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來夫貴 散文詩詞

醫來夫貴 番外20 一封信

作者:霧冰藜

本章內容簡介:我回家吃飯吧,我答應了瑾兒今晚回去為她準備晚餐的。」她開口邀請師父。 穆老太太輕輕搖頭,「算了,我今晚就不去了,你和孩子開心點。」 穆棱蘭還欲再勸,穆老太太已經往她手裡放了個油紙包。<...

公元22世紀九十年代,這是一個科技高度發達,物質高度豐富的年代。︶︺

這個時代,人們早已經摒棄了很多傳統的東西,就連生活中所需的掃地做飯都可以由機器人來完成。

但有些習慣和傳統卻是沒有辦法拋棄的。

比如生病了去穆氏的杏林醫院看玻

杏林醫院已經有一千多年的歷史,傳承至今,世人皆知杏林醫院的醫生醫術了得,醫德醫風更是為人所稱道。

杏林醫院的院長便是每一代穆氏的掌門人。

這也是穆家祖上傳下來的規矩,穆氏每一代的掌門人都是女子,而且不是嫡系傳承,而是從穆家所有女子中擇能者居之。

所以每一代的穆家掌門人都是醫術出眾之人。

這一代的穆家掌門人名叫穆棱蘭,年齡還不到四十歲,便已經是醫學界的翹楚,走到哪裡都會被人恭敬的叫一聲:穆院長。

在和助手醫師同時主刀處理了兩台緊急手術后,穆棱蘭滿身疲憊的走出了醫院,才發現天已經快黑了。

今天是女兒穆瑾的生日,她早早就答應過她,要回家陪她過生日的。

穆棱蘭提著包加快了腳步,剛出醫院門口,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了她的跟前。

車玻璃搖了下來,露出一張老態龍鍾,面容和藹的臉龐。

「師父1穆棱蘭驚訝的喊道。

老太太正是穆氏上一代的掌門,穆棱蘭的師父。

穆老太太往旁邊的座位上示意,「上車1

穆棱蘭猶豫了下,拉開車門上了車。

師父這幾年幾乎沒來特意找過她,今天來一定是有事。

「師父,您找我有事?」她甫一坐定了,便開口問道。

穆老太太神色卻有些凝重,示意司機開車。

「帶你去趟我家,有東西要給你。」

穆棱蘭微愣,卻沒再問。

司機一踩油門,平穩的上了路。

「瑾兒過了今日就滿十二歲了吧?」穆老太太幽幽的開口。

車後座光線昏暗,借著街道兩旁明亮的路燈,穆棱蘭依稀覺得師父的神色凝重中透著一絲悲傷。

穆棱蘭不覺蹙了下眉頭。

師父性子向來平和淡然,很少有這般情緒外露的時候。

今夜師父看起來有些反常。

「師父等會一塊和我回家吃飯吧,我答應了瑾兒今晚回去為她準備晚餐的。」她開口邀請師父。

穆老太太輕輕搖頭,「算了,我今晚就不去了,你和孩子開心點。」

穆棱蘭還欲再勸,穆老太太已經往她手裡放了個油紙包。

「諾,這是給瑾兒的生日禮物。

油紙包疊的方方正正,裡面的東西看起來是一本書。

「師父這次又去哪裡淘換的孤本給瑾兒啊?」穆棱蘭失笑著搖搖頭。

穆瑾從小除了跟著它學習醫術外,也經常跟著師父學習。

她每年的生日禮物,師父都會送一些珍貴的孤本或者抄本給她。

這些年來,穆棱蘭已經由最初的驚訝到如今的見怪不怪了。

女兒雖說今年才十二歲,但讀過的孤本卻一點也不遜色於她。

真搞不明白師父為什麼從小就要求瑾兒讀這麼些孤本。

穆棱蘭心裡一邊暗笑,一邊去拆油紙包。

一隻蒼老的手摁住了穆棱蘭打開油紙包的手,「等回去讓瑾兒自己拆著看。」

穆棱蘭頓了下,隨即收回了自己的手。

車子在一座古老而又漂亮的別墅門口聽了下來。

兩人一起上了樓,穆老太太示意她先坐著等一會,自己則進了書房。

不過片刻功夫,穆老太太就出來了,手裡拿著一個薄薄的信封。

「給你看看這個。」她將信遞給穆棱蘭。

信封看起來十分古老陳舊,一看就知道有些年頭。

「這是我們穆家掌門人歷代想傳下來的,只有掌門人才能知道這件事。」穆老太太道。

穆棱蘭挑了挑眉頭,有些詫異。

穆氏傳下來的東西,在她繼任成為穆氏掌門人的時候,師父早已經傳給她了,她卻從來沒有見過寫封信。

穆棱蘭打開信,裡面的信紙更是陳舊,但卻散發著一股淡香,可見被保存的很好。

她一點一點的往下看了下去,越看臉色越有些白,等到整封信都看完時,她的臉色已經完全白了。

「師父,這………」她嘴唇輕輕的哆嗦著。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瑾兒她才只有十二歲啊1

穆老太太嘆氣,「這封信是從祖上傳下來,原本只是歷代掌門人在去世之前才傳的。」

「原本我也覺得這件事太過荒謬,所以也沒打算說1

「但是十二年前,有了瑾兒之後,我忽然確定了,這封信看來要終結在我們的手裡了。」

穆棱蘭嘴唇哆嗦的厲害,米約憾伎撇蛔。手上的信紙慢慢悠悠的掉落在地上。

上面的信其實是寫給她的,信里寫到:親愛的媽媽,看到寫封信你一定很吃驚,沒錯,我就是你的女兒穆瑾。

我現在生活在大周朝,嫁了一個愛我疼我的男人,這個男人叫宋彥昭,他是真的疼我愛我。

我是從二十二世紀過去的,當時是為了解救咱們穆氏一族,才去的。

所以媽媽,麻煩你在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一定要在我過完十二歲生日就將我送回大周,因為你的女婿在等著我!

…………

穆棱蘭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她的瑾兒才不過十二歲,她真的有些不捨得。

「師父,這………能不能不……」

穆老太太輕輕搖頭,「這是祖上傳下來的,如果不這樣做的話,穆氏一族必有大難。」

「何況這封信是瑾兒的親筆,她能讓這封信傳下來,可見她的信心。」

穆棱蘭滿心糾結的拿著那一封信回了家。

「媽,你怎麼回來這麼晚啊?醫院今天很忙嗎?」

十二歲的穆瑾聽到開門聲,跑出來抱怨了句。

穆棱蘭嘴角僵了下,到底扯不出笑容來,親了親女兒的額頭。

「寶貝,生日快樂,我去做飯,很快就好1

飯菜很快端了上來,穆棱蘭味同爵蠟,不住地在打量對面的穆瑾。

她有些接受不了,自己的女兒將要嫁一個一千多年前的古人。

穆瑾放下碗筷,挑眉看了過來。

「媽媽,你怎麼了,為什麼一直打量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