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手成婚 散文詩詞

縛手成婚 第八百六十九章:成熟的魅力

作者:亦辰

本章內容簡介:樣也好看,有種滄桑感。」 宋新月徹頭徹尾就是於東宇的迷妹,只要是話說,不論要她說什麼樣恭維的話,她都能信手拈來。 「我撲個水乳就好。」於東宇道。 於東宇的男士護膚品都是宋新月給...

宋新月跟丈夫進屋,門一合上就迫不及待的吻了~щww~~l

在辦公室里蝸了那麼長時間,就算每天簡單處理了自己的儀容問題,那也比不上以前在家裡住,每天去公司前,把自己收拾的精神十足的樣子。

宋新月狠狠吻上於東宇,口臭氣味啥的全都不在乎,心都因為他的出現膨脹了起來。

於東宇耐心的吻著她,摸著她的皮膚時,這才發現宋新月已經自己脫了衣服。

於東宇忙阻止她的手:「別,別,我們還得去大伯母那邊,你是聽到說送二哥也會去嗎?我們不能去太晚……」

「那不就去了唄,反正是小孩子在那跑跑跳跳,都是因為孩子,所以才說一家人吃個飯的,也沒叫三姑他們家,小姑好像會帶小奶糕去。」

宋新月抱著丈夫不停的親吻,伸手就去拽他皮帶。

於東宇立馬阻止:「別,別這樣新月,宋二哥他們回來了,我們就必須得去。你想想我們家公司,沒有宋二哥和大伯父幫忙,能有今天嗎?沒有他們,我們今天不是重回正軌的喜訊,而是公司破產的消息。乖,晚上回來在來,我們得先去跟二哥說聲道謝。」

宋新月雖然渴望丈夫,但她是很懂事的。

自己把衣服穿上,鬱悶的坐在床邊等著丈夫快速的收拾自己。

宋新月道:「我想理解你,可有時候又忍不住自私的想,破產算了,這樣大家都輕鬆了。」

「這種任性的玩笑話,你只能當跟我說說,不能當著別人說啊,包括媽面前,也不能這麼說。」於東宇道。

「為什麼?我是說心裡那麼想的,又不是真那麼期待的。」宋新月嘟嚷。

「媽一心祈禱公司早日走上正軌,你心裡卻這樣想,是不是跟她唱反調?你這樣想,媽是不是會很難過?」

於東宇快速穿了件兒加棉的保暖衣在裡面,隨後穿上黑毛衣,穿了件兒毛呢的休閑正裝,深灰色系,似乎男人都頗愛這個顏色。

等著於東宇收拾出來后,宋新月也已經把自己重新收拾好了。

她起身,挽著於東宇的胳膊,「走了?」

「還沒,我得去洗洗臉,刷個牙,你看我這邋遢的樣子,就這麼過去,多不禮貌。」於東宇輕輕將宋新月的手拿開。

宋新月跟著於東宇進了衛生間,人靠在門口說:「這個邋遢的樣子才說明你是真正做了事的埃」

「你這麼說,就因為做了事情,就可以不注意形象了?那你看宋二哥,就算頹廢再難過的時候,他可有過狼狽邋遢的樣子?哪個時候不是把自己收拾得乾乾淨淨?」於東宇道。

劉千舟點點頭:「說得對。」

於東宇開始刷牙,給刮鬍刀充電,沖這一會兒就能立馬用了。

宋新月說:「對了東宇,你們家,大哥那個女朋友,是個什麼情況啊?前段時間我看你大哥發了個朋友圈,大罵那個女生。他不是寶貝得很嗎?怎麼,這才多久點兒,不稀罕了?」

於東宇抬眼,眼睛里露出迷茫神情,他是真不知道。

「得了,我看你那眼神,我就知道你一點不知道。聽說那個女的玩遊戲,跟遊戲里的人好上了,還跟人家要錢。我看你大哥貼了幾張那女的跟別人要錢的截圖,大意是說眼瞎了之類的。他跟你大嫂還沒離婚吧?謝小燕那個孩子,打了嗎?」

宋新月問,就盯著鏡面看丈夫的表情。

於東宇臉上情緒真沒什麼變化,但他心裡確實跟著宋新月說的話在走。

宋新月看著丈夫冷靜的反應,心下崇拜之極,她的丈夫已經開始變得更加有魅力、有成熟男人的樣子了。

於東宇漱口結束,捧了把水洗臉,隨後轉頭看她。

「你笑什麼?」

宋新月道:「因為很開心,所以才笑埃」

於東宇微微擰眉,他並不覺得哪裡值得開心:「有什麼好心的事情?」

「就是看到你,覺得你這一個月來變了,就像真正長大了一樣。現在當然也很帥,但是以前的帥,還是眼光的帥。但是現在,你的帥裡面帶著成熟和魅力,跟以前,真的很不一樣了。」宋新月道。

於東宇手一頓,微微轉頭:「單純誇我呢,還是誇我?」

宋新月道:「我說的是事實,你現在可比以前穩多了,就是以前吧,我要說你們家的事兒,那就算在刷牙或者在做別的事兒,你那個眼睛是在左右亂動的。現在,我跟你講你家裡的事兒,你就做你自己的事情,但你也不是沒有聽我說,而是心裡默默的想,眼珠子更沒有轉來轉去,反正,我覺得好有魅力埃」

於東宇聽完,卻開心不起來。

因為他並沒有從他老婆口中聽出什麼具體的原因,這是好事嗎?

「然後呢?我大哥的事,你知道後面怎麼樣了嗎?」於東宇再問。

宋新月道:「嗯,好像是,分手了。可是,你說你大哥跟謝小燕是離婚了是嗎?」

「嗯。」於東宇點頭。

「那個謝小燕的孩子也引產了?」宋新月問:「知道是男是女嗎?」

於東宇頓了下,緩緩點頭:「應該是知道,我不清楚,我沒細問。」

前陣子家裡鬧太厲害,於母給他打了電話,所以他才知道家裡的事情。

宋新月說:「那、什麼時候離的婚?你大哥既離了婚,這邊就跟那個女的分了手,那不是兩邊都人財兩空?」

於東宇洗了把臉,然後開始塗抹刮鬍子的沫子,他轉身,看著宋新月。

「大哥堅決要離婚,跟後來的女朋友沒有關係,是因為大嫂家騙婚,拿了彩禮人就消失了,家裡報警后才把人抓回來。大哥是太傷心,所以就算找回來他也不想跟大嫂繼續生活,這才要求離婚的。要求她生個孩子作為補償,是因為那時候還沒遇到後面的女朋友,但後來遇到,並且女朋友也那麼快就懷孕,大哥這才說不想要大嫂的孩子,說她曾經傷害過他。就這樣。」於東宇再次給宋新月疏離了一遍於東洋的事兒。

宋新月聳肩,但,再怎樣,也改變不了於東洋渣男的屬性。

於東宇說:「我大哥的事,你什麼時候這麼關注了?」

「我這不是閑得慌嘛,我要是像以前在公司一樣,我哪還有時間去看朋友圈?我最近是太閑了。你們都在公司里,我然開始懷念公司的日子。要不,我去給你當助手算了。」宋新月道:「這樣我就能時時刻刻見到你,上下班也一起,你說好不好?」

於東宇擰眉:「當然不行,公司的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的,這一個月來,鬼知道我是怎麼熬過來的。我一開始跟著元總做事的時候,分分鐘想死,他效率太高,做事要求太多,我實在做不到。但慢慢熬過來,把不懂的一點一點弄懂,我才終於發現自己活了過來。你去,因為你是宋家人,你最有資格接受他們的魔鬼式訓練。我怕你吃不消,也不願意看著你吃苦頭。我們家,我懂就可以了,你去,反而添亂。」

宋新月嘆氣:「好吧,我聽你的。」

話落又笑了下,說:「但是哦,你也是宋家的人,以後不準說這種見外的話,我會不高興。」

於東宇笑笑,取下充電的剃鬚刀,然後在嘴巴周圍走了一圈,瞬間五官俊朗清晰起來。

「秒變小鮮肉。」宋新月笑道。

於東宇問:「是不是這樣看更好?」

「那倒不是,因為沒有鬍子的樣子已經深入我的心了,所以我才會覺得沒有鬍子好看。但實際上,你剛剛那樣也好看,有種滄桑感。」

宋新月徹頭徹尾就是於東宇的迷妹,只要是話說,不論要她說什麼樣恭維的話,她都能信手拈來。

「我撲個水乳就好。」於東宇道。

於東宇的男士護膚品都是宋新月給買的,他一點不挑,她給他買什麼他就用什麼。

一開始誰家男人被迫用護膚品,內心都是拒絕的。

後來習慣了,自己主動也會考慮這方面的事兒。

宋新月道:「老公,冬天了,你得擦面霜,你老在外面走,冬天的冷風割人啊,只用水乳是不夠的,得加面霜持久保濕。」

「嗯。」於東宇點頭。

他護膚,但也僅僅只是偶爾敷個面膜,每天都往臉上擦東西,他極少。他覺得男人成天搗鼓這個,實在是不像話。

宋新月道:「那我給你買,你要用啊,不能因為我不在你身邊,你就可以偷懶。護膚跟你管理公司一樣,不能偷懶。不然啊,時間瞬間就能在你臉上刻下幾道皺紋。你看你眼角周圍的細紋?那就是你不好好護膚,而搞出來的,你還不引起為戒。」

於東宇拍護膚品,隨後看她:「好了,我們可以走了,不能去得太晚,不然就太沒禮貌了。」

宋新月立馬跨上於東宇胳膊,「現在就出發,走吧。」

「二哥他們要來,我們開車出去,先還給孩子們帶點禮物吧。」

於東宇話落,宋新月一臉疑惑:「為什麼?」

「就當答謝,我們以後送東西,不能再送給當事人,明白嗎?松子要過來,就當帶禮物給她,順帶給其他小孩子準備東西。」於東宇道。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