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園似錦 散文詩詞

農園似錦 第三百七十九章 女人好麻煩

作者:姽嫿晴雨

本章內容簡介:意,誰都逼迫不了你!郡王爺要拿身份壓人,哥哥我拼著一條命,也要進京告御狀,讓愛民如子的皇上替咱說句公道話1 余小草心中吐槽:大哥,你不要太天真。皇上?那是人家堂兄!他不幫著自家人,還能幫咱們?...

這是表白嗎?不是吧?余小草兩世為人,從來沒被人追過,被人逼著求親更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不過,小郡王,您確定您是認真想要求娶,而不是一時心血來潮?

「小郡王,我覺得咱倆都應該給彼此時間想清楚!再說了,我現在還小呢,虛歲才十二,離能夠出嫁還有好幾年呢!這件事咱們兩家再從長計議,您覺得呢?」余小草決定用上緩兵之計,說不定小郡王回去后,就把這件事拋之腦後、不了了之了呢?

朱俊陽那對迷人的鳳眸,久久地凝視著她,在她快要招架不住的時候,他才點點頭,道:「雖然,被你拒絕很沒有面子。但是,仍然打消不了爺求娶你的念頭!既然你需要時間考慮,那爺就留給你充足的時間——你看,明天能不能給也回復?」

在余小草炸毛之前,朱俊陽忙道:「開玩笑的,爺是怕你和你家人太過緊張,活躍下氣氛。放心吧,爺的心思是不會變的,等著你的答覆——不要讓爺失望!知道嗎?」

一點都不好笑,好嗎?面對沒有任何徵兆,突然來提親的郡王爺,誰能笑得出來?

朱俊陽也不好意思再厚著臉皮,賴在余家蹭飯了。他的腳踏出余家的院門前,回頭又看了那個如蘭草般亭亭的身影,揣著不確定的心情離開了。

陽郡王的背影消失后,余家像炸了鍋似的。老余頭順了順自己的胸口,沖著自己的兒子,不確定的問道:「剛剛……郡王爺向咱們家提親了?我不是在做夢吧?那麼貴重的一個人,會看上咱家的閨女?」

余海不樂意了,沖他老爹道:「咱家閨女哪點不如人了?郡王爺要是沒了那層身份,還不如咱家草兒呢1

柳氏拉著小女兒的手,愁容滿面地問道:「草兒,你是咋想的?咱們跟靖王府身份差太多了,門不當戶不對的。要是將來郡王爺欺負了你,咱家也沒有能力替你撐腰。」

倒是余航,說了句讓小草稱心的話:「小妹,你要是不願意,誰都逼迫不了你!郡王爺要拿身份壓人,哥哥我拼著一條命,也要進京告御狀,讓愛民如子的皇上替咱說句公道話1

余小草心中吐槽:大哥,你不要太天真。皇上?那是人家堂兄!他不幫著自家人,還能幫咱們?告御狀,哪兒是那麼好告的?還告皇親國戚?滾釘板就能要了你半條命!!

「唉……」余小草長長地嘆了口氣,余家人頓時收了聲,紛紛把目光看向她。

「吃飯吧,飯菜都涼了1餘小草有氣無力地坐在飯桌旁,食不知我豢橛閎猓塞進嘴裡。

柳氏氣得輕輕拍了她兩下,道:「你還有心思吃飯?這件事可咋整啊?你倒是拿拿主意啊?」

這兩年來,閨女主意越來越正,家裡遇到事情,都習慣性徵求她的意見,全然忘記她只不過是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

「能咋整?只能祈禱小郡王只是一時心血來潮,說不定回到別院,他就後悔剛才的決定了。好了,大家都別杞人憂天了。天塌下來有高個的頂著呢!1餘小草雖然這麼說著,卻食不下咽,如同嚼蠟。天哪!誰能告訴她,陽郡王發得到底是哪門子瘋?沒有任何徵兆地就來提親,被髒東西附身了嗎?

「可……他要是認真的,可咋辦啊?」柳氏愁容滿面,一點都不覺得閨女被郡王爺看中是件好事。

老余頭張了張嘴,見大家似乎都不同意這門親事。心中詫異兒子媳婦對郡王爺哪點不滿意。再說了,你滿不滿意重要嗎?人家郡王爺是啥身份,能容許你們拒絕?

余小草心中也沒底兒,她想了想,道:「反正我現在還小,等他再來的時候,你們就說心疼我,要留我到十八歲。他要是等不得,就另尋良配去吧?離我十八歲,還有六年多呢,說不定哪天他就碰上他命中注定的那個人了呢!1

余航快嘴接了句:「要是到了你十八歲,他依然堅持娶你呢?」

「那就嫁唄!一個能夠為你守候這麼多年的男人,應該是真愛了吧?難道不值得託付終身嗎?」余小草放開了胸懷,小郡王也沒啥不好,長這麼漂亮,也不難相處。放在家裡,也挺養眼的!

是啊,除了嫁了還有其他選擇嗎?余海和柳氏對視了一眼,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擔憂和焦慮。

且說,朱俊陽離開余家后,腳步漸漸輕快起來。他越來越覺得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皇上堂兄曾經說過:每個人背後都有一隻透明的翅膀,只有找到自己的另一方才能自由的飛翔。世間那麼多人,唯獨她的心思他感知不到,還讓他忍不住想要靠近,這難道不是上天專門替他準備的另一半嗎?

「母妃,我要娶余小草!1朱俊陽著急忙慌地回到西山別院,忘記自己午飯還沒吃呢,絲毫沒覺得餓,反而覺得心中滿滿的,那是一種陌生的感受。

吃撐了,正在花園裡遛彎的靖王妃,挑了挑眉:喲!才出去這麼一會兒,就開竅了?難道……這傢伙被自己刺激得跑去跟人告白去了?沒被人家打出來?呃……小草那丫頭會是什麼反應?狂喜?忐忑?害怕?還是……靖王妃很無良地歪歪著。

「母妃?我想好了,京中那些大小姐們,兒子看著就煩。要麼就清高寡淡,要麼就心思不純,要麼蠢笨如豬……您說的對,兒子年齡也到了,該考慮一門親事了!如果硬要尋一個人陪在兒子身邊的話,余小草這丫頭還算不那麼討人厭1朱俊陽似乎還沒弄清楚「喜歡」的真正含義,只是在心中留存著懵懂的感覺。

靖王妃也不接話,沉默了片刻,感受到兒子漸漸不淡定的情緒,才開口了:「你剛剛去了余家?」

「是的1朱俊陽突然不那麼肯定了,生怕母妃反對他跟余小草的事,「您不是羅列了小草那麼多的優點嗎?兒子想好了,與其便宜別人,不如咱先下手為強,把人給定下來。」

「余家人什麼反應?」小草丫頭是個好的,她的父母靖王妃接觸的不多,據說都是老實人,不知道有沒有糟心的親戚。不過,以靖王府的威名,那些亂七八糟的親戚也不敢造次吧?

「嗯……余小草的父母倒是沒有說什麼,余小草那兒好像提出了不少要求,不過兒子覺得那些都不算事兒1在朱俊陽看來,小草最擔心的是門不當戶不對,他父王母妃不同意。母妃不是那種只看家世的世俗的人……吧?

靖王妃眉毛挑得更高了,余小草?居然敢親自跟陽兒提要求?這是什麼打開方式?女孩子家,提到自己的親事,不該羞澀地躲開嗎?

「母妃,您不同意?」朱俊陽誤會了靖王妃沉默的含義。

靖王妃笑笑,道:「說說,那丫頭都提了什麼要求?」

「其實也沒什麼,她最擔心兒子齊大非偶,怕兒子有一堆通房小妾跟她爭寵。她太多慮了,以兒子的情況……如果不遇到她的話,恐怕這輩子都沒有娶親的可能了吧?」

朱俊陽突然想到前些日子,自己化身成殺人魔王,被御林軍和金吾衛圍攻,萬箭穿心而死的夢境。即使過了幾個月了,依然那麼真實而清晰。

這兩年,他似乎很少失控了。在極少的幾次失控中,好像都被余小草那丫頭有意無意地阻止了。劉總管也隱約暗示過他,跟余小草在一起的時候,他越來越「溫暖」了。確切的說,余小草是他心中的陽光,溫暖了他冰冷煙暗的夢魘!

「你確定……余小草不是看上你的身份、地位?不會跟那些你討厭的名門閨秀一樣,別有用心?」靖王妃聞言,心中酸澀無比,她可憐的陽兒……

「不會1朱俊陽斬釘截鐵,雖然他感知不到余小草的任何情緒,可他心中卻清楚地知道,余小草不是那樣的人!她不但不因為他的身份而主動湊上來,反而有點想要退卻的猶豫。不過,他不會給她推開自己的任何機會。皇上堂兄說了,機會要靠自己去爭取,去抓牢!

「容母妃再想想……」對這個苦命的小兒子的親事,靖王妃不能不慎重。做母親的,沒有不希望兒子能夠尋到最適合的,最好的伴侶的。她亦然!

朱俊陽誤會了靖王妃的意思,擰著眉毛,母妃不是挺喜歡小草的嗎?看來並不像他以為的那樣是十拿九穩的事!難道母妃真的有門戶之見?

「母妃?還要想些什麼?您不想兒子以後孤苦一生吧?」朱俊陽抿著嘴,臉上現出倔強的孩子氣。

靖王妃又好氣又好笑,這媳婦還沒娶進門呢,就把老娘放在一旁了。她故作生氣的表情,哼了哼,道:「陽兒,你真是出息了,竟然威脅起母妃來了!!果然那些農婦們說的沒錯:小喜鵲,尾巴長,娶了媳婦忘了娘……」

「兒子沒那意思!兒子是真的預感到,如果錯過了余小草,兒子就會一輩子孤獨終老……」朱俊陽有些急了,不能讓母妃因此對小草心有芥蒂……唉!女人好麻煩,都好難搞定!

——————

作者外出學習,定時發布君上線。但願站不要抽……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