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維術士 玄幻魔法

超維術士 第829節 閉園

作者:牧狐

本章內容簡介:你個臭小子還留在這幹嘛,趕緊回去值守1 約旦動作一頓,蔫蔫的應了一聲:「我知道了。」 約旦離開后,喬治去端水。安格爾與杜魯盤坐在房間中央的圍爐邊,安格爾表情沉默,眼神時不時的看著南方,...

喬治突然一愣,他如果沒看錯的話,這個男人至少和他差不多年紀大小,而且從那鬍子拉渣的模樣來看,或許還比他大上一些。

居然還叫他叔叔?!

別說喬治愣了,約旦和杜魯都驚疑的看過去。

「你是誰,我可沒你這麼大的後輩。」喬治的劍依舊沒有放下,劍尖甚至更進一步。

「喬治叔叔,你倒是依然和以前那般,生龍活虎呢。」安格爾繼續道。

不過這一回,喬治的表情卻突然變了。因為他聽到一道和此前截然不同的聲音,清朗悅耳,就像是潺潺的溪水,又似溫柔的山嵐;將他瞬間帶回到了數年之前,似乎也有個人,用這種口音呼喚著他。

只是,在他記憶中,那個人卻是一個喜愛喝奶的小矮個。

但眼前之人,邋裡邋遢,衣服皺巴巴的,皮膚蠟黃,完全與他記憶中的那人不一樣。

「你究竟是誰?」喬治眉頭一皺,用懷疑的眼神看著安格爾。

安格爾微微一笑,身周突然流光消泄,就像是鏡子被打碎般,出現了無數的折裂痕。光影間,夢幻縹緲。

在眾人驚疑的眼神中,鏡面徹底破碎。

一身優雅黑禮服,頭戴矮腳帽,肩披血紅內膽幽黑披風的俊逸男子出現在眾人面前。

精緻到極點的黑,與白皙的皮膚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安格爾取下帽子,露出一頭金燦燦的柔軟短髮,挽禮笑道:「喬治叔叔,別來無恙。」

喬治倒吸一口涼氣,看著那碧藍如澄凈天空的雙眸,臉頰激動的在顫抖,手中的劍當一聲,掉落在地。

「安安安格爾?你是安格爾1

喬治激動的想要衝過去抱住安格爾,但看著他一身優雅打扮,他抱住安格爾似乎又有些畫風不對。只能激動的捏住安格爾的手,表達著心中的激動。

「喬治叔叔,是我。」

「你長大了,好好好1喬治上下打量著安格爾:「不是說你去都城學習了嗎?怎麼這些年一直沒有回來還有,剛才你怎麼突然變了樣子?」

安格爾:「噢?哥哥對外說我去上學了嗎。」

「你難道沒有去上學?不是說去了金雀花皇家學院嗎?」

安格爾戴上帽子,「我算是去上學了吧,不過並不是在舊土大陸。我去了別的大陸上學,至於學的東西嘛,就是這些小把戲。」

破鏡重圓,懶散的大叔形象重新回來。

「這是」

「這是幻術,一種欺騙你眼睛的障眼法。」安格爾簡單的解釋。

「噢噢。」喬治並沒有聽懂,只不過下意識的點頭,然後就要拉著安格爾進入客廳:「好久沒見你,抽條了,但沒有以前圓潤了。趁著回來的時候,好好養養。正好我昨天獵到了一頭野豬,趕緊進來我給你補一補。」

「喬治叔叔的手藝,我的確很久沒有嘗過了。不過不忙,我回來了總要先回家一趟。」安格爾:「剛才,我見約旦守衛似乎對帕特莊園有什麼隱瞞,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

提到帕特莊園,喬治的表情也變了一變。

安格爾見狀,心中更是擔憂,連忙道:「到底發生了什麼,難道哥哥出事了?」

喬治搖搖頭:「你放心,你哥哥應該沒事。」

「應該?為什麼要用不確定的詞語。」

「進來先喝口水,我給你解釋。」喬治一邊說,一邊帶著安格爾進了內廳。

「爸呃,治安官大人!他就是帕特莊園的小少爺嗎?」約旦趁著空隙,偷偷問道。

當喬治見約旦也跟了進來時,怒吼道:「管你什麼事!你個臭小子還留在這幹嘛,趕緊回去值守1

約旦動作一頓,蔫蔫的應了一聲:「我知道了。」

約旦離開后,喬治去端水。安格爾與杜魯盤坐在房間中央的圍爐邊,安格爾表情沉默,眼神時不時的看著南方,那裡是帕特莊園的位置。

杜魯則保持著「震驚」的表情,一臉恍然。好一會兒,才回過神:「帕特大人,剛才那是你的真容嗎?」

安格爾只是冷淡的瞥了他一眼,沒有回話。杜魯在這眼神威懾中,嚇的解釋道:「我就是覺得,沒想到大人會長這麼好看。」

「安格爾小時候更好看,珠圓玉潤的。」喬治笑呵呵的端上了兩杯奶茶,他知道安格爾不喜歡在外人面前提自己喜歡喝奶的事,故而只是端茶,卻什麼也沒有說。

杜魯此時卻不敢接話了,畏懼的瞥了眼安格爾,低頭自覺喝茶,把自己偽裝成透明人。

「喬治叔叔,帕特莊園發生什麼事了?」安格爾的表情很嚴肅,就在先前杜魯向他問話時,他注視著帕特莊園。感覺到一股明顯的異樣氣息,並且這股氣息似乎還發現了他的注視,一股強大的能量突然穿雲破霧,輕輕掃視了他一眼。

雖然很快,對方就回退了。但那種凝視感,讓安格爾感覺到了一絲棘手。

最重要的是,這種被凝視的感覺,明顯來自於帕特莊園。

他之前的預感沒錯,帕特莊園還真出了什麼變故。

喬治嘆息了一聲:「唉,話不知該從哪裡說起。其實,帕特莊園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我們並不知道,因為在三年前的復甦之月開始,帕特莊園便閉園了。」

「閉園?難道從那時起,就沒人出來過了?」

「自然是有人出來,要不然我們早就上報到沃特福德去了。」喬治頓了頓:「所謂的閉園,就是除了帕特莊園的人,其他的外人都不得擅闖。對了,你可還記得埃德加?」

「記得,埃德加好像是鎮南邊的老獵戶。」

「是的,前些年埃德加那個混蛋兒子小山姆回來,他一身反骨,聽說帕特莊園不準外人進去,他偏偏就要去,誰的勸阻也不停,當天晚上就偷偷的潛入了帕特莊園。」說到這時,喬治表情突然變得沉重:「第二天早上,我們在莊園附近發現了山姆的屍體。」

「當看到山姆的屍體時,老獵戶埃德加瞬間就老了十歲。他後來離開了格魯鎮,聽說去了其他行省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不過,自那天起,所有人都不敢再犯禁令。」

「如此輕率就殺人,絕不是哥哥的性格。」安格爾皺起眉,心中猜測,會不會與之前發現他注視的那道奇異氣息有關?

「我們也奇怪,但事實已經發生了。」

「你說的只是外人不能進去,那帕特莊園的人出來后,你們難道沒有去問嗎?」安格爾追問道。

「當然有問,只是沒有一個人說。」

安格爾回想起家族裡的僕人,在安格爾的印象中,都是和藹善良的人。尤其是奧莉等女僕,鍾愛八卦,絕不是冷漠之人。

「你確定他們還是以前的人,性格、談吐、習慣有沒有變化?」

「我不知道安格爾你懷疑什麼,但他們肯定就是以前的人。雖然出來的頻率比以前少了很多,但行為舉止都沒有什麼變化。」喬治頓了頓:「惟獨只要我們問起莊園的事,他們就全都閉口不言。不過,後來大家見他們生活如常,也就不管了。」

「什麼變化都沒有?」

「的確沒有。」

「那我哥哥,有沒有出現過?」安格爾再次問道。

「自然是有的。不過出來的頻率不高,有時候小半年才出來一次,基本都是巡視一下領屬,以及慰問一些鎮上的人。正因為子爵會露面,格魯鎮才能保持如今的安定。」

「我哥哥也沒什麼變化?」

喬治思索了片刻:「好像也沒有,就變得比以前有威嚴了些。但這也正常吧,畢竟接任了爵位,的確要收起以往跳脫的性格。」

安格爾:「那這些年,總不可能沒有人去找過我哥吧?」

喬治聳聳肩:「有人找,但沒用。哪怕讓出來的僕人去報信,子爵都不一定會出來。正因為子爵出來的時間不定,我們也不能進入莊園傳訊。所以約旦才會勸阻你們。」

從喬治這裡得到的這個消息,讓安格爾稍感寬慰,從目前來看至少家裡沒事。但他心中的疑惑,卻並沒有得到解釋。

為什麼閉園?為什麼僕人對於莊園里的事都諱莫如深?還有,盤踞在莊園里的異樣氣息又是什麼?

莊園是三年前的復甦之月開始變化,那時他應該才坐上紫荊號離開舊土大陸,甚至還沒出鯨鬚海。

也就是說,他前腳才從格魯鎮走沒多久,後腳就發生了變故,這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們就一點也不懷疑莊園發生了什麼事嗎?」安格爾再次問道。

喬治臉色變了數次,最終還是嘆息道:「就算懷疑也沒用,我們畢竟不能進去。反正現在鎮上的人,都有些談莊園色變了,索性不談,過自己的生活就是。至少,子爵對領地的稅務和之前一樣,並沒有剝削大家。」

安格爾思索了片刻,站了起來。

「喬治叔叔,他先留在你這,我準備回莊園看看情況。」安格爾指了指杜魯,對喬治道。

喬治皺眉:「但是,莊園現在閉園,你就這麼進去會不會」

「帕特莊園閉園,只是不準外人進去,但別忘了我的身份。」

喬治想想也對,安格爾可是帕特莊園的小少爺,其他人也就罷了,再怎麼他也可以進去,想到這喬治也不阻攔了。

等到安格爾離開后,喬治看著一臉低頭不語的杜魯,好奇的打探道:「我剛看你對安格爾很尊重啊,口裡還叫他大人,你和他是什麼關係?他這些年,學的那什麼障眼法,又是什麼」

喬治里啪啦的問了一大堆,杜魯卻是一個問題都不敢回答,苦哈哈的道:「這些事情都要保密,沒有帕特大人的允許,我不能回答的。」

喬治認真看了杜魯一眼,見他眼神堅決,最終還是放棄了詢問。

喬治不再問了,杜魯卻是好奇的道:「帕特大人看上去好像挺年輕的,不知他今年多大了?」

喬治想了想,「我記得安格爾離開的時候剛滿十四歲,現在的話,應該差不多有十八歲了。」

十八歲?居然和他年紀相差無幾?!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