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風華 都市言情

盛唐風華 第二百七十五章 逼迫(七十四)

作者:天使奧斯卡

本章內容簡介:前! 一時間的震駭,讓滿營上下,半點聲響都發不出來,只覺得在身邊吹動的寒風,如刀一般酷厲! 最先接到這些敗兵的,是放出去的青狼騎哨探,在這裡執必賀鎮得住局面,青狼騎不敢偷懶,還是每天乖...

整座大營,已經擾攘起來,多少青狼騎,從避風遮寒的帳幕中出來,默然無聲的看著眼前的場景。

營地之中,人頭涌涌。而四面寨子當中,同樣多少青狼騎在探頭探腦,十夫長百夫長也都未曾約束,甚至還擠在前面,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神色。

原因無他,只是因為眼前這不可思議的慘狀!

零零星星的殘兵,或者騎馬,或者步行,在雪地上踟躕而行。幾乎是人人負創,身上纏著各色各樣裹傷的布條,互相護持著堅持行進。有的人靴子都走爛了,赤腳在冰雪上,走一步就是一步的血色痕。

就是這樣的殘兵,極目所見,雪原之上不過也就寥寥百餘名!

要知道大軍選出來的前鋒,有青狼騎十一個百人隊九百餘騎,再加奴兵五百餘,是一千四百餘人的大隊伍!

而且除了青狼騎雙馬之外,奴兵也有馬,行進作戰,覆蓋的範圍足可抵得上漢軍五六千人的隊伍,跑得動打得了,在這個時代,已經是一支強悍而不可侮的力量。

放在幾年前王仁恭和劉武周未曾到來馬邑郡,將兩大軍府重建之前,這樣一支力量,已經足夠震懾馬邑郡緣邊烽燧堡寨要塞,一路打到桑乾河谷的範圍!

但是這樣的前鋒,突然就敗了,然後這麼凄慘的敗殘軍馬,就出現在大家的眼前!

一時間的震駭,讓滿營上下,半點聲響都發不出來,只覺得在身邊吹動的寒風,如刀一般酷厲!

最先接到這些敗兵的,是放出去的青狼騎哨探,在這裡執必賀鎮得住局面,青狼騎不敢偷懶,還是每天乖乖派出邏騎哨探,在駐紮範圍數十里遊動,進行早期警戒,誰知道沒等來敵人,結果卻等來了自家的敗軍!

數十邏騎,護衛在敗軍兩側,有的人將馬讓出來了,給傷得最凄慘的袍澤,剩下的人就算還騎在馬上,也都是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連馬都沒了精神。

最前面的兩匹戰馬,中間拉上了繩,繩中躺著的正是執必思力,拔卡一身血跡,騎馬在旁邊照料。

執必思力在繩中緊緊閉著眼睛,不是因為傷痛,而是因為羞愧,被這麼多人注視著自己的敗殘之狀,執必思力恨不得自己當初就在山道上死去!

敗殘軍馬終於入了營地,營地之中蝟集的青狼騎默默分開一條道路,讓他們入內,有的人有親友在前鋒軍馬之中,探頭探腦的張望有沒有回來,但也無一人發聲詢問,每個人都被深深的震住了。

突厥大軍,多是騎軍,來去如風,縱然挫敗,呼哨一聲分散就走。吃了一場敗仗,一千人的隊伍,丟下一百條性命已經算是多的了。現下卻是近乎於全軍覆沒的場面,這種慘敗,損折的還全是執必家的直屬青狼騎,可以說執必家已經被狠狠的挫傷了元氣!

草原是一個最為現實的地方,執必家一路成為草原大部,阿史那家麾下八汗王之一,吞併的其他部族也不少,但靠著執必落落為阿賢設統領大軍,鎮壓各部,而執必家青狼騎實力雄厚,一直穩穩的掌控著局勢。現下這兩根支柱都形搖動,這些執必家直屬狼騎,如何能不感到震動?

只有拔卡坐在馬背上,如一塊花崗岩一般動也不動,只是任寒風吹動他花白的頭髮。

烽燧之中,一隊人馬迎出,當先之人,正是執必賀。失巴力掇吉可爾奴拱衛在側。執必賀打馬而行,飛快的直迎上來。

拔卡見到執必賀到來,翻身下馬,垂首立在一旁。執必賀勒定坐騎,翻身下馬,也不看拔卡,就匆匆走到繩之前。

雖然聽見父親出迎,但執必思力仍然躺在繩之中不言不動,這個時候,他實在不知道如何面對自己的父親。

執必賀看著自家兒子躺在繩里緊緊閉著眼睛,顫抖著摸了摸執必思力的頭髮。大顆的淚珠頓時就從執必思力的眼角冒了出來。

執必賀喃喃道:「人沒事就好,執必家血脈不斷,還怕沒有報仇的機會么?好好養傷,什麼都不用想,萬事都有某在1

執必思力終於睜開眼睛,眼神之中,全都是仇恨,顫聲道:「我一定要殺了那徐樂1

執必賀點頭:「先把傷養好,爹爹助你殺了那什麼徐樂1

執必思力只是在繩之中不住點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執必思力轉頭瞪向失巴力和掇吉:「還看著做什麼?快將我兒扶進去治傷!將醫士都傳來,照應不好我兒,全都人頭落地1

失巴力和掇吉忙不迭的領命,趕緊去將執必思力扶抱起來,直送入烽燧之中。拔卡在側,不言不動,執必賀也不去看他。

可爾奴忍不住上前問了一句:「前軍失敗得如此之慘…………」

若說剛才執必賀是個再慈祥也不過的父親,一顆心只是系在自家負創的兒子身上。可爾奴一句話問出,執必賀神色就冷了下來,掃視了可爾奴一眼,眼神鋒利如刀!

在兄弟被擒,兒子倒下的時候,執必賀又恢復了原來那個千族血戰之中兇悍統帥的模樣!

「所有不守本位,觀望之人,百夫長以降,人人領責,全都二十馬鞭!可爾奴你來監刑。打完他們,你自己領二十鞭!動搖軍心,再有下次,老夫砍了你1

可爾奴凜然一驚,再不敢多說什麼,正準備轉身離去。執必賀又叫住他,冷冷掃了拔卡一眼:「拔卡輔佐吾兒不力,念在以前的功勞份上,打一百鞭便罷1

拔卡一聲不吭,拜服在地,深深垂首。執必賀已然不顧而去。可爾奴心底嘆息一聲,命令身邊親衛四下而出傳執必賀的軍令。

營地頓時動了起來,所有青狼騎,各歸本位,而一名名十夫長百夫長,全都朝著這裡匯合而來。可爾奴的百人隊充當行刑之人,人人挽著馬鞭。

十夫長百夫長人人卸甲脫衣,精赤著上身,排隊領刑。一個個單膝跪在雪中,咬牙挺直脊背。一排排青狼騎站定,挽著鞭花就打下來,雪地之中,就聽見一片馬鞭狠狠抽打在皮肉上的聲音!

行刑聲中,執必思力已經被親衛奴兵們七手八腳的安頓好,執必賀一直心疼的看著自己兒子。

「劉武周,還有那個什麼徐樂1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