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農妃 散文詩詞

一品農妃 第九百一十二章 王府門外求見(下

作者:夜雨無夢

本章內容簡介:。 聽到了敲門聲,他便沉聲道:「進來。」 外面的侍衛這才敢推門而進,在進去的時候,他臉上的神情可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又惹到了王爺他不悅。 「又有何事。」說話的時候,百里無淵冷俊的...

絞盡了腦汁的他無論如何也都沒有想到就因為自己突如其來的稟告聲壞了百里無淵他認真而又專註畫出來的小人兒畫像。對有關小丫頭的,他都無法容忍別人破壞。

正當外面之人忐忑的時候,百里無淵冰冷的聲音便從裡面傳了出來。

「不見。」

聽到這聲冰冷的聲音,這侍衛便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但也是恭敬道:「是,王爺。」說完,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他也就退了下去。

書房裡面的百里無淵看著眼前這幅已經是被破壞了的畫卷,他的心裡雖然是不喜剛才被人所打擾,但也沒將怒火發泄在他人身上。

看著已經是被破壞了的畫卷,他捨不得丟棄,也捨不得它有些許折損,於是也就把它卷了起來放在了一個柜子裡面。

接著,他又拿出了一張空白的畫卷,又專心地畫了起來。腦海裡面不斷的閃現出她那俏麗的容顏以及身影,然後又是她銀鈴般動聽的聲音,以及自己和她過往的點點滴滴。

想起這些,他冰冷的俊臉之上這才消融了開來,隨後手中的筆也就落了下來,在畫卷上畫了起來。

他並沒有被人打擾而失去作畫的興緻,因為所畫之人是她。

而那前來稟告的士兵逐漸來到門口時,盼著他身影出現的花若桐眼中滿滿的都是期待之色。

等他來到了她面前的時候,她便是迫不及待道:「侍衛大哥,王爺他如何說?」

侍衛站住了身子,對他便是如實所說,道:「王爺說了不見。郡主,您還是請回吧。」

什麼,花若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答案,還以為自己是聽錯了呢。

於是也就再度詢問道:「王爺他說不見?」

那侍衛依然是點著頭,道:「是的,郡主,所以郡主您還是請回吧。」說完,他也就站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警惕著周圍,不再說話。

想要騙自己這是再聽錯,那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她以為以自己的身份,他無論如何都會見知己一面的。可是,自己這想法確實錯了。

「這位侍衛大哥,麻煩你再次前去向王爺他稟告,說是我有重要事情要見他。」花若桐眼珠子一轉,隨後也就想出了這麼的一名堂。

侍衛聞言,聽到是重要事情,所以就點了頭,答應了下來。

又從新來到了書房門口,他沒有再魯莽地開口稟告,於是他也就伸手輕輕的敲了敲門。

在裡面作畫的百里無淵放下了手中的毛筆,這一次的他雖然是專註,但卻是注意著書房門外的事情,免得自己再次被打擾。

聽到了敲門聲,他便沉聲道:「進來。」

外面的侍衛這才敢推門而進,在進去的時候,他臉上的神情可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又惹到了王爺他不悅。

「又有何事。」說話的時候,百里無淵冷俊的臉上並無表情。

而侍衛聞言,便是行了一禮道:「回稟王爺,門外清月郡主說是有重要事情想見您一面。」

百里無淵聞言,然後冰冷地吐出了兩個字,「不見。她的事情,你等不必理會,不必再前來彙報。好了,你且退下吧。」

「是,王爺,屬下遵命1侍衛雙手抱拳,隨後也就退了出去。

至於對門外的那清月郡主,百里無淵理也沒有去理會,就好像她是一個無關痛癢的人。在他的眼裡,只有她。

……………………

王府門外的花若桐有些緊張地捏著自己手中的帕子,目光中滿滿的都是期待之色。

不久后,她終於是盼來了前去稟告之人的身影。

那前去稟告的侍衛出來,看著花若桐便是稟告道:「清月郡主。我家王爺說不見,您還是請回吧。」

這麼一聽,花若桐便是著急了,道:「麻煩你去和王爺他說,就說我真的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說?」

這一次,那護衛沒有再去理會她。

見自己是說不動他了,花若桐努力的讓自己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又繼續道:「護衛大哥,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須要和王爺他商量,麻煩你再次去為之稟告。」

這一次,出乎她意料的是。她以為自己裝出了這副楚楚可憐的模樣,這護衛必定會再次為自己前去稟告。

但是這護衛卻是動也沒有動,沒有再說話,沒有再去理會自己,這可真是將她給氣得七竅生煙。

自己長這麼大何時受過這種氣,何時為了別的東西或者是人而讓自己裝出自己不喜的樣子,何時如此讓自己受委屈了。

現在自己在這兩個小小的護衛面前都壓低了身份證,自稱為我,他們居然都不為所動,不肯再前去為自己稟告。

她哪裡會想得到不悅的百里無淵以及下達了命令,關於她的一切都不必再來稟告。

見他沒有再去理會自己,花若桐也就無法再繼續裝下去了。

如果再這樣子裝下去后,不知何時才能夠見到百里無淵他。於是乎,她的態度也就來了三百六十度轉。

「既然你們不前去向王爺他稟告,那本郡主就便自己一個人前去。」說完,花若桐也就朝著裡面而去。

那兩個守門口的是並看到眼前這郡主的態度居然來了個三百六十度轉,這讓他們兩人都微微驚愣在了原地。

不過,他們也是受過訓練的,很快,他們也就回過了神來。

看到這郡主用闖的,他們兩人隨後也就將手中的長槍快速地攔在了她面前,以免她跑了進去,打擾到了王爺他的心情。

「你們兩個如螻蟻般低賤的東西,本郡主好聲好意對你們,你們還以為你們是誰,居然也敢擋本郡主的路。」她將這兩人恨得牙痒痒的。原形畢露的她恨不得將這兩人給撕碎了。

僧看到沉不住氣的小姐,想要及時阻攔,但卻都是晚了一步。

那兩個護衛哪裡管她是什麼人,他們的眼裡,百里無淵他話便是聖旨,自己是他的手下,那定然是不會聽話於眼前這郡主,定然是會死遵循著王爺他所下達的命令。

「無論是誰,只要沒有王爺他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擅入王府半步。」?2k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