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鎮星河

刀鎮星河 第七一八章 獨自追殺

作者:開荒

本章內容簡介:p> 就不知張信,要何時才肯將這門力士術法,上交給篆星樓? 不過他隨後就微一搖頭,他希望這是在門中的內鬼,被徹底剷除之後。也更希望張信,能夠一直活到日月神山雲開霧散之時。 ※※※※<...

「這是『上官玄昊』?不得不說,真是挺像的,無論是面貌,氣質,甚至靈能特質,都無不肖似。我曾見過上官玄昊十數次,此時卻仍難辨真假。」

鞏天來的目光森冷,同樣看著已經遠遁到二百裡外的那個身影:「你是要親自去追殺?」

「除我之外,此處還有誰能追上他?既然有機會,就得將這傢伙解決了,否則我日月宗的各處邊境靈山,難以安寧。」

張信此時已飛身而起,踩在了翼鳥飛行器上,便連小吞天,此時也跑了過來。這飛行器的後面,也給了它留了位置。不過空間很擠,小吞天也必須縮小身形。

而張信隨後,又轉望向了紫玉天與月平潮:「請二位繼續追殺!這次但有斬獲,本座與日月玄宗,視乎都有重酬。」

這句話,主要是對月平潮說的。不過紫玉天如能留下其中一二人,那麼他也同樣會給予重賞。

至於鞏天來,是沒法指望太多的。

這位必須得跟蹤壓制東方境,防止這位東天魔皇去而又返,又或者轉過頭來,繼續追殺他張信。

畢竟這禮天山南面三百里,已經是群山法域之外。出了這個距離,張信就沒什麼底氣,與一位偽神域正面抗衡。

所以這位天元戰聖,其實是抽不出太多餘力的。

「需知你如今身系之重,關係日月玄宗半壁山河!授予你神威真君的名號,可不是讓你任性妄為的。今次的事情,即便我都感覺你太莽撞,一次都嫌太多。」

鞏天來一邊說著,一邊眼神複雜之至的看向了前方,那長達一千二百里的驚人斬痕。

所謂術業有專攻,讓他一拳轟爆一座『禮天山』可以。可似張信這樣,刀氣縱橫千里,他卻是辦不到。

距離他與張信第一次見面,這才幾年?

於是鞏天來,隨後又改了念頭:「你要去可以,不過需得萬分小心。」

他已意識到,此時的張信,確已成長到可支撐日月玄宗的一方天空。

能夠一刀斬開一千二百里的神威真君,無疑已有了資格,躋身世間一流強者之列。儘管還無法與最頂尖的一群人比肩,可這世間,能夠威脅到張信性命的人已經不多,

且確如張信之言,這次如無法將上官玄昊追捕,日後估計有得是麻煩。

「弟子心中有數,絕不會冒險行事1

張信話音落時,那翼鳥飛行器的尾巴,就已噴射出了火光。隨後就在巨大的轟鳴聲中,張信連帶著他的飛行器,頓時化成了流光,向遠處穿孔而去。

鞏天來的眉頭,頓時微挑。觀這『鐵鳥』之速,這比之那些以遁法聞名的天域,都已絲毫不差。而且看起來,張信似只需提供雷電就可,並不需格外損耗法力。

可這又是什麼法門?居然能如此的迅捷?

這分明是依託庚石力士來施展,且雖是複合靈術,可主要還是依託金系。素來被視為無用的金遁之法,居然有如此前景。

就不知張信,要何時才肯將這門力士術法,上交給篆星樓?

不過他隨後就微一搖頭,他希望這是在門中的內鬼,被徹底剷除之後。也更希望張信,能夠一直活到日月神山雲開霧散之時。

※※※※

『上官玄昊』後撤的時間,與百里天方,皇甫絕機二人,可謂是相差彷彿。

當他望見本該遠在西海之畔的鞏天來,卻出現在禮天山的時候,就知自己的情形很不妙了。所以他也退的毫不猶豫,無比乾脆果斷的以風雷之遁,交替著向遠處飛行。逃遁之速,甚至不下於龍冉古昱這些天域。

直到『上官玄昊』遠遠飛出了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之外五百里,這才停下了身影。

原本他是以為自己,已經進入到了安全地帶,可僅僅須臾,上官玄昊就臉色微變,看向了身後。那邊一百二十裡外,有一道赤紅色的光影,正橫空而來。

上官玄昊先是為那驚人的速度,吃了一驚。隨後就又眼神微凝,他的『雷感術』,已經感應到了這紅光之內,那讓人無比熟悉的氣機。

「張信?」

上官玄昊不假思索,就身軀閃動,化為雷電,繼續以雷遁之術,飛入到了南面的群山之內。

此時如有人從空中下望,就可見一道電光,如蛇一般緊貼著地面,往南面宛轉行進。這飛遁之速,比之『上官玄昊』先前逃離禮天山山前的時候,更增數倍!

在短短的四五十個呼吸之內,他就已在空中穿梭了足足二千八百里之遙,將張信遠遠甩在了身後。

不過到了此處之後,上官玄昊就不得不停下了雷遁,將一枚丹藥納入口中。

雷遁之速,固然快捷,是世間至強的幾門遁法之一。可損耗的氣血法力,也同樣不校

只是他才這裡停了片刻,就又神色凝重的,看向了北面。

後面的張信,居然又追上來了——

這很不可思議,這個傢伙的遁速固然快極,不遜色於那些最絕頂的天域強者。可這樣的遁速,怎麼可能長久維持?法力方面的損耗,一定不小,

觀張信修為,也才只是一級神師的境界,靈能量是絕對沒法與他相比的。且就在不久之前,張信才與一位偽神域大戰過一場,損耗的氣血,可不在少數。

除此之外,他在剛才逃遁的過程中,也不斷的藉助周圍的山勢,來掩護遮蔽自己的行蹤。

可此時張信,不但追了上來,並且一身氣機,也未見有任何衰落之勢。

這意味著此人的遁法之強,遠超他的想象,並且靈感術的感應範圍,至少在三百裡外。可後者尤其讓他難以置信,張信如真有這樣的能力,豈非是也有靈感師的潛質?

又或者此人手中,有著一件遠程感應的寶物——

而就在他思念之間,後方的那道紅光,又再接近了至少三十里。酷烈的殺意,由後方遙攝而來。

同時張信的冷笑聲,也傳入他的耳中:「數月以來,閣下毀我日月玄宗兩座靈山。殺戮我宗三千餘弟子,近百萬的百姓。這個時候,難道還妄想逃離?」

上官玄昊聞言,卻不禁哈哈大笑:「我還以為,神威真君會說捉拿叛逆之類。不過也對,你既然自認是上官玄昊,那麼我在你眼中,自然是冒牌貨。」

他說話之時,身影又再一次化身疾電穿梭。

後方的張信見狀,則是眼透嘲諷之色:「胡言亂語,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無所謂了,今日閣下除死與降之外,不會有第二結局。」

「這又不承認了?」上官玄昊依舊笑著回應:「你之前說那刀招,是得自神天上師的洞府,可那座浮空島,似乎就只有上官玄昊進入過。難道說,那次其實是真君大人冒名頂替?」

張信並不理會:「這只是你的猜測,與本座無關。你不是想要殺我?為何連回頭一戰的勇氣都沒有?」

上官玄昊則再次哈哈大笑:「神威真君今日力敵血岩神魔東方境,必將再次名傳天下,成為天下間公認的頂尖強者。在下這點斤兩,可不敢與神威真君正面抗衡。話說回來,此處距離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已經有二千里之遙,閣下就不該擔心一下自己的性命安危?如今這個世間,想要取真君大人性命的,不要太多。」

「生死我命,何需閣下煩憂?」張信語氣淡淡:「倒是閣下,今日已必死無疑1

此時上官玄昊的雷遁術,明顯是降速不少,他的雷電八型,已經漸漸追上。

此人在短短不到五十秒內,挪移一千四百公里,速度已超過這個星球的五十馬赫。而他那雷電八型的極限速度,如今也不過是四十七馬赫,一秒穿梭二十八公里而已。

可似這樣的極限遁速,任是天域強者,也最多只能維持個五,六千里左右。沒可能以這速度,長時間的飛行。

而他的雷電八型,與尋常遁法又不同,哪怕以四十七馬赫的極限速度,連續不停的穿行個一萬公里,也能夠辦到。

能限制它速度與持久力的,就只是空阻,動力,還有雷電八型本身的結構強度。

就在短短十個呼吸之後,上官玄昊的遁速,就又再次降落了一個級別。雙方的距離,已經接近到七十里。

此時張信的目光,又再一次閃現冷芒。

「我說過,你逃不掉的,又何需掙扎?」

就在前方七十里,驀然傳出了一聲轟鳴爆震,並閃耀白光,掀起了一片強橫的氣浪罡風,排盪潮卷。

這是張信,以一記風元破,轟擊前方。使得那方天地,劇烈的震蕩。上官玄昊的身形,果然在這之後滯了一滯。

『風元破』不但殺傷力驚人,也會在爆發之時,散出大量的光電與輻射能,對於上官玄昊的雷遁術,恰好克制。

而這位飛遁遇阻之後,也乾脆停下了雷遁,再次以雷天神寂之術,再次覆蓋周圍地域,同時以飽含無奈與驚奇的目光,回望著張信。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