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千秋 網遊動漫

公子千秋 第六百零八章 給你一個好差事

作者:府天

本章內容簡介:,卻只見越千秋早就跑得沒影了。 想到越千秋平常確實是自恃靠山硬,不管和人打架還是吵架,那都是得理不饒人,回回硬碰硬,就連偶爾的迂迴也是為了更兇狠地打擊敵人,他不禁生出了一種不那麼美妙的預感。<...

越千秋不想去,嚴詡當然不會勉強,杜白樓就更加不會多說什麼了。等到這兩人叫上李易銘和李崇明,帶著程芊芊離開,越千秋卻並沒有從內室中出來,繼續反坐在那椅子上出神。直到外間一聲殺豬似的的慘呼,把他那飛到九霄雲外的思緒重新拉了回來。

「你說你這次動手之前,人家保證會有弩弓勁矢給你掩護,但事到臨頭卻沒有來。而且,你已經把妻兒送走。可就算是這樣,你就沒想過,伏擊皇子,是株連九族的大罪?」

「你怎麼知道英王會來?你為何連越九公子一併攻擊在內?若是不說,我便一片一片拔了你的指甲1

陳五兩這連珠炮似的問題,同樣是越千秋最關心的,於是,他雖說沒挪動屁股,卻一下子豎起了耳朵。

「我說……我說!我不知道是行刺英王,我根本不知道!我事先並不確定是否要動手,那人只是告訴我,有兩個少年可能會和嚴公子一塊到刑部衙門,如果在路上遇到,就用我那一手連珠箭行刺。事成之後,他們會保我遠遁,會保我家人平安……」

啪——

「竟然想在我面前說這種鬼話矇混過關?看來你是罰酒還沒吃夠1

聽到那響亮的巴掌聲,又聽到陳五兩的呵斥聲,緊跟著那呻吟就分明再次被堵在了喉嚨口,越千秋雖不知道陳五兩怎麼炮製人,但還是哂然一笑。正如陳五兩說的,這鬼話騙誰呢?如果只是要行刺一個跟著嚴詡的少年,只要稍稍動動腦子就能想到,目標必定是他。

而如果呼鐵林沒說假話,人家想殺的是嚴詡身邊的兩個少年,那麼雖說也有可能是他加上劉方圓又或者戴展寧,可是,以小胖子常常與他有事沒事碰在一起的可能性,呼鐵林應該想到其中有行刺皇子的可能。更何況,他今天是被平安公主給推過來的,要是他不來……

呵呵,小胖子加上李崇明,不是兩個少年?那樣的話豈非一個不好龍子鳳孫一鍋端?

明知道很可能要行刺一個皇子還敢動手,任憑陳五兩怎麼折騰,這傢伙都是自找的!

挨了重重一個耳光后再次被堵上嘴,眼看著陳五兩手中已經是多出了一根繡花針,而寒光一閃之後,那針就深深沒入了他的食指之中。那一瞬間,他幾乎痛得昏厥了過去,再一次深刻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心狠手辣。而當那一針抽出時,他再也不敢讓陳五兩再來第二次,慌忙拚命搖頭,只恨自己沒有尾巴,不能搖尾乞憐。

因此,當堵嘴布被取出時,呼鐵林甚至顧不得那鑽心的疼痛,連珠炮似的說:「我猜到可能有人要殺越九公子,可只以為會跟著的不是周宗主,便是其他武英館的人,我真的沒想到是英王……等我把箭袋射空之後才發現九公子馬前的人是誰,我都快嚇瘋了……」

哪怕是面對瞬間滿臉陰霾的陳五兩,呼鐵林不敢流露出任何怨毒的眼神,更不敢再用半點文過飾非的手段。他生怕再惹怒面前這個煞星,甚至顧不得嘴角流血,那還深深扎著一根繡花針的手指仍舊無時不刻傳來讓他發瘋的痛覺,繼續往下說。

「沒看見有人來接應我就已經怕了,卻還存著萬分之一的僥倖想逃,心想實在不行還能服毒自經…我之前送走家裡人的時候,沒敢用北燕秋狩司的渠道,生怕他們殺人滅口,又或者在轉移我家人的時候,故意把人送到北燕繼續要挾我。所以我把人送去了一條海船上。」

說出這話,呼鐵林不用看都知道陳五兩是何等怒色,心中不禁慶幸自己當初做出了唯一正確的選擇。儘管在海路上,某些豪商賺得盆滿缽滿的同時,還會有更多人葬身魚腹,而他的妻兒登上海船后,也可能是如此結局,可海上追一條船卻不比陸上滿天下通緝一家人!

縱使是朝廷,也很可能追不著他的家人!

儘管能確定自己的家人十有**是安全的,但他深知一旦陳五兩找不到他的家人泄憤,那麼就可能把他折騰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除非,他把矇騙他的傢伙全盤賣一個徹底。當下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竟是把自己知道的那條線給揭了出來。

「那個和我聯繫的傢伙是秦淮河邊一個首飾鋪的東家。只不過眼下我既然失守被擒,他很已經跑了。但他不止一次來見過我,雖說很會變換形貌,但他並不知道的是,和我那一手連珠箭比起來,我的輕功也相當不差。」

陳五兩頓時心中一動,隨即暗想幸虧自己未雨綢繆,今天特意帶上了一把弓和一袋淬過最頂尖麻藥的箭。否則一旦讓這個狡詐無恥武藝卻高強的傢伙逃了,那麼真的是後患無窮。

呼鐵林卻沒工夫去想自己這番話會給陳五兩怎樣的觀感,只想著怎樣讓自己有價值一點,至少能有一個不那麼痛苦的死法。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這才丟出了自己的殺手。

「我在他走之後,換衣裳從後門出去盯梢他,這才發現了他的底細。而後,我曾經想辦法金蟬脫殼,借口去外地緝捕要犯,實則是讓一個好兄弟扮成我去做事,自己則在他那兒整整蹲守了半年,終於被我抓到了一點規律,拎出了和他聯繫的人中,有一個兵部的門子很可疑。轉而我又去盯了那個門子……」

陳五兩並沒有期望能從呼鐵林口中撬出多少有價值的情報,所以當這個明顯受不住刑,又因為對失信上線的憤恨而一口氣倒出一大堆讓人難以置信的機密消息時,始料不及的他眉頭緊蹙,直到背後傳來了越千秋的聲音。

「陳公公,看來你之前真說中了,接下來在金陵城真的可以來一次大掃除。」

越千秋嘴裡這麼說,心裡也確實這麼想。樓英長當年是物色了個武藝高強兼隱忍小心的飛蛾,結果不知道是人回到北燕的樓英長自己失心瘋,還是在南吳這邊的哪個大頭頭突發奇想,上演了一場太瘋狂的飛蛾撲火,結果這飛蛾直接把背後一整張蜘蛛網都賣了!

如果真能從這個飛蛾順藤摸瓜牽出了北燕秋狩司在金陵的諜報網中一條完整的線,那小胖子和他今次險死還生真心不虧……本來他覺得很冤枉,可看過那絹書之後,他現在覺著,某些事情不是靠無視就能算了的。

陳五兩被越千秋這麼一說,頓覺眼前最後一層迷霧猛然間全部散去。他緩緩站起身來,隨即冷冷說道:「把你剛剛說的這些人的職司和姓名再說一遍。如果回頭一一查實,那麼,我會稟告皇上,讓你死得不那麼痛苦,同時放過你的家人。否則,你作為里通北燕的叛賊,不妨體會一下什麼叫凌遲處死,什麼叫親族俱滅,無處存身1

「我說,我全都說1呼鐵林眼神中爆發出了毫不掩飾的期冀,使勁吞了一口唾沫,便再次重複道,「我的上線是秦淮河邊陳記首飾鋪的東家陳琳……」

站在旁邊的越千秋聽他複述一個個名字,確確實實一個不差,所有細節也和之前敘述的完全一致,他就知道,除非這傢伙是在很早以前就準備過這樣一套糊弄人的說辭,編造好了所有細節,否則,呼鐵林供述的就確實是他千辛萬苦追查出來的重要線索。

所以,在情報戰線上,威逼利誘策反過來的人實在是不那麼可靠。而更愚蠢的是,對威逼利誘被策反過來的人還不知道有節制地使用,甚至提防程度也不夠,不被反噬才怪!

陳五兩自始至終一聲不吭地再次聽完,這才看了一眼越千秋,見少年正在那歪頭沉思,對自己記憶很有信心的他沒有再開口求證,大步走到門口吩咐了一聲。不多時,兩個灰衣漢子就悄然進了屋子,輕輕鬆鬆把呼鐵林從地上架了起來。

「派四個人,把他給我嚴嚴實實看好,不能掉一根汗毛。」陳五兩輕哼一聲,目光瞟了一眼那依舊深深嵌在呼鐵林手指中的繡花針,「也包括那根針。」

越千秋看著呼鐵林根本連求饒都不敢,就被徑直拖了下去,非常淡定。在他看來,接下來的事情,陳五兩名單在握,手裡又有充足的人手,自然把握十足;程家案子那邊,杜白樓加上頭一次攬事上身的嚴詡,就算有管閑事的小胖子和李崇明,也壞不了事;總之沒他事了。

可就在他思量著懷中那薄如蟬翼,卻重若千鈞的那封絹書,還有那個鐲子,尋思怎麼趁著平安公主小宴的借口溜號回家時,卻突然察覺到肩頭上壓了一隻手。

「九公子,雖說這話說出來有些不好意思,可能不能借你和你的小夥伴用一用?」

這隻手來得無聲無息,越千秋只覺得整個人身上的汗毛根一瞬間全都炸了起來。這是人家把手放到肩膀上,按照剛剛那趨勢,只怕是把手探入他懷中,他也不可能在第一時間反應!他竭盡全力放鬆渾身肌肉,隨即強行擠出了一個笑臉。

「陳公公,我娘今天才第一次請客,結果我這個兒子就帶著兩個客人跑了,我已經很過意不去了,您現在支使我不算,還要支使我請去湊熱鬧的其他客人,這太說不過去了吧?」

雖說察覺到越千秋剛剛彷彿肩頭一僵,但陳五兩就算多疑,也不至於想到越千秋和程芊芊在屋子裡那麼一小會就有什麼瓜葛,畢竟,人還是越千秋主動送去長公主府的。因此,他非常自然地把越千秋的推脫歸結到討價還價,當即笑眯眯地拋出了條件。

「你之前不是為了你那些武英館的小夥伴們,去和葉相爺談過條件?放心,我不會讓你們白出手,但凡今次抓到人建功的,全都以擒獲北燕諜探,賞賜應有的出身,同時褒獎他們的門派。另外,總捕司武德司之類的他們恐怕看不上,可玄龍將軍旗下還有一堆職位空著,這卻是我可以向皇上提請的。」

他眯了眯眼睛,隨即似笑非笑地說:「你師父向皇上提請,日後總捕司專管緝捕江洋大盜,武人為非作歹。武德司偵緝百官不法事。至於玄龍司……則是專管剪除北燕秋狩司的諜探,以及他們收買的叛賊!一旦把南邊這一攤子剪除乾淨之後,那麼,就把手伸到北邊去1

見越千秋登時目露異彩,陳五兩不禁笑了:「從前總捕司和武德司常有職權交叉之處,而玄龍司又見不得光,如今有你師父上書來這一檔子,雖說文官們會不高興一陣子,但總的來說,卻是職權分明了許多。他這次的決心下得不小,你這個當徒弟的就不幫他一把?」

「陳公公你說得好有道理,我竟是無法反駁……因為能說的話大多被你說去了。」

越千秋嘆了口氣,隨即伸出了右手食指:「我只有一個問題,既然師父才是干這個的,那眼下不應該我先去通知師父,然後再去幹活嗎?」

陳五兩頓時哈哈大笑,笑過之後才打趣道:「也難怪你師父對你比對自己兒子還好,你果然事事全都想著他。程家的案子之前就是長公主在查的,就讓你師父和杜白樓一查到底。至於你這邊,得了功勞難道你會獨吞?還不是大多得算在你師父頭上?師父有事,弟子服其勞,這不是應該的?」

越千秋終於確定了一件事,以後要討價還價談條件,絕對不能和陳五兩這個吝嗇鬼談!當然,他也不是不知道,陳五兩並不是人手不足,而是有些投石問路的意思。畢竟,萬一總捕司、武德司又或者玄龍司出動,回頭卻證明是呼鐵林故意設計,那麼就丟臉大了。

也就是說,陳五兩本來就寄希望於他那不拘一格的行動方式!

想到這裡,他嘆了一口氣后扭頭就往外走,等一手快要放下帘子時,他才幹咳一聲道:「陳公公,你把這事兒交給我,回頭鬧出點什麼來,我可全都推你頭上1

當陳五兩琢磨出越千秋這話裡頭彷彿流露出幾分不對勁的時候,他一個箭步上前拉起門帘,卻只見越千秋早就跑得沒影了。

想到越千秋平常確實是自恃靠山硬,不管和人打架還是吵架,那都是得理不饒人,回回硬碰硬,就連偶爾的迂迴也是為了更兇狠地打擊敵人,他不禁生出了一種不那麼美妙的預感。

這小子不會真的打算捅破天吧?不可能吧,一張快爛透的蜘蛛網,幾隻蒼蠅蚊子之類的蟲子,人能幹出什麼事來?

剛剛呼鐵林供述出的那一條線,一個首飾鋪的東家,一個兵部的門子,一個禮部的小吏,一個守城門的隊正,位置最高的也就是一個因病提早致仕的中書舍人……等等,那個中書舍人的家好像在裴府別院隔壁!

他要出手,這些人就是多一倍也能拿下,給越千秋那也是半送功勞半試探,以防呼鐵林胡說八道。可現在看來,完全交給越千秋是不行的,他得立刻通知韓昱!

在玄龍司還沒有正式完成之前,可不能讓越千秋亂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