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萬界主宰

重生之萬界主宰 第七百七十七章 萬島湖(3)

作者:南宮吟

本章內容簡介:,但終究也只有仙境六重中階而已,根本造不成對劍靈的任何傷害。 只是這時,范雪離卻是淡淡地說:「知道你是劍靈,接下來就很簡單。劍靈不像人類擁有心魔,所以突破之力極快,也不需要像萬年鐘乳石這樣的靈...

這些冰龍鎖鏈,有著強大的龍息,讓周圍一切都瑟瑟發抖。

只瞬間,羿一鎧看著這老者,失神地說:「父親1猛地身體踉蹌,直接跌在地上。

其他幾位羿將軍更是死寂一片,心神震蕩,難看到極限,喃喃著說:「這不可能是真的……」

羿家家主可是擁有仙境八重的修為,居然真的被對方封禁在這裡!

那冰龍鎖鏈上的氣息,無限的強大,而且這憑空出現著的虛空監獄,更是被開闢出來的特殊世界,若沒有特殊的方式,根本不可能把家主救出來!

對方究竟是怎麼把家主囚禁的?

這一刻,羿一鎧踉蹌著向前走著,向前撲著,可是那監獄彷彿如同他根本觸不到的地方,而他的聲音也根本傳不出去,他就那樣幾次衝擊著,卻都被堅韌的萬年鐘乳石所擋,直接變得衣衫凌亂,雙眼赤紅,卻束手無策。

而後,他披頭散髮著,眼神幾乎要炸開,猛地對范雪離磕頭跪下:「還望水神子無論如何,都要救出我爹1

那幾位羿家將軍此刻也是動用全部的神通之力,可是卻根本無法擊中那虛空,更不要說從虛空里把那羿家家主救出,此刻他們也是齊齊看向范雪離,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范雪離身上。

此刻,那劍萬里背負著手,淡淡地站了起來,冷冷地說:「看到這樣的結局,你可還敢與我一戰?」

此刻,他無風自動,頭頂的那一把劍,穿刺萬里,彷彿可以破開無數的時空,瞬間擊破范雪離的心靈。

但這把劍卻傲然之極,根本不屑出手,因為它知道,眼前這水俊浩,根本不可能是它的對手。

仙境七重中階,碾壓六重巔峰如同碾壓土狗一般。

「原來如此,所謂的劍萬里,被譽為中仙門最強的劍尊,原來卻是一把劍礙…」范雪離忽然出聲了,然後說:「你頭頂上空的那把劍,正是你的靈魂所在,而你的軀殼,只是虛無的。若是別人在意你,而忽視了你頭頂上空的這劍,便是真正地死無葬身之地了。」

說到這裡,范雪離嘆息一聲:「原來你是劍靈,怪不得能修鍊到這般地步……」

只這話一出,眾人皆是失神,驚疑不定,更尤其是眼前的劍萬里,其頭頂上空的那劍光芒萬丈,躍躍欲試,寒意大滲。

「你……」

此刻,這劍萬里依舊是那萬年不變的冰雪之容,只是其手掌凝住,指甲滲透進掌心裡,冷冷地盯著范雪離,彷彿在質問范雪離是如何看出來的。

這一刻,范雪離淡淡地說:「這萬年鐘乳石何等珍貴,哪怕就是仙境七重的人,也急切需要,可是你卻沒有一點**,這就讓我心生懷疑。」

說到這裡,范雪離頓了頓,繼續說:「從始至終,你不僅沒有面容上的變化,甚至連心理情緒變動都沒有,而如果誠心於劍,你的眼神甚至是炙熱,而不會是這樣的冰冷。所以很簡單,你的身軀只是一具傀儡而已,而之前那些侍女,也是一些劍的劍靈。」

以范雪離的眼力與推斷,竟是把眼前的局面說得**不離十。

「好眼力!不過那又怎麼樣?哪怕你能看出我只是劍靈,但你想要勝我,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1劍萬里猛地動了,那頭頂虛空之劍,瞬間發出了強大的鳴叫之聲,彷彿喚醒了某一種神砥一般。

恐怖的浩蕩天地之威,震蕩而下。

使得整個萬島湖開始震蕩,甚至無數的湖中凶獸咆哮,無數的野怪精靈發出恐怖的長鳴,如同地獄降臨一般。

然後,那神劍神輝閃耀著,猛地向范雪離衝去。

空氣被完全撕裂,而下一瞬間,空間被破開,這劍瞬間出現在范雪離的脖頸前一丈的地方。

一時間,眾人心驚肉跳,滿是擔心。

他們分明看出,對方已經施展出了七重中階的實力,而且還從中帶著領域之力。

這種領域之力,乃是封禁,當出手瞬間,周圍百丈,都會被這種封禁力量所震懾,無法動彈。

七重中階的實力,再加上封禁的領域,幾乎是所向無敵。

一時間,羿一鎧嘴角滿是苦澀,滿是絕望。

他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是一把劍,還強大到這般地步。

一把劍靈,根本沒有感情的劍靈,殺人如同切菜,如何能敵?

便在眾人都以為范雪離馬上會隕落的時候,他們赫然發現,那神劍之光,就要刺到范雪離身上的時候,卻是忽然發現,范雪離的身體一分為五,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分成五道身影,避開對方的這一擊,佔據五星方位而立。

五個人影,每一道身影體的力量,並非是虛無的。

「分身幻形之法?這是你的四個分身?」這一刻,劍萬里語氣不變,但語氣里彷彿帶著無邊的嘲諷。

修為不強的時候,凝聚分身,就等於更分散了自己的實力,一旦分身被殺,自身也會受到強大的力量反噬。

正如此刻,四具分身上面的力量固然強大,但終究也只有仙境六重中階而已,根本造不成對劍靈的任何傷害。

只是這時,范雪離卻是淡淡地說:「知道你是劍靈,接下來就很簡單。劍靈不像人類擁有心魔,所以突破之力極快,也不需要像萬年鐘乳石這樣的靈物,只需要死氣,只需要殺氣,只需要囚禁之氣。所以我給你製作了一個無限循環之陣,還望笑納。」

說完后,范雪離手指一動,四具分身一起凝動,竟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瞬間凝成眾多陣法,連續疊加陣法,出現在周圍,把劍靈徹底籠罩。

這四具分身實力相對於劍靈來說,並不夠看,可是這些分身卻擁有無匹的靈性,每一尊的身法都奇特無比,輕易地避開劍靈發出來的無數攻擊,從容地把各種陣法瞬間布好。

無限循環之陣,乃是一種十天九地之陣,布陣的難度極為苛刻,甚至需要數個半步陣法宗師才能凝練。

但一旦布置出來,則可以生生不息,形成無限循環!

而這無限循環之陣,赫然正是范雪離從那千花萬龍果上的樹葉上的輪廓所得,施展了出來。

更關鍵的是,這無限循環之陣,乃是太昊國以前幾位戰場將軍的獨特手段。

這更可以說明,這羿府,幾乎與以前的羿將軍有著緊密的關係。

一時間,那劍靈瘋狂呼嘯衝擊著,可是卻發現,無論如何,它根本無法沖開這個循環之陣。

就彷彿陷入了一片虛空之中,無論從任何方向衝擊,哪怕衝擊再遠,最終都會回到原位之上。

這一刻,它的攻擊越來越急,呼嘯震蕩,撞擊越來越快,動用了各種破開時空之術,甚至這種力量,可以把整個萬湖島給滅亡。

然而哪怕這樣,它的攻擊,終究還是擊空!

「這不可能1此刻,虛空之中,傳來劍靈冰冷而憤怒著的聲音。

連這向來沒有感情的劍靈,彷彿也被徹底激怒了一般!

而後,這劍靈猛地光芒內斂,催動了神通,沉聲說:「既然這樣,那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最強手段,也是主人傳下來的御天神通吧1

只一下,天地之間,彷彿如同九天神靈一般,一道聖劍閃爍著,其劍身上有著無數的金色符文,布滿周圍,而劍身上更是有龍獅虎象,永恆不朽,猛地衝擊而出!

一時間,在陣外的眾人不由心神一陣震懾,瞳孔猛地收縮。

這種攻擊之力,遠遠超出他們的想象!

彷彿有一尊神靈般的存在,有著數千丈高,劍光閃爍,讓整個萬湖島地動山遙

這種力量,甚至比起神羿之府府主的最強一擊,也絲毫不弱。

一力破千斤,據說力量達到極限時,哪怕再強的迷幻之陣,也無法奈何。

譬如軍隊里封禁別人的八卦陣,比如天地之間,用金玉石構成的迷幻八陣圖,當遇到不可思議的強大力量,那些披著金龍護甲的士兵被瞬間切成碎片,那些金玉石牆直接被劈碎,談什麼幻陣,談什麼陣圖?

范雪離終其之力,不過只是仙境六重巔峰的實力,如何能與對方這全力一擊比擬?

然而這一刻,面對這樣的攻擊,范雪離手上一動,四片落葉呼嘯而出!

正是那千花萬龍樹上所得到的靈葉!

四片靈葉,代表著千花萬龍樹的靈性,以陣法之勢,甚至瞬間改變了季節一般,飄飄揚揚地落下,瞬間凝聚成了一把劍鞘,擋在那至強的一擊面前。

感知到對方是劍靈的時候,范雪離就知道想要封禁住對方,最合適的手段,那就是讓對方無法施展。

劍鞘就是最好的手段。

而這四片落葉乃是從千花萬龍樹上採摘,甚至是上面最精華的部分,如今四片合圍,凝聚成最強的劍鞘,直接形成一個天大的空間缺口,猛地把對方那恐怖的力量吞噬,包圍進入。

只瞬間,這四片落葉的出現,竟生生地吞噬著眼前的靈劍,將其封印其中。

於是,那劍萬里連同其頭頂上空的那劍,竟是彷彿被捆成肉粽一般地,被四片落葉凝聚成的劍鞘所套,無論如何掙扎,竟是無法動彈。

這一刻,周圍眾人徹底失神了,滿是不可思議。

那可是仙境七重中階的劍靈,足以秒殺無數個仙境六重巔峰,哪怕其沒有足夠的靈性,無法做出應變的手段,但也不至於被如此輕易地制住吧?

范雪離的實力,究竟到了何等恐怖的地步?

這一刻,他們不由暗暗僥倖,幸好請范雪離過來,否則以他們的力量,哪怕再多十倍的人,也必然會成為劍靈的劍下亡魂。

一時間,他們的眼神里,看向范雪離,再一次滿是驚艷。

范雪離身上,出現了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然而這一刻,范雪離卻沒有如同眾人一般如釋重負,因為若對方不是劍靈,而是人類,他根本不可能抵禦住對方的這一擊,唯獨只有施展出三昧真火,這才能夠自保。

而對方身後,還有著一位主人的存在,那又是何等的存在!

這瞬間,就在范雪離要去掌控這劍靈,問出其背後主人的身份之時,卻忽然見到天*鳴大閃。

而後,天地元氣交匯,從劍靈身上滲透出無數靈光,彷彿是其心頭血爆發,而後破開那強大的劍鞘,劍身直衝雲霄而去。

那巨大的無限循環之陣,以及那千花萬龍樹的樹葉,瞬間被撕裂!

而天地之間,則傳來劍靈那冰冷的聲音:「水俊浩,你不要得意,今日之敗,再過七日之後的聖始世界,我必有所回報1

而後,劍身一閃,連通劍萬里整個人,徹底消失在范雪離的跟前。

「心頭血爆發嗎?如此一來,這劍靈本身也受了極大的傷害,到時候聖始世界很難恢復到全盛的地步。」范雪離倒是微微點了點頭,並不以為忤。

經此一戰,對於四尊分身的施展手段,他有了更直觀的了解,在分光掠影,以一化五的時候,可以輕易地瞞天過海,避開對方的一擊。

當然,四尊分身目前的實力只是仙境六重中階,還是比較弱小的,但范雪離相信隨著他實力的提升,未來這四尊分身必然能發揮出更強的作用。

今日他可以擊敗劍靈,更是知彼知己,日後在聖始世界里,必然能繼續擊敗對方。

所以這一刻,范雪離淡淡一笑,手指一揮,猛地向著那萬年鐘乳石後面的禁錮監獄劈去。

少了那劍靈的牽制,眼前的禁錮監獄很快被范雪離發現了空間陣法的入口,花費一盞茶時間,當下便自打開。

這禁錮監獄,等於獨立一方的空間所在,但若沒有主人的引導與駕馭,想要破開,並不難。

「轟1

只隨著一個震蕩般的聲音,那禁錮監獄一下子化成了無數的碎片。

而眾人一下子出現在之前那羿家家主所在的位置。

此刻,那羿家家主依舊被金龍鎖鏈給封印,無法離開,但他的神智卻是極為清醒,在注意到羿一鎧等人的到來,不由臉上露出豪邁的笑容:「你們終於來了。可有酒否?」

無酒不歡。

羿一鎧自然知道父親的性格,毫不遲疑地從懷裡取出備有的一瓶靈雪酒,遞給了過去。

「好酒1這羿家家主一飲而盡,說不出的暢快。

而此刻,羿一鎧與其他幾位將軍,已經是動用全身的力量,卻始終無法破開這金龍鎖鏈,甚至連給金龍鎖鏈製造任何一絲縫隙都做不到。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