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落魄農村媳 散文詩詞

重生落魄農村媳 第八百三十二章:辯解

作者:八匹

本章內容簡介:他做的很隱蔽,沒有人會知道,呂楠也不會察覺,更讓他害怕的是呂楠知道了前幾個月一直也沒有表露出來,和他在一起時就像什麼事也沒有,這樣深的心機才是讓他害怕的。 「你和李美齡在一起睡了,這事我知道。...

李美齡不知道呂楠說了什麼,張建平的話又不透露一點,可就是說這樣的話,讓她的心也跟著提著。

「張建平,我不明白董富強的愛人找到你說了什麼,讓你回到家裡就這樣說我,咱們倆是夫妻,你說不了解我,可是你了解過我嗎?你在乎過我嗎?自從結婚之後,你就一直心放在李秀英的身上,李秀英看不起你,你又為了把王偉比過去,你這些年一直為心裡的不平努力著,那我又算什麼?這個家又算什麼?」夫妻兩個能走到今天,李美齡一直覺得張建平的錯更多一些,加上心裡害怕,她把平時不敢說的話都說了出來,「你現在就因為別人找你說了什麼,你寧願相信外人,也不相信我這個妻子,你還讓我說什麼?」

「你是在心虛嗎?因為你和董富強的關係不一般,所以只要一起呂楠,你就心虛的先指責別人?」張建平面上升起一抹冷笑,「看來呂楠說的並不假,你與董富強不單單隻是同學關係,我說的沒有錯吧?」

「我說不是你也不會相信,你現在已經相信呂楠的話,我再多解釋又有什麼用?你想怎麼想就怎麼想吧。」一直擔心的事情,突然之間就被挑了出來,李美齡反而沒有先前的害怕了,「張建平,你是想離婚嗎?也可以,這樣的日子過著也沒有什麼意思。」

說完,李美齡起身回了屋,直接把門甩上了。

張建平陰著臉。

離婚?

他怎麼會離婚,就是為了自己,也不能再受李美齡牽連,只要一離婚,他的事業也會受到影響,他不會這樣做,不過夫妻之間在呂楠找過來之後,也成了陌路。

回到室的李美齡沒有等來張建平追來,聽到開門關門聲,李美齡以為人走了,不多時又聽到動靜,自己房門也開了,她先是一驚,待看到是自己的兒子后,緊繃的身子才又鬆懈下來。

「我爸說讓我和你祝」張德一臉的不高興,「媽,我都這麼大了,和你住也不方便。」

「我收拾一下,你以後住客廳的沙發。」李美齡也沒有多說。

張德也沒反對。

結果搬到新家之後,李美齡和張建平就正式的分居了,兩人沒有再說過話,也沒有再提起那天的事,在家裡表成陌路,也沒有交流,而張建平又不時的下部隊下連隊,這樣一來夫妻兩見面的機會也不多了。

轉眼過了兩個月,已經進了秋天,天氣一天比一天冷,董富強大批量出產出來的衣服,還積壓了一半,就是把這些都賣掉,才能把借來的錢還上,家裡的本錢還不算。

董富強已經知道會賠錢,卻沒有想到會賠成這樣,時間一天天過去,他嘴上也起了一層的水泡,眼看著就是上火了。

呂楠雖然沒有說什麼,臉色也陰的難看,董富強在呂楠面前,低伏做小,像以前那般哄著呂楠,也沒有讓呂楠臉上能對她露出笑來。

「現在賠的這些錢,你打算怎麼辦?」這天,呂楠開了口。

董富強低著頭不作聲。

「就是都甩了這些貨,還要賠上幾萬吧?你把自己存的那點私房錢都當是李美齡那要回來的錢給了我,你現在還有錢拿出來補這個洞嗎?」呂楠的聲音輕輕的。

可卻像一顆雷,在董富強的心裡炸開了。

「我我沒有。」

「你的私房錢是怎麼存下的,又存下了多少,你以為我心裡沒有數,不過是看在是夫妻的份上,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睜,結果沒有想到你卻用我的錢幫著外面的女人來哄騙我,真不知道你的膽子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大了,果然美色誤人埃李美齡的味道怎麼樣?」呂楠一雙眼睛似毒蛇般。

董富強的腦子已經不好使了,他一直以為他做的很隱蔽,沒有人會知道,呂楠也不會察覺,更讓他害怕的是呂楠知道了前幾個月一直也沒有表露出來,和他在一起時就像什麼事也沒有,這樣深的心機才是讓他害怕的。

「你和李美齡在一起睡了,這事我知道。」呂楠又拋出一句讓董富強神色大變的話,「現在我也不去追究那些,只要你把這些錢給我補上,這事就算過去,這邊的廠子關了,你和跟我回南方,以後我也不追究這事。不然別怪我把你和李美齡的事捅到部隊里去。」

董富強點了點頭,「好。」

呂楠起身走了,沒有再多看他一眼。

董富強現在支哪裡,呂楠都不會攔著,讓他現在著急是怎麼能不讓李美齡被牽連出來,所以第一時間找到了李美齡,李美齡看到他之色,就沒有好臉色。

「你不願意見我我知道,我也不想來打擾你,呂楠現在鬧的這麼厲害你也知道,廠子賠了幾萬塊錢,呂楠讓我找你把這錢補上,先前有件事我也沒有和你說,他讓你把廠子分的錢退出來,我把自己的私房錢拿出來給你補的,現在她也知道了。」事情到了這一步,董富強也沒有開始時那麼張不開嘴了,「現在你補兩萬塊錢,呂楠那邊就會鬆口,不然她要鬧到部隊來,還說知道了我和你的事。」

李美齡臉色不好看,「兩萬塊錢?你總共分多少錢你也知道,而且都花了,現在你讓我再把錢給你,你回去告訴她,當初廠子第一批生意能掙錢,那也是我出了力的,我分的錢也是我該得的。」

「和她說這些有用我也不會來找你,呂楠的心機很深,她能知道事情真相還一直面上不聲色不動的和我像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一般,你就該知道到底她有多厲害。」董富強眼裡閃過的害怕不是假的。

李美齡咬著唇,緊緊的盯著董富強,「我沒有錢,也拿不出來。她想鬧就去鬧吧,當時就咱們倆知道,也沒有人看到,她就是來說我也可以反告她誣陷我,我怎麼說也是軍人家屬,她不就是覺得我怕她來鬧吧?讓她鬧,我不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