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千秋 網遊動漫

公子千秋 第五百四十三章 語出驚人

作者:府天

本章內容簡介:心深處的惱意。 想當初春秋戰國的時候,是公卿大將蓄養游士,如今卻是文人蓄養武人作為打手……是這個世道變了,所以武人漸漸無用,還是這世道本來就錯了? 雖說杜白樓這情緒掩藏得很好,越千秋也...

找殺手當供奉?那位還挺有名聲的程家家主真的是太有創意了!難不成他還想兼職當殺手集團的老大嗎?

驟然聽到這麼一樁奇聞,越千秋簡直是難以置信,暗自瘋狂腹誹了起來。他瞥了一眼小胖子,就只見人同樣是瞪大了眼睛,繼而就氣得冷笑了一聲。如果不是東陽長公主往日的威勢實在是太重,他覺得小胖子絕對會立時三刻跳起來大罵那厚顏無恥的某人一頓。

而小胖子雖說忍住了,東陽長公主卻在最初的驚愕過後,立時怒斥道:「豈有此理!你那父親也算是小有聲名的人,下頭還開著書院,教導學生,說是桃李滿天下也不為過,他竟然在暗中蓄養亡命匪類,這是想要幹什麼?造反嗎?」

儘管東陽長公主罵的是亡命匪類,但杜白樓自己就曾經有被江陵余氏養為供奉的經歷,哪怕他自忖從來堂堂正正,余家也只是養著他鎮宅,可此時被東陽長公主這一罵,他還是生出了一種說不出的羞慚,但更多的是內心深處的惱意。

想當初春秋戰國的時候,是公卿大將蓄養游士,如今卻是文人蓄養武人作為打手……是這個世道變了,所以武人漸漸無用,還是這世道本來就錯了?

雖說杜白樓這情緒掩藏得很好,越千秋也沒體察出來,但他生怕越影聽了不高興——他可是知道一丁點越影的過去,深知這匪類兩個字越影沾不上,亡命兩個字,從前的影叔竟是差不離,這些年手上估計也沒少過人命。

哪怕爺爺不至於派其暗殺政敵,可政敵的狗腿子有沒有幹掉幾個,那就真的不好說了。

所以,他立時打岔道:「長公主你不用罵了,我之前在門口嚷嚷了那番話之後,有人會給程小姐那個爹去報信,但更有人會去給曾經站在他背後的人報信,接下來十有八九就是狗咬狗,咱們只要看熱鬧就行了。」

東陽長公主這才姑且止住了聲音,可端詳了一番那個仍舊面色沉靜的少女,想到剛剛杜白樓大略提到的情況,她就突然問道:「你娘當初怎麼就會跟這麼一個賤貨?」

縱使程家那位再渣,但當眾罵人是賤貨,這也就是東陽長公主了。

程芊芊聽在耳中,哪怕知道母親無形之中也被罵了進去,卻沒辦法反駁。她每每想想自己這些年來的痛苦掙扎,何嘗不恨那個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女人?

然而,她又不得不感激母親竭盡全力讓才四歲的她記下一首詩,逼她記下了不要信父親那句話。而她一直牢牢記著這句話,竭盡全力通過自己的眼睛了解觀察身邊的一切,等長大一些,悄悄通過那首詩找到了那封血書之後,接到母親臨死前的信的青城長輩又找到了她。

如果那時候她不是看到那位道姑,眼淚奪眶而出,而是大叫大嚷把人趕走,那麼,她也許會當個一輩子唯「父母」之命是從的木偶。

因此,她只沉默了片刻,就低聲說道:「一遇程郎誤終身,母親應該也是後悔的,只可惜她執迷不悟太久,醒悟又來得太晚,這才以至於含恨而終,將我孤零零留在那虎狼窩。但如若不是她編的那幼鳳異兆傳了出去,那男人怦然心動,母親死後我又將那個女人當成母親一般敬愛,竭盡全力學了他們想讓我學的,一舉一動全都讓他們滿意,那也絕對活不到今天。」

雖說程芊芊並不曾細細訴說這十幾年來艱辛,可東陽長公主聽在耳中,卻幾乎能想見這些年來一步一步掙扎過來的艱難。然而,她從來不是輕信的人,微微沉吟一會兒,就開口問道:「你父親就從來沒打算科舉做官?而且,也居然沒有別的女兒?」

「他生來自負才名,早年也有鼎甲之志,後來聽說幾個久負盛名的才子科舉折戟,三四次不中,他就決定先不考,遊學講課積蓄名氣,日後一舉成功。可後來因為越老大人一路扶搖直上,他又不願意屈居於昔日小吏之下,所以母親傳出幼鳳命格之後,他才決定另闢蹊徑。」

說到自己血緣上的父親,程芊芊卻彷彿在說一個毫不相干的陌生人,聲音清冷,娓娓道來。小胖子在一旁看著那表情,不由自主想到了自己思念生母的情景。

「國戚的名頭自然不好聽,但他的兒子並沒有特別成器的,而頂著個國戚的名頭,若是仍然不出仕,而是在講學積蓄了名氣之後,用來開書院,卻能讓他原本只在東南一帶的那點名氣為之暴漲,日後十有八九就能譽滿天下,成為白衣卿相。至於長公主問他有沒有別的女兒……」

程芊芊嘴角露出了一絲苦澀,隨即坦然說道:「兒不嫌母醜,更應該為尊者諱,但先母當年確實也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家母邂逅他在先,後來發現被他利用,手上還沾了無辜者的鮮血,雖被他花言巧語暫時安撫,可知道他竟然瞞著她又娶了正妻,隨後又有了兩個兒子,她一氣之下便給他下了葯。此後多年,他就再也沒有生育,自然不會有別的女兒。」

聽到這裡,就連小胖子都忍不住打了個寒噤,心想程芊芊的母親這種女人還真是不能隨隨便便娶回來,否則天知道什麼時候被下藥?可是,瞅了一眼面色沉靜,難掩悲傷的程芊芊,他卻又生出了一絲說不出的嘆息。

如果不是環境所逼,她應該也不至於那般算計父親……就和他當初與越千秋聯手,直接把馮家給坑到了溝里一個樣!那時候只要馮貴妃和馮家人真心把他當成兒子,沒有那麼跡就沖著多年的撫育之恩,他真的願意把馮貴妃當成母親,把馮家當成娘舅家!

而杜白樓此時已經覺得自己明白了。她不遮掩自己的手段,不遮掩父親的手段,更不遮掩母親的手段,直接把那個烏漆抹黑的家庭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如此一來,不論東陽長公主也好,別人也好,大約都不會懷疑她有什麼別的企圖了。

越千秋則是嘶的倒吸一口涼氣,眼睛忍不住端詳小胖子。皇宮裡從皇帝到小胖子到李崇明,再到小胖子那根本就不知道是誰的生母以及身世,那就已經亂成一鍋粥了,小胖子可千萬不要再想不開,和這位遭遇同樣讓人絕倒的姑娘有什麼牽扯,否則那簡直亂套了!

東陽長公主對這個回答卻彷彿並不太意外,反而瞭然地點了點頭:「你能說實話就好,如此,我就以收容揚州程氏被追殺的千金為由,把你留在府里。阿詡不在,我這內院沒有半個男人,也不至於壞了你的清譽。等到事情了結之後,你想去哪兒就去哪兒。」

小胖子終於忍不住插嘴道:「姑母,她之前已經說了,要去學武藝,我覺得白蓮宗周宗主……」

他這話還沒說完,就被東陽長公主一個眼神給嚇住了。那眼神並不怎麼凌厲和威嚴,但就是讓他嚇得再次打了個哆嗦,竟大氣不敢吭一聲,心裡非常委屈。

我又沒有別的意思,不就是覺得白蓮宗人口簡單,比家大業大的青城更適合她嗎?之前甄容滯留北燕不歸,一方面有這樣那樣的原因,可聽越千秋的口氣,那位據說天賦卓絕,武藝超群的少年劍客,在青城何嘗不是因為鶴立雞群而沒什麼朋友?

那還是男人呢,女人豈不是更加立足困難?

看到東陽長公主給了自己一個眼色,越千秋就立時二話不說地上前說道:「反正人交給長公主,我們就放心了,我這就帶英王殿下回晉王府,畢竟今兒個是溜出來的,晉王殿下那兒還擔了老大的干係,剛剛我在門前那一嚷嚷,事情傳開,指不定有人挑英王的刺。」

哪怕平時英小胖來英小胖去,但這會兒越千秋的稱呼卻很正經。見東陽長公主欣然點頭,他就沖著越影和杜白樓打了招呼,卻是沒有再去對程芊芊多說什麼廢話,立刻二話不說上前拽起很不樂意走的小胖子,扭頭就走。

當他把比秤砣還沉的小胖子拖到門外,他鬆開手之後,見人臉色發黑,他就低聲說道:「我說,你別擺出這死人臉行不行?你當人家姑娘當面對長公主說自家短處是為什麼?人家費盡心思要和你掰扯清楚,你就學一點人家姑娘的懂事好不好?」

聽到第一句話,小胖子原本已經暴跳如雷,可等到越千秋把話說完,他那張臉雖說拉得更長了,卻沒有發火。等到他跟在越千秋後頭出了東陽長公主府上馬,眼見得幾個衛士跟了出來,心情不好的他剛想說用不著你們,卻只見為首那個恭恭敬敬對他行了個禮。

「英王殿下,長公主吩咐,讓我們護送您回晉王府。」

情知出了這次的事情之後,東陽長公主恨不得把自己送回皇宮,還肯送他去晉王府那已經算是很容情了,小胖子只能閉上了嘴,再次一言不發上了馬,卻是也不叫越千秋,徑直一揚馬鞭疾馳了出去。

越千秋還不知道他是什麼脾氣,也不去對那些衛士解釋,連忙招呼了他們跟上。

直到抵達晉王府門口,瞧見小胖子撇下眾人徑直入內,他這才勒馬轉身笑道:「金陵乃是天子治下,竟然出門碰到這種事,英王殿下心情不太好,並不是沖著別人。大家都是熟人,我也不說什麼感謝的話,直接請大家喝酒1

來往長公主府次數最多,越千秋請上下人等喝酒的次數也著實不少,因此為首的衛士接過越千秋遞過來的幾個銀角子,和其他人一塊謝了賞后便告辭走人。至於小胖子那冷淡的態度,沒有一個人放在心上。

英王嘛……脾氣好那也就不叫英王了!

小胖子根本沒去想自己在別人心目中是個什麼樣的形象,氣沖沖的他一路直闖,也沒人敢攔他,於是他一直到征北堂前這才放慢了腳步。等到了門邊,他下意識地停了一停,可當雙手去推門時,卻聽到裡頭傳來了蕭敬先的聲音。

「喲,這是相看完你那未婚妻候選,終於捨得回來了?」

本來就滿腹委屈的小胖子用力推開了門,提腳快步衝進了門去。而後一步進院子的越千秋髮現路上閑雜人等全都避開了,想想蕭敬先這傢伙的消息靈通,肯定早就知道了那檔子事,否則也不會連個守門的都沒有。他故意放慢腳步,可緊跟著飛入耳中的一句話就讓他愣住了。

「舅舅,今天玄武澤那邊發生的事太氣人了1

蕭敬先已經察覺到越千秋跟著進了院子,發現小胖子情急之下竟是叫錯了稱呼,而且越千秋肯定聽到了,饒是他這輩子什麼大風大浪都經過,仍然不由得按了按眉心。

這下可好,越千秋會認為是他蠱惑了小胖子,還是認為小胖子聽到了什麼流言,於是錯斷了身世?

然而,蕭敬先感到異常疑惑的是,越千秋並沒有立時三刻進來,更沒有氣勢洶洶責問他什麼,反倒是小胖子還一臉憤憤,顯然太相信自己對於王府的管束力,又或者沒想到越千秋還在外頭聽到剛剛那稱呼的後果。可轉瞬間,他就想到了另一個可能。

以這小胖子和越千秋看似對頭,實則還不錯的關係,難不成小胖子已經對越千秋說過了?

他把心下的思量姑且按下,立時和顏悅色地說:「我也就是聽說千秋在長公主府大門口鬧了一場,具體怎麼回事,你說我聽?」

小胖子恨不得有一個聽自己倒苦水的人,立時滔滔不絕地開始說今天這一系列事情的經過。因為太過投入,一向最會察言觀色的他沒有發現,蕭敬先在聽說杜白樓出現,和洪湖雙丑打了一場,關鍵時刻越影又出現這一系列經過時,眉頭皺得非常厲害。

可房門外背靠著柱子,堂而皇之「偷聽」的越千秋,雖說看不見蕭敬先的臉色,但他卻會琢磨。等到小胖子那講述終於告一段落,他正想開口說話,卻只聽蕭敬先突然開口問說:「大郎,依你看,你今天是真的恰好撞見英雄救美,還是人家早就預備好讓你英雄救美的?」

只是這一問,越千秋就一下子站直了身子。這是他心裡最大的疑問,本以為蕭敬先一定不會捅破,沒想到人竟是大大方方在小胖子面前問出來了!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