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錦繡 都市言情

明末錦繡 第六百零九章 花船

作者:有限無敵

本章內容簡介:了許多服務行業,有酒樓、茶館、小吃,青樓妓院也應運而生。來趕考的舉子本來就有讀書人騷柔氣息,考上的自然要感慨人生,沒考上的也需要溫柔的江南女子撫慰。所以秦淮河上「漿聲燈影連十里,歌女花船戲濁波」、「畫...

南京作為六朝古都,西周時楚國在此建城,三國時期東吳孫權在這裡稱帝改名為建業,從那時開始南京一直是中國南方的經濟文化中心。

元末朱元璋奪取集慶后,改為應天府,並在1368年建立明朝,以南京為京師,南京成為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迎來歷史上的第二次高峰。明初南京總人口約七十萬人,是當時中國規模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市,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明代中葉,南京城人口更是發展到一百二十萬,成為當時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城市。南京的重要地位一直延續到清末上海的興起,才退居於第二位,但也是華中最重要的城市之一。

明末的戰亂讓中國損失七成的人口,但是北方戰亂對南京也算迎來了再一次發展高峰,河南、山東、揚州等大量的富戶南下南京避禍,更是間接的促進了南京的經濟發展。

朱宏三在護衛的保衛下出了皇城,看著大街上如織的人流,不禁心中感慨,如果不看穿著,這人口密度和後世的北京、上海沒什麼兩樣。這是當然,現在南京城裡就有人口八十多萬,再加上城外居住的流民、漁戶、民、往來的客商,足有人口上百萬。南京城裡佔地才五十五平方公里,算起來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一萬五千多人,這個人口密度比後世的北京每平方公里兩萬三千人也差不了多少。

朱宏三回頭看了看跟著的那十個東廠護衛,一皺眉,跟得這麼緊還遊玩什麼!

「老李,讓他們離遠點,不要跟的這麼近1

「可是皇爺的安全。。。」李承恩十分猶豫,南京里魚龍混雜,如果有人對皇帝不利自己可是萬死不辭。

「在城裡怕什麼?還有,老李不要叫朕皇爺,叫朕。。。少爺就好1

李承恩聽朱宏三說的無恥,您都三十多了還自稱少爺?還要不要臉!但是李承恩也不敢說話,只好讓護衛退出三十米,遠遠的在後面跟著。

朱宏三看到護衛們離遠了,說道:「這樣才好,這樣才不引人注目,走!咱們去南城1

南京城裡分為南北兩縣,北面是上元縣,佔地面積雖大但是大部分都是中央各衙門,要不就是朝中各個大佬的府郟南城佔地面積大概是全城的三分之一,這裡集合了全城的精華,其中夫子廟邊上的秦淮河更是精華中的精華。

朱宏三當年也倒秦淮河遊玩過,但是當年在南京城裡就待了兩天,只能走馬觀花的看看,最重要的是秦淮青樓文化根本沒體驗到。

在明代,夫子廟作為國子監科舉考場,考生雲集,因此這裡集中了許多服務行業,有酒樓、茶館、小吃,青樓妓院也應運而生。來趕考的舉子本來就有讀書人騷柔氣息,考上的自然要感慨人生,沒考上的也需要溫柔的江南女子撫慰。所以秦淮河上「漿聲燈影連十里,歌女花船戲濁波」、「畫船蕭鼓,晝夜不絕」,第三產業十分發達。

朱宏三前世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自然是風月場所的常客。不過朱宏三隻是鄉鎮幹部,算得上最低一級的小官僚,去的地方也就是那種二百包夜的普通場所。現在看到秦淮河上的畫舫,這可是堪比天上人間的好去處,朱宏三自然春心蕩漾。

來到秦淮河邊上朱宏三看到河裡都是花船,有的船停在河邊,有的船在河上行駛,裡面傳出來絲竹樂器的聲音。

「老李,這是怎麼回事?」

李承恩雖然是個太監,但是也是個有文化的太監,當年在司禮監也是學過習的,如果出來考功名進士有些扯淡,但是舉人那是手拿把掐。

「少爺,那花船里都是當紅的歌姬,不在岸上青樓坐班,在河上等待有緣人1

朱宏三聽李承恩說的文雅,撇了撇嘴罵道:「這幫文人就是會玩,什麼花船有緣人,不就是玩個船震嗎1

這時一條花船靠岸,河岸邊上的青年人想要一親芳澤紛紛都擠了上去。

朱宏三站在邊上看了看那條花船,船艙放著紗簾,裡面那個美女婀娜多姿,朱宏三站在岸上看的心痒痒,推開幾個等在前面傢伙,來到船邊就想進去。

哪知道船上出來一個鴇母,叉腰說道:「哪裡來的傢伙,不知道規矩嗎?要見我們姑娘先賦詩一首1

朱宏三心中暗罵:你娘的,嫖*娼是金錢關係,怎麼還玩上文化了?難道明代人就開始玩娛樂圈的道道?biaozi不是biaozi非要自稱網紅?

依著朱宏三以前的性子,直接進去脫了褲子就上,但是現在朱宏三有了身份,再也不能幹以前那種齷蹉之事,何況河邊站滿了年輕士子,如果用強的話丟了身份。

朱宏三想破腦袋也沒有什麼應景的辭賦,後世清朝的詩歌不知道,只記得太祖詩詞,可是那種霸王氣十足的東西拿到這也不合適啊!

朱宏三想了半天問道:「這位媽媽,唱個小曲行不行?」

朱宏三此話一出周圍的年輕人轟然大笑,還有過來唱小曲的,真是給讀書人丟人。

那個鴇母瞪了一眼朱宏三:「好!看你唱的怎麼樣1

讓唱就好說,朱宏三咳嗽一聲,開始唱自己在後世學會的小曲。

「緊打鼓來慢打鑼,停鑼住鼓聽唱歌。諸般閑言也唱歌,聽我唱過十八*摸。伸手摸姐面邊絲,烏雲飛了半天邊。伸手摸姐腦前邊,天庭飽滿兮癮人。伸手摸姐冒毛灣,分散外面冒中寬。伸手摸姐小眼兒,黑黑眼睛白白視。伸手摸姐小鼻針,攸攸燒氣往外庵。伸手摸姐小嘴兒,嬰嬰眼睛笑微微。。。」

那個鴇母還以為朱宏三能唱出來什麼高明的小曲,仔細一聽這不是十八*摸嗎!明代就有這種淫*穢的小曲,不過歌詞和後世的不一樣,但是大概意思都是摸遍女子身上十八個部位。

「滾!給老娘滾遠一點兒,你個弔頸相公以為這裡是三個大子的暗娼嗎?跑這唱十八*摸來了1那個老鴇子說完端出一盆洗腳水向朱宏三揚去。

朱宏三沒辦法,只有在周圍士子的取笑聲中落荒而逃。

跑出人群后朱宏三看到周圍沒人注意自己,停下腳步大罵那個鴇母:「這個千人插萬人騎的賤貨,不就是出來賣嗎,還要吟詩作對,老子要是會寫詩還來嫖你這個三流小biaozi?」

朱宏三看了看自己身上沒有被潑上髒水,這才放心的說道:「看來外面兇險,還不如回家找賽賽唱小曲了!還不用花錢1

李承恩聽朱宏三這麼說心中腹誹:卞玉京卞大家能和這種庸脂俗粉相比嗎?

朱宏三看了看前面有一個茶樓,正好自己有些口渴,對老李說道:「走,先去喝點水1

明代茶館分為兩種,一種是知識分子去的那種清茶館,前來清茶館喝茶的人,以文人雅士居多,所以店堂一般都布置得十分雅緻,器皿清潔,四壁懸挂字畫。還有一種茶館是兼營說書、演唱的,是人們娛樂的好場所。

朱宏三走進這個兩層樓的茶館,裡面已經坐了很多人,台上正在唱著崑曲。

門口的夥計一看朱宏三的穿著就知道是個有錢的主,趕緊喊道:「貴客兩名!二樓包廂雅座1

朱宏三和李承恩上了二樓,夥計上前問道:「二位爺,我們這有烏龍、壽眉、紅梅、雨前、明前、本山,不知道大爺想喝什麼?」

朱宏三想了想說道:「來壺明前吧,還有什麼好吃的糕點果盤上來點,爺不差錢兒1

南京作為國際大都會,那個夥計見多了朱宏三這種土財主暴發戶,有點土鱉錢就來大城市見世面。不過鄙視歸鄙視,臉上可是不敢有一點怠慢。

一會兒的功夫茶水上來,四種果盤和四種茶點也送了上來。

水果有雪梨、大棗、荸薺、雪藕,邊上還放了一小碟白糖,看樣子正是海南雷州產的雪糖。茶點有火燒、蒸角兒、果餡餅、玫瑰擦禾卷,朱宏三拿起一個肉末火燒嘗了嘗,比宮裡的手藝差了不少,不過味道還算不錯。朱宏三一邊喝著茶一邊吃著糕點,看著台上表演崑曲。

朱宏三本來是湖廣人,聽這種綿軟吳語的崑曲實在聽不懂,問李承恩道:「台上那個人咿咿呀呀唱的什麼?」

李承恩低頭說道:「少爺,上面正在唱牡丹亭,正唱到杜麗娘魂游後園,和柳夢梅再度幽會。」

朱宏三以前聽過牡丹亭,知道是明代大戲曲家湯顯祖寫的。

「是不是湯顯祖寫的?」

李承恩沒想到這個大文盲皇帝還知道湯顯祖,趕緊回答道:「回少爺,正是湯海若,他在嘉慶二十九年生人,擔任過禮部祠祭司主事。」

朱宏三聽到湯顯祖突然想起還有一部戲曲叫桃花扇,和牡丹亭起名的,講的是秦淮八艷李香君和侯方域的愛情故事,不知道現在寫沒寫出來。

「老李啊,還有一齣戲叫牡丹亭,你聽沒聽過?」

李承恩想了想說道:「少爺,老奴並沒有聽過1

如果您發現章節內容錯誤請舉報,我們會第一時間修復。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註:大書包小說網新域名dashubao.ne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