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走丟的艦娘 其他類型

尋找走丟的艦娘 第七百五十七章 小影響

作者:海底熔岩

本章內容簡介:種事情。」 雙手抱胸,蘇顧看到胡德一臉焦急,他道:「不要擔心,吸一口氣,平復一下心情。」 胡德嘗試了一下,還是沒有辦法恢復端莊、優雅的英倫淑女,她泄氣:「不行。」 蘇顧定定看著...

蘇顧簡單洗了一個澡,不知道該用什麼毛巾,於是乾脆用舊衣服把身體和頭髮擦乾了。換好衣服,站在鏡子前撥了撥頭髮,他從浴室出來。

大青花魚正坐在餐桌邊椅子上面,她看到蘇顧,打招呼:「提督,早上好。」

「早上好。」蘇顧也招招手。

大青花魚、射水魚,兩個小蘿莉……讓人煩惱,其實說少女問題也不大。她們沒有去上學,主要剛好今天是周末。老實說,就算是上學,她們也沒有心情了,想要曠學了。提督既然回來了,有什麼比在提督的身邊更重要。作為艦娘又沒有升學壓力,而且不喜歡上學。就算是以後逃不掉學習,回到鎮守府再說了。

意外看到射水魚沒有把一頭金色長發沒有紮起來,而是披在身後,越發可愛了,於是蘇顧多看了兩眼。大青花魚不明所以,她晃蕩著雙腿說:「提督,你看射水魚,她不修邊幅。」

哪有這樣的姐姐,自己都沒有說她,反而說人家了。射水魚頓時鼓起來臉了,她道:「提督,大青花魚到現在還不會扎頭髮,每天要我幫她。」

「沒有。」大青花魚扭過頭辯解。

「就是。」射水魚說,「提督,我和你說。大青花魚聽說你和胡德姐姐睡大鳳姐姐的房間,她早上想要去拍門。還想要悄悄進去捏你的鼻子,還是我阻止她了。」

「大青花魚,這樣不行,如果在鎮守府裡面,隨便拍人家的房門要被打屁股。」蘇顧深深吸了一口氣,心想幸好沒有,否則要出大事了。

射水魚沒有就這樣結束了,她道:「大青花魚刷牙一分鐘就結束了,不要有口臭了。」

「你才有口臭。」大青花魚大喊大叫了起來,她承認刷牙很敷衍,但是不接受誹謗,口齒清香。

射水魚想了想:「她洗臉就是毛巾沾一下水就罷了。」

「洗乾淨就夠了。」大青花魚不滿了。

「提督,你剛剛在浴室裡面洗澡,大青花魚想要去偷看,還想和你一起洗。」射水魚俏生生站著。

這個可以有,如此想著,蘇顧倒是感覺有點惋惜了。

「只會打小報告。」射水魚喋喋不休,每次都曝人糗事,大青花魚不樂意了。

「如果不想讓人說,就不要做了。」射水魚滿不在乎。

「提督~」

笑了笑,蘇顧揉了揉大青花魚的臉蛋,忍住親一口的衝動。還沒有開飯,大好的早上,不久后他走到陽台想要眺望一下遠處,對眼睛有益。突然感覺肩膀被拍了一下,他回頭就看到瑞鶴了,聽到她說:「你看看,從這裡看下去,是不是什麼都看得一清二楚?」

不像是北宅隨便怎麼樣都好,根本不在乎別人的眼光,不在乎風言風語。就算女主角是自己,興緻來也,她還會興緻勃勃參與討論。瑞鶴可做不到這種事情,遇到起鬨就羞惱,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我昨天晚上聽大鳳說了,我們回來前,胡德去了陽台一趟。算算時間,剛剛好。難怪昨天晚上她有點心不在焉,不說話。還有今天早上,她時不時就看我一下,她平時不這樣。你說,她會不會知道了?」

瑞鶴的臉上焦急,蘇顧好笑說:「你真不是在提醒我?該給戒指了。不要那麼著急,會有的。」

「我不是和你開玩笑,我是說真的。混蛋,你要死了,誰要你的戒指。」瑞鶴臉紅了一下,表情兇惡說,「昨天趁我酒醉了,居然對我做那樣的事情,我就說你不懷好意了。」

蘇顧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把胡德已經知道了兩人關係的消息現在告訴瑞鶴。

「我走了。」瑞鶴倒是發現了已經洗完澡,正擦拭著頭髮的胡德。她連忙進了客廳,然後去了廚房。

瑞鶴走了,蘇顧望著下面街道上穿得西裝匆匆走過的男人。心想,真慘呀,周末還要上班。正在這個時候,胡德走了過來,她看起來憂心忡忡的樣子。

「提督,瑞鶴剛剛是不是和你說,她是不是發現了?」

胡德根本不喜歡吃醋,又不是薩拉托加。已經和提督發生了再親密不過的關係了,就瑞鶴那一點事情根本就不計較,即便是推倒了都沒有關係。畢竟原本只是覺得自己都沒有,你就有了,感覺相當不樂意。便是這樣,由於自己完全不在乎,所以根本察覺不了瑞鶴有多擔心。相反擔心對方發現自己的問題,然後疑神疑鬼,感覺天要塌下來了。

你們一個兩個都這樣,完全不值得擔心好吧,蘇顧安慰:「她沒有和我說什麼,肯定沒有發現。」

「但是我覺得信濃肯定發現了。」胡德要哭了。

「不會吧。」

蘇顧往客廳中看,只見信濃的臉上紅撲撲。其實準確來說,就算她輸得最慘,沒有喝多少酒,還儘是一些低度酒,醉酒只是酒量低罷了。所以不至於一天過去了,臉還是那麼紅吧。再說作為艦娘,酒精對她們的影響不是很大。就算還有頭痛,又或者是醉酒,艦裝一開就萬事大吉了。昨天有規定,今天可沒有要求了。

緊接著,他又發現信濃看到自己和胡德兩個人站在一起,立刻轉開頭了。實在不知道,是剛剛好,還是因為發現了秘密,所以看到當事人不自在。要知道就算是艦娘,小蘿莉還好。如果是大人,即便沒有實踐,基礎知識都清楚,一般不會是純粹的傻白甜。分析一下,她的性格,肯定不會專門牆角吧。但是想一想,如果聽到異響,去觀察一下也說不定。

「還有大鳳。」胡德說,「我們把她的房間搞得一團糟,她回房間會不會聞到怪味了。」

蘇顧心想,還真沒有考慮,委實做得不地道了。

「怎麼辦?」胡德敲頭,「以後鎮守府一定會傳,傳我和你大白天居然做那種事情。」

雙手抱胸,蘇顧看到胡德一臉焦急,他道:「不要擔心,吸一口氣,平復一下心情。」

胡德嘗試了一下,還是沒有辦法恢復端莊、優雅的英倫淑女,她泄氣:「不行。」

蘇顧定定看著胡德,他道:「安啦,列剋星敦、俾斯麥、威爾士親王……她們絕對不會笑話你。」

大鳳平時起得還是蠻晚,但是提督來了,還是需要注意形象。所以早早起床洗漱打扮,而不是拖拖沓沓睡到日上三竿,甚至難得進廚房幫忙。此時把什麼都準備好了,她朝著陽台喊:「提督,胡德,吃飯了,你們一直在哪裡嘀嘀咕咕說什麼?」

去了餐廳,蘇顧坐下,只見餐桌上擺了好多食物。米飯、鹹菜、炸魚、玉子燒、冷豆腐、味增湯……算不得很豐富,但是一個個小碟裝起來,絕對用心。儘管有點呆,信濃的廚藝很不錯。唯一的問題,大概就是幸運一吧,比如說是採購的時候,很容易就買到劣質的菜了。

「提督,等等我們去動物園好不好?」

「然後去商場,你答應了幫我們買禮物,不能反悔了,我要點什麼呢?」

射水魚安安靜靜,大青花魚在蘇顧的身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還好是分餐,不然肯定更不安分了。

大鳳提意見:「我想去書店看看,好久沒有去過了,不知道有新書嗎?」

「你也去?」蘇顧說,「大鳳,你不用趕稿嗎?」

唉聲嘆氣,大鳳感到有些為難了,她很想留在家裡面趕稿,只要好好努力幾天就結束了。但是想一想,坐在書桌前專心寫書,不看閑書、不吃零食、不睡午覺,根本不可能辦到。破罐子破摔了,有什麼工作以後再說,一個作者不拖稿像什麼話。實在不行,大不了太監了吧……這個還是太敗人品了。總之不能大家出去玩了,只留下自己一個人留在家裡面。

大青花魚嘲笑大鳳,又不安分把蔬菜夾到蘇顧的碗里:「給你吃。」

蘇顧好笑:「你是不想吃才夾給我吧。」

「哪有。」

即便再不喜歡吃蔬菜,蘇顧不介意吃那麼一點,然後瑞鶴又夾了一下:「看你那麼喜歡吃,賞你了。」

蘇顧把蔬菜還給瑞鶴:「君子不奪人所好。」

看兩個人打打鬧鬧,大鳳心底有點羨慕,她道:「瑞鶴,昨天信濃還說,你比胡德還像是提督婚艦。」

剛剛只是習慣使然,瑞鶴擺擺手:「什麼混蛋提督,我要做他的婚艦?」

胡德不介意道:「傲嬌。」

尷尬,瑞鶴看了胡德一眼,總覺得意有所指。

「大鳳你說什麼啊,非要在你們面前秀恩愛才行?」蘇顧摟住胡德腰,「狗糧很好吃,很下飯嗎?」

「大早上好恩愛。」大鳳道。

本就在擔心,胡德聽到「恩愛」這麼一個詞,她看到大鳳的笑容好像很奇怪,她道:「沒有。」

筷尖落在碗中,這回大鳳真的感到奇怪了,她道:「真的,瑞鶴、胡德,你們兩個從早上開始就不對勁。」

蘇顧默默吃飯,只想說,我的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