若有如無的聯繫。

李重茂不敢相信,花弄月在精魄境四階的道路上走了如此遠。要知道,修行越到以後階段,突破越困難。像他,之前藉助書院多年積累,才突破到精魄境二階。如果讓他在尋常環境中,脈輪吸收天地之力,蛻變為輪海的過程,恐怕就要花上三年五載。這一過程,也僅僅是精魄境前三階的修行!

白鹿洞書院自有老生混入其中,看清花弄月的修為,也是大吃一驚。今年的新生大比,各大書院為了內府名額,不擇手段十之八九,只不過心照不宣。

書院學生眾多,資源有限,分配自然不均衡,不是人人都如白老二與司馬非馬那般,天賦異稟,背景深厚,得到書院大力培養。縱使如此,他們也比花弄月大幾屆,這樣就意味著,他們的修行時間比對方多幾年。

有時候,不得不承認,時間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基於此,他才敢放心大膽追殺花弄月。

「不可能,你到底是誰?」白鹿洞書院領頭之人終於意識到不妥,一個小丫頭,修為竟然與他旗鼓相當。結合司馬御前的表現,內心變得惶恐不安。

「我是誰?追殺半天,竟然連對手都沒弄清楚,智商堪憂1花弄月手舞長鞭,「想要知道我是誰,先要問問我手中的長鞭答不答應1

長鞭之上,赤色光芒與橙色光芒交替閃爍,分化出兩道顏色不同的鞭影。赤色鞭影如火凰,橙色鞭影似金戈,由虛化實,兩面夾擊,迅疾且靈活。

白鹿洞書院領頭之人,修為也達到精魄境四階。他的武器,非常奇怪,是一條快要生鏽的鎖鏈,彷彿隨時會斷掉。白鹿洞書院其餘人,看見他拿出這把武器,眼神躲閃,就像看見什麼恐怖之物,紛紛後退。

鎖鏈與赤色鞭影相撞、撕扯、糾纏。赤色鞭影烘烤鎖鏈,彷彿要把鎖鏈融化。

鎖鏈表面「滋滋」炸響,這種聲響很奇怪,完全不似金屬燃燒的聲音。

於此同時,橙色鞭影直接攻擊白鹿洞書院領頭之人。它比赤色鞭影略小一些,卻更加霸道。第二輪海本我輪中的魄力,本就是由金石之力轉化而來,一向以攻擊力見長。

領頭之人並沒有想象之中的驚慌失措,而是拿出一截更短的鎖鏈,與橙色鞭影硬碰硬。

「小丫頭,我的精魄四階,和你的精魄四階可是不同的1領頭之人眼神如同餓狼擇食。即使對方有什麼了不得的背景,他怡然不懼,這裡可是無上仙府。殺人滅口,誰能知曉。唯一的麻煩就是嵩陽書院司馬御前那群人,不過這也影響不了他,大不了來個死無對證!

領頭之人佔據上風,開始得意。對手是天才又如何,這種扼殺天才的感覺他最喜歡。他手中的寶物鎖鏈,可是當年從一具古老的屍體上扒下來的。古屍不知年,鎖鏈早已腐朽,但仍然蘊含著不可思議的威能。

正因這條鎖鏈,書院其他學生才懼他如虎!

領頭之人卻沒有注意,李重茂悄悄移動了位置。

橙色鞭影越來越黯淡,這時候終於看清鎖鏈表面的物體。好像粘液,又似鮮血,發出陣陣難聞的焦臭味。粘液中,一條條微小的蠱蟲來回遊動,噬咬橙色鞭影。

花弄月脖子上流下幾行細細的汗水,表面上雙方僵持不下,其實她的第一輪攻擊敗北是遲早的事。

「啪」的一聲,橙色鞭影斷成幾截!

「黃毛丫頭,你還有什麼招數1

「其實,我不擅長打鬥,招數已荊」花弄月毫不在意,「但是啊,你怎麼能忘記,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1

「不好1領頭之人反應過來,卻是遲了。

領頭之人的背後,突然出現一顆牙齒。這顆牙齒,紅中帶白,如同有鮮血滴下。牙齒輕易刺進領頭之人的身體,大肆破壞。

「氨領頭之人慘叫聲震天,七竅流血,隨後倒地,氣絕身亡。

那顆牙齒刺破身體,飛回李重茂的輪海。

「這就是你的本命神通?」花弄月輕笑道。

「對啊,我的本命神通,就是一顆牙齒,我取名虎牙染血。你想笑就笑吧1李重茂攤攤手,準備好接受花弄月嘲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