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卦 散文詩詞

吉卦 第三九二章 鐲子殺人

作者:白小貞

本章內容簡介:來,帶著寒入刺骨的涼意,與秋日的陣陣涼風全然不一樣。 「國師動手了1刺客一瞧這光景,心中大安道,「如此,咱們便與他一道磨鍊磨鍊1 「好1其中一個刺客執劍道,「我已久聞寧慕畫大名,今日咱...

惡狼有庄皇後半個人這般大,那狼直直撲向皇后,露出尖利牙齒,咬住庄皇后左邊一隻胳膊,庄皇后右手同時刺出匕首,一匕首插在狼的腹部!

「皇后1皇帝心中大觸動,長劍用力一揮,劈死最前頭的那隻狼,卻沒有躲過下頭那狼的攻擊,同樣被咬住了左腕。

皇帝救人心切,顧不得受傷疼痛,與那狼纏鬥在一起。

「皇上1

「皇後娘娘1..

侍衛在側,見惡狼撲向皇帝時,有兩人放棄自保,任狼咬了一口,再踹飛惡狼縱身撲過來,幫助皇帝與皇后一劍斬殺惡狼。

寧慕畫這頭打的亦是十分吃力,敵眾他寡,那些刺客經過反覆訓練,身手都沒有太弱,他能自保住性命已是難得,更別說還要斬殺他們!

刺客早早猜到這個侍衛統領難以拿下,來的四人已經是精英中精英,卻不想,這人這般的難攻!

其中一人見林中瘴氣慢慢增多,再見惡狼一隻只減少,後頭馬蹄聲已經傳來,想來是之前那隊護著皇帝先走的侍衛已經趕過來,不願再浪費時間,後腿幾步,舉劍再向已經受傷的皇帝與皇后奔去。

定要殺了皇帝與皇后才能算完成任務!

寧慕畫見刺客向他後頭的皇帝奔去,騰身縱起,腳底生風,攏了刀,左手在右手手腕上一搭,隨即高高揚起右手

刺客打鬥也是經驗極為豐富的人,早早防備著寧幕畫手中的劍,見他姿勢古怪的舉著長刀做了一個向自己劈來的動作,當下里,舉起雙臂,要手中的劍擋一擋寧慕畫劈來的長刀。

樹葉叢中漏出陽光,陽光正好照射在了寧慕畫手腕的赤金鐲子上,那鐲子鑲嵌著紅寶石,光影交錯下更加顯目,舉劍刺客看見他手腕五顏六色的鐲子,腦中轉過一個奇怪念頭:堂堂侍衛統領,帶著娘們戴的鐲子做什麼?

他心中正想到此處,便聽到後頭自己的同伴大叫了一聲:「王二,小心暗器1

後頭刺客從寧慕畫身後正好瞧見了他腕上的赤金鐲子打開了,裡頭被推出一根繡花針一樣的細針,他們在刺殺界摸滾打爬這麼多年,如何看不出這根針就是淬了毒的!

王二心中猛地「疙瘩」一下,完了!

果真,同伴喊出的這一聲「小心暗器」為時已晚。

那毒針瞬息從手鐲的機關中刺出,快到讓人看不見,直接沒入了王二喉嚨處,他「嘶」了一聲,來不及說什麼,立時倒地而亡。

「王二1

刺客們大驚,紛紛皮肉一陣哆嗦,身為京中的侍衛統領,竟然還帶著這般歹毒暗器!

王二的死亡讓寧慕畫這番的侍衛士氣大振。

後頭有援軍,這邊寧統領殺了一個刺客,很快,他們便能轉敗為勝!

斬殺了兩隻惡狼后,有兩個侍衛抽了身,奔到寧慕畫這兒,與他一道和三個刺客纏鬥在一起。

林中瘴氣越來越多,鋪天蓋地一樣的浸漫而來,帶著寒入刺骨的涼意,與秋日的陣陣涼風全然不一樣。

「國師動手了1刺客一瞧這光景,心中大安道,「如此,咱們便與他一道磨鍊磨鍊1

「好1其中一個刺客執劍道,「我已久聞寧慕畫大名,今日咱們就正正經經一較高下1

之前段國師便說過,林中的瘴氣一起,困龍陣便開始形成,在困龍陣中的人別想出去,外頭的援兵同樣別想再進來!

玉珩帶路,一行人策馬直奔綿山頂上,綿山高聳,道路已經被開發出來,他們正往前頭奔,忽然瞧見了一束煙花從霧林中飛射而出,「嗖」一聲到了半空才消失不見。

「七爺1席善心頭大驚,瞧著那個信號急道,「那是御林軍的求救信號!皇上與皇後娘娘有危險1

「我父皇身邊待了四支護衛隊,總共四十八人,加上寧慕畫」玉珩瞧著那煙花放上來的位置,整顆心似箭離弦,已經飛到皇帝、皇後身邊去了,「此次,到底是誰謀劃了這次的秋獵行動!是玉琳么?」是不是還是他太大意了,他以為景王與佟氏苟合在一起,頂多也就是做做霧林那樣丟皇家臉面的事情而已,卻不想,是這樣的趕盡殺絕?

玉琳他這是,瘋了么?

「七爺,煙花放上來的地方煞氣瀰漫,咱們得快點1季六頭一轉,瞧著那邊烏漆墨黑到上頭都是濃煙滾滾的霧林,攏眉斂神,這次恐怕不好辦了

她策馬揚鞭,快的差點讓馬兒踩空,讓自己連人帶馬都摔死了。

早知今日大凶,卻不想大凶成這個模樣。

原來,這是要改朝換代的大凶了啊!

「駕1

因看見皇帝那邊的求救信號,一行人奔得越發快速。

不過一炷香功夫,眾人移到能縱觀霧林全貌的山腰之中。

「七爺,不用再往山上去了,就在這裡罷1季六身子一晃,翻身跳下馬,等下了馬,才發現兩腿都在發軟,大腿內火辣辣的痛。

兩輩子都沒騎過這麼久的馬,估計這會兒皮應該是被馬鞍給磨破了。

不過,如今情形,顧不得什麼哪裡磨破,人家們來救命呢!

「席善,幫我把包中的黃紙全數拿出來1季雲流扯出懷中羅盤,對著下頭四方開始辨位,「還有桃木劍1

媽的,這個世界的神棍不安安分分去替人家看風水賺大財,不去給人家選墓地得善緣,各個都占著道法比較瑟,來來回回搞事情參與皇家大事,自古伴君如伴虎,在封建社會搞迷信,知道不知道會搞殘你家後代的!

所以說,沒文化真可怕,連用發展的眼光看問題都不會!

席善十分快速,雙手插進包袱之中,全數拽了出來,捧到季雲流面前:「王妃,要小的們去弄張桌子過來嗎?」

「有就最好了1季雲流不客氣,開壇做法雖不受形式拘束,有桌擺物,面上更尊三清天道,自然更有靈氣加成。

席善一瞧四周環境,以木做桌來不及,這裡大石眾多,直接以石疊桌是最好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