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聖子 都市言情

三界聖子 第四百五十七章 大結局

作者:午夜冥思

本章內容簡介:電絲交織而成,這些電絲來自虛空,來自一個三界生命都無法理解的世界。 青盟軍順著長矛刺出方向看去,當看到矛頭時,大家心中大驚,那矛頭所指之處正是青皇的沉睡之地。 這是一顆不到百米高的星空...

青盟軍們看向天空中那個渺小人影,心中感到驚奇,此人不是盤古,也感覺不到他有多麼強大,可他為何就這般出現在了這裡,還使整顆星空樹都化為了灰燼?

「殺了他1青皇的聲音再次出現在所有青族的腦海里。

青盟軍組織起進攻陣型朝著姬天賜蜂擁而至,而姬天賜卻是絲毫不為所動。他緩緩從懷中掏出了方啟交給他的那個寶盒,自言自語道:「宇文恪黃,你是想要來到這裡嗎?」

說完,寶盒便從他手中滑落,朝著天算星的大地落去。

隨後,姬天賜又抬頭看向天空,這裡的天空看不出是白天還是黑夜,因為光亮都來自於地面。也許,天算星上根本就沒有黑夜。

這裡也同樣存在著大氣,地面上的色彩將天上的雲朵染成五顏六色,綺麗而夢幻。可是,青盟軍的存在大大破壞了這裡的祥和。

「你們不屬於這裡。」

姬天賜對著迎面飛來的青盟大軍淡淡說了一句后,再次抬頭看向天空。

「滅1

隨著一聲怒吼,天空頓時變得火紅,雲朵全都燃燒起來。大地也開始震動,那是它因故人的歸來而激動到顫抖。

姬天賜額頭上的「炎」字發出了一道火紅的光亮直射入高空,而後,一把巨大到難以想象的斧頭破開了雲層。

盤古斧變成了紅色,因為它全身燃燒著火焰。而那火焰又似熔岩,從天空中滴落,如隕石般砸在青盟的駐地中。

青盟軍驚恐的看著那裂開天空的武器,他們並不知道這是何種武器,因為它實在是太大了,視野之內只能看到斧刃,看不全其完整形態。

青盟軍也絲毫不懷疑這武器能夠劈開整個星球。

流星火雨不斷從天空中落下,砸的青盟軍四處逃竄。然而,盤古斧還未真正啟動,它甚至是沒動,火雨僅僅算是它呼吸所產生的氣流罷了。

「原界怎麼可能存在這種武器?難道它不會引來天懲嗎?」

有見識的青盟軍都產生了這個想法,他們腦海里的念頭彷彿是報了警。天懲,如期而至。

天算星所處的整個宇宙空間都被染成了紫色,虛空被扯開了一道道口子,無窮無盡的雷電直射出來,它們全都擊中了盤古斧的斧柄。

一條能夠捆綁住整個星球的紫色鎖鏈在斧柄上凝聚成型。

那每一道紫色閃電都讓地面上的生靈感到畏懼,規則降世,眾生唯有退讓。

青盟軍都退回到了地面上遙遙觀望,因為他們知道這已經不再是他們的戰爭了,這是神靈之間的戰鬥。

只有青族成員仍奉承著青皇的意志,依然沖向姬天賜。

可是,他們剛飛到一半,身體便莫名的乾裂枯萎。不一會兒,他們就化為了黑色灰飛飄散在四周。

青盟各族驚恐的看著青族成員一個個快速消散在世間,極短的時間內,周圍已看不到任何一名青族成員。

「他們一定是被規則給抹殺了1

所有青盟軍的腦海里都產生了這樣的念頭,此時更是不敢靠近姬天賜。

……

天空中的姬天賜看著那條同樣大的誇張的紫色鎖鏈,心中波瀾不驚。他感受到了盤古的意志,雖說規則之力難以抵抗,但盤古斧也絲毫不懼它,沒有半點要退讓的意思。

只見斧頭陡然向下落去一分,天空中立馬又是一頓雷鳴閃電,而地上的青盟軍們已經能夠看到半塊斧面。

紫色鎖鏈奮力的拉扯著盤古斧,似要將它拉回虛空,不讓它落在世間。斧柄與鎖鏈之間的「滋滋」摩擦聲響破天際,驚得一干青盟軍連連後退。

盤古斧奮力的向下沖著,而紫色鎖鏈也奮力的向後拉扯著,斧頭與鎖鏈都顫抖起來,兩者就像是兩個強大的生命在一起掰手腕,力量不分上下,而地面上一干觀戰的青盟戰士卻是早已嚇得瑟瑟發抖。

突然,沒有任何徵兆的,盤古斧又消失不見了,天空中再也看不到那巨大的斧頭,但紫色鎖鏈並未消失,它凝聚成一道亮眼的閃電朝著一個方向刺去。

這道閃電絕非是普通的閃電,它呈現出一個規整的長矛形,矛頭與人類世界里的長矛矛頭大小相仿,但其長度卻無法估量,因為沒人看得到它的另一端在哪兒,它從天際刺出,只能看到前半截身子。

閃電長矛似停在空中,但細看之下,內里電絲涌動。長矛是由無數道紫色電絲交織而成,這些電絲來自虛空,來自一個三界生命都無法理解的世界。

青盟軍順著長矛刺出方向看去,當看到矛頭時,大家心中大驚,那矛頭所指之處正是青皇的沉睡之地。

這是一顆不到百米高的星空樹,它與眾不同,夢幻而美麗。它的樹枝樹榦都是白色的,潔白充滿光輝;樹葉晶瑩碧綠,流光溢彩,每當微風拂過,它們都能像水面一樣泛起陣陣波光。

這是多麼美麗的一棵樹,然而,此時卻有一把七尺大斧砍中了樹榦中央。

原來,盤古斧並未消失,它只是驟然變小了,像一個泥鰍般掙脫了鎖鏈的束縛,然後直接砍中了目標。

紫色長矛也繼續追趕著盤古斧,它此時正刺中斧面,矛頭所指之處,一道裂痕正猙獰的在斧面上擴散。

再看星空樹,斧刃劈中之處,一個黑色的橢圓形空間出現,彷彿斧頭劈中的是星空樹的樹洞。

斧刃進入了樹洞中,而斧頭其它部分留在了外面,天上還有一支長矛正欲摧毀這斧頭。

姬天賜從天空中急速飛向這顆美麗的星空樹,地面上成山成海的青盟戰士想要去阻止他,但大家在看到那斧那矛后,皆是邁不開腳。

青族成員都化為了灰燼,此時也沒有指揮官再給青盟軍下達命令。

數量龐大的青盟戰士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姬天賜飛入了「樹洞」中。

***

這裡是一片黑暗虛空,姬天賜看不到半點光亮,他想向前飛出一段距離,但他卻感覺不到自己在移動。

「這是哪兒?」姬天賜沒有驚慌,只有疑惑。

「孩子,我只能送你到這兒了。」

姬天賜眼前燃起一點火光,遠古而空曠的聲音再次迴響在他的腦海中,「這裡是青皇所創造的空間,我管它叫做『永恆地獄』。」

「地獄?」

「是的,孩子……是我把你送入了地獄中,但我已沒有力量再帶你出去。在這裡,沒有時間,沒有空間,只有永恆的孤獨,即使自縊身死,三魂也無法消散,生命的靈魂只會永久在此處漂流。」盤古的聲音終於有了變化,變得略顯傷感。

姬天賜並未表現出懼怕,他只是輕輕問道,「青皇可是躲在這裡。」

「嗯……她就在這裡。你需要找到她,然後將她焚燒。」

「我能戰勝的了她?」

「她曾受我一擊,從天界跌落至此,而後陷入了沉睡。她現在的本體與凡人無異,只要你能找到她,你就能夠毀滅她。」

「我明白了,我定能完成使命。」

「孩子,你的使命不難完成,難的是你要自此度過漫長的人生。一定要記住,永遠不要放棄希望,等待你的會是無盡的孤獨寂寞。在此地獄中,生靈無法修鍊,而你也將殺死唯一能打開地獄之門的青皇。但是,會有一天,深愛你的人們會將你解救,你需要做的是靜心度過這段漫長難熬的日子。

孩子,你身兼人族與祭族兩族血脈,你也將挽救這兩個種族。青皇死後,天界的新任青族領袖還沒有能力打開兩界通道,原界必將被人族征服。我雖無法看清人族更遠的未來,但我想,人族去往天界后,必然也會是一方霸主。

孩子,謝謝你又將我帶回到了家園……我要走了,我也該走了,我無法再指引地球上的生命了。未來,就看你們了……」

盤古的聲音越來越遠,逐漸消失。

星空樹外,盤古斧也終於裂開,它化為了點點火星埋進了天算星的土地里,埋進了自己的家園。

整個天算星在這一刻變成了火紅色,那是家園在為盤古的哀悼。

紫色長矛也並沒有瞬間消失,似乎為顯對盤古斧的尊重,它是漸漸的退回了天際。

天算星上又只剩下一干青盟戰士茫然不知所措,他們看向那顆美麗的星空樹,盤古斧消失后,樹榦上的樹洞也合攏。

這些戰士們都以為此樹就是青皇,卻不知這樹只是一個入口,一個通往青皇藏身之地的入口。

……

姬天賜的天通眼又在無盡黑暗中亮起,他環視四周,火光掃過,終於在一個遙越鍬渲鋅吹攪艘豢鷗嶄輾康氖髏紓這顆樹苗是黑暗裡唯一存在的事物。

姬天賜想要飛過去,可他發現自己依然「無法動彈」。無論自己怎麼移動,自己與那樹之間的距離不變,方位也不變。

腦中不由想起盤古所說:此地為「永恆地獄」,沒有時間概念,也沒有空間概念。

姬天賜又閉上了眼,心中想到:「既然沒有時間與空間,那她與我之間的距離也就不存在。」

此想法一經出現,天通眼就驟然亮了起來。

好一會兒,當姬天賜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他的身前已經出現了一位平躺著的女子。

這女子看不出年歲,因為歲月無法在她臉上留下痕。

她緊閉著雙眼,與人類長著類似的樣貌,卻更具神性。她的身上不見衣物,連姬天賜也覺得世上沒有任何衣物能夠為她增添光彩,所有的裝飾都只會破壞她的美麗。而她渾身布滿的綠紋成了她唯一的修飾,這些綠色的紋路在她潔白的軀體上組成了一幅幅神秘的圖案。這些圖案渾然天成,即使是人類中最傑出的畫家也畫不出它們半分神韻。

姬天賜在這些圖案中看到了一些空間的奧妙,但他也並未關注太久,因為他得完成他的使命。

「你就是青皇嗎?如此美麗,為何又要如此狠毒?你可知天道循環,殺害太多生靈,最終會為生靈所殺。就讓我結束這一切吧,但願你的死亡能夠換來人類的永世安寧。」

姬天賜說完,天通眼中便射出一道火柱直直的落在青皇的胸口上。

青皇美麗的臉龐上出現了痛苦掙扎的神色,火勢蔓延,很快將她全身席捲。她的身體不斷捲曲抽動著,但她始終沒有睜開雙眼,甚至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火焰不知持續了多久,像是一瞬間又像是許多年。當火焰逐漸消失時,青皇軀體也不見了。

整個黑暗空間中又只剩下姬天賜一人,他以天通眼掃視四周,看到的依舊是一片虛無。

姬天賜不知該往何處走,也不知該如何行走。天通眼發出的光芒能讓他看清自己,卻也讓他看到了四周除了黑暗外什麼都沒有。

他同樣感知不到時間的快慢,即使心中一秒一秒的數著,也會覺得每一次數的時間間隙都不一樣。

索性入睡,但睜開眼時卻覺得自己睡過去一個世紀那麼久,仔細一想,又覺得自己是在前一秒才剛剛入睡。

「我就要這樣在此度過餘生嗎?地球現在怎麼樣了?大家都還好嗎?」

姬天賜的腦海里開始浮現出一個個和自己親密的人,清風道長,魯曼文,南宮語侖,還有校園裡那個可愛同學何小龍……

也許,只有記憶才能陪伴自己度過這艱難的日子……

***

***

***

自南宮語侖回到地球已有一個月之久,人類社會已建立起了新的秩序。

軒轅殿成為了地球上唯一的軍事力量,凡人世界里再也沒有海陸空三軍,各國的凡人軍隊全都編為了軒轅殿中第十支部隊,科技部隊,由方啟任命了一名凡人為「凡正」。

南宮語侖成為了軒轅殿的「大將軍」,身居十正之首,以一把殘破的乘龍劍號令天下群雄。

世界各國的建築師們都喜歡將南宮語侖的雕像修建在廣場上,修建在各大建築的頂層,因為這樣會讓人們感到踏實,也能表達出人們對天女的敬仰。

至於先知方啟,他明白自己只是一名科學家,並不擅長排兵布陣,所以他才將兵權交給了南宮語侖,並讓暗正維多利亞兼任軒轅殿的「軍師」,而他自己只是偶爾為軒轅殿的發展提供意見和建議。

方啟還將長青航天集團改名為了「環宇科學院」,朱長青、魯安、麻衣家族等人依舊為董事會成員,而他為科學院的首席科學家。全球各學科頂尖學者響應號召進入了科學院,共同研究外星科技,為人類邁入太空做準備。

災后的地球再次重建,一座座高樓平地而起,它們變得更加高大,更加堅固。人們走出黑暗,在陽光下忙碌起來,整個世界呈現出了一番欣欣向榮的景象。

而「姬天賜」這個名字慢慢被人們所遺忘,它或許會在今後在史書中出現,但史書一定是這樣記載的:「天女南宮語侖乘紅龍摧毀水星,並消滅青盟軍,姬天賜進入青盟星門中,至今不知去向,成為人類史上一大謎團。」

人們不知姬天賜已為他們除去了最大隱患,不光是青皇墜落,整個天算星上也已蔓延了枯萎病毒,而這種病毒又被青盟軍無意間帶去了其它星球駐地,成為了原界所有青族成員的噩夢。

自姬天賜「失蹤」后,魯曼文便去往了車谷觀,並住在了那裡。

那裡也有著一個「軒轅殿」,她與清風道長每日對著黃帝雕像祈禱,祈禱著姬天賜能夠平安歸來。

一年後,清風道長壽命已盡,魯曼文將他安葬在了黃帝雕像腳下,隨後又回到了武陽市。

她要求方啟打開了莫回的「時光棺材」,她懷抱著姬天賜曾經剪下的一縷長發躺入了棺材中。

魯曼文告訴方啟,她不想姬天賜歸來時看到她老去的樣子,她要將自己最美好的年華留給姬天賜。只有姬天賜才有資格打開這口棺材,若姬天賜沒有回來,她寧願在棺材中死去。

……

又過一年,剛剛復甦的地球又遭遇了新的危機。方啟終於明白宇文執為何在臨死前把自己比作「雙刃劍」。

地球上的枯萎病毒出現了變種病毒,它們或快或慢的侵蝕著地球上各種綠色植物。

人類生存環境日益惡劣,好在環宇科學院通過各種途徑減緩了這一過程。

然而,方啟仍是每日憂心忡忡,他已經算出,地球最多還有百年時間就會完全變成荒漠,大部分人類將會死去,只有少部分人可以擠入地幔中生存。

方啟覺得自己在有生之年不能夠解決人類即將面臨的幾大難題,縱使他不分晝夜的研究疫苗、研究航天技術……他最終得到的只是一副虛脫的身體,他甚至感到自己大限將至。

……

在盤古化為點點火光的時候,地球上的何小龍便醒了過來,他一如既往的沒心沒肺,戰爭並未給他造成太多心理創傷。

武陽大學早已重新開課,但何小龍也時常會去給環宇科學院的表哥送飯。

環宇科學院已經成為了大學之上的學府,是所有學者嚮往的地方,世界各地也都建立起了它的分校,學術界的最高榮譽也是由它來頒發。

……

一日,何小龍在給表哥送飯時,由於等候的時間太長,坐在休息區的椅子上睡著了。

等方啟找到他時,他口中還一直胡言亂語說著夢話。

方啟正要叫醒他,而他又猛然坐直了身子,伸了一個懶腰后,口中喊出了一句「人生如夢啊1

就是這麼一句半夢半醒的話,讓方啟瞬間產生了靈感。在那一刻,方啟如遭電擊,一個比水星毀滅還要的驚人計劃在他腦中迅速成型。

這將是一個影響到人類發展進程的瘋狂計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