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葉靈異事務所 其他類型

青葉靈異事務所 第644章 失控

作者:庫奇奇

本章內容簡介:,葉青應該是對此不感興趣的人。 我乾咳了一聲,準備詢問其他事情。 事務所內忽然響起了葉青的聲音:「他控制不住自己。」 我呆了一下,下意識四下尋找。 我沒看到葉青的身影。...

那間房子被警方貼了封條,我沒感覺到那裡面有陰氣泄出來。當然,我也沒去敲門。

這時間點進進出出的住戶還挺多的,我假裝路過,趁著看到的人走了,又從樓裡面出來,去了六號樓。

六號樓的六層,依舊是那副有些陰森的模樣。

我在樓梯上站了很長時間,又在門口徘徊,猶豫了很久,我才敲了門。

門內無人回應。

我拿了鑰匙開門進去。

那種涼颼颼的感覺好像恢復到了我最初來時的樣子。

事務所走廊的盡頭掛了畫,沒有門。

我喊了一聲葉青,並沒有得到回應。

我在事務所的沙發上坐下,將武晨曦和歐陽老太太的事情說了。

「那個石頭精這次是徹底完了吧?還有武晨曦和那對夫妻……他們去投胎了吧?武晨曦肯定是去投胎了,那對老夫妻……」我不太確定。

老太太和丈夫可都是工農六村的住戶。

事務所內只有我的聲音,我不說話,事務所內就安靜得沒有一絲動靜。

我又說道:「他們提到了你……那個男人,老太太的丈夫,他刻意讓老太太搬出去的,但之後又送了鑰匙。我不明白……」

為什麼要讓老太太回來呢?

即使不是馬上將老太太叫回來,給老太太留一個那樣的念想,不是讓她傷心難過嗎?

難道是情難自已?

可我看那隻鬼的模樣,是很冷靜、好脾氣的性格才對。

我想不明白。

這點在午休的時候被郭玉潔提起來。

瘦子一副過來人的姿態,說那個男人腦子短路,感情和理性正在相互角力,有時候感情的那一方勝了,就衝動了。

胖子則不太認同,堅持認為另有隱情,否則真心那麼愛老太太,就應該徹底放手。

那兩個男人就愛情觀開始探討。

我知道郭玉潔沒談過戀愛,陳曉丘雖然沒說,但我們四個私下裡猜測,她肯定也沒談過。

郭玉潔沒戀愛過,自己心中也有疑問,卻很積極地參與了瘦子和胖子的討論。陳曉丘則默不作聲。

這個話題當然是沒有結果,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陳曉丘最後總結:「我們都不了解那兩個人,也就沒辦法判斷他到底是為什麼那麼做。」

她說的很有道理,我當時也認同了她的說法,對這個問題我其實沒什麼想法。

現在坐在青葉靈異事務所,對著空氣碎碎念,我說著說著,不自覺就問出了這個問題。

我今天來事務所,自然不可能是為了和葉青探討那隻鬼的愛情。

只是對於我真正想要說的話題,我不知道該不該開口。

要說點別的,這個話題也有些無聊,葉青應該是對此不感興趣的人。

我乾咳了一聲,準備詢問其他事情。

事務所內忽然響起了葉青的聲音:「他控制不住自己。」

我呆了一下,下意識四下尋找。

我沒看到葉青的身影。

「葉青?」我小心翼翼問道。

「除了我,還能有誰?」葉青反問。

我語塞,忙問道:「你剛才說的是什麼意思?那隻鬼是失控了?可我看他……他那時候很正常……」

我沒感覺到他的惡意,他對老太太溫柔繾綣,對武晨曦寬和有禮,實在不像是一隻惡鬼。

「只是短暫失控,沒有徹底的崩壞。」葉青淡淡說道。

「礙…」我怔了怔,有些恍然。

葉青口中所說的「失控」肯定不是瘦子說的那些感情和理性,而是靈異方面的問題。

那個男人是被鬼魂的惡意影響,或者也可以說是被一種執念操縱,只知道按照**行事,這才給老太太送了鑰匙。可能,那時候他仍然保持了一份理性,所以四把鑰匙,慢慢地一把把送到老太太手中。

還有他的那枚婚戒,也是他送到老太太面前的吧?

他在理性的時候,選擇的是默默陪伴,從不彰顯自己的存在感。期望老太太能過上新生活。就像是武晨曦最後和歐陽做的約定。送老太太離開房子也是他一次理性的選擇。

但鑰匙不是。

「有一件事你記住了。」葉青話鋒一轉。

「什麼?」我疑惑問道。

「不要收鬼送給你的東西。」葉青說道,「任何東西,任何鬼,都不行。」

我心中一驚。

我聽出了葉青話語中一些潛在的含義,這讓我有種不安感。

「你也不行嗎?」我脫口問道。

其實我更想要問的是葉青現在的情況。

葉青,是不是正處在會短暫失控的階段?

我上次看到的那個人影,是不是就是失控中的他?

這問題我難以啟齒。

主要是因為愧疚。

如果葉青真的失控,那絕對是因為我的緣故。

上次在夢境中為了救我,他和那個異空間的入口有了接觸。

還有為我承擔那些副作用可能還因為我將古陌和南宮耀救活了的緣故,葉青原本為他們承擔的那部分副作用也回來了。

我正覺得自責,就聽葉青斬釘截鐵地回答:「不行。」

我張了張口,想要問,又覺得這問題沒什麼好問的。

不管是不是因為我,現在的現實就是如此。

而在過去……

我沉默了。

我想起來,葉青過去是有給我東西的。

我一時間生出了一種懷疑。

到底是葉青最近發生了變化,還是我最初遇到的那個葉青就是失控的他?他所說的尋找我,我到事務所、看到檔案、帶走檔案,逐步接觸到靈異的事情……這一切,是理智的那個葉青做的,還是失去控制、偏向於惡鬼的他所做?

我在生出這個疑問的同時,也意識到了另一個問題。

我原本從沒懷疑過這些。

我以前考慮過葉青故意設計我,但我從來沒想過葉青本身可能是個惡鬼。

上次副作用的後遺症也顯現了出來。

我的腦海中浮現了那些噩夢中的場景,這讓我的後背沁出冷汗來。

「你今天來是要做什麼?」葉青難得主動發問。

我心中咯一下,大腦飛速運轉,結巴著回答:「是那個男人,那個鬼和老太太都提到了你。當年那個鬼讓老太太搬家,你出事……」

「那時候,小區里的氣氛就不一樣了。鬼,還有敏感的人應該都能察覺到。你不也經常有這種預感嗎?」葉青說道。

我心不在焉的胡亂點頭。

事務所還是那個事務所,我卻覺得越來越不安。

心臟跳得厲害。

這個多話的葉青好像不正常。

我不知道這是我的錯覺,還是我靈驗的直覺。

「回去吧。」葉青說道。

他的語氣沒什麼變化。

我感到鬆了口氣,著臉,僵硬地起身,走出了事務所。

事務所的門在我背後關上,一直到我下樓,出了工農六村,我才覺得如釋重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