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粉碎機 網遊動漫

歷史粉碎機 第四八六章 楊大王下西洋

作者:木允鋒

本章內容簡介:人。 就這樣代表著大唐帝國皇帝陛下的楊大王,和拜占庭帝國皇帝君士坦丁五世共同簽署條約,大唐帝國租借金角灣北岸土地五百年,當然,其他那些附屬條款也肯定羅列,總之隨著這份條約簽署,大唐的勢力正式擴...

拜占庭帝國就這樣屈服了。

他們也沒膽量不屈服,實際上這時候的拜占團,尤其是北方的保加利亞人……

實際上他們剛剛從保加利亞人的奴役下解放出來,雖然奴役這個詞有點誇張,但在目前這位君士坦丁五世登基之前,拜占庭帝國其實每年都得向保加利亞進貢以換取和平的,是他通過戰爭擊敗了保加利亞人,但也僅僅是暫時解除了威脅。而同時東方的埃蘭人依靠著阿布.木si林這個傳奇統帥,也已經不斷擊敗大食人,正逐漸恢復薩珊帝國的疆域並開始從安納托利亞高原對拜占庭產生威脅,得益於通過貿易從河中獲得的大量盔甲武器,埃蘭人對拜占庭帝國的威脅甚至超過以前的大食人。

至於大食……

北非的埃及,突尼西亞和摩洛哥三個埃米爾已經形同du立,只不過名義上還是哈li發的大臣而已,但他們已經根本不再聽從其號令,倭馬亞家族的勢力在伊比利亞重新崛起,埃蘭人恢復了波斯高原和巴比倫尼亞,大食帝國四分五裂。而目前大食的哈希姆家族在解決了他們內部的權力鬥爭后,僅僅還能夠保留著半島和敘利亞一帶,就連都城都換成了大馬士革,甚至和埃蘭已經休戰,但休戰後的大食,卻將擴張的目標對準了塞普勒斯。

同樣北非和伊比利亞的大食人也在向地中海各島擴張。

四面受敵的君士坦丁五世真沒有力量再面對一個敵人。

而且是一個強大得令人窒息的敵人。

就這樣代表著大唐帝國皇帝陛下的楊大王,和拜占庭帝國皇帝君士坦丁五世共同簽署條約,大唐帝國租借金角灣北岸土地五百年,當然,其他那些附屬條款也肯定羅列,總之隨著這份條約簽署,大唐的勢力正式擴張到了歐洲,緊接著後面隨行而來的商船上,整整一個旅的安西軍登陸。

雙方隨後完成劃界,然後楊豐任命的守備官開始撒錢……

撒胡椒。

這東西在這裡比錢好使。

大唐的守備官以胡椒為工資,招募那些拜占庭人當建築工人,利用從懷遠城運輸來的一船船水泥之類,在君士坦丁堡對面迅速修築起一座大型棱堡,甚至修建起了港口,並且在這座棱堡里架起了一門門恐怖的五十斤,也就是六十八磅巨炮。這種大炮的射程可以輕鬆覆蓋幾乎半個君士坦丁堡,而且可以使用新式開花彈,大炮的第一次試射就將一枚巨大的開花彈打到了博斯普魯斯海峽的另一邊,那爆炸的恐怖火團讓君士坦丁堡城牆上所有拜占庭人無不顫抖。總之,在楊豐的親自坐鎮下,用整整一年時間打造了一座堅固的要塞,同樣也建成了一座新的商業中心,那些跟隨唐軍腳步的大唐和河中各國商人,迅速在這座被楊豐命名為龍城的要塞內,開始了他們的財富夢想。

當然,他們不會向君士坦丁五世交一分錢稅的。

好在後者同樣獲利巨大。

他的懂事獲得了楊豐的軍火,讓拜占庭帝國的裝備水平一下子和埃蘭齊平,也就是說拜占庭人同樣開始鏈板甲化,甚至在拜占庭一位公主成功依靠美人計擠到楊豐床上,成為他的情fu后,拜占庭人已經開始獲得更高端的明光鎧了。

反正安西軍已經不玩這個了。

已經基本上實現了火器化的安西軍,早就把當年那些沉重的盔甲統統拋棄,現在正好向外傾銷。

現在安西軍就重騎兵還穿重甲。

而且是全身板甲。

剩下全是騎馬的線列步兵,但也進行馬上格鬥訓練,因為根本不需要自己負重,他們實際上也都額外帶著長矛和刀還有戰錘,另外也都有半身甲,畢竟追擊的時候,騎在馬上拿長矛戳要比他們下馬拿刺刀捅容易,但本質上他們還是線列步兵,只是這個時代敵人太弱,再加上他們足夠奢侈所以才這樣的。

至於楊豐的火器會不會擴散……

那個短時間內是不會的,因為火藥只有碎葉的兵工廠製造,硝石來自鄯善的硝石礦,硫磺來自土庫曼的硫磺礦,最終的生產在碎葉城外一座單獨的城堡完成,工人全是楊豐自己的家奴,而且還是他的狂信徒。

至於火炮燧發槍製造,那個就算泄露出去也無所謂。

沒有火藥那就是燒火棍。

就這樣,楊豐正式打開了歐洲的大門,在龍城建成后,他的艦隊緊接著開出博斯普魯斯海峽,進入愛琴海然後向南,彷彿闖入游泳池的鱷魚般張開血盆大口,打著生人勿近的旗幟浩浩蕩蕩向前。因為實際上又耽擱了兩年時間,他的艦隊規模已經膨脹到了二十艘戰列艦,再加上隨行的大批商船,華麗麗地航行在愛琴海的蔚藍色中一路向南,越過克里特島轉向西方開始橫貫地中海,打著貿易和訪問的招牌駛入一座座港口,向那些雅威的子民展示來自東方的神靈,搞得西歐一片雞飛狗跳。

這時候的西歐是查理曼統治著。

羅馬的教宗剛剛從他爹矮子坯平手中獲得了教皇國,義大利北部因為查理曼剛剛征服了倫巴第人,所以歸屬法蘭克帝國,南部和巴爾幹屬於拜占庭,查理曼正在向北征服德意志地區的薩克森人,用劍強迫他們皈依主的懷抱。

不皈依就去死好了。

至於中歐則是與柔然有點關係的阿瓦爾人,還有斯拉夫人,總之都是些歐洲歷史定義的蠻族,情況非常的混亂,歐洲的強國就是法蘭克和拜占庭,義大利南部和西西里島都是拜占庭的地盤,甚至一直到巴利阿里群島都是拜占庭的,只有西班牙是倭馬亞王朝餘孽佔據。英國這時候還處在混亂的七國時代,七個入侵的盎格魯-撒克遜部落,在殺光了英格蘭地區的凱爾特人之後成為主人,然後各自佔據地盤互相征戰,至少再過一百多年他們才能夠由其中的威塞克斯以盟主形式,將其統一為英格蘭王國。

這時候還依然亂著呢!

那裡是歐洲最偏遠的小角落。

事實上這些土地對楊豐來說,完全沒有征服的必要,征服他們相當於拯救他們,讓他們從蒙昧中得到陽光的照耀,而且距離太遠,控制的成本實在太高,再說他們手中也沒有什麼好東西,最多販個白奴什麼的,可白奴不需要控制那麼麻煩。

這時候的西歐和大唐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別說和大唐比,文明程度就是比波斯都差一截。

事實上這時候的歐洲就跟現代的非洲一樣。

這完全就是一片野蠻人大陸,除了部分法國和部分義大利,因為羅馬帝國的遺澤,得到了文明的陽光照耀之外,絕大多數歐洲土地,還依然在野蠻的黑暗中,從德意志一直到東歐再到北歐,全都是如此,就連真正意義上的國家都沒幾個。是查理曼的征服才讓他們開始雅威化,至於現代歐洲國家的格局,包括神羅,那都得是查濫繼承人虔誠者路易死了以後,法蘭克帝國被三個兒子瓜分然後才逐漸開始形成,而此時就連查藍薊姑患用崧蘼砣說幕實邸

這樣的土地,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們繼續混亂下去,甚至他們不亂也得挑撥他們亂,比如說給可憐的薩克森人送點陌刀什麼的。

或者給阿瓦爾人送點鏈板甲。

他們據說是西遷的柔然人,佔據著潘諾尼亞,也就是匈牙利為核心的中歐。

這時候歐洲蠻族們裝備太差,基本上沒什麼像樣武器,有把刀劍就算好的了,很多還玩大木棒呢!雖然歐洲鏈甲騎士們裝備已經很爛,但他們是更爛,如果德意志叢林里的薩克森部落勇士,人手一把恐怖的陌刀,那麼查理曼的征服大軍身上那些小鐵環恐怕撐不祝同樣阿瓦爾人手中的弓箭如果換成一水的複合弓和破甲箭,估計法蘭克士兵的很難抵擋,反正河中的倉庫里堆滿了淘汰下來的武器,只要他們有錢沒什麼不可以,沒錢的話女人也行,話說楊大王一直對自己后gong還沒個標準化大洋馬感到遺憾。

尤其是北歐系統的。

總之就是玩貿易和控制,但完全沒必要去征服,這時候來征服除非殺光他們,否則的話那不是征服而是恩賜。

恩賜給他們文明。

但有幾個地方除外。

「回去告訴令尊,咱們經過的幾個地方我要了1

楊豐撫摸著跪在他腳下的少女腦袋說道。

後者戀戀不捨地抬起頭,用嬌媚的目光仰望他,這位是君士坦丁五世的女兒,同時也是楊豐的情fu,雖說人家有信仰,不可能嫁給一個據說后gong無數的異教徒,但情fu就完全不需要在乎愧對神靈了,在大半年的時間裡,這位公主已經徹底淪陷,如痴如醉般迷戀著楊豐的大棒,雖然楊豐離開了君士坦丁堡,但她仍然打著前往羅馬的旗號跟隨一起。

「把你的嘴擦擦1

楊豐遞過手帕說道。

公主殿下趕緊接過擦嘴。

「第一,我需要租借克里特島。

作為回報,我會每年按照過去你們在克里特島獲得的稅收,向你們支付兩倍於此的租金,租期同樣是五百年,另外我還承諾,以後在克里特島駐紮的軍隊包括我們的戰艦,會在大食人入侵愛琴海的時候,為你們摧毀他們的艦隊。

第二,我還需要租借馬爾他島。

至於條件與克里特島相同,如果北非的大食人入侵西西里,我的艦隊也會為你們提供支援。

第三,拜占庭帝國沿海的所有港口向大唐開放,大唐的商船和戰艦可以停靠你們的任何港口補給,同樣大唐可以在需要的港口設立領事館,大唐商人可以在這些港口居住並且設立商鋪,他們的待遇也按照君士坦丁堡條約之規定。

如果他答應這些,我會贈送給他三千套具裝騎兵的裝備。」

楊豐說道。

「第三條沒問題,第二條估計也沒問題,但第一條,你不覺得克里特島實在太大了嗎?」

公主殿下趴在他腿上說。

「大小很重要嗎?我不可能向你們這裡遷移人口,我自己在河中的人口都需要從內地遷移呢!而照我估計就算再有一百年,我也不可能把河中的土地填滿,那裡比你們整個帝國都要大,人口估計不會比希臘更多,我不可能向外遷移人口。我要的只是保證從黑海一直到大西洋的航線安全,我不能指望你們來保衛,我必須讓我自己的軍隊來保衛這條航線,所以必須得建立我自己的控制區,既然是自己的控制區,那就不可能與別人一起分享,我必須控制整個島嶼。

克里特島和馬爾他島。

島上的人依然是你們的,只不過由我的人替你們管理,我的軍隊會和你們一同保護愛琴海和地中海,我不覺得你們失去什麼,你們要明白,我和大食人是勢不兩立的,我殺了他們的皇帝,殺了他們無數的人,我毀掉了他們的輝煌帝國,我和他們可以說是天敵,這一點上我們是盟友,克里特島對你們來說,無非是一個阻擋大食人進入愛琴海的屏障,但你們確定你們的軍隊能夠保衛它?

你們不能確定。

但我可以確定我的士兵能夠做到這一點,他們能夠保護克里特島,而我的艦隊可以保證,任何企圖進入愛琴海的大食戰艦都會被擊沉。

畢竟君士坦丁堡也有我的城市。」

楊豐說道。

克里特島和馬爾他島在手,他在地中海的航線就串起來了,從懷遠開始,沿著君士坦丁堡,克里特島,馬爾他島形成一條珍珠鏈,然後他就可以控制整個沿線的貿易了。

至於最後一站……

「大王,大食人的戰艦,應該是從突尼西亞開出來的。」

楊忠突然走進房間說道。

公主殿下抬起頭媚眼如絲般看著楊豐,楊豐就像撫摸寵物一樣,撫摸著她的頭髮。

「殺了他們,一個不留1

記住手機版址:m.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