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天帝 其他類型

寒天帝 第四十七章 峽谷中的碰撞

作者:烽仙

本章內容簡介:在短時間分出勝負,而勝者在得到積分后自然會隱匿氣息逃遁。 這十天,江寒雖每天都能感應到戰鬥波動,可大多都相隔數百上千里,等他趕到黃花菜都涼了。 而這一次,僅僅相隔二十餘里。 「...

陌龍古星的中央神殿內,數百位仙神真身各自坐在王座之上,關注著戰局的變化。

「哈哈,這第七戰區的第一,果然被我宗的弟子佔據,各大站戰區中排名前百的,加起來都有三位了。」黑袍大漢喝著酒顯的很是得意。

作為活了漫長歲月的一方方巨頭,這些超越聖境的偉大存在在後輩弟子面前自然是高高在上威嚴無比,可遇到其他同層次的存在,他們反而會露出真性情,乖喜怒罵皆有。

「軸蹤,你乃是王殿親近之人,宗派在中域佔據了遼闊疆土,選拔出的弟子確實非凡,後繼有人。」旁邊坐著的一位光頭獨臂的凶煞老者咧嘴笑道。

「老黑魔,你的魔天門在東域,論疆土同樣不差,讓我看看嗯,也有沖入戰區前十的弟子,哈哈1黑袍大漢笑道:「對了,據說不久前汗峰王在馭天界海發現了鵬魔王遺留下的洞府,可是真的?」

「老黑魔,你上次可是在馭天界海,這事是真的嗎?」

「黑魔」

凶煞老頭搖頭道:「汗峰王那是何等存在?我上次只是湊巧見到了汗峰王出手,當真是星河倒轉威能無邊,界海中確實有一洞府出世,只是那最外面的河幕天水連元渾神將都過不去,我又怎麼會知道內幕?你們想知道可以去拜見元王。」

「元王」

「算了,三十三重天界海的險地根本不是我們能闖的,不談了,還是繼續看看這域會吧1

元武大世界浩瀚廣袤,能在這中央神殿中坐下的,無疑都是元王麾下仙神級數的存在,他們為了寶物,為了一些奇物珍寶,同樣會聯手在諸天一些危險之地闖蕩,而闖蕩,自然情報是很重要的。

「天風老不死,怎麼沒看見你們古國疆域的上榜?」黑袍大漢望向了另一邊坐著的穿著青袍的儒雅中年男子,滿臉調笑之意。

「天風兄,你這古國開闢雖才數十萬年,可也算有些底蘊,可歷代在諸界域會上戰績都算不上好埃」

「我記得上次就沒有天風古國的弟子殺入戰區前百。」

儒雅中年男子微微皺眉,對仙神而言,其實都不太在乎麾下疆土的弟子是否出彩,畢竟天地境強者也最多活十萬而已,於他們的漫長壽元而言都算不上什麼,更何況這些才化神境的小傢伙?

只是,在這些老友面前,麾下古國戰績如此差勁,面子上卻有些掛不祝

突然,儒雅中年男子眼眸中突然閃過一絲異色,嘴角露出微笑道:「你們看,這不是就出現了嗎?」

仙神的念頭運轉速度何等之快,排名上的變化雖然微他們卻已在瞬間就看清了,在那第七戰區上的排行榜已出現了一個全新的名字江寒。

「能有殺去戰區前百,天風老不死,看來你教導弟子的手段見漲啊1

儒雅中年男子笑道:「還只是個開始,不知道他能否堅持到最後。」

話雖這樣說,可他臉龐的笑容卻掩蓋不住,整個神殿中仙神足足有兩百餘位,代表的聖地古國自然不再少數,可並非所有聖地古國都有弟子殺入戰區前百。

「江寒?好像在哪聽過這個名字?」儒雅中年男子微笑著,心中卻在思索:「是天谷上次提到的那個小傢伙?修鍊數十年戰力便達到了聖境層次?是他?」

遙遠的元武大世界中。

東域天風古國,帝都內部蘊含的一座浩瀚神界中,此時在神界中央神城的一座巍峨殿宇內,有著近千人匯聚分列兩旁,他們便是整個天風古國的統治者們。

在這大殿中的,除了天風古國的皇族宗親、客卿長老、氏族家主、聖境強者外,還有就是麾下數百勢力的代表,能被邀請來的勢力,起碼也都是乾元宗、蒼北劍這一級數。

如乾元宗來的代表便是夕落聖者。

此時,在這些名震一方的大人物面前,正是那域會十大戰區的排行榜,以及一些天峰古國參戰者的第一視角光幕。

諸界域會這等大事情,或許對仙神只是小事,可在真正管理著古國的聖境強者們眼中便是了不得的大事。

突然。

「哈哈,終於有殺入戰區前百的了。」

「這是我天風古國的榮耀。」

「不錯。」

整個大殿內的一位位大人物突然興奮起來,整個大殿剎那間沸騰了,因為在那第七戰區的排行榜上,在最末尾處,正好出現了江寒的名字,後面備註中顯示出了東域天風古國。

「當真不錯。」坐在中間王座上的金袍國主大笑道:「這江寒,可算是讓我天風古國漲了一次臉,起碼不用再在老祖宗面前吃掛落。」

「哈哈,能殺入前百,確實非凡。」

「恭賀國主。」一位位大人物都笑道,不論是否真的為江寒開心,起碼不會在這個時候掃興。

「這江寒,可是我古國的直系弟子?還是哪個國度宗門的精英傳人?」金袍國主環顧四方道:「諸位可有知情人出來說說。」

殿中的一群大人物相互對視,半響才有一道清麗笑聲傳開:「國主,這江寒可能是我乾元宗麾下弟子。」

一襲青衣的夕落聖者走出了人群。

「夕落掌教?原來是乾元宗的天才1金袍國主笑道:「若這江寒最終能殺出混戰階段,當為我天風古國之幸,我定有獎勵。」

「能為古國爭奪榮譽,是江寒的榮幸。」夕落聖者微微躬身道。

金袍國主笑道:「讓我們拭目以待,看他能給我們多少驚喜。」

排行榜的變化,引動著無數人的神經,無數人為之痴狂,可這一切,正在戰區中瘋狂廝殺的江寒自然感受不到。

第七戰區,中央地點的一座浩浩蕩蕩的湖泊上。

湖泊中正爆發著一場可怕的廝殺,三人正瘋狂圍攻著一手持戰刀的青年。

三人中,為首的是一黑甲男子,他手持雙劍,渾身彌散著雷霆,氣勢如虹威勢可怕無比,正瘋狂攻殺向那那青年。

還有一手持長槍的瘦小青年,捲動可怕的巨浪形成水系槍芒,令方圓數里內彷彿風暴與一般,鋪天蓋地襲向那青年。

最後一位則是一長發飄逸穿著火紅衣袍的女子,操縱著整整七十二柄飛劍形成兩大可怕的劍陣之基籠罩天地,旋轉匯聚形成兩大巨劍,洶湧向那青年攻殺而出。

三大強者聯手的攻勢,如浪濤一般一重接著一重,欲令那被圍攻的青年隕落。

只是,那持刀青年背後的雙翼卻流轉著神華,在幾重攻勢上來回跳躍閃避,整個人如同在刀尖上舞動的精靈,看的外人驚心動魄,卻又彷彿運籌帷幄輕鬆愜意。

「哈哈,名氣如此大的荒犁三傑就這點實力?」江寒揮舞手中的戰刀將那一重重攻擊撥向一旁,暢快大笑著。

隨著時間流逝,參戰者人數急劇減少,已經不可能出現數十上百參戰者聯手圍攻的事情,江寒的行動愈加肆意,專門尋找一些名氣頗大的參戰者交戰,甚至專門接受數人圍攻,為了就是要磨礪自身。

如今還活著的參戰者,戰力起碼都達到了聖境門檻,都是各方宗門勢力的精英弟子,也都修鍊了許多頗為強大神奇的秘術。

與這些天才妖孽交手,那一種種奇異的術法手段,也令江寒大開眼界。

過去他修鍊非常努力,可那畢竟是獨自潛修,遇到的許多問題都是從自己的角度出發,可與一位位參戰者交手,卻能從更多方面看到自己的漏洞不足,令江寒進步極為驚人。

江寒甚至有感覺,距離自己掌控不朽刃第一式已經不遠了。

聽著江寒的大笑聲,圍攻的三大強者都是悲憤無比,那黑甲男子更是不斷咆哮,雙劍更是閃耀著耀眼光華,可可無論他的攻擊再怎麼狂暴都難以威脅到江寒絲毫。

「和你們三個打這麼久,差不多了。」江寒的聲音徒然一變:「該結束了1

轟隆隆彷彿天崩地裂,洶湧可怕的青色洪流便已席捲向四方,瞬間將那瘦小青年引動的水流風暴擊潰,又將那彌散的雷霆消融,剎那間便將三人淹沒在重重水流中。

「認輸,還是受死1

嘩嘩!

江寒背後的雙翼一振,宛若流光一般撲向了黑甲男子,寂鋒戰刀輕輕揚起,散發出絲絲鋒煞之氣,彷彿在死神的召喚,凌空劈下。

「鏘1「鏘1「鏘1「鏘1「砰1

「妖刀1

急促而狂暴的五次刀劍碰撞,那黑甲男子手中的兩柄戰劍便被江寒劈飛,隨著咆哮怒吼,一道金光閃過,那黑甲男子已被迫激發保命符文脫離了戰區。

「小雲,逃1

「快走1

伴隨著瘦小青年與火紅衣袍女子的驚慌叫聲,在江寒沿著湖泊追逐廝殺數十里后,兩人在絕望下也被迫激活了身份令牌的保護符文。

荒犁聖地僅剩的三位弟子,全部戰敗出局。

懸浮在湖泊上,江寒收起了自己的戰刀,輕輕搖頭:「如今還剩下的這些參戰者,一個個滑溜無比,即使我能擊敗他們,也沒擊殺的可能。」

參戰序號:010097第七戰區

姓名:江寒東域天風古國

積分:962

本戰區排名:4

因為只要能排入前百就可出線,而一旦就會直接出局,所以每個戰區中一些頂尖強者在積分達到340之後可保證自身絕對出線后,就不會再輕易尋人開戰。

尤其是一些頂尖強者,相互間即使碰見大多很會退避,不會在這個階段相互廝殺,避免被弱者們撿去便宜,這也導致很少有積分無比誇張的參戰者。

可江寒是個例外,即使積分早已保證可以出線,他依舊尋找對手進行廝殺對決,即使面對戰區中排名前三十乃至前二十的頂尖強者,他依舊毫不猶豫出手。

強勢的一塌糊塗,真正的無敵威名。

到今日,選拔之戰已進行到了四十八天,伴隨著時間推移,在一場場可怕廝殺之下,整個第八戰區中,江寒的妖刀之名已令無數參戰者驚懼。

一抹銀光!妖刀!

整個第八戰區中,江寒已經被無數參戰者公認為為最妖孽天才,在戰區中絕對是前十乃至前三的可怕存在。

「走,先休息一會,然後再去尋找下一個對手。」江寒身形一動,轉瞬便已消失在了這湖泊之上。

數個時辰后。

夜幕降臨。

江寒展開雙翼飛行在天空中,俯瞰著下方那倒塌的山脈,經過數十日的瘋狂激戰,山川倒塌、河流改道、大地開裂早已是常事,整個天地間都彷彿彌散著一股血腥之氣。

只是,夜幕下的山脈顯得很是寂靜。

「嗯?」江寒突然轉頭,神念一動便已感受到了不遠處的大地上因為引動法則奧義產生的天地波動,這令江寒嘴角不由露出了一絲笑容:「這次運氣好,才尋了半個時辰,竟然就碰到其他強者對決,而且距離還不遠。」

在外界頂尖強者的交手除非差距極大,不然因為道兵飛舟、時空秘寶、符文傀儡等等特殊手段,即使分出勝負也很難分出生死。

可在這戰區中,一切外在手段都無法使用,只能憑藉自身,所以,除非身法驚人,不然絕大多數戰鬥都會在短時間分出勝負,而勝者在得到積分后自然會隱匿氣息逃遁。

這十天,江寒雖每天都能感應到戰鬥波動,可大多都相隔數百上千里,等他趕到黃花菜都涼了。

而這一次,僅僅相隔二十餘里。

「希望能趕到1

嗖!流光一閃,江寒已消失在了夜色中,迅速朝著真元波動的方向趕去,僅僅數息之後,他就已來到了一條寬達三里的峽谷上空。

江寒俯瞰下去,以他的視力,在黑夜中同樣可輕易看到數十里之外。

峽谷中一片狼藉,大地都被撕裂出了一條長達數百米的裂縫,顯然剛發生了一場可怕的廝殺。

可在這戰區中,一切外在手段都無法使用,只能憑藉自身,所以,除非身法驚人,不然絕大多數戰鬥都會在短時間分出勝負,而勝者在得到積分后自然會隱匿氣息逃遁。

這十天,江寒雖每天都能感應到戰鬥波動,可大多都相隔數百上千里,等他趕到黃花菜都涼了。

而這一次,僅僅相隔二十餘里。

「希望能趕到1

嗖!流光一閃,江寒已消失在了夜色中,迅速朝著真元波動的方向趕去,僅僅數息之後,他就已來到了一條寬達三里的峽谷上空。

江寒俯瞰下去,以他的視力,在黑夜中同樣可輕易看到數十里之外。

峽谷中一片狼藉,大地都被撕裂出了一條長達數百米的裂縫,顯然剛發生了一場可怕的廝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