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武將召喚系統

中華武將召喚系統 第五百六十八章 混入平涼城

作者:酸乳酪

本章內容簡介:貨物進行檢查,就放劉基等人進入了平涼城。 劉基帶著人隨即大搖大擺的就進入平涼城之後,通過城內的晉國商人,很快就租下了一個大院子。 等所有的人安頓好了以後,樊噲不禁又向劉基問道:「主公,...

聽到青彝族東部大王烏蒙卓烈,詢問怎麼才能不離開赫沽城的辦法,謀士公墨慶格捋了捋下巴的鬍鬚說道:「大王,西部大王烏蒙爾古目前還在西部省,想要趕到赫沽城,最快也得需要一個月的時間,如果大王不想退出青彝族土司之位的爭奪,只有在西部大王烏蒙爾古抵達赫沽城之前,儘可能擊敗城外的白苗族軍隊。」

烏蒙卓烈苦笑的搖了搖頭說道:「如今白苗族在赫沽城以東至少聚集了超過兩百萬的軍隊,甚至可能超過兩百五十萬,而本王手裡的軍隊數量滿打滿算也只有一百一十萬,想要擊敗超過兩百萬的白苗族軍隊,又談何容易?」

公墨慶格眼中凶光一閃,「大王,您別忘了赫沽城內外的百姓也聚集了差不多百萬之眾,只要大王的心夠狠,擊敗超過兩百萬的白苗族軍隊也不是沒有機會1

「公墨先生的意思是?」

「我們青彝族一直是全民皆兵,百姓也一樣能上陣殺敵,而且在東部省內除了赫沽城,其他地方也有不少我們青彝族的百姓,大王完全可以把這些百姓源源不斷的徵召到赫沽城,這樣一來,大王手中的兵力就不比城外的白苗族軍隊少了,加上土司大人準備向赫沽城再增援的一百萬軍隊,不可能等著西部大王烏蒙爾古一起趕到赫沽城,這一百萬的援軍一定會分批趕來,這些援軍在西部大王烏蒙爾古沒有抵達赫沽城,照樣歸大王暫時統率。」

「莫非公墨先生是讓本王不計傷亡的與白苗族軍隊決一死戰?」

「正是如此,如果大王不想退出青彝族土司之位的爭奪,只能賭一賭了。」

烏蒙卓烈咬了咬牙說道:「與其灰溜溜離開,不如轟轟烈烈賭上一把,本王就按公墨先生的意思辦1

從蠻歷1524年十月二十七日開始,青彝族東部省赫沽城附近的青彝族軍隊以及百姓,絲毫沒有畏懼兵力超過兩百五十萬的白苗族軍隊,選擇向白苗族軍隊發起主動攻擊,而且根本不顧及自身的傷亡,僅僅十月二十七日這一天,青彝族的軍隊以及百姓傷亡就超過了二十五萬,而白苗族及其附屬各族的軍隊也損失了十五萬。

蠻歷是十萬大山之中各個東蠻民族所使用的紀年,蠻歷的月份和天數,與大晉歷是一樣的,蠻歷1524年十月二十七日也就是大晉430年十月二十七日。

十月二十八日這一天,雙方在赫沽城外繼續著血戰,最後青彝族這邊的傷亡達到了二十三萬,白苗族及其附屬各族的軍隊也在青彝族瘋狂的進攻下,損失了十三萬人左右。

十月二十九日,青彝族這邊又損失了差不多十六萬,白苗族也損失了八、九萬的軍隊。

十月三十日,青彝族和白苗族在赫沽城的血戰依然在繼續……

就在赫沽城的血戰正在進行之時,一支風塵僕僕的晉國商隊,在十一月二日的中午,來到了青彝族平涼城的城外,而這支晉國商隊,正是劉基等人裝扮的。

「終於趕到了平涼城,這一路可真是不好走1劉基看著遠處的平涼城城牆,不禁感慨萬分的說道。

雖然黑水台從經常進入十萬大山的晉國商人那裡,得來了一份通往平涼城的路線圖,可是等劉基帶人進入十萬大山之後,卻發現這份路線圖畫的不夠精確,結果致使劉基他們走了不少冤枉路,在十萬大山之中走了一個月的時間,才終於趕到了平涼城,要知道劉基他們可是有馬匹能代步的。

十萬大山之中雖然是一座又一座的大山,不過很多山與山之間坡度平緩的地方,還是可以騎馬通過的,十萬大山之中也有一些面積不小的平原,可以供東蠻各族耕種,當然東蠻各族糧食的主要來源,還是依靠在山坡上開墾的梯田。

張紹華悶聲說道:「終於到了平涼城,俺這些天可是憋壞了,這回俺終於可以大開殺戒了1

因為劉基等人裝扮的是晉國商隊,進入了十萬大山之後,遭遇了多次東蠻各族人的勒索,為了順利抵達平涼城,對於這些勒索,劉基都是花一些銀子擺平的,雖然東蠻各族為了長遠的考慮,不會對晉國的商隊進行劫掠,但是這一路劉基他們也受了不少氣。

在經過一些青彝族的山城之時,劉基他們遇到了不少起青彝族人虐待晉國百姓的事情,不過為了不招惹麻煩,劉基等人也都把這口氣忍了下來。

樊噲看了看四周,猶豫了一下對劉基問道:「主公,潛入十萬大山之中那批精銳士兵,不知道我們得怎麼聯繫?」

劉基微微一笑,「我們先混進平涼城再說,那批精銳士兵應該已經在平涼城內了。」

聽到劉基如此說,樊噲與張寶峰互相看了一下,不禁都露出了苦笑。

劉基這回進入十萬大山只帶了六員將領,分別是張紹華、劉猛、張寶峰、樊噲、陳浩和陳忠,其中張紹華、陳浩和陳忠都沒心沒肺的,對他們三人來說,劉基說啥就是啥,根本不會考慮其他。

作為劉基義弟的劉猛,雖然智商沒有一點兒問題,不過對劉基可謂是盲目的信任,劉基說到了平涼城會有數以萬計的精銳士兵與他們一百多人匯合,劉猛也就不再考慮這方面的事情了。

六員將領裡面,只有樊噲與張寶峰一直擔心,劉基所說的那批精銳士兵,能否順利抵達平涼城,畢竟劉基說那批精銳士兵的人數,是以萬來計算的,一旦那批精銳士兵在趕往平涼城的途中被青彝族發現了什麼端倪,必定會聚集重兵對其進行圍剿,那麼只靠著他們這一百多人,想要攻入青彝族的土司府,生擒青彝族的土司烏蒙阿果,將會非常難以辦到的。

劉基看到了樊噲、張寶峰兩人臉上露出的苦笑,隨即笑著安慰道:「你們不用擔心,等進入平涼城之後,你們就會看到那些精銳士兵的1

在這一個月的途中,劉基還收穫了一份意外的驚喜,就是獲得了張寶峰這員絕世猛將的真心效忠,完成了一次收服絕世猛將的隱藏任務,得到了系統十組唐朝陌刀兵的獎勵,使得系統當中儲備的唐朝陌刀兵增加為了一百二十八組,總計七萬六千八百名唐朝陌刀兵。

很快劉基一行人牽著數百匹馬,來到了平涼城的西城門外,很多戰馬的身上,都馱著兩個鼓鼓囊囊的大麻袋。

「你們是晉國的商隊?帶的是什麼貨物?」城門口一名青彝族的軍官,帶著幾名士兵,攔住了劉基等人。

劉基一臉笑意的對這名青彝族軍官說道:「這位將軍,我們確實是晉國的商隊,這次運來平涼城販賣的是精鹽。」

十萬大山之中雖然有不少天然的鹽井,但是東蠻各族人口眾多,加上製鹽技術落後,鹽在十萬大山之中一直是非常緊俏的東西,晉國很多商隊都是靠著向東蠻各族販鹽賺取了巨額利益。

這些精鹽是劉基等人進入十萬大山之前,襄州那座邊城的守軍為劉基他們準備的。

這名青彝族的軍官看了看眼前這支晉國商隊,皺眉對劉基問道:「你們商隊的人,為什麼幾乎都戴著面具?而且精鹽在各部落都好賣,你們為什麼千里迢迢運來平涼城?你們不知道青彝族已經與白苗族開戰了嗎?」

進入了十萬大山之後,劉基麾下那些傀儡保鏢依然帶著鐵面具,並沒有摘下來。

「這位將軍,我手底下這些人,幾乎都是我贖買回來的奴隸,哪裡的人都有,還有不少西域人,戴上面具能省去不少麻煩,之所以來把精鹽運到平涼城來賣,是為了順便把我的幾名親戚給贖回去,聽說我那幾名親戚被賣到了平涼城。」劉基一邊說著,一邊把十兩銀子,悄悄塞給了這名青彝族的軍官,而這番說辭,是劉基早就說的滾瓜爛熟,之前進入一些青彝族的城池,劉基也是用這番說辭,糊弄守城門的青彝族官兵。

青彝族軍隊的紀律可以說非常之差,所以劉基這一路,在經過青彝族城池之時,只要用銀子就基本上是無往而不利。

「哦,原來你來平涼城是為了贖回你的親戚啊!最近這段時間有不少晉國商隊來平涼城,都是為了贖人的,那你們進去吧1青彝族這名軍官收了十兩銀子之後,立即變的滿臉笑容,甚至都沒有讓手底下的士兵,對貨物進行檢查,就放劉基等人進入了平涼城。

劉基帶著人隨即大搖大擺的就進入平涼城之後,通過城內的晉國商人,很快就租下了一個大院子。

等所有的人安頓好了以後,樊噲不禁又向劉基問道:「主公,需不需要我們去聯繫那些混入平涼城的精銳士兵?」

劉基拍了拍樊噲的肩膀,「放心吧!今天晚上你就會明白的,這一天大家都累的夠嗆,先休息休息,晚上有大家忙的1

此時就在青彝族平涼城內土司府的一間書房,青彝族土司烏蒙阿果一臉怒氣的對謀士南榮羽隆說道:「烏蒙卓烈這是要幹什麼!五天時間就損失了赫沽城上百萬的軍隊和族人,這麼打下去,用不了幾天,赫沽城的人就得被烏蒙卓烈拼光了!不行,必須阻止烏蒙卓烈這麼蠻幹下去1

謀士南榮羽隆沉吟了一下說道:「土司大人,烏蒙卓烈大王很明顯是想將功補過,因為之前烏蒙卓烈大王在指揮上的失誤,使得彰祁城這座軍事要塞短短兩天時間就淪陷了,要是烏蒙卓烈大王就這樣返回平涼城,以後就算土司大人讓烏蒙卓烈大王繼續擔任第一繼承人,青彝族各部落的首領們以及軍中的將領們,也必然會提出反對的意見,烏蒙卓烈大王如果不想放棄下一任的土司之位,只能拼一把了1

土司烏蒙阿果依然惱怒的說道:「那烏蒙卓烈也不能拿著我們青彝族上百萬的人命去蠻幹,五天啊!才僅僅五天時間,我們青彝族在赫沽城就損失了超過百萬條人命1

謀士南榮羽隆這時突然露出了一絲笑容說道:「土司大人,以前屬下一直以為烏蒙卓烈大王能力平平,並不是下一任土司最理想的繼承人,不過這一次屬下卻對烏蒙卓烈大王有些刮目相看了。」

土司烏蒙阿果眉頭微微一皺問道:「南榮先生此話怎講?」

謀士南榮羽隆說道:「土司大人,雖然我們青彝族在赫沽城五天時間就損失了上百萬人,但是根據可靠消息,白苗族及其附屬各族的軍隊,損失也達到了六十萬以上,而且面對我們青彝族這種不惜一切代價的進攻,白苗族及其附屬各族的軍隊,已經退到了距離赫沽城六十裡外,這說明白苗族軍隊害怕了,如此一來,東部省的局勢也等於穩定了下來。」

頓了一下謀士南榮羽隆接著說道:「看來烏蒙卓烈大王到了關鍵時刻,還是能撐住場面的,土司大人也不必擔心白苗族及其附屬各族的軍隊,會攻入我們青彝族的中部省了。」

謀士南榮羽隆的這番話,倒是讓土司烏蒙阿果的臉色好了很多,畢竟烏蒙卓烈是他的長子,烏蒙卓烈能有些作為,他作為父親,臉上也有光。

「可是這麼拼下去,我們青彝族的損失實在是太大了一些,到時候就算擊退了白苗族,我們青彝族這次也得元氣大傷。」土司烏蒙阿果皺眉說道。

「土司大人,這次兩族的大戰,我們青彝族可謂是倉促應戰,也只有拚命才能挽回劣勢啊1

「南榮先生,那還需要讓烏蒙爾古去赫沽城嗎?」

「土司大人,既然烏蒙卓烈大王已經在赫沽城擋住了白苗族及其附屬各族的軍隊,那就還是讓烏蒙爾古繼續留下西部省,防備晉國的破虜軍吧1

「那就讓烏蒙卓烈繼續留在赫沽城,盡量再從中部省多給烏蒙卓烈抽調一些援軍。」

聽了土司烏蒙阿果這句話,謀士南榮羽隆嘴角微微一翹,自己倒是沒有白拿烏蒙卓烈的三萬兩黃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